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不被人发现,殷温娇为什么还要上吊自尽

作者: 寓言  发布:2019-12-14

然而让我们意料之外的是,刘洪不仅没有事反而安安稳稳的做官做了十八年,直到陈玄奘长大后,在师徒的帮助下才为自己的亲生父亲报了仇。但是在将凶手就地正法之后,玄奘的母亲却上吊自尽了,没有留下任何的信息。这就让阿斗不禁要怀疑了,如果刘洪没有相当强硬的底牌,他是怎么能够将如此低劣的凶杀案压下去十几年呢?如果殷温娇没有问题,为什么本应该家人团聚的时刻,她却选择了上吊自尽呢?不妨我们换一种角度想想看:为什么殷温娇和刘洪能够同床共枕十八年?为什么这十八年间殷温娇的父亲没有一封书信?

所以也有仙神帮忙隐瞒!

真相就是:殷温娇觉得陈光蕊已经死了,而自己是心甘情愿陪伴刘洪六千五百七十多个夜晚,而且在小说原着里有一段是观音菩萨现身对殷温娇说:殷温娇啊,这个孩子你要好好抚养,他长大以后会你丈夫报仇的。但是殷温娇不但没有听话,反而选择让孩子听天由命。从心底里殷温娇已经觉得刘洪才是自己后半生托付的男人,但是面对陈光蕊的复活,殷温娇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颜面去面对陈光蕊父子,只好选择上吊自尽。

满堂娇和水贼刘洪早在陈光蕊抛绣球招亲前就认识。

图片 1

什么荒诞的事情啊?

其中《陈光蕊赴任逢灾江流僧复仇报本》阿斗认为这章是最隐晦、伏笔很多的一章。可以说在这一章中还隐藏着一个大秘密。我们都知道殷温娇是丞相府的千金,当年陈光蕊高中状元,在游街的时候恰好遇到了抛绣球招驸马的殷温娇。不偏不倚刚刚好丢到了陈光蕊的手里,陈光蕊也是高兴,双喜临门何乐不为。

欲知更多《西游记》详情,欢迎关注头条号:半瓣花上阅乾坤。

图片 2

满堂娇和自己情郎商量在陈光蕊赴任路上劫走自己私奔,但没想着要杀害陈光蕊,谁知道刘洪把陈光蕊杀死要顶替,这超出了满堂娇的预想。但情郎刘洪威胁不满意就分手,她立马就范,跟着刘洪去顶替陈光蕊赴任。

图片 3

最后,古代照相不发达和唐代政治问题。

古代官员上任,只要有印信、认命的文件资料就可以了,没办法跟现在一样拍照发任命公示,只能认物不认人。陈光蕊上任也是,所以只要手里有这个证明,都得接受他是来上任的官员。

刘洪就这样钻了空子。行文及此,《神探狄仁杰之血色江州》似乎就是借鉴了这里的创意。

唐代州一级的官员级别很大,看皇帝的任命是“州主”,贞观年间的州主应该是刺史、节度为一体的官员,手里有兵权和行政权。

江州相对长安来说,地势偏远,很容易做成地头蛇。中间即使有人发现了,要么官官相护要么难以上达天听,是不好被查出的。

这些因素综合考虑,刘洪能盘踞江州十八年,用六万大军才能扫平,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来回答。

陈光蕊考中状元成为宰相殷开山的乘龙快婿,被李世民任命为江州州主,安顿好老母带着老婆前去江州赴任,一路晓行夜宿,到了洪江渡口。艄公刘洪睁眼看见殷小姐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樱桃小口,绿柳蛮腰,真个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陡起狼心,就跟同伙李彪设计,将船撑至没人烟处,候至夜静三更,先将家僮杀死,次将光蕊打死,把尸首都推在水里去了。殷小姐见他打死丈夫,也要跳河,却被刘洪一把抱住道:“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殷小姐寻思无计,只得权时应承,顺了刘洪。刘洪把船渡到南岸,将船付与李彪自管,他就穿了光蕊衣冠,带了官凭,同小姐往江州上任去了。

这是一桩千古奇案。按照正常剧情,刘洪杀人之后,应该带着殷小姐跑到深山僻壤躲起来,殷小姐过着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事发被官府解救,刘洪伏法。但是刘洪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去江州当了刺史。要知道在唐朝,像刺史这级别的官员到任之后就要给皇帝上一封表,表示自己能把当地搞好的决心。一般武官都是文书代笔,不识字么也没办法。像陈光蕊这种进士及第的,都是亲自写。刘洪这一关是怎么过去的。其实刘洪并非普通的艄公。却说殷小姐痛恨刘贼,恨不食肉寝皮,只因身怀有孕,未知男女,万不得已,权且勉强相从。转盼之间,不觉已到江州。吏书门皂,俱来迎接。所属官员,公堂设宴相叙。刘洪道:“学生到此,全赖诸公大力匡持。”属官答道:“堂尊大魁高才,自然视民如子,讼简刑清。我等合属有赖,何必过谦?”公宴已罢,众人各散。

刘洪几句话说的文质彬彬,不卑不亢,可见不是单纯的粗人艄公,而是像吴用王伦黄巢一样不及第秀才。考不上科举得生活,没办法划了船。本来日子过得还好,忽一日看到陈光蕊高中文状元迎娶白富美登上人生巅峰,羡慕嫉妒恨,挥刀夺爱,杀人灭口。那么殷小姐为何不揭发刘洪,一来贪图性命,二来刘洪并不讨厌,比陈光蕊要好上一百倍。我们从唐僧的性格就能知道陈光蕊是那种懦弱无趣的书呆子,老实孝顺,全身上下没有一根讨女人喜欢的毫毛,尤其是像殷小姐这种前凸后翘的绝色美女。起码刘洪划船划出来的六块腹肌陈光蕊一辈子也练不成。

这也就能解释为啥刘洪十八年安然无恙。一切都是殷小姐在给他打掩护。有了殷小姐的站台,刘洪才能一次次在各种需要出面的场合涉险过关。比如唐朝三年考核一次官员,到时候钦差大臣会下来访查民情,刘洪不得亲自接待?只要殷小姐一句话,刘洪死无葬身之地。可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即使钦差大臣对刘洪有所怀疑,殷小姐也会给丈夫包票,我老公还能有假。

因此唐僧回去揭发刘洪是冒牌货,刘洪被剜心处死,陈光蕊复活,殷小姐从容自尽,跟着刘洪走了。其实要说殷小姐是淫娃荡妇,也不至于。只是旺角黑夜有句话,有缘就会相聚,尤其是孽缘。殷小姐和刘洪,就是一对孽缘。西游记是一本讲因果的书,二人的结局就是因果报应。吴闲云考证殷小姐和刘洪二人曾经是恋人,却被殷开山棒打鸳鸯,但是殷小姐已经珠胎暗结,没办法殷开山抛绣球选婿,陈光蕊当了备胎,刘洪半道劫杀陈光蕊,冒名顶替当州长,一切顺理成章。其实不无道理。

不信且看这一句:殷小姐见他打死丈夫,也要跳河,却被刘洪一把抱住道:“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殷小姐寻思无计,只得权时应承,顺了刘洪。啥叫万事皆休,你要是跟了我,我们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从头再来。啥叫一刀两断,如果你不念旧情,你我从此一刀两断,各走各的。殷小姐当然选择从了。等的就是这一天。

其实吴承恩这个段子并非空穴来风,大唐的确发生过这种事。太平广记记载,唐德宗时期有一名叫胡苄的进士,分配工作之后带着老婆丫头佣人前去上任,半道住旅店遇到一位书生,很有钱,二人很谈得来,于是结伴同行,此人暗中把胡进士的身边人全部收买了。一天二人走到一个崎岖小道,该书生一把将胡进士推进悬崖,然后跟大家说胡进士不幸遇难,我代替他上任吧。大家伙儿一致拥护,胡夫人已有身孕,没办法只好同意。过了十八年,胡进士的儿子要进京赶考,胡夫人才把父亲的血海深仇告诉了儿子。儿子进京之后把此事向有关部门反应,该冒名顶替者最终伏法。其实最险恶的就是世道人心。

欢迎点赞。

真的不能被发现么?

这里边有个天大的秘密。不要被电视剧版的西游记蒙蔽了。且听侍读为你慢慢道来。

话说当日穷小子陈光蕊中了甲科头名状元,正是“踏花归去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那可真是风光无限啊。

恰是今日,丞相的女儿殷小姐,在秀楼抛绣球,选夫婿。

好,前提交代清楚。

这里就有几个疑问出现?

1、堂堂大唐丞相的女儿,真的需要通过抛绣球来选夫婿么?是不是太过草率了?

2、抛绣球的地点不在别的地方,为何非要选在状元游行的必过的大街上?为何早不抛,晚不抛?非要在陈光蕊走到楼下的时候再抛下去?难道真的是巧合?

请你带着这两个问题再去想一想,一般来说,状元要在哪天游街,走那条路,都是已经确定的,这并不是秘密,更别说丞相大人了。

再说,堂堂大唐丞相的女儿,大家闺秀,会抛头露脸的去抛绣球选夫婿?是太丑了?还是惨了?还是瞎了?就算是残疾,那还是有很多人争着去娶的,毕竟是丞相大人的千金。可是,在原文中交代了,殷温娇小姐才貌双全,是个十足的美人,丞相大人这么急,这么草率的要把自己的女儿嫁出去,就不怕女儿砸到瘸子?瞎子?乞丐?疯子?肯定有内情,有隐情。

再往下走,书中说,是殷温娇小姐拿绣球砸到了陈光蕊的帽子,并不是陈光蕊拿手接到绣球。在抛绣球的现场,丞相女儿抛绣球的现场,居然恰恰是砸中一个文弱书生。

我这里开个脑洞,现场的人其实都是丞相找来的托。其实这一切就是丞相大人精心设计的局,专等陈光蕊跳进来。

在抛绣球当日他们就成婚了,就入了洞房。次日五更三点,太宗命光蕊为江州州主,即令收拾起身,勿误限期。光蕊谢恩出朝,回相府,携妻前往。

真的这么急?江州是有人谋反?还是有天灾人祸?丞相大人就这么急?女人新婚不到十二个小时,就派女婿去上任?怎么也说不通,肯定有内情。

再往下走,我们看看陈光蕊的赴任路线,

  京城——陈光蕊家——万花店——洪江渡口——江州。

这里的江州,也就是今天的江西九江。

我大概算了下,从陈光蕊和殷温娇启程去江州,再到陈光蕊遇害,这中间时间最多,十五天,就算古代路途难走,就给他二十天。这下时间过了吧。

好,文中这样写道:

刘洪、李彪,候至夜静三更,先杀家僮,次将光蕊打死,抛尸洪江。“却说殷小姐痛恨刘贼,恨不食肉寝皮,只因身怀有孕,未知男女,万不得已,权且勉强相从。转盼之间,不觉已到江州。”

好,妊娠反应一般在30天到45天,那么殷小姐怎么知道自己已经怀孕的?况且,陈光蕊有多厉害,居然一边在赶路,一边在生孩子?命中率这么高?

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陈光蕊喜当爹。

在与陈光蕊结婚前,其实殷温娇就已经怀孕了。

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对,那就再往下看,这里有实锤。《西游记》第37回,三藏道:

  “...当时我父曾被水贼伤生,我母被水贼欺占,经三个月,分娩了我。我在水中逃了性命,幸金山寺恩师,救养成人...”

经过三月,三月,三月?我插,唐同志,你爸妈才认识几天?才在一起几天,加在一起也没到十月怀胎啊。十月怀胎减去三月,那还有六个月啊。我觉得唐僧同志肯定知道,他并非是陈光蕊的亲生儿子。

这里就能说清楚了,在与陈光蕊结婚前,殷温娇就已经怀孕了。

刘洪才是他的亲生父亲。

唐僧也是个腹黑男,他亲手他父亲送上了断头台。

他肯定想过自己的前程,还是去认下丞相外公为好。那个陈光蕊一穷二白,能给自己什么呢?

这下就不难解释了,为啥没发现觉,其实这本身就是个局,局中局,只有陈光蕊自己不知道而已,他只是个背锅侠。

在此后的十八年,刘洪居然在江州当了十八年的官,不升不降。怎么可能,在古代,三年或者四年,就必须去京城述职,但是作为丞相大人的女婿,居然没有升迁,这里边也因当有内幕,那就是丞相并不想让他升迁。

再说殷温娇,居然和那个贼人一起睡了十八年,十八年啊,一个女人有几个十八年,况且他的父亲是当朝丞相,难道真的送不出去信么?不,大家都已经默认了,瞒天过海罢了。

唐僧十八年回来为父报仇,事情败露,刘洪被擒,父亲又活了过来,本该一家团聚的日子,母亲却自尽了,早干嘛去了?和贼人一起睡了十八年?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心甘情愿的。他没有脸面再去面对陈光蕊。

好了,现在事情明朗了。

事情应当是这样的:殷温娇小姐和刘洪自由恋爱,遭家人反对,但是他们已经生米做成熟饭,无可挽回,看着女人的肚子一天天变大,丞相大人这才想出了这个办法,让初来乍到的新科状元陈光蕊接锅,反正陈光蕊家里没钱没人没权没势,现在把女儿嫁给他,他求之不得呢,就算他在后边发觉,也已经来不及了,女儿嫁给他,权当是交换吧,我可以保你一路仕途通畅,这可是一般的人梦寐以求的呢。

一切都随着他的计划进行着。但是,他忽略了刘洪这个亡命之徒,他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杀新科状元,居然还冒名顶替去上任,这一切都打乱了他的计划。

但,事情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就只能继续下去了,有句话说得好,当你撒了第一谎后,你就需要100个慌去圆他。

殷家势力庞大,当了十几年的丞相,手可遮天,纵然有人看破,也不敢告发。

所以,这是一处爱情悲剧。陈光蕊只是一个冤死鬼,接盘侠。

最后,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四大名著之所以为四大名著,就是每一个细节,你反着去想,发现事情并不是你之前想的那样。

西游记,黑暗的地方太多了。光鲜的下面,全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我是苏门侍读,欢迎大家讨论,也欢迎大家关注

《西游记》中,刘洪冒充了十八年,殷温娇就十八年没回过娘家, 也无书信来往,并且和杀夫凶手夜夜同床共枕,而十八年后,玄奘报官,刘洪被抓,陈光蕊复活,一家人团圆,殷温娇竟然就自杀了。这情节看似荒诞离奇,其实仔细分析后,才发现很正常。

首先从抛绣球说起吧,殷温娇作为丞相女儿,不仅是官二代还长得花容月貌,这样一个女子需要抛绣球这种但凡是个男人就有机会的方式来招亲么?万一在混乱中,绣球砸中的是一流氓无赖二流子怎么办?唯一的解释就是殷温娇那时候已经怀有身孕,没办法了,所以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找个男人出嫁,不然作为名门闺秀肚子一天大一天,这事儿传出去,让整个殷府的脸面往哪儿搁?所以在我看来,陈光蕊只是个“喜当爹”的接盘侠。

下来分析为什么说殷温娇那时候已经怀孕,来看看玄奘的出生日期吧,殷温娇绣球砸中陈光蕊当晚,两人就拜堂成亲并入了洞房。第二天殷温娇就随陈光蕊上江州赴任,这途中走了不过十几天时间,陈光蕊就被刘洪给害了。

《西游记》原著第三十七回中,三藏道:“当时我父曾被水贼伤生,我母被水贼欺占,经三个月,分娩了我。”

大家看到没有,陈光蕊被害后三个月,玄奘出生了!且不说一次中招的几率有多大,人类怀胎十月而诞,你玄奘如果是陈光蕊的骨头,那你三四个月就在母亲肚子里孕育成人了?简直无法想像!

再来说说,玄奘到底是谁的孩子,只有刘洪最合适,他来当玄奘的亲爹,一切就解释的通了。否则为什么殷温娇有条件报仇,却一直没有报? 有条件自杀,却一直没有自杀?为什么直到刘洪死了之后,殷温娇才自杀? 如果这个条件成立,那么刘洪十八年的瞒天过海就很好解释了。殷温娇心甘情愿地陪着自己的老情人睡了六千五百七十个夜晚,过了18年世外桃源般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日子。18年里,殷温娇没回过娘家, 也无书信来往,即使有书信往来估计也是说自己过的很幸福,老爹老妈不要挂念也勿用来探视。有了殷温娇的站台,刘洪才能一次次在各种需要出面的场合涉险过关,即使唐朝派钦差下来考核官员,对刘洪有所怀疑,殷温娇一句:我丈夫还会有假么?那钦差还有什么可说?

至于说,殷温娇为何要把玄奘顺水飘走,那估计是知道刘洪为了和自己长相厮守杀陈光蕊这事儿早晚会被人知道,不想让儿子置身整个事件其中罢了,还附带书信一封,把儿子与亲爹刘洪的关系推的远远的,以免儿子日后受牵连,也就是说殷温娇是个自私但还算有点人性的女人。

以上,都是个人推测,不代表权威,没有绝对,难免偏颇有误,请各位不吝赐教。


然而陈光蕊还没到江州,在上任的路上就被洪江渡口的艄公李彪和刘洪杀害了。但是奇怪的地方就在于刘洪和李彪在杀了陈光蕊和家仆之后,并没有再动杀殷温娇的念头,反而是穿上了陈光蕊的衣服,带着殷温娇和通关牒文赶赴江州上任去了。这刘洪一没文聘而没文化,就是一个艄公水匪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带着“作案”留下的证据如此悠哉快活,难道他就不怕殷温娇趁机报官吗?如果事情泄露,那么等待刘洪的就一定是杀身之祸,就算不被发现那么难道殷温娇不会趁着刘洪睡觉的为自己死去的丈夫报仇吗?

其实,这个理由根本说不通,陈光蕊是新科状元,脑袋不傻,眼睛不瞎,洞房的时候媳妇要是怀孕七个月他会看不出来?既然唐僧是满堂娇与刘洪所生,那为何又要放江里,又要留身世,难道是满堂娇和刘洪玩刺激?

这一切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的通:殷温娇和刘洪之间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什么阿斗要这么说?我们假设这个殷温娇是个正常人的话,她怎么会面对这个杀夫仇人选择隐忍十八年?还为刘洪洗衣做饭,再说为什么作为丞相的女儿,为什么十八年一封书信都没有?

唐僧母亲殷温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虽然书中说,唐僧是在陈光蕊死后三个月出生的,但是综合来看,这只是一种省略的叙事手法,说明陈光蕊和殷温娇动身之前就已经怀孕了,如果殷温娇真的与刘洪真心相爱,那么他们大可不必把唐僧放走。

江山不倒,西游不断,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阿斗欢迎收看阿斗看影视。《西游记》小时候只当是娱乐读物,长大读后又是一番韵味,在《西游记》原着中,吴承恩先生其实埋了很多伏笔。

而且已经怀有刘洪的身孕。本来设计与情郎刘洪在陈光蕊赴任途中趁机跑掉私奔,那曾想刘洪胃口太大,杀死陈自己去做官,并威胁满堂娇,如果不从,就和她分手。

如果说殷温娇真的可以忍这么久,那么为什么在玄奘替父亲报了仇之后,龙王又复活了陈光蕊以后,殷温娇为什么选择了上吊自杀?难道对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没有一句话想说的吗?如果说殷温娇是觉得自己和刘洪在一起十八年会让陈光蕊觉得自己对不起他,是觉得殷温娇自己已经配不上陈光蕊,已经无法再面对自己的丈夫才选择自尽吗?不是的!

1.西游记中,殷温娇的父亲乃是当朝丞相殷开山,女儿殷温娇长的一脸闭月羞花之色,这样的身份,有什么理由去搞抛绣球招亲?

问:《西游记》中杀死陈光蕊的刘洪为什么能十八年冒名顶替,却不被人发现?

刘洪应该不是影视剧里的糙汉子,而是应该长得也不错,否则装陈光蕊形象上就得露馅。

那么,一个有文化又有背景的刘洪为什么会到江边去当艄公呢?其实就是在等陈光蕊!在这一处,就是在原著当中也写得很隐晦,刘洪和李彪是看到满堂娇后见色起意,在打死陈光蕊后,就对满堂娇说"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满堂娇顺从之后,刘洪到岸上直接就穿了陈光蕊的衣冠,带了官凭到江州上任去了。

这个情节,其实和电影《让子弹飞》一样,在《让子弹飞》中,老汤到鹅城赴任县令,结果差点被杀,原来前几任县长都被杀了,刚开始我们都以为是被张麻子杀了,实际上,世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张麻子,而是鹅城的士绅黄四郎,作为鹅城最有实力的人物,黄四郎想要维持自己在鹅城的黑暗统治,就必须来一个县长杀一个县长。

纵横认为刘洪能够冒名顶替另有原因,这里我也来开个脑洞!

一般的水贼和山贼作案动机都很明显,要么为财,要么为色,陈光蕊新官上任钱肯定是没有了,满堂娇的确是有些姿色,拉回去坐个山寨夫人,或者来个那啥也就完事了,刘洪却是直接穿上陈光蕊的衣服到江州上任,说明这一切早有预谋,刘洪就是在等到江州上任的新任知州,将其杀害后,取而代之。

4.玄奘为父报仇后,在陈光蕊死而复生时殷温娇为何又选择了从容自尽?

这是一个十分诡异的故事,其中疑点重重。首先,唐僧的母亲殷温娇的父亲乃是当朝宰相,殷温娇从小在大户人家长大,应该见过不少世面,而当刘洪杀死陈光蕊后,殷温娇却又被迫与他结为夫妻,生活了十八年。

想要知道真相,且听纵横跟你分析!

3.陈光蕊和殷温娇成亲后,不足十月就生了玄奘,早产也不可能早那么多吧?这不科学?

那问题又来了。殷温娇为何要弃掉玄奘?

满堂娇当然不愿意,抛弃三藏,有了江流儿,而九九八十一难中,大家有没有发现根本是不全的,也就是说之前就有了劫难,被抛弃是一难!

在我看来,刘洪和满堂娇事先就有奸情,被丞相所知,有了抛绣球这一幕 ,陈光蕊顶了锅,而后刘洪在江边等到陈光蕊,将之杀害,携满堂娇去上任,此时已经被丞相知道,于是将错就错,丞相帮忙隐瞒,别人肯定想不到!这就是刘洪为何十八年未曾升职的原因了!

在那个年代,名节比死亡更可怕,殷小姐未婚先孕,人言可谓,就是当朝权贵也丢不起这个脸,拖得一时拖不了一世,肚子一天天大,早晚会给看穿,只能用抛绣球这种下策!刘洪和殷小姐共赴江州,才能瞒住陈光蕊的死。

满堂娇到达江州后,不可能不向自己的父亲报信,不可能不想着揭穿刘洪的阴谋,但是都没有实现,为什么?因为江州的地面上,刘洪的势力一手遮天。

图片 4

可是刘洪死无葬身之地,殷温娇自杀,六石只能发出一声叹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杂剧《西游记》一开始出场的是观音,观音出场即道出了取经缘由:“见今西天竺有《大藏金经》五千四十八卷,欲传东土,争奈无个肉身幻躯的真人阐扬。”也说明了取经人早已内定:“如今诸佛议论,着西天毗庐伽尊者托化于中国海州弘农县陈光蕊家为子,长大出家为僧,往西天取经阐教。”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陈光蕊命中就有十八年的水灾。这一磨难,不可避免,为的就是后面引出玄奘。陈光蕊也算是躺枪了。

《西游记》的主线剧情大部分讲的是神仙妖怪的那些事,却也有些描写人间百态的篇幅。

(“六石映像”原创回答,谢绝转载!)

其次是刘洪在江州这一片很有影响力,我们知道冒名顶替就跟卧底一样,自己单线打入肯定费劲,往往背后都有一定的团队在运作,刘洪能够冒名顶替18年而没有露馅,很可能刘洪也有自己的团体,江州地界没人查他,就说明刘洪在江州很有影响力。

这里面还是要回到陈光蕊的这个新科状元上,在隋唐之前,地方官员都是采用九品中正制来任命的,地方门阀在地方官员的任命中很有影响力,地方推荐谁,朝廷来审查。

5.刘洪杀陈后哪来的勇气,还敢带官凭和殷小姐赴江州顶包就职?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整件事情中,最无辜的就是陈光蕊了。莫名其妙被害死,妻子被水贼霸占,十八年不能见到自己的妻儿。但他也没有办法,因为“都赖着佛旨,水府内为师,早地上当时,尘世上官司。那海龙王报救命恩,小和尚说因缘事。”

首先,作为丞相的女儿,需要用抛绣球这种方式招女婿,八成是有难言之隐的,不然怎么会用如此江湖气息严重的方式招亲呢?

刘洪得知陈光蕊和殷温娇结婚后,怒火中烧,包下一条船,对陈光蕊书童用的是痛快的杀,对陈光蕊用的是痛苦的打。殷小姐要投河,被刘洪像泰坦尼克一样的抱住。“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

那么问题来了,刘洪是如何做到18年来相安无事的呢?丞相殷开山真的就不知道刘洪和小姐在一起过了潇洒的18年吗?殷开山剿灭刘洪为啥要发兵6万?且跟着六石继续看原著:

然而,这种制度刚刚兴起之时必然遭到地方门阀实力的绝地反击,为了能够继续掌握地方势力,针对朝廷派来的官员,采取抵抗措施,陈光蕊应该就是中央与地方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因为陈光蕊娶了满堂娇,洞房花烛没几天马上就赴任,即使有了身孕,在船上时,满堂娇也不会知道的,更不会因为有身孕才委屈求全从了刘洪。

在陈光蕊携夫人在船上遇见贼人的时候,陈光蕊先被刘洪杀死推入江中,然后对满堂娇说的话耐人寻味,他说

有了这两样东西,基本就很难被顶替了,到了地方后,地方官员会根据告身来核查,仔细对照,因此很少发生官员冒名顶替的事情。

有人会说,满堂娇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说,这正好印证了满堂娇在认识陈光蕊前就有身孕,而且自己已经知道。

还有就是,直到刘洪伏法,满堂娇才选择自尽,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愧对死而复生的陈光蕊,愧对父母,自己的情郎假扮状元赴任的事情败露,最后羞愧难当,选择自尽。

江州豪族选取本地才俊刘洪在江边将陈光蕊打死后,再到江州赴任,玩的是好一手瞒天过海。

“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

三、为了自己已经八个月的孩子,她不得已从了刘洪。而且她一开始对刘洪有要求:“兀那刘洪,我随顺你,则要你依我两件事:等我分娩了身孕,男儿三年孝满,恰好孩儿三岁,我便和你做夫妻。”当然,刘洪何等样人,当时答应,后来自然食言了。她便不得不将自己的孩儿亲手抛到江中。值得一提的是,她咬掉的是自己的小指尖:“我将衫儿摅下一块来,咬破我小拇指尖,写着孩儿生月年纪,仁者怜而救之。”因为刘洪就在不远处看着她,她不可能有时间去找纸笔,只好咬破手指来写血书。信物有血书就足够了,再不然,哪个母亲如此心狠,竟然为了将来相认,忍心将刚满月的孩子的脚趾咬掉?难不成,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孩子命不该绝?其实不是,此刻的温娇心里是害怕的,她的孩子将来是死是活,她心里并没有底。

十八年后玄奘为父报仇,真相即将大白,殷温娇为保全自已和玄奘名节,死的也从容了。

我原来是个炮灰

古人没有身份证,冒名顶替可以理解,而刘洪又把这个官当了18年,足以看出,刘洪是一个十分有心机,也有几分能力的人。回答下面有很多说唐僧是殷温娇和刘洪的私生子,这一点是不可能的。

首先,这是小说家言。

自打《西游记》中出现了这个章节以后,历来的研究者都对其真假、版本、情节逻辑有诸多争议。

从故事本身来看,附录解决了后面章节中出现的唐僧对自己身世只言片语的交代,用传奇化的手法来表达,完全是从传播角度考虑——脱胎于话本的小说,需要能够吊起听众胃口。《三言二拍》《三侠五义》等古典小说中,都有此类情节设计。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却不被人发现,殷温娇为什么还要上吊自尽

关键词: 云顶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