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罗马帝国的覆亡,日耳曼人大迁徙

作者: 云顶娱乐官网下载  发布:2019-09-02

  帝国落日——西罗马帝国的覆亡
  公元1至2世纪,罗马帝国达到鼎盛,甚至把地中海都变成了帝国的内海。然而,到了公元3世纪,罗马却迈入了政治、经济、军事、精神文化的全面危机时期,曾经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风雨飘摇,江河日下。其实在罗马帝国的辉煌时代就埋藏着走向衰落的隐患。
  帝国为了维护统治,维持着庞大的官僚机构,供养了几十万军队,使人民的负担十分沉重。军官纵容军队去抢劫。当官的则争权夺利,贪污成风。奴隶主穷奢极欲,过着荒淫无度的生活。为了炫耀太平盛世,帝国政府逐年增加节庆娱乐日,公元1世纪时每年有66天,到公元2世纪时,竟达到123天,比全年时间的三分之一还要多,节日和纪念日里,还要举行盛大的游艺活动。奢侈之风盛行的结果,使作为中小生产者的罗马自由平民也不事生产,靠国家和社会施舍度日。创造社会财富的,只剩下田庄里的奴隶和各地被征服的民族。由于公元1世纪起,罗马帝国停止了大规模对外扩张,掳掠人口的活动也随之平息。这样奴隶来源逐渐枯竭,价格不免上涨。到了公元3世纪,一个健壮的奴隶,售价在300银币至500银币。奴隶主们越发加重了对奴隶的剥削以获取补偿。残酷的压迫激起了奴隶们强烈的反抗,他们怠工、破坏工具、逃亡,还公开举行起义。奴隶主们只好把庄园土地分成小块,租给隶农耕种。隶农,早在罗马共和国末期已经存在,但最初是指自由租佃者,他们除交纳一定的地租外,经济上是独立的,法律上是自由人。这样罗马社会赖以生存的奴隶制经济基础受到了严重破坏。罗马帝国逐渐陷入了经济危机。农业的衰落使城市工商业的发展缺乏原料支持,也逐渐败落下去,导致国家财政枯竭。政府为了解决庞大开支,只好加重税收,发行劣币,从而又引发了通货膨胀,物价飞涨。
  在经济危机面前,罗马中央政府不仅毫无对策,相反地,却因为内部的权利争夺愈演愈烈而使政局越发动荡不安。手握重兵的将领专横跋扈,皇帝的废立基本上掌握在他们手中。公元235年以后的五十年中,皇帝更换居然有十个之多。
  最高统治层的不稳定,给了一些边远地区脱离罗马帝国控制的机会。正当帝国内部陷入长期混乱的时候,居住在帝国北部边陲的许多所谓“蛮族”受匈奴人冲击,纷纷进入罗马帝国境内。“蛮族”主要是指日耳曼人各部落,包括东哥特人、西哥特人、汪达尔人和勃艮第人等等。罗马人难以抵挡日尔曼人内迁,只好采取以蛮制蛮的策略:允许一部分蛮族人移居境内,让他们抵制另一些蛮族入境;或是招募他们为兵,以对付内忧外患,结果帝国境内的蛮族日益增多。
  公元284年戴克里先登基,对官僚体制和军队作了一些改革和整顿,稍稍稳定了帝国混乱的局面。戴克里先退位以后,继承帝位的是君士坦丁。
  公元330年,君士坦丁把首都迁到拜占廷(后改名为群士坦丁堡),号称“新罗马”。公元395年,狄奥多西皇帝去世。他留下遗嘱,把帝国版图划分为东西两部,让他的两个儿子分别统治东西两个帝国。东罗马帝国拥有从黑海到亚得里亚海之间的广大地区,包括巴尔干半岛、小亚细亚、叙利亚、巴勒斯坦、埃及、美索不达迷亚以及外高加索的一部分。首都设在君士坦丁堡(现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这个国家后来又叫做拜占廷帝国,它一直存在到公元1453年。西罗马帝国的领土比东罗马帝国要大一些,包括现在的意大利、法国、西班牙、比利时、英国的大不列颠、奥地利、匈牙利、南斯拉夫的西北、地中海的整个西部,以及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利比亚的北部。首都仍设在罗马。两个帝国形成后,各自经历了不同的历史命运。由于东部地区相对较为稳定,拜占廷以新的社会形态跨入中古时期,又存在了1000多年。而西罗马帝国受到日尔曼人的冲击,苟延残喘了几十年就很快灭亡了。
  公元408年,一支哥特人在他们的首领阿拉列的率领下,侵入意大利北部,向罗马挺进。不久,哥特人占领了罗马的港口奥斯提亚,断绝了罗马的粮食来源。罗马城内人口众多,立刻陷入饥荒,随后又爆发了瘟疫,死者众多。罗马元老院迫不得已派人去向阿拉列求和,献出黄金5000磅,白银30000磅,绸料4000匹,皮革3000张,东方胡椒3000磅,又提交一些贵族做人质,才换取哥特人的解围,被允许到港口买粮。和平是短暂的。公元410年,阿拉列决定打进罗马城并向士兵们宣布:攻进罗马,可以任意抢劫三天。一个雷电交加的夏夜,城里的罗马奴隶为攻城者打开了城门,号称“永恒之城”的罗马陷落了。三天三夜的洗劫,四面八方的大火,使巍峨的殿宇、壮丽的宫室化成了焦土一片。哥特人是贪图罗马的财富才进攻罗马的。他们并不打算长期占领这座城市,当然更没有管理整个帝国的思想准备。在入城的第六天,他们就放弃了罗马,向意大利南部推进,打算渡海远征西西里,再去非洲。但是阿拉列突然病死,使哥特人远渡的计划没有实现。后来他们在西罗马帝国的西南——今天的西班牙北部,建立起西哥特王国。
  这以后,在西罗马帝国广大的领土上,东哥特人、汪达尔人、法兰克人、勃艮人、盎格鲁撒克逊人陆续建立起一个个“蛮族”小王国。帝国的版图就象一片被蚕啃过的桑叶,四周都吃光了,中间也已经千疮百孔。那些“蛮族”小国就是今天欧洲一些国家的前身。

  原住在波罗的海和北海沿岸地带的日耳曼人是一个古老的欧洲民族,由若干部落组成,其中较重要的是法兰克人、汪达尔人、伦巴德人、东哥特人和西哥特人。日耳曼人东邻阿兰,南临罗马帝国,莱茵河和多瑙河大体成为他们和罗马的分界线。罗马帝国逐渐衰落之际,少数日耳曼人进入罗马境内,成为雇佣兵、手工工人,或在庄园劳动。另一方面,日耳曼各部也和罗马进行过零星战争,互有胜负。然而,进入4世纪末,匈奴人对日耳曼人领地的入侵却使日耳曼人如潮水般向罗马帝国境内涌来,形成了一场日耳曼民族大迁徙运动,它绵延二百余年,规模宏大,波及大半个欧洲和北非广大地区,在西罗马帝国的旧土上建立了许多日耳曼人的国家,书写了西欧历史的新篇章。
  所有日耳曼人中,尤以哥特人为强。哥特人本身也分为东西两部分。东哥特人分布在顿河和德涅斯特河之间,西哥特人则集中在多瑙河下游。西哥特人成了民族大迁徙的开路先锋。于4世纪下半叶开始西迁,后来经罗马皇帝瓦伦斯的允许,越过多瑙河进入帝国境内的色雷斯避难。罗马官员趁机肆意役使和侮辱这些日耳曼人,最终迫使他们奋起反抗。公元378年,西哥特人在君士坦丁堡附近的阿德里亚堡大败前来镇压的罗马军队,皇帝瓦伦斯本人也被打死。公元396年西哥特王阿拉里克攻陷雅典,大肆劫掠而去。公元401年西哥特人入侵意大利,410年又洗劫了罗马城,使这座圣城第一次被攻陷。随后占领了高卢南部阿基坦地区,以图卢兹作为首都,建立了西哥特王国,其疆域包括卢瓦尔河以南的西南高卢和比利牛斯半岛的大片土地。
  西哥特人南渡多瑙河后,东哥特人也强行进入罗马帝国境内。公元476年,日耳曼人出身的罗马雇佣军将领奥多亚克在帕维亚举行兵变,废黜了西罗马最后一位皇帝罗慕洛·奥古斯都,建立了奥多亚克王国,西罗马帝国灭亡。东罗马帝国皇帝为避免东哥特人的进攻,挑唆东哥特将领狄奥多里克反对奥多亚克。公元489年,狄奥多里克率兵攻入意大利,3年激战后,占领几乎整个意大利。493年,狄奥多里克施诡计杀死奥多亚克,以拉文那为首都建起东哥特王国。
  406年罗马帝国撤除莱茵河边界守军后,汪达尔人联合苏维汇人和萨尔马特部落的阿兰人等,越莱茵河涌入高卢地区。他们又一路劫掠,于409年越过比利牛斯山,占领西班牙半岛西部和南部的大部地区。罗马无力阻止,唯有承认他们为“同盟者”,驻守西班牙。但时隔不久,来自北方的西哥特人又夺取了西班牙大部分地区,使汪达尔人不得不退守半岛南端和西北一隅。
  公元429年,汪达尔军政领袖该萨里克审时度势,率8万汪达尔人和阿兰人前往北非,于439年以迦太基为都建立了汪达尔王国。迦太基的陷落对西罗马的打击最为严重,切断了它在非洲的财政来源。442年,罗马终于承认汪达尔王国对北非大部分地区的统治。455年,该萨里克乘罗马混乱之机,率舰队渡海,攻陷罗马,纵兵焚掠两星期(6月2日—16日)。罗马古文物遭到严重破坏,毁灭文化的“汪达尔主义”由此而得名。461年后,汪达尔人不断侵袭西西里和意大利,使罗马防不胜防。
  拜占廷皇帝查士丁尼力图在西方恢复罗马帝国的统治,于533年派贝利撒留远征北非。汪达尔人被击败,迦太基陷落。汪达尔人残部又坚持了三年,534年汪达尔王国终于灭亡。拜占廷军队依靠曾被汪达尔人剥夺土地和财富的奴隶主和教士的支持,在北非重建行政机构,恢复罗马的统治。
   5世纪初,当西哥特人盘锯高卢西南部时,高卢东南部为勃艮第人占领。勃艮第人以里昂为首都,建立了勃艮第王国。公元534年,勃艮第王国被法兰克王国吞并,但勃艮第人的文化和风俗习惯却长期保留下来。
  在北方,法兰克人是最强大的部族,原居住于莱茵河中下游以北地区。从3世纪中叶到6世纪,法兰克人越过莱茵河向罗马帝国侵袭、移民,逐渐占领了卢瓦尔河以北高卢的大部分地区。5世纪下半叶,法兰克诸部落中以萨利安法兰克人和利普利安法兰克人两支最为强大。486年,萨利安法兰克人的军事首领克洛维率兵扫平罗马在高卢的残余势力,以苏瓦松为都,建立了法兰克王国。公元496年,克洛维率三千亲兵在兰斯接受洗礼,皈依天主教。这一举动得到了教会和高卢罗马贵族的热烈称颂。罗马帝国灭亡后,失去靠山的罗马基督教会和罗马贵族急于在新建立的蛮族王国中寻找新的政治支柱。但是当时帝国境内的日耳曼各族都信奉阿里乌派异端。宗教对立使他们敌视这些“蛮族”国家。克洛维率法兰克亲兵皈依天主教,使基督教会和罗马贵族的精神为之一振。克洛维也乘机把教会和罗马贵族的支持变为自己征服扩张的工具,把自己扮作天主教会的保护人和罗马帝国的继承人。公元500年,克洛维征服了勃艮第王国,507年又将西哥特人赶出了高卢,508年东罗马皇帝授予他执政官的称号。在克洛维去世前,法兰克已统一高卢大部分地区,并向莱茵河以东扩张,成为西欧蛮族王国中疆域最大的国家。
  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原居北海之东的日德兰半岛,两部落语言风格相近,故合称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们在公元5世纪渡海来到大不列颠岛。大不列颠岛原是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在蛮族迁徙浪潮中,罗马政府自顾不暇,于407年撤回了最后一批驻军。这给了盎格鲁撒克逊人一个入主大不列颠的良机。不过征服的历程并不一帆风顺,有些不列颠人逃入西部或北部山区,长期坚持反抗斗争。西部形成威尔士,13世纪才被征服;北部形成英格兰,18世纪才纳入英国版图。盎格鲁撒克逊人在确立自己的统治地位过程中,同当地的克尔特人以及后来的丹人、诺曼人等长期结合而形成英格兰民族。英格兰民族融合过程中,曾出现许多小国,各国互相争雄,战事频繁。后又经历了长达三百余年的“七国时代(Heptarchy)”。公元829年,威塞克斯国王爱格伯特统一各王国,建立了英格兰王朝。
  伦巴德人原居于易北河左岸,6世纪移居潘诺尼亚,后以雇佣兵身份替东罗马帝国效力。568年,伦巴德人在其首领阿尔波音率领下,入侵北意波河流域,定居立国,以拉文那为都。774年,终为法兰克的查理大帝所兼并。一般认为,法兰克人对意大利的侵袭是日耳曼民族大迁徙的最后一幕。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云顶娱乐官网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西罗马帝国的覆亡,日耳曼人大迁徙

关键词:

上一篇:寻找新陆地,大唐西域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