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起底的献祭

作者: 云顶娱乐官网下载  发布:2019-10-24

  查尔斯爵士走下飞机。不用再呆坐在那不通风的小包厢里了,他感到很欣慰。那小椅子太不舒服,眼前的小屏幕上还播放着美国烂片。他们美其名曰“娱乐”。
  他伸展了一下身子。亚力克斯和其他董事就在他旁边。这九个董事跟着查尔斯爵士下了飞机,去行李处取了各自的皮箱。查尔斯爵士一路领先,其他人谁也不敢走在他前头一步。
  现在他们只得等尼古拉本该派来的小汽车。
  她最好派出了汽车,否则他就会更大发雷霆。
  “先生,欢迎来到美国灭妖会总部,”凯瑟琳说,“如果你愿意跟着我,我就带你去见我们的头,尼古拉。”
  查尔斯爵士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朝大厅四下看看。这里跟他自己的总部非常相像。色彩不同,灯光不同,但理念是一样的。
  凯瑟琳马上就讨厌起这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她与萨克雷见了第一面就有点小争执,但她也许已逐渐喜欢上萨克雷了。
  这个叫查尔斯爵士的家伙眼里闪着一种亮光,好像完全不可理喻。他知道为什么到这里来,说是来看看也好,听听尼古拉的说法也好,还是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好,这都没什么区别。
  “查尔斯爵士。”尼古拉招呼道。
  “尼古拉,”他平稳地应答道,“我们终于见面了。”
  他们握握手,但这只是表面的礼貌。他们的眼神在作着较量,脸上闪着仇恨的火花。
  “我想,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
  “来找你的猎人萨克雷。”
  查尔斯爵士眯起眼睛,“还有,来处理你自己无法处理的事情。”
  “那是什么事情?”
  “三鬼的事情。”
  尼古拉得意地假笑起来,就这一次心存感激的是,这三鬼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威力。“我会好好待客,”她说,“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还有那个半人半鬼。”
  “那个什么?”凯瑟琳急促地说。
  “你所有的猎人和管理员说话都这么不知身份?”查尔斯爵士以尖刻的口吻问道。
  “不,没有一个人这样。凯瑟琳是我最亲密的猎人,她说话完全合乎她的身份。我手下的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们的意见都是很宝┕蟮莫。”
  查尔斯爵士鼻子哼了一下,“我相信是这样,尼古拉,这就解释了事情的现状。”
  “我最年轻的管理员比你的任何一个所谓的董事都足智多谋。”
  他们相互瞪了一会儿,接着紧张气氛终于缓和下来。
  “我说的是,”查尔斯爵士继续说,“是半人半鬼,”他居高临下地扫了凯瑟琳一眼,“这个人应该处理。”
  “怎么处理?”
  “处死。”
  尼古拉双臂交抱起来,“一个人啥也没干,你就要处死他?”
  “他什么也没做吗?”
  “好吧,如果他做了什么,那请告知。”
  查尔斯爵士停下来,环视了一下这个办公室,脸上清楚地显示着高人一等的神色。的确,尼古拉的房间在装饰上更注重的是实用,而不是时尚。
  “你想找什么?”尼古拉问道,“金质水龙头?我想你会发现,我只管重大的事。表面上的事情我一般忽略不管。”
  查尔斯爵士有点出乎意料,“我在想你有没有酒。我想喝点。”
  “那就去找个酒吧。”尼古拉回答道。
  查尔斯爵士清了清嗓子,“这样吧,暂且不说你的盛情和好客了,我们回到正题上去。这个拉恩已经与吸血鬼为伍了。我们是一个猎杀吸血鬼的组织。尼古拉,这对你来说,说明了什么?因为,至少对我来说,那说明他已经出卖了我们。”
  “他爱上了她们。”
  “哦,”查尔斯爵士说,几乎憋不住要大笑起来,“我明白了。他恋爱了,对吗?那使一切都改变了。”他摇摇头,“这些事情都非人所为!”
  “我知道,”尼古拉说,“在这一点上我同意你的说法。但拉恩是人。”
  查尔斯爵士摇摇头,看看天。他咕哝了几句话,他的行为显然只是为了嘲弄尼古拉,“我认为他的行为已证明是背叛行为,不用说他的出身了。”
  尼古拉只是紧闭嘴唇,摇着头。
  “但是,我真的一点不在乎你的可怜的小猎人。我关心的是我的猎人。他死了。你意识到了吗?由于你没有能力合理管理这个灭妖会,丢了我的人一条性命。那样公平吗?”
  “如果你只管你自己的事,也许……”尼古拉开始说话了。
  “那是你为一条人命所做的辩护?”
  尼古拉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不。不是的。我为你的损失感到难过,但这本可避免,如果你只管自己的事。”
  “我没有选择。”
  “你当然有。你们这些人不了解这个城市的运作方式。如果你不知道如何生存,你就不能生存。就那么简单。”
  查尔斯爵士握紧了拳头。“我命令你现在把拉恩交给我,否则我就要彻底捣毁你的一切。”
  “你要怎么做?”尼古拉问道,没有一丝惧色。
  “我要推翻你,我能用必要的武力推翻你。即使我失败,你似乎认为我会那样,那样的话,多少灭妖会成员会死去?”
  亚力克斯不安地走到查尔斯爵士身边,六神无主地看着他的头。
  “我带你去见他。”尼古拉说。
  凯瑟琳突然摇摇头,“不。”
  “什么?”尼古拉和查尔斯爵士不约而同地说。
  “不。我不能让你这么做,尼古拉。你不能。见鬼,我们谈论的是拉恩。”
  “有意思的反抗。”查尔斯爵士高兴地评论道。
  “凯瑟琳,你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不。我不会让你做的。”
  “退下!”尼古拉急促地说,“我这会儿没有那么大的耐心,凯┥琳。”
  “不!”
  “我是这里的头。我来做决定。下去!”
  “你这个胆小鬼!”凯瑟琳叫道,“你要让他把拉恩带走?你不帮他了?太可恶了。”
  尼古拉对凯瑟琳大为光火,“如果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赶紧滚。”
  “你们的头头都不能挺身作战,这是很悲哀的事,对吗?”查尔斯爵士问凯瑟琳。
  “住嘴!”凯瑟琳说,她的愤怒是很明显的。她把身子转回到尼古拉的方向,“如果你杀了拉恩,你就会永远失去我。”
  尼古拉眼神悲哀、清亮地看了一会儿凯瑟琳,“你很快能理解的。”
  “不,我永远不会理解的。”凯瑟琳很不信地摇摇头,“哦,上帝,你真的要这样做。”
  尼古拉耸耸肩,“对不起,凯瑟琳。”
  凯瑟琳突然走到尼古拉的身边,“我也去。”
  尼古拉没有拒绝。“但不要胡来。”她警告道。
  她们下楼时,凯瑟琳静静地盯着什么看,面无表情。她不相信尼古拉能过这一关。
  在拉恩的牢房门口,尼古拉示意守卫开门。门打开了,查尔斯爵士走进去,脸上微微闪着胜利的光芒。他走过尼古拉身边的时候,向她投去满意的目光。
  凯瑟琳握紧了拳头。她和拉恩能杀出重围的。这些人看上去不太厉害。尼古拉本人倒是个问题。
  她不相信自己真的想与尼古拉作对。
  “他在哪里?”
  查尔斯爵士的声音从寂静中吼叫起来的时候,凯瑟琳从她的思考中一下子回过神来了。
  “他在哪里?”
  尼古拉似乎有点吃惊。“他不在那里?”她问道,声音中充满魔力。
  她和凯瑟琳交换了一下眼色,凯瑟琳突然明白了。她对尼古拉微笑了一下,这微笑既表示对尼古拉的宽恕,同时又表示请求尼古拉宽┧∷。
  尼古拉咧嘴笑笑,表示回答。
  “告诉我他在哪里!”
  “在那里,”尼古拉说,她朝前走了一步,把头伸进了牢房里,“拉恩!哦,拉恩!”
  现在很清楚,她这是在嘲弄他。
  他气得脸色发紫。
  尼古拉把头伸回到门外,一脸无辜地盯着查尔斯爵士看。
  “哦,看那边。”尼古拉说,神色十分困惑。她心情很好地朝查尔斯爵士微笑了一下,“他逃跑了。”

  查尔斯爵士看上去对亚力克斯完全失去了理智。他怒气冲天。这一次,他失魂落魄,惊慌失措。“萨克雷是最好的,”他脱口而出,“萨克雷不会忘记要跟我联系的。照金士莱小姐的说法,他出去猎鬼了,一直没回来。我不相信她的话。哎,亚力克斯?你信吗?”
  “我不信,先生。”亚力克斯答道。他想起萨克雷杀死维罗尼加的情形,“萨克雷不是那种能让吸血鬼得手的人。”
  “正是。”查尔斯爵士突然打了一个响指。“再打电话,”他命令道,“我要问她几个问题。尼古拉可能惊慌了,派人杀了他。她最好没那样干,因为如果她真的对他下手……”
  查尔斯爵士没有把话说完,但他的威胁已经悬在空中了。“马上打电话,亚力克斯。”查尔斯爵士咕哝道。
  亚力克斯抓起电话机,又一次为查尔斯爵士拨通了美国,“给你,先生。”
  查尔斯爵士让电话铃响了一会儿。尼古拉终于接了,稍微喘着气。“喂?”她急促地说。
  “你的神经好像有点紧张。”
  一阵沉默。接着,“你好,查尔斯爵士。”
  “我失踪的猎手搜寻得怎么样了?”
  电话线上又一阵短暂的停顿,“我派出我的一个猎人去搜寻他。好像……”
  “见鬼,告诉我。”
  “我想你应该理解,我已尽了我一切努力搜寻他。这是个不幸的┦鹿湿。”
  他的声音透露出危险的信号,“出了什么事?”
  “我的猎人凯瑟琳在搜寻他,已经找到了他。”
  “他死了?”查尔斯爵士的声音里没有悲哀或痛苦,只有愤怒。
  “没有,”尼古拉说,“但也差不多。”
  “这是什么意思?”查尔斯爵士咆哮道。
  “艾西特蒂找到了他,把他变成了鬼。”
  “你就这样对吸血鬼直呼其名?”查尔斯爵士尖叫道,“我明白了!那么这是怎么发生的,金士莱小姐?萨克雷开始东看西问的,你就惊慌了?事情就是那样吗?嗯?这样,你就把他方便地处理了?”
  “听着……”
  “不,你听着。我知道你是故意这样做的。你害怕事情败露,就叫人把一个活人变成了鬼。我与你同属一个灭妖会,我感到恶心。我会来收拾你的。”他嘭地摔下听筒,呼吸急促起来。
  亚力克斯看着他,只见他脸色苍白,“先生,你没事吧?”
  “马上给飞机场打电话,”查尔斯爵士说,“我们要去美国。然后给我的董事们打电话。他们是我最厉害的、最信得过的猎人和搜寻员。为我们所有十个人都买好飞机票。”他咆哮道。
  亚力克斯急忙去办查尔斯爵士派下的差事。可以不用与查尔斯爵士待在同一间房间他很是高兴。这个人发起怒来真没有人样。
  “你梦到的,并不一定就会发生。我的意思是说,可能会……这只是一种预兆。但我发誓,我不会自杀的。”
  “我没有梦到你死了,”纳撒尼尔回答欧曼蒂丝说,“我梦到,你失去了拉恩,你慢慢地发疯了,那种疯狂吞噬了艾西特蒂和伊莉娜,最后吞噬了我们所有人。”
  欧曼蒂丝双臂交抱,“有意思。”她看上去很郁闷,因为她几乎知道他说得对,“我看到了解决办法。我没有失去拉恩。”
  “没那么简单,”艾西特蒂抗议道,“看,那就是问题所在。”
  “对。我不能得到拉恩是因为他不想让我得到他。”
  “并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欧曼蒂丝摇摇头,“我不能。”
  萨克雷一直默不作声,这时突然发话了,“你也许想把拉恩找来,只想把他藏到安全的地方。”
  “安全?”欧曼蒂丝转过身来,“有什么危险?”
  萨克雷猛吸了一口气,“灭妖会里有几个人想杀他。”
  “尼古拉?”
  萨克雷摇摇头,“是我分会的人。我的顶头上司查尔斯爵士认为不该让他活着。”
  “嗨!”欧曼蒂丝暴躁地说,为他辩解。
  “我只是重复查尔斯爵士的原话。这不是我的想法。说实在的,我不认识这个家伙。”
  “说下去,现在。”欧曼蒂丝命令道。
  萨克雷向后靠去,“我被派到这里来杀你们,艾西特蒂、伊莉娜、他,可能还包括尼古拉,如果她需要被替换的话。”
  “为什么?”欧曼蒂丝问道,“灭妖会不是应该团结起来一道开展工作的吗?”
  “查尔斯爵士,就是我的灭妖分会的头,不喜欢尼古拉管理灭妖会的方式。”
  “你原想着要杀死拉恩?”欧曼蒂丝带着怀疑的口吻问道。
  “艾西特蒂使我分了心。”他看了一眼艾西特蒂,这时看到欧曼蒂丝依然注视着他。“我不会的。”他主动说。
  欧曼蒂丝盯着他又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决定把话题转到她烦心的其他事上,“这两个男人是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你们这些家伙愿意解释一下吗?”
  艾西特蒂和伊莉娜同时张开了嘴,但萨克雷插话了。“还有更多别的事情我想告诉你们。”他说。
  “什么?”
  “查尔斯爵士一发现我成了吸血鬼,他就会飞来美国,亲手将我们所有人都杀死。”
  “太可怕了,”艾西特蒂挖苦地说,“我倒想看看他能走多远。”
  萨克雷微笑了一下,“我的想法是,在灭妖会发现到底出了什么事以前,你们也许会想把拉恩救出来。他也许处在查尔斯爵士的盛怒的危险之中,他的这场火,相信我吧,发得实在不小。”
  艾西特蒂突然开口发言,“你刚刚是不是说,在灭妖会发现你出事以前,我们也许要先救出拉恩?”
  “是的。怎么了?”
  “嗯……”艾西特蒂面带无辜地盯着天花板看,“我可能已告诉了凯瑟琳。”
  “什么时候?”欧曼蒂丝带着怀疑的口吻问道。
  “她来过,追问萨克雷出了什么事,我告诉了她,就把她打发走了。我很抱歉。我当时不知道。”艾西特蒂想做出更加无辜的样子。
  一阵沉默。“也许我们该采取什么行动了。”纳撒尼尔说。
  “萨克,你真的想来吗?人们看见你在场也许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特别是因为你仍穿着灭妖会制服。”艾西特蒂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他们以为你这样穿着是在嘲讽他们。”
  萨克雷漠不关心地耸耸肩。“我要去的,”他说,“如果大家都去的话。”
  欧曼蒂丝突然一阵狂怒,紧握拳头,“如果他们伤害了他,我就把他们都杀了。”
  萨克雷呻吟了一下,“可悲的是,这事让我感觉有点饿了。”
  “他还没喝过血呢,”艾西特蒂突然意识到这一点,“自从他变成吸血鬼后,他还没尝过一滴呢。”
  “他还站在那里吗?站了多久了?差不多五个小时了?真厉害。”纳撒尼尔恭维道。
  艾西特蒂眉开眼笑,“我会给他找点吃的,大约十五分钟以后再与你们仨碰面。我们会加快速度的。”
  艾西特蒂拉着萨克雷的手带他出去时,欧曼蒂丝看到他脸上的渴望的神情,很是妒忌。拉恩会这样带她出去猎食吗?
  “我们走吧,”伊莉娜不耐烦地说,“看什么呢,别一脸茫然的,欧曼蒂丝。我们去把你宝贵的凡人找来。”
  “哦,这简直荒谬绝伦!”尼古拉喊叫道,“他来了!他的航班明天十一点到,我们派一辆小汽车去飞机场接他。凯瑟琳?”
  凯瑟琳点点头,“好。”接着她问了一个一直在她心上的问题,“拉恩怎么样了?”
  “我把他的锁链去掉了。这真不是他该受的。开头我这样做是因为我知道他会很难对付。这会儿他正在楼下心神不宁地走来走去呢。”
  “愚蠢的小孩。”尼古拉揉揉头,“我依然认为,要是他没这么傻,非跟欧曼蒂丝搞在一起不可的话,所有这些事都不会发生。”
  凯瑟琳深有同感,“我们能对付查尔斯爵士的。相信我。”
  “各个分会应管好各自的事情,需要的时候应相互团结合作才是!查尔斯爵士怎么能这样干?你知道,英国是我们最敬重的分会的所在地,那里是灭妖会的发祥地。英国人做得总是比我们好。承认这一点倒也无妨。但是这个新头就不一样了。他要把一个伟大的分会带垮。在拉恩和三鬼之外,又杀出一个他,我真有点难以招架。”
  “不,你能对付他,”凯瑟琳不同意她的说法,这样给她鼓劲,“我会帮你的。灭妖会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帮你的。别担心。”
  “你去查看一下拉恩怎么样了,快点去好吗?”
  “好的,”凯瑟琳说,“当然可以。”
  伊莉娜和纳撒尼尔在欧曼蒂丝的带领下,径直来到了灭妖会,他们堂而皇之地进来。“我们就这样进来,然后就这样出去。我们找到拉恩,把他保释出来。”她说。
  “他在哪里呢?”欧曼蒂丝咕哝道。
  “我也不知道。”纳撒尼尔说。
  欧曼蒂丝在房间来回踱步,“我可以伸出手,试着碰触他的思维,但这个见鬼的大楼里有这么多其他人,我没有把握这行不行。”
  “你们为找他已经扫荡这个地方多少次了?”伊莉娜问道。
  “五十次。”欧曼蒂丝酸酸地答道。
  “我这是第一次。”纳撒尼尔满足地说。
  “好吧,我找不到他!”欧曼蒂丝抱怨道,“这个愚蠢的灭妖会人太多。尼古拉快要来了。我敢肯定门口值班的管理员注意到了我们。”她偷偷地扫了一眼站在伊莉娜旁边的那个高大的吸血鬼,“他们注意到了我们,注意到了纳撒尼尔的拳头。”
  “他袭击了我。”纳撒尼尔简单地解释道。
  欧曼蒂丝拉着他们的手臂,“我们快去搜寻。赶紧!”
  “她总是这么亢奋吗?”纳撒尼尔问道。
  “只有当拉恩在她心上的时候。”
  “那大多数时候都这样?”
  “是的。”
  欧曼蒂丝对他们怒目而视,不理会他们对她的挖苦嘲弄。“赶紧。”她暴躁地命令道。她要的是迅速行动。
  他们走下大厅,把一群管理员拨到一边。管理员惊奇地凝视着他们,接着脸上露出了认出什么的表情。“吸血鬼!”有人叫了起来。
  吸血鬼们并不理会他们。
  欧曼蒂丝走到楼梯口,噔噔地下到了一楼,“如果她又把拉恩关在该死的地牢里,我就要她的脑袋。”
  “你想要吗?”尼古拉问道。她的声音从楼梯井的底部飘来,她正在那里等着呢。欧曼蒂丝一直走到楼梯拐弯处才看见了她。
  “尼古拉,你好吗?”欧曼蒂丝假装礼貌地问道。
  “我原本很好。”
  “好吧,不管怎么样。看……”
  “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欧曼蒂丝双臂交抱起来,纳撒尼尔和伊莉娜站在她身后的楼梯边,“什么忙?”
  “把拉恩带走。”
  欧曼蒂丝脸上露出不寻常的惊奇表情。
  “有人在搜寻他。”
  “是查尔斯爵士,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尼古拉问道。除了拉恩,欧曼蒂丝在灭妖会内部没有任何密切的关系。她不可能接触到机密信息。
  “萨克雷。”
  尼古拉身子僵硬起来,“萨克雷我们等会儿再说,吸血鬼。这会儿我们先谈谈拉恩。与你在一起他会更加安全。他在灭妖会我保护不了他。”
  “我不会问你为什么突然想救拉恩了,你这样做,我太高兴了。”
  “这是正确的选择。”尼古拉抱着双臂,“但有一个条件。你不能把拉恩变成鬼。”
  “我不会的。”欧曼蒂丝拿出所有的真诚说道。
  “我知道你在撒谎,所以让我这么说吧。如果你要强迫他做鬼,那会导致你自己的覆灭。他会恨你,他会毁了你。这是我所能给你的最大的痛苦,也是最深情的忠告。你会死在你自己的情人手里。”
  欧曼蒂丝的嘴唇弯了起来,“那真的取决于拉恩。”
  “不要剥夺他的选择。如果你这样做,我要警告你……”
  “住嘴,尼古拉。他在哪里?”
  “还没说完呢。”尼古拉说。她眼睛盯着纳撒尼尔,“这是谁?”
  “我的。”伊莉娜答道。
  “她的。”纳撒尼尔表示同意。
  这样的回答已经足够,因为伊莉娜的眼睛瞪着尼古拉呢。
  “好,”尼古拉说道,抬起双手,“我真的不想知道。我们还有一个萨克雷问题,不是吗?”
  “我看不出来这怎么会是一个问题。”伊莉娜说。
  “英国灭妖会将为这事来找我。”
  “那是你的问题。你是灭妖会的成员嘛。”欧曼蒂丝尖刻地说。
  尼古拉眯起了眼睛,“你要拉恩?你可以得到他,但别伤害他,否则我找你算账。”
  “你读懂了我的心思。他在哪里?地牢里?你又给他戴上锁┝戳霜?”
  尼古拉退缩了一下,“让他待在那里,不是出于残忍,是为了他自身的安全。他也不再戴锁链了。”
  欧曼蒂丝从尼古拉身边走过,伊莉娜和纳撒尼尔跟在后面。欧曼蒂丝沿着走廊走到楼梯入口,她知道这里通往保险库和地牢。
  门打开了,拉恩抬眼往上看,心里想着的是尼古拉、凯瑟琳,或是灭妖会的其他人来了。他看到的是更加动人的景象。
  自从帕塞风事件后,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分离的每时每刻他都在回忆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处,即使这一切都已刻在他的脑子里了。
  现在看见了,感觉还是不同的。
  “欧曼蒂丝?”他喘着气说。现在每时每刻她都可能消失,她是他想象中的幽灵。
  但是,她走过来,靠他更近了。她把脸埋到了他的衬衣里,一句话也不说。
  他看见一双绿眼睛正窥视着他们,催促他们快走。“我们走吧。”他轻声对她说。
  她点点头,“好吧。”她领着他走出牢房,盯着那个监视拉恩的看守看,给了他一个她所能给的最可怕最冷血的眼色。看守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拉恩看见了纳撒尼尔,“这位是谁?”
  “说来话长。”伊莉娜和欧曼蒂丝不约而同地说。
  “谁能想到,监视世界上最有威力的几个吸血鬼居然这么无趣。”西赛娅懒洋洋地说。
  阿瓦里斯斜着眼打量她,“我们不是在监视他们,而是在监视他们走进去的那座大楼的外墙而已。”
  西赛娅悲伤地摇摇头。然后她挺直了身子,“阿瓦里斯,他们出来了。”
  阿瓦里斯抬头看去,露出很有兴趣的脸色。在这幢奇怪的大楼前面出现了三个人影,但他们与别的人在一起。“一个凡人!”阿瓦里斯惊叫道。
  西赛娅眼睛紧盯着这几个人。走在欧曼蒂丝和凡人的前面的是伊莉娜和男吸血鬼,只顾自己走,不管后面的人。他们一边说笑着,一边又回头看看。
  欧曼蒂丝和凡人挨得很近地走着,但没有碰在一起,好像突然感到害羞或尴尬似的。西赛娅几乎要呜呜直叫了。这两个男人长得都很帅。她真想一口把那个凡人吃了。
  阿瓦里斯慢腾腾地走来晃去的,很是无聊。西赛娅又向他挥手,要他别动。然后她眯起了眼睛看个仔细。
  欧曼蒂丝吻了凡人:走着走着,欧曼蒂丝很迅速地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然后她开始走得比他快了一点,把他甩在了后面。
  他在路上停了一会儿,然后一路小跑去追赶她。
  西赛娅会意地微笑了一下。他们发现了欧曼蒂丝一直渴望得到的那另一个人。他是凡人。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云顶娱乐官网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谈起底的献祭

关键词:

上一篇:蔡少芬演过的电视剧,名人大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