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星际旅行之首次接触

作者: 云顶娱乐官网下载  发布:2019-10-02

  美国“企业号”蓝白两色的船身时而在黑暗之中几乎消失,时而又被那忽明忽暗、在那艘入侵的巨型船中不知起着什么作用的能源模型的火光照亮。这艘飞船的不停闪烁的亮光显得小极了,它那保持静止状态的蓝色起飞加速器偶尔发出闪光、看起来也是小得可怜。
  从“企业号”那浅盘形的船体内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球伏物体——它移向入侵的船只内壁上的一点,那堵壁正是在那一点上开了一个口,让牵引波束把“企业号”引到那艘船胡里面去。这是向外界发出的信息,告诉星际规队,这般陌生的入侵巨船究竟是什么性质的船,以及他们所了解到的关于这艘船的船员对地球感到兴趣的那一点点情况。但是,当这个小小的信息装置移近巨大内壁的时候,许多闪闪发光的、看起来象小小的能板似的东西挡住了它的去路。它们变成坚硬的水晶状物体,一起压过去,把那个小小的球状物压得粉碎,然后又把它的残渣扫得一干二净。
  萨卢悄声用古英语咒骂起来。这种语言到需要时能使你找到满意的粗言鄙语。这是发出信息的第三次尝试了——前两次也都是这样被毁掉的。
  斯波克走到驾驶台时正赶上看到信息装置被压碎的情景。当时曾出现一股力量很强的闪电,重重地打击了船上的力场,撼动了这艘大船,把斯波克颠得碰到了驾驶台的栏杆上。
  “我要说,有谁在警告我们不要再发射探测器了,”从通话器里传来了轮机长的声音。“这一次是靠了储备动力才保住我们的船顶的。”
  “明白了,斯科特先生,”萨卢回答说,“我们现在已经停止发射了。”
  切科夫这时正从科学控制台前站起身来要让出位置,但是斯波克示意他坐回去。“不必这样,切科夫先生。我在这里只呆一小会儿。”
  斯波克俯下身来,用他那长长的手指在控制台上迅速地摆弄着。切科夫觉得,这个伏尔甘好象在给某种安全记录系统发出指令。然后,斯波克便离开了驾驶台。
  麦科伊走进船长室,站在那里盯着柯克看了一会儿。
  “要是你感兴趣的话,船医终于把詹姆斯·泰比里厄斯·柯克认定为新船长了。”
  柯克惊奇地抬起头来。
  麦科伊坐了下来。“欢迎你回来,吉姆。我现在喜欢你胜过喜欢我刚上船时在这里的那个柯克。”
  “谢谢你,博内斯。是什么使你相信我回来了?”
  “是你派德克尔去同伊丽娅打交道这件事。”
  麦科伊已经猜到,那个探测器的那种异乎寻常的机械的女人气会使柯克很难自制。柯克则对医生注意到他完全以指挥官作决定的方式、不带……几乎是不带虚荣心地处理了这件事感到高兴。
  “我刚想去看看德克尔是不是取得了什么进展。”柯克说,
  他走到船长室监测器开关前,并再次告诉自己:这不是干预德克尔的私生活。德克尔的同伴不是一个女人,它是一部异类的机器。
  柯克打开了开关,要查找德克尔,于是示踪器便显示出,德克尔正带着探测器走上大娱乐甲板。
  要是柯克打开开关去查找斯波克,那他就会看到,他的伏尔甘科学官正在悄悄走进船上一个应急密封舱。只见他行动极其诡秘,一点声响没有,悄悄走到值班的技术员身后。然后,这个伏尔甘以伏尔甘那种卡脖子方式叉起了手指,于是那个技术员便倒了下来。斯波克轻轻地把这个失去知觉的家伙放到甲板上。
  “这是什么,德克尔?”
  德克尔充满希望地转过身来。探测器再次用他的名字称呼他,而且,这是它第一次对他带它参观的船上任何地方感到有兴趣。
  娱乐甲板上除了两名谨慎地保持着距离的小心翼翼的警卫人员以外,别无其他人员。伊丽娅探测器正在观看作装饰用的图片,图片上画的是各种船只,从十九世纪的一艘帆船一直到现在这艘星际飞船的原型。
  “所有这些船只都叫‘企业号’,”德克尔说。
  探测器对这些图片依旧很感兴趣。图片上还画着一艘停着有翼飞机的航空母舰、全国航空航天局的第一个飞船模型以及一艘最早的星际飞船。
  “我们的导航员伊丽娅……就是你取了她的外形的那个碳基装置,她对人类进入宇宙的历史非常感兴趣。她自己的那一类早就知道怎样进入宇宙了,但是他们决定把力量集中用在可以称做‘内部空间’的东西上。”
  那探测器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那些陈列品上,它还感兴趣地朝德克尔望了一眼。他希望他现在已经引起它的注意了——重要的是,他要想办法使这部机器把自己同真伊丽娅联系起来,并开始探查已经复制到这个探测器上的伊丽娅的记忆模式。
  “伊丽娅的那一类,即德尔塔,是非常善于在自己中间寻求冒险和快乐的,”德克尔接着说,“但是,伊丽娅却仍然向往宇宙。她的同类说,她是按照心灵的召唤而行动的,也就是说,宇宙使她感兴趣是因为有个她所爱的人也……”
  探测器转过身,走开了。德克尔只好跟在它后面。
  它就连走路也象伊丽娅!但是,这是一部机器——或许正是杀害了她的那部机器!不管它看起来多么象真人,但它却不是有血有肉的。它不是活的……因此,它绝对不是伊丽娅!
  “碳基装置用这块地方来进行娱乐。你们的船员喜欢什么样的娱乐呢?”
  “娱乐?喜欢?这些词对于我的程序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吉姆·柯克,要是你在看着我的话,我知道我在这一点上是要遭到惨败的了。达失败可能是致命的,对我们大家都是如此!我竭力对它表现出亲热和真诚。我怎么办呢?要是你,你会怎样处理呢?
  “这是什么,德克尔?你说说它有什么用处。”探测器来到二号玻璃板前。
  德克尔伸出一只手,把手掌按在玻璃板上,使自己和玻璃板的电路接通。这时,他的思想模式就以一闪一闪的亮光显示在板上,产生出可以用神经感觉出来的“猜心思”设计图样。
  探测器想凑过去仔细研究他的模式,但他却挥手不让它走近。
  “不,你应当把你自己的手掌放到那一边,设法把你认为我在这里创造的图样复制出来。伊丽娅以前就得喜欢这种游戏,”德克尔说,“她差不多总是能赢的。”
  人能够在理性限度内学会心灵心理学和感情移入学的思维方式。德尔塔生来就有这样的思维本领。德克尔注视着探测器是怎样模仿他的动作,突然把手掌按到玻璃板上。它一下子就猜着了,而且猜得一点不差。
  德克尔惊呆了。他本来认为,这个游戏装置是不大可能对探测器的思维作出反应的。一个机械的探测器居然具有感情移人的能力,这看起来是不可能的,或者说是绝对难以置信的。
  这时,伊丽娅机器转向了德克尔。它脸上的表情使他大为惊讶。这正是伊丽娅每次做什么游戏得胜时所表露出的那种含着歉意的神情!
  “这样更好!”麦科伊拍起手来说,“你再看看她,威尔!忘记它是一个‘它’吧!”
  但是,他话音末落,他和柯克就听到探测器在说:“这东西什么用处也没有。”然后就又向前走了。德克尔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他要是手头有点伊丽娅的什么东西不就好了吗?”这话是查佩尔医生说的,她刚从船上医务室进来,也在那里注视着他们的行动。“有点同她个人更有关的、带有某种感情上的联系的东西?”
  麦科伊立即转过身来,带着满意的神情说,“你现在讲话开始象个医生了,护士。”
  在离开娱乐甲板的途中,伊丽娅机器又在“企业号”图片前停了下来。显然,这个探测器从中发现了特别使它感兴趣的东西。
  “以前的‘企业号’上的船员也是你所说的碳基装置,”德克尔说,“贵船上的生命形式有什么不同呢?”
  “碳基装置不是生命形式。这些图片说明‘企业号’是怎样演变到目前这种样子的吗?很明显,碳基装置妨碍了它应有的发展。”
  “‘企业号’究竟应该怎样发展呢?”德克尔问道。
  “‘企业号’不应当需要碳基装置。”
  “‘企业号’没有碳基装置就不能工作。“
  “在把碳基装置变成储备资料的模式之前,需要掌握更多的有关如何工作的资料。”
  “变成储备资料的模式?”德克尔大吃一惊地问道。
  “这是什么意思?”
  探测器几乎很开心地回答说:“当我的研究结束后,这些碳基装置就会变成资料模式。”
  德克尔感到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在他看来,变成资料模式和资料库,真比要他的命还可怕。难道伊丽娅就是遭遇了这样可伯的事情吗?那些克林冈军舰也是如此吗?会不会也准备对地球来这么一下子呢?德克尔知道,除了利用他所能找到的一切武器和优势进行战斗,他是别无其他选择的了。
  “你身上就有一个碳基装置的记亿模式,”他说,“要是我能帮你找到那些记忆,维杰尔就会确切地了解我们的工作情况了。”
  “你详细地说说这样做还需要多少时间,还需要克服多少困难。”
  “什么都不需要。事实上,比你现在遇到的困难还要小呢。”
  “那就开始吧。”

  德克尔坐在驾驶台前等着柯克。探测器站在他身旁,一动不动,一声不响。现在它已经半点也不象伊丽娅了。他不明白,这东西为什么还是这样缠住他不放。一些船员看到这种情景时的那种眼神一直使他很尴尬。
  柯克发明的使用方位信号灯的办法很管用——最后半小时内,他们总算同星际舰队联系上了。所有记录和报告都发给了野仓,对方也回答说收到了,但是没有发表意见。这位司令官是一个讲究实际的人。他听说“企业号”一筹莫展,也就不去用那些不必要的问题和命令去打扰他们了。
  “维杰尔现在正在进入地球轨道,副船长。”尤乌拉报告说。
  德克尔点头表示知道了。但他在内心里却发出了哀叹。由于正在发生的所有这一切,加之德克尔的心情极其沉重,这影响了他对一切事物的看法。要是他再活上二十四个小时(他认为这是不大可能的事),身体上的不适大概就会过去,但是同他感受的真正痛苦相比,身体上的不适根本算不了什么。
  活蹦乱跳的伊丽娅曾经出现在他的面前!这只是一瞬间的事,它发生在麦科伊和查佩尔刚刚离开,把他和探测器单独留在伊丽娅舱室里的时候,而现在,她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毫无疑问,在那一瞬间,探测器变成了伊丽娅。当他开始同伊丽娅作爱的时候,意识上的交流开始了,他感到伊丽娅的话的意识进入了他的头脑!他曾感到她在发现自己被禁在一个机械的躯壳里的时候所产生的那种厌恶而又恐怖的情绪——他感到她曾开始挣脱维杰尔对那个机械躯壳的控制——后来,当德克尔感到她是在维杰尔亲自重新控制了那个探测器躯壳的情况下奋力保持自由的时候,他也感到恐怖了。后来,伊丽娅的意识就逐渐减弱,最后就完全消失了。
  当德克尔第一次称探测器为“伊丽娅”的时候,他只不过是想利用一下这个机械东西的程序罢了。在它刚刚开始以伊丽娅的风度行事的时候,他曾相信那是由一个极其精密的机器录下来的记亿模式引起的。他对自己说,真正的伊丽娅已经不复存在了,他的忠心是属于活着的伊丽娅的。
  他决定,如果必要的话,就同那个机械复制品作爱……不,这不是真的。
  他开始希望会有这样的必要。这是一个分毫不差的复制品——它分泌的“福罗蒙”刺激素从化学成份上讲大概与伊丽娅的一模一样,因此,这个躯体也很可能是象真人一样有感觉的。事实上,要是这个探测器能象德尔塔妇女那样作出反应,那倒是一个制服它的好办法。虽然柯克肯定地认为促使它回忆起对星际舰队的忠贞,那会是最有用的,但是,船长显然不了解一个受到挑逗的德尔塔妇女的性欲。
  德克尔开始同它作爱……探测器的反应非常“自然”,这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它是一个如此完美的复制品,以致他开始相信它在交媾时能够同他交流思想,从而能使他同维杰尔建立联系……这是这样做的全部目的。他并没有准备同他爱过的妇女的话的意识发生联系。
  “斯波克怎样了?”这是尤乌拉的声音。但是她在同谁说话?这时德克尔才意识到,柯克已经到驾驶台来了。
  “好一些了,”柯克说,“麦科伊一会儿就会送他到这里来。”
  德克尔离开了中间座位,让给柯克。在他离开的时候,探测器还是和他在一起,他感到柯克的眼睛在注视着他们。它为什么这样跟着他?是这个机械的探测器喜欢他对它做过的什么事情吗?或许是维杰尔喜欢这样?德克尔想到这里,浑身颤抖了一下。
  “船长,”尤乌拉说,“维杰尔现在已经进人地球轨道了。我想,我可以得到关于从‘月球四号’上看它是个什么样子的中继信号。”
  柯克点点头,于是,尤乌拉便在联络台上忙碌了一阵,然后按了一下开关,便抬头朝驾驶台的观察器望去。
  主观察器上出现的是难以置信的影象。一个中继信号显示出,这个庞大的异类机器正在从月球地平线上进入人们的视野。当它减速前进的时候,它的能场云雾就消散了,从而使维杰尔显得更加陌生和可怕。
  升降机的门开了,斯波克和麦科伊走了进来。斯波克颤巍巍地走着,但是他却费了好大力气向低声对他致意的人们点了点头。
  荧光屏上的影象突然断了……歪扭了,出现了一道道黑线。正当麦科伊焦虑地注视着荧光屏的时候,斯波克急忙走向他的岗位。尤乌拉正在收听一种声音,听起来就象一系列高音密码信号。她惊奇地转过身来。“干扰是从这里发出的,长官——从维杰尔体内!”
  斯波克点头表示同意这一判断。“很有意思。看来象是简单的二进制代码信号。”
  “维杰尔在向创造者发出信号,”这是伊丽娅探测器在讲话。
  “说什么呢?”麦科伊问,“是说我在这里吗?”
  麦科伊惊奇地看见伊丽娅机器点了点头。它说:“我已来到,我把所有可以学会的知识都学会了。”
  维杰尔的二进制代码信号消失了。观察器的屏幕上又清楚地显现出,维杰尔那巨大的影象在月球的上空越升越高。接着,二进制代码信号又开始出现,静电干扰造成的歪扭又使影象变得模糊起来。
  “它在重复上次的信号,”尤乌拉宣布说,“还是同样的密码。”
  “吉姆,”德克尔说,“它想得到回答。”
  “回答?”柯克重复.说,“我连它问的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呢!”
  此刻,九双眼睛转向了他,就好象他有什么魔法,能洞察一切似的。这位柯克感到一刹那的苦恼。后来,密码信号又消失了——主观察器上再次显现出维杰尔的影像。
  “创造者没有作出反应,”讲话的是伊丽娅探测器。它的声音仍然是机械而生硬的。
  眼尖的尤乌拉发现观察器上有什么东西在动。“船长,入侵者发射出一个很大的东西。”
  柯克很快走近观察器,同时急促地命令:“放得大大的!”
  这时,萨卢便把中继信号放大,直到那物体显得很近为止。他们对这个物体是熟悉而又恐惧的。这是一个充满绿色等离子能的庞然大物。这种能源曾把克林冈军舰以及爱普西隆九号摧毁,也差一点把“企业号”摧毁。
  萨卢从他的控制台上转过身来说:“他们又放了一个。不,又放了两个……”
  他们看到,屏幕上显示出,第三个、第四个、许许多多个蠕动着的能源探测器。他们全都能看到,这些绿色的大家伙个个都比曾经射向他们的更大。
  柯克疾步走到伊丽娅探测器前,“这是干什么的?”
  “用来消灭这个星球上的寄生物,”探测器说。
  “啊,我的上帝呀,”麦科伊说。驾驶台上所有的人都露出了类似的表情。谁也没有忘记,这个探测器曾把“企业号”的船员都称作碳基寄生物。
  在观察器上,那些形状难看的等离子能现在正从入侵的大船的影像上迅速地飞向四面八方。尤乌拉收到了一个信号,于是她使转向柯克。
  “长官,据‘月球四号’计算,这些装置的弹道已接近围绕这个星球运行的等距离位置了。”
  斯波克一直在很快地进行着计算,这时也转向了柯克。
  “船长,二十九分钟后将最后进入这个位置。到那时,整个星球都要爆炸。”
  柯克立即从他的指挥座上跳起来,大步走到站在栏杆旁的伊丽娅探测器面前。
  “为什么?!”
  德克尔等待着探测器的回答,后来他意识到,探测器已经向他转过来,正在看着他。为什么?
  柯克也发现了这一点。但是,站在那里的并不是伊丽娅,没有一丝一毫的热情,那机械的声调也没有任何缓和的味道。
  “你让它回答我的问题,”柯克说。
  “回答他的问题,”德克尔说。他惊讶地看到,探测器顺从地转向了柯克。
  “要把这些碳基寄生物从创造者的星球上赶跑。”
  “为什么?!”柯克厉声地问。探测器朝德克尔望了一眼。
  “告诉他这是为什么。”
  “因为创造者没有作出反应。”
  “这不关碳基装置们的事啊,”柯克说。
  “是你们寄生在‘企业号’上。你们也以同样的方式干扰了创造者。”
  “船长……”这是站在武器台上的切科夫在说话,他的脸色苍白,神情严峻。“船长……地球上的一切防御手段都已经失灵了!”
  看得出,切科夫的话在整个驾驶台引起了反响,柯克倒吸了一口冷气。
  “现在证实了,”尤乌拉说,她的声音在发抖。“我正在收到关于力场失去能量、电脑自动关机的报告……”
  直到此刻之前,人们至少还抱有这样一线希望:地球的重量、月球的火力及强大力场的保护,能给野仓以讨价还价的力量,至少能拖延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双方也许能达成较好的谅解。
  “船长,”尤乌拉说,“就连星际舰队的收发报信号也快要看不见了。”
  柯克想到地球上可能发生什么事情,感到心惊肉跳。但他自己却拿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这使他十分沮丧。但是,最主要的还是他对这个其大无比的机器所产生的恼怒。
  “维杰尔,”他嚷道,“碳基装置并不是寄生物!他们是下面这个星球的自然功能!他们是活的东西!”
  “它们不是生命形式,”探测器的声音和语调丝毫未变。“只有创造者和其他类似的生命形式才是真正的生命形式。”探测器仍旧直盯着柯克——这是不是维杰尔在盯着他呢?
  “类似的生命形式?”麦科伊恍然大悟。“吉姆,维杰尔说创造者是一部机器!我们本来应当猜到这—点。我们大家都是按照我们自己的形象创造上帝的!”
  柯克再次转向探测器。
  “维杰尔!那里唯一的生命形式……就是碳基装置……”
  这般星际飞船颤动起来了。萨卢向外面作了扫描,观察器上显示出一个巨大的电场,它在靠近这艘大船的地方爆炸开来,然后便慢慢地消失了。
  “当心点,吉姆……”斯波克悄声地说。
  “你建议怎么办,斯波克?彬彬有礼地对话吗?”
  斯波克摇摇头。“把它当作一个小孩子,船长。”
  “当作孩子?”
  “是的,当作孩子。学习、研究、需要……”
  德克尔插嘴说:“需要什么,斯波克先生?”
  “象我们许多人一样,”斯波克严肃地说,“它并不知道需要什么。它只知道自己是不完善的。”
  “维杰尔的装置将在二十二分钟内到达等距离轨道位置……注意!”切科夫说。
  “谢谢你,切科夫先生。斯波克先生,你认为它们会在那一瞬间爆炸吗?”
  “当然,船长。”斯波克说。
  “会吗?”德克尔问探测器。
  它点点头。“创造者仍然没有回答。”
  就在这当儿,柯克意识到,他只有一个选择了。至少在此刻,他还是同这部大机器有联系的,通过它的探测器——因此他必须在失掉它之前利用它。即使是一点点的有利条件也比没有有利条件强。
  “维杰尔,”柯克直接对探测器说,“我们知道创造者为什么不回答了!”
  “吉姆!”麦科伊对于柯克正在进行的冒险感到震惊。
  但是,德克尔却向柯克点点头,然后又向探测器点点头。“他的话是真的。维杰尔只有依靠我们才能找到创造者。”
  探测器把德克尔研究了好半天才接受他的这个说法。然后它转向柯克。它的声音严厉而生硬。
  “快把情况讲出来!”
  探测器现在完全是一种威胁的声调了——柯克知道,斯波克说的是对的。
  他们是在和一个小孩子打交道——这个孩子要是感到绝望了,它是很容易发作起来,把地球毁掉的。
  “快把情况讲出来!”
  “不,”柯克干脆地说。他转向驾驶台的全体人员说:
  “把各工作台关好!离开驾驶台!”
  大家都吃惊地望着他。附近巨大的电爆炸使飞船剧烈地颠簸起来。
  德克尔已经在帮助他的船长了。他通过指挥用的内部通话器讲起话来:“驾驶台命令各甲板,请把你们的工作台关好。”
  飞船四周强大的电场爆炸使它颠簸得更加剧烈了。驾驶台工作人员不得不抓住东西以防摔倒。
  “你的这个孩子在发脾气,斯波克!”麦科伊不安地说。
  “是要离开驾驶台吗,船长?”萨卢不大相信地又问了一句。
  “这是命令,萨卢先生”柯克厉声地说,“立即离开驾驶台。”
  驾驶台工作人员很快地开始关上他们的工作台,并在巨大的电场活动造成的船身剧烈摇动中走了出去。大家都抓着东西,使自己不致摔倒,但还是继续遵照柯克的命令行事。
  “叫你讲情况你不讲,这是没有道理的,”探测器说。
  柯克没有回答。外面的电场爆炸是否轻一些了?只有德克尔、麦科伊和斯波克仍然同柯克在一起。当升降机的门在关上的时候,他看到了尤乌拉那紧张的神色。驾驶台内变得暗起来了。斯波克赞许地点了点头。
  他们的周围突然沉寂下来,就连那个伏尔甘似乎也感到吃惊。最后的几下电场爆炸使船身又轻摇了几下——从驾驶台的观察器上可以看出,现在已经根本没有那种爆炸了。
  “你为什么不把情况讲出来?”探测器用接近于它原有的那种声音问。
  “只有维杰尔把它的那些在轨道上运行的装置收回来,我才能遵命。”柯克回答道。
  “不把情况讲出来,那些运行中的装置是不能收回的,”探测器回答。
  柯克产生了一种自己数错了牌、现在看到对方在打一张没有想到的王牌那样的感觉。
  “这孩子学得可真快,”麦科伊说。
  “斯波克……”柯克说。这是一种要求帮忙、要求让他有空想一想的表示。
  “我明白,船长,”斯波克说,“我觉得,你需要在同维杰尔建立更密切的联系之后才能讲情况,是不是?我在同它交往时得到一个印象,好象在什么地方有一个大脑中枢……”
  “是从这样一个地方控制那些运行着的装置吗……?”
  “正是。”
  柯克又转向探测器。“有关创造者的情况不能通过一个探测器讲出去……只能直接对维杰尔说。”
  在场的人全都打了一个寒噤。麦科伊要柯克注意主观察器。飞船在前进;在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道裂隙,似乎是让他们进到这架活的大机器里面更深的地方。
  “德克尔先生,”柯克说,“各甲板都可以恢复工作台的工作了。”
  “是,长官。还有二十一分钟的时间,那些装置才能到达那个位置。要不要把操纵舵杆的斯科特先生给你叫来?”
  柯克看到斯波克的眼中射出钦佩之光。德克尔过去真是一个顶呱呱的船长,他是配有一艘他自己的飞船的。他,还有那个德尔塔妇女,所遭受的命运是值得怜悯的。
  斯科特抬起头来问:“我能为你做什么事情,船长?”
  “斯科特先生,你可以作好执行星际舰队二○○五号命令的准备,”通话器传出了柯克的声音。
  在旁边工作的那个年轻女郎——助理轮机长夸顿——吃惊地急忙向斯科特走去。斯科特看见了她,但他只能不理睬她,而对着通话器回答柯克的话。
  “什么时候,船长?”
  “整整十九分钟之后……注意!”
  “是,长官。十九分钟,从刚才算起。”斯科特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助手夸顿仍然盯着轮机长,好象巴不得是她听错了。
  “长官,船长刚刚是命令自毁吗?”
  “是的。我猜他是希望让维杰尔这东西与我们同归于尽。”
  “我们会吗?”
  她的声音没有颤抖,这使斯科特很高兴。他点了点头。“那个大物质和反物质何时能够到一起呢?啊,姑娘,对此,你可以确信无疑。”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云顶娱乐官网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一章,星际旅行之首次接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