伊凡杀子,伊凡四世故事之二

作者: 寓言  发布:2019-07-08

  这些面无血色、衣衫破烂的居民被抓到沙皇面前,都绝望而惊恐,以为只好等死了。可是沙皇却扮出一副满心怜悯的模样,温和地对他们说:“得以保全性命的居民们,你们要感谢上帝的仁爱,愿上帝审判你们的大主教和他的那些可恶的同谋犯,这里流的鲜血要向他们讨还。现在,让哭泣和哀号就此结束吧!安心地回家去吧..”说完之后,他命令让诺夫格罗德大主教身披破衣烂衫,骑在一匹白色的母马上,手里拿着风笛和小鼓,像个丑一样在街道上游街示众,游街结束,大主教的灾难还没有结束,他还将被押解到莫斯科去受惩罚。

  中午时分,沙皇吩咐恃从预备好热水,他舒畅地跳进水里,足足洗了3 个小时。出浴后,他上床小睡。醒后,情绪极佳。他召来别尔斯基,要同他下国际象棋。刚下了一会儿,他的手突然变得软弱无力,移动不了棋子。棋盘上的国王和王后都被碰倒,滚落到地上。伊凡的身子一瘫,两臂下垂,头耷拉在棋盘上。别尔斯基吓坏了,连忙叫人喊医生。御医们用伏特加酒和草药为他擦身,竭力想把他抢救过来。但一切都无济于事了。

  伊凡四世一心想着的,就是怎样显示他这个沙皇的无比权威。他已经不满足于惩罚一些个人,他还要惩罚整个城市。那时最让他感到震怒的两个城市,就是诺夫格罗德和普斯科夫。

  虽然臣属们多方安慰,隐瞒病情,但沙皇还是预感到死期将近。他召集贵族大臣们口授了遗诏,立费奥尔多为帝位继承人,他叮嘱费奥尔多要行仁政,避免与邻国进行无益的战争。为了辅弼这个昏庸无能的幼主执政,他任命了一个护国委员会,由5 位贵族组成,他们是皇太子的舅父尤利耶夫、杜马首脑穆斯季斯拉夫斯基王公、普斯科夫城的保卫者舒伊斯基、宠臣别尔斯基亲王和鲍利·戈杜诺夫。由于有人不慎失言,沙皇获悉占星家们算定他的死期是1584 年3 月18 日,距现在也就没有几天了。沙皇根本就不相信,他发誓说:“如果言而不中,一定要把这些家伙全都活活烧死!”

  在去诺夫格罗德的途中,这班武装的匪徒对经过的每一个城市都进行了血腥的屠杀。克林、麦德诺耶、托尔热克、维琴克、瓦尔代等城市都遭到了无情的蹂躏,尽管这里的居民们并没有打算背叛俄罗斯、投靠波兰。他们甚至杀害每一个途中遇到的农民,借口是要防止沙皇的远征“泄密”。沙皇的“征讨大军”离开之后,到处是烧杀后的断墙残壁,死尸遍地,树枝上挂满了吊死的人和被开膛破肚的牲畜。

  这时,皇太子伊万刚满24 岁,血气方刚,勇敢无畏,颇有人望。他多次请求父皇拨给他军队,让他去粉碎普斯科夫城下的波兰人。他甚至粗暴地当着父皇的面声称:他宁要英勇精神而不要宝藏;如果需要的话,他也能用火与剑把父亲的领地洗劫一空,夺走他的半壁河山。

  第二天,伊凡四世兴致勃勃地开始了所谓“伸张正义”的事业,每天都有大约1000 名市民,包括贵族、商人和普通老百姓,被带到沙皇和皇子所在的广场上,不加审讯,也无须听取证言,不许辩护,甚至没有判决,就施行严刑惩罚。在沙皇的眼中,只要是诺夫格罗德城的居民就有罪!为了增添人们感情上的痛苦,他故意让士兵们当着妻子的面对丈夫用刑,当着孩子的面对母亲用刑。鞭打、割舌头、削鼻子、撕裂四肢、用火烧烤身体..最后用雪橇拖着这些血肉模糊、四肢不全的受害者的头或脚,飞快地驶往城外的沃尔霍夫河。河面的一个地方在冬天也不会结冰,士兵们便把居民们整家整户地抛进冰凉的河水中,连吃奶的婴儿也不放过!有些人挣扎着浮出水面,马上就被乘着小船在旁边看守的禁卫军用长矛、木棒或斧头打死。尸体最后把沃尔霍夫河的流水都堵住了。

  一代暴君伊凡雷帝历时50 年的统治终于结束了。依照他的遗嘱,他被安葬在他狂怒时杀死的伊万太子的墓旁,他将以忏悔之心在天国里永远伴着爱子的亡灵。

  尼古拉是当地一个疯子似的教士,他孤零零地呆在他的修道房间里,却常常预言世界上将要发生的事情。据说他的预言都实现了,所以人们对他非常敬畏,认为他就是圣经上所说的先知。伊凡四世走到他面前时,不觉吃了一惊,这位可敬的尼古拉半裸着身体,露出精瘦的肋骨,满脸是蓬乱的胡须,横眉瞪眼地望着沙皇,神情十分傲慢。沙皇同他打招呼,他却把一块生肉递到沙皇手中,沙皇拒绝了,小心翼翼地解释说:“我是基督徒。在作斋戒时不吃肉。”尼古拉却毫不客气地斥责他说:“你做得更坏!你喝人血、吃人肉,不仅忘了斋戒,而且连上帝都忘掉了!”伊凡四世听得目瞪口呆,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当面对他进行训斥。可是没容沙皇发怒,尼古拉又作出了让沙皇更恐怖的预言,他说:“如果你胆敢动普斯科夫一个孩子的一根头发,就一定会遭到五雷轰顶!”好像要证实尼古拉的预言,晴朗的天空上突然布满了乌云,远处传来了滚滚的雷声。伊凡四世一时不知所措,虽然他曾迫害过不止一位大主教,此时他却没有敢伤害这位普通的教士。朦胧中他似乎有一种预感,好像这位衣衫破烂、出言狂妄的教士传达的正是上帝的意旨。他害怕了,小心翼翼地命令他的军队退出了普斯科夫城,只在城郊稍稍抢了些东西,就率领大军返回莫斯科了。普斯科夫的居民们奇迹般地避免了一场血腥的灾难,他们一齐奔进教堂,在圣像前点燃了林海般的蜡烛,千遍万遍的祝祷上帝,为挽救了全城的勇敢的尼古拉教土祝福!伊凡四世回到了莫斯科。虽然他这次远征的结果只是屠杀了许多无辜的平民百姓,但还是举行了隆重的庆贺仪式,好像他的大军打败了俄罗斯的敌人。接着,他又开始审讯带回来的俘虏,用尽了各种酷刑折磨他们,承认自己犯罪的人死在刑场上,不承认自己犯罪的人则死在审判台前。莫斯科的街道上布满了死尸,野狗们一天又一天地撕扯吞食死者的烂肉,克里姆林宫前广场上的尘土都染成了血红色。有趣的是,沙皇血腥屠杀活动的几个得力帮凶,最后竟都被牵连进了这起伪造的“叛国投敌”案,同被他们陷害的无辜者们一起上了断头台。

  他睡不着,就让人把教士喊来,鸣钟做弥撒。为治好病,他向俄罗斯所有的修道院写信,请求教士们替他祈祷,以使上帝赦免他的罪行,把他从病魔手中解救出来。

  只杀诺夫格罗德的居民,伊凡四世还不满足,他让士兵们在城中进行疯狂的抢劫。他好像一定要毁灭这个全国闻名的大都市,以免它将来与莫斯科平起平坐。伊凡四世在街上巡视,鼓励禁卫军包围住宅和商店,破门而入,去争抢布匹、毛皮、餐具和圣像,所有的教堂都被搜掠一空。在沙皇的率领下,“惩罚行动”又发展到城市四周的乡村方圆达250 俄里。自从经过这样的一次浩劫,诺夫格罗德再也不能恢复元气,一直是一座人烟稀少的二流城市。

  从1584 年初起,沙皇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全身浮肿,皮肤一片片地脱落,发出一股难闻的臭气。即使涂上香料,仍不能驱散这股臭气。御医们诊断他患的是“血液变质”、“内脏腐败”。他自己也意识到病入膏肓,因而特别害怕夜幕降临。每天夜里,他在若暗若明中都恍惚看到儿子的形象:有时服色华丽,笑容可掬;有时又面容惨淡,太阳穴上有一个血洞。这个幽灵向他走过来,吓得他大叫一声,跌下床来。侍卫们跑进来,照料他重新入睡。

  普斯科夫原先也是俄国边境一座独立富饶的商业都市,在1510 年被伊凡四世的父亲瓦西里三世所征服。它的居民同样希望能恢复过去的自由贸易。

  太子之死使伊凡雷帝身心俱伤,他为之整整悲哀了两年。一天晚上,侍从上奏说莫斯科天空出现了一颗彗星,尾部呈十字架形。沙皇穿上皮袍,命人抬他到皇宫的石阶上观看。时值严冬,寒风刺骨。他仰首向天,长时间凝望这颗闪着淡红色彗尾的彗星。最后,他喃喃低语:“这是朕归天的预兆!”

  他命令大主教和欢迎的队列返回圣索菲亚大教堂。他本人和皇子也跟随着教士们的队伍进入了圣索菲亚大教堂。在教堂里,伊凡四世好像忘了刚才曾对大主教大发雷霆,此时却耐心地听大主教讲道。并且十分虔诚的跪拜和划十字。大主教身边的教士们怯生生地看着这个喜怒无常的沙皇,心中暗暗地生出了一丝转危为安的希望。

  一连数十天,沙皇每天都参加悼念太子亡灵的仪式,以示忏悔。他还一改过去责怪修道院拥有财产的态度,向修道院大量施舍黄金,请他们为太子的灵魂安息而祈祷。此外,他那嗜血成性的爱好也有所改变,对血腥场面已无快感,更厌倦观看死者的狰狞面孔。

  伊凡四世极为重视彼得的揭发,马上下命令让人到彼得指定的地点去寻找这封信。信是彼得亲手放的,当然是一下子就找到了。诺夫格罗德大主教和其它行政官员的签名立刻被认定是真迹——因为沙皇希望这封信是真的,鉴定人员当然不想惹得沙皇不愉快。伊凡四世高兴得手舞足蹈:这一回,他总算找到惩罚诺夫格罗德城的借口了!1569 年12 月,伊凡四世统领着禁卫军和1500 名特种常备军弓箭手,离开莫斯科,前往诺夫格罗德,去进行惩罚性的远征。40 岁的沙皇心花怒放,好像他是去寻欢作乐一番,并且把他15 岁的皇子伊万也带着一起出征。这个伊万同伊凡四世一样,是在残酷的环境中长大的,从小就看惯了血淋淋的政治斗争,所以和他的父亲有同样的爱好,热衷于以别人的痛苦作为自己的享乐,把审讯政治对手看得如同打猎,残害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时,也不会产生一点怜悯之情。虽然从年纪上看,他还只是个少年,但他早已失去了少年的纯洁和天真,他的心已经变得十分冷酷。他甚至认为,有人生来就是受害者,另外一些人则生来就是杀人者,这完全是上帝的安排,是命中注定的。

  说完,又昏了过去。沙皇怆然泪下,五内俱裂,几乎丧失了理智,一连4 天4 夜他在宫中到处游荡,不停地揪胡须。他不时走进房间,守在垂危中的儿子身旁,留心观察他的呼吸。太子还在苟延残喘,还没有完全令人绝望。伊凡雷帝踉踉跄跄地回到寝宫,躺在床上,凝视长明灯上抖动着的火焰。当他好不容易才入梦时,又被恶梦所惊醒。他跑到圣像前跪下,向上帝保证,以后决不再用酷刑,不再杀人,还要释放俘虏,兴建教堂。并倾其所有接济贫民。只是愿上帝保佑爱子起死回生。

  最后,在2 月12 日黎明时分,伊凡四世命令从每一条街抓来一个幸存者。

  3 月15 日,伊凡雷帝邀请英国大使去欣赏他的珠宝库。他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那些罕世珍宝,因自己不久将离开这一切而感到痛苦。他向客人介绍着每一块宝石的产地和价值。说着说着,突然,他的舌头僵滞了,很快便昏了过去。在御医们的抢救下,他才苏醒过来。

  诺夫格罗德是俄罗斯边疆上重要的商业都市,直到1478 年才被伊凡四世的祖父伊凡三世所征服。但是它的居民们,仍然留恋着过去可以随意同立陶宛人、瑞典人进行贸易的独立时代。伊凡四世发现这个地区的人心不稳定,最初采取了一种人质抵押的措施,就是把当地的150 户居民强行迁往莫斯科,如果诺夫格罗德城中发生了什么问题,那么在莫斯科的这150 户居民就要受到惩罚。因为被迁往莫斯科的居民与留在当地的居民中,有着各种各样的亲属关系,诺夫格罗德的居民不希望他们在莫斯科的亲人吃苦头,只得规规矩矩地服从伊凡的统治。可是,被迁往莫斯科的居民受到的待遇如同流放的犯人,生活十分困难。而留在当地的居民也都人心惶惶,不知道还有什么恶运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大家心里对伊凡四世的横行霸道更加不满。

  但是,上帝似乎无动于衷。

  这样疯狂的大屠杀一直进行了整整5 个星期,杀死的人已经无法计算。

  11 月22 日,送葬队伍离开亚历山大罗夫前往莫斯科。伊凡身着素服,在灵柩后面步行。一路上,他不停地悲叹,举起双臂请求儿子宽恕。在莫斯科一座大教堂举行圣事时,他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呼天抢地,不停地用头磕撞着棺材和大理石地面。

  1 月6 日,伊凡四世率领的大军在距离诺大格罗德城两俄里的地方驻扎下来。第二天,他便下令把没有交纳赎金的教士全部处死。士兵们残忍地用棍棒把他们全都打死了,然后运回各自原先所在修道院埋葬。1 月8 日,伊凡四世、皇子伊万和随从们进入了这座一片死寂的城市。诺夫格罗德大主教带着十字架和圣像出城迎接沙皇。伊凡四世不但没有按惯例向大主教点头致意,还拒绝接受大主教的祝福。他朝着大主教大声吼道:“大逆不道的教土,我看你手中举着的不是圣灵十字架,而是一把想刺入我的胸膛的利剑!我已经知道了你和本城贱民的阴谋,你想把我作为俘虏交给奥古斯特!从此刻起,你己不再是基督信徒的神父,而是残忍的豺狼、猛兽,是俄罗斯的仇敌!”

  几个月后,沙皇作出了他一生中最异乎寻常的决定:对所有奉他之命无辜处决的领主和其他人平反昭雪。他命令秘书们与他一起整理了一份遭受血腥迫害的死者名单。他苦思冥想,搜索那些久被遗忘的幽魂,并记下他们受的各种酷刑。他在“诺失格罗德死亡名册”前写道:“上帝,请记住,在诺夫格罗德你的信徒的亡灵有1507 人。当然,本名单肯定还有遗漏,但相信你一定能想得起那些人的名字。”在其他地区的死亡名册上,有的记载着3148 个冤魂,有的记载着3750 个亡灵。沙皇痛感自己罪孽深重,仿佛身边有一大群血肉模糊的幽灵在包围着。于是,他将这些死亡名册连同大量金钱一起送往全国各大修道院,让教士们为这些亡灵祈祷。尽管如此,也很难舒缓他的失子之痛。

  伊凡四世和他的皇子伊万却把这当成一种娱乐!他们认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每个人平日的形象,礼貌、勇敢、骄傲、智慧,在痛苦的折磨下全部解体变形了;受刑的人肢体扭曲、狂喊乱叫,忘掉了全部人的尊严,无论他是有罪的还是无辜的,在这时都不会有什么区别。而每天进行过如此野蛮的屠杀之后,伊凡四世和皇子伊万总是回到教堂中去,虔诚而平静地向上帝祈祷。

沙皇伊凡四世的第一位皇后安娜斯塔西娅为他生了3 个儿子。大儿子德米特里6 个月时因一个意外事故溺水而死。三儿子费奥多尔为皇后病重时所生,体质虚弱,智能低下。只有二儿子伊万长得健康活泼,身材颀长,像父皇一样聪敏而又性情暴戾。因此,伊凡四世对皇子伊万百般宠爱,从小就把他带在身边,既让他参加重臣会议、使节招待会和夜间狂欢,也让他随军征战,参加大屠杀和对犯人的刑讯。他想以此把儿子造就成另一个自己。

俄国沙皇伊凡四世在征服了鞑靼人之后,又以大屠杀来消灭国内的反对派。由于他的残忍,人们开始把他称为“伊凡雷帝”,这个称呼在俄语中可以解释为“威严的伊凡”,但在法语中却被解释为“可怕的伊凡”。

  可是,御医的药物和教士们的祈祷对他的病都无能无力。于是伊凡雷帝又乞求于巫术。来自全国各地的占星者、占卜者和巫师们云集莫斯科。60 位男女巫师在皇宫附近的一间大殿里闭门不出,求神拜仙。沙皇的亲信别尔斯基亲王每天都来询问他们。但他们的回答甚为悲观:各种天象表明,君王晏驾已为期不远。几个来自海滨村庄的女巫师,自称能预卜未来,她们预测了伊凡雷帝归天的准确时间。别尔斯基将术士们的结论秘不上奏,以免惊动沙皇。

  这时,一个名叫彼得的流窜犯,在诺夫格罗德犯罪被捕,经过审判,被关进了监狱。彼得因此对这个城市的居民充满了仇恨,暗暗发誓一定要报复他们。1569 年秋天,他服刑期满被放出了监狱。当他发现伊凡四世与这个城市居民的尖锐矛盾时,一个罪恶的阴谋在他的心中形成了。他假托诺夫格罗德大主教和当地一些行政官员的名义,写了一封给波兰国王奥古斯特的信,信中说,诺夫格罗德的全体居民对俄国沙皇的暴政已忍无可忍,准备脱离俄罗斯去投奔波兰。他把这封信藏在诺夫格罗德城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圣母像后面,然后,跑到莫斯科去向伊凡四世揭发这个由他一手伪造的“叛变计划”。

  11 月9 日清晨,贵族们组成的一个代表团前来自由村觐见沙皇。团长塞尔热·库邦斯基禀奏道:“伟大的沙皇,什特凡·巴托利国王的军队已入侵我国。为拯救俄罗斯,我们甘愿血染沙场。我们恳请陛下御驾亲征,或者至少派王储伊万太子代陛下领兵出征。”几天前,沙皇刚听过儿子的批评,而今又听到这番禀奏,这一唱一合,正好印证了沙皇心中的疑虑:太子伊万与贵族大臣们狼狈为奸,阴谋为太子篡夺皇位。他气得双目圆睁,暴跳如雷,厉声怒骂:“你们怎敢对朕出此狂言?你们总是妄想废黜朕,另立新帝。你们今日之举,不过是要让皇子取代我登基!”贵族们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矢口否认。沙皇不容分说,下令将他们赶了出去。过了好一会儿,沙皇才稍稍平静下来。

  当晚,沙皇应邀去参加大主教专为欢迎他而设的晚宴。宴会上,伊凡四世的将领们和教会成员们一起开怀畅饮,谈笑风生。然而,宴会正在热烈的时候,沙皇突然站起身来,发出一声怒吼。禁卫军们听到号令,立刻冲进宴会厅,抓住大主教,剥去他的圣袍,捆起在场的所有教士和仆人,把他们统统关进监狱。接着,沙皇带领士兵们洗劫了大主教府,又把圣索菲亚大教堂劫掠一空,将教堂中多年来积蓄的珍宝和祭器全部抢走。

  他认为自己恢复健康无望,来日无多,便把年长的领主和僧侣召来,宣布死后“将莫斯科公国的统治权授予自己的儿子伊万王公”。谁知道此举却给日后的父子关系带来了裂痕。

  (薛小勇)

  1581 年11 月19 日,伊万太子终于停止了呼吸,全城教堂的大钟都敲起了丧钟。失魂落魄的沙皇啜泣着,在儿子的尸体旁连续守灵3 天3 夜,不吃也不睡。他悔恨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是他亲手杀死了亲生的儿子,同时杀死了皇位的继承人,他冒犯了上帝和俄罗斯。他前往修道院,跪倒在修道土面前,痛哭流涕地磕了6 个头,请求给太子特殊优待——追悼亡魂两个星期。为此,他拨给各寺院和教堂大量的财物。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伊凡杀子,伊凡四世故事之二

关键词: 云顶娱乐app

上一篇:曲终人散,时光荏苒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