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本纪下第十二,古典医学之北史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09-12

炀皇帝讳广,一名英,小字阿,高祖第二子也。母曰文献独孤皇后。上美姿 仪,少敏慧。高祖及后于诸子中,特所钟爱。在周以高祖勋,封雁门郡公。开皇元 年,立为晋王,拜柱国、并州总管,时年十三。寻授武卫大将军,进上柱国、河北 道行台尚书令,大将军如故。高祖令项城公歆、安道公李彻辅导之。上好学,善属 文,沈深严重,朝野属望。高祖密令善相者来和遍视诸子。和曰:“晋王眉上双骨 隆起,贵不可言。”既而高祖幸上所居第,见乐器弦多断绝,又有尘埃,若不用者, 以为不好声妓之玩。上尤自矫饰,当时称为仁孝。尝观猎遇雨,左右进油衣,上曰: “士卒皆沾湿,我独衣此乎!”乃令持去。六年,转淮南道行台尚书令。其年,征 拜雍州牧、内史令。

八年冬,大举伐陈,以上为行军元帅。及陈平,执陈湘州刺史施文庆、散骑常 侍沈客卿、市令汤慧朗、刑法监徐析、尚书都令史暨慧,以其邪佞,有害于民,斩 之石阙下以谢三吴。于是封府库资财,无所取,天下称贤。进位太尉,赐路车、乘 马、衮冕之服,玄珪、白璧各一双。复拜并州总管。俄而江南高智慧等相聚作乱, 徙上为扬州总管,镇江都,每岁一朝。高祖之祠太山也,领武候大将军。明年,归 籓,后数载,突厥寇边,复为行军元帅,出灵武。无虏而旋。及太子勇废,立上为 皇太子。是月,当受册。高祖曰:“吾以大兴公成帝业。”令上出舍大兴。其夜, 烈风大雪,地震山崩,民舍多坏,压死者百余口。仁寿初,奉诏巡抚东南。是后, 高祖每避署仁寿宫,恆令上监国。

北史卷一十二

四年七月,高祖崩,上即皇帝位于仁寿宫。八月,奉梓宫还京师。并州总管、 汉王谅举兵反,诏尚书左仆射杨素讨平之。九月乙巳,以备身将军崔彭为左领军大 将军。十一月乙未,幸洛阳。丙申,发丁男十数万掘堑,自龙门东接长平、汲郡, 抵临清关,度河,至浚仪,襄城,达于上洛,以置关防。癸丑,诏曰:

隋本纪下第十二

乾道变化,阴阳所以消息;沿创不同,生灵所以顺序。若使天意不变,施化何 以成四时?人事不易,为政何以利万姓?《易》不云乎,通其变,使民不倦。变则 通,通则久。有德则可久,有功则可大。朕又闻之,安安而能迁,民用丕变。是故 姬邑两周,如武王之意;殷人五徙,成汤后之业。若不因民顺天,功业见乎变,爱 民治国者,可不谓欤。

  炀皇帝讳广,一名英,小字阿灒高祖第二子也。母曰文献独孤皇后。上美姿仪,少敏慧。高祖及后于诸子中,特所钟爱。在周以高祖勋,封雁门郡公。开皇元年,立为晋王,拜柱国、并州总管,时年十三。寻授武卫大将军,进上柱国、河北道行台尚书令,大将军如故。高祖令项城公歆、安道公李彻辅导之。上好学,善属文,沈深严重,朝野属望。高祖密令善相者来和遍视诸子。和曰:「晋王眉上双骨隆起,贵不可言。」既而高祖幸上所居第,见乐器弦多断绝,又有尘埃,若不用者,以为不好声妓之玩。上尤自矫饰,当时称为仁孝。尝观猎遇雨,左右进油衣,上曰:「士卒皆沾湿,我独衣此乎!」乃令持去。六年,转淮南道行台尚书令。其年,征拜雍州牧、内史令。

然雒邑自古之都,王畿之内,天地之所合,阴阳之所和;控以三河,固以四塞; 水陆通,贡赋等。故汉祖曰:“吾行天下多矣,唯见雒阳。”自古皇王,何尝不留 意,所不都者,盖有由焉。或以九州未一,或以困其府库,作雒之制,所以未暇也。 我有隋之始,便欲创兹怀、雒,日复一日,越暨于今。念兹在兹,兴言感哽。朕肃 膺宝历,纂临万邦,遵而不失,心奉先志。今者,汉王谅悖逆,毒被山东;遂令州 县,或沦非所。由关河悬远,兵不赴急。加以并州移户,复在河南;周迁殷民,意 在于此。况复南服遐远,东夏殷大,因机顺动,今也其时。群司百辟,佥谐厥议。 但成周歔脊,弗堪胥宇。今可于伊雒营建东京,便即设官分职,以为民极也。夫 宫室之制,本以便生人;上栋下宇,足以避风露。高台广厦,岂曰适形?故《传》 云:俭,德之恭;侈,恶之大。宣尼有云:与其不逊也,宁俭。岂谓瑶台琼室,方 为宫殿者乎?土阶采椽,而非帝王者乎?是知非天下以奉一人,乃一人以主天下也。 民惟国本,本固邦宁。百姓足,孰与不足。今所营构,务从节俭。无令雕墙峻宇, 复起于当今;俗使卑宫菲食,将贻于后世。有司明为条格,称朕意焉。

  八年冬,大举伐陈,以上为行军元帅。及陈平,执陈湘州刺史施文庆、散骑常侍沈客卿、市令汤慧朗、刑法监徐析、尚书都令史暨慧,以其邪佞,有害于民,斩之石阙下以谢三吴。于是封府库资财,无所取,天下称贤。进位太尉,赐路车、乘马、衮冕之服,玄珪、白璧各一双。复拜并州总管。俄而江南高智慧等相聚作乱,徙上为扬州总管,镇江都,每岁一朝。高祖之祠太山也,领武候大将军。明年,归籓,后数载,突厥寇边,复为行军元帅,出灵武。无虏而旋。及太子勇废,立上为皇太子。是月,当受册。高祖曰:「吾以大兴公成帝业。」令上出舍大兴。其夜,烈风大雪,地震山崩,民舍多坏,压死者百余口。仁寿初,奉诏巡抚东南。是后,高祖每避署仁寿宫,恆令上监国。

十二月乙丑,以右武卫将军来护兒为右骁卫大将军。戊辰,以柱国李景为右武 卫大将军,以右卫率周罗为右武候大将军。

  四年七月,高祖崩,上即皇帝位于仁寿宫。八月,奉梓宫还京师。并州总管、汉王谅举兵反,诏尚书左仆射杨素讨平之。九月乙巳,以备身将军崔彭为左领军大将军。十一月乙未,幸洛阳。丙申,发丁男十数万掘堑,自龙门东接长平、汲郡,抵临清关,度河,至浚仪,襄城,达于上洛,以置关防。癸丑,诏曰:

大业元年春正月壬辰朔,大赦,改元。立妃萧氏为皇后。改豫州为溱州,洛州 为豫州。废诸州总管府。丙申,立晋王昭为皇太子。丁酉,以上柱国宇文述为左卫 大将军,上柱国郭衍为左武卫大将军,延寿公于仲文为右卫大将军。己亥,以豫章 王暕为豫州牧。戊申,发八使巡省风俗。下诏曰:

  乾道变化,阴阳所以消息;沿创不同,生灵所以顺序。若使天意不变,施化何以成四时?人事不易,为政何以利万姓?《易》不云乎,通其变,使民不倦。变则通,通则久。有德则可久,有功则可大。朕又闻之,安安而能迁,民用丕变。是故姬邑两周,如武王之意;殷人五徙,成汤后之业。若不因民顺天,功业见乎变,爱民治国者,可不谓欤。

昔者哲王之理天下也,其在爱民乎?既富而教,家给人足,故能风教淳厚,远 至迩安。理定功成,率由斯道。朕恭嗣宝位,抚育黎献,夙夜战兢,若临川谷。虽 则聿遵先绪,弗敢失坠,永言政术,多有缺然。况以四海之远,兆民之众,未获亲 临,问其疾苦。每虑幽仄莫举,冤屈不申,一物失所,用伤和气。万方有罪,责在 朕躬,所以兴寤增叹,而夕惕载怀者也。今既布政惟始,宜存宽大。可分遣使人, 巡省方俗,宣扬风化,荐拔淹滞,申达幽枉。孝悌力田,给以优复。鳏寡孤独不能 自存者,量加振济。义夫节妇,旌表门闾。高年之老,加其板授,并依别条,赐以 粟帛。笃疾之徒给侍丁者,虽有侍养之名,曾无赒赡之实,明加检校,使得存养。 若有名行显著,操履修洁;及学业才能,一艺可取,咸宜访采,将身入朝。所在州 县,以礼发遣。其蠹政害人,不便于时者,使还之日,具录奏闻。

  然雒邑自古之都,王畿之内,天地之所合,阴阳之所和;控以三河,固以四塞;水陆通,贡赋等。故汉祖曰:「吾行天下多矣,唯见雒阳。」自古皇王,何尝不留意,所不都者,盖有由焉。或以九州未一,或以困其府库,作雒之制,所以未暇也。我有隋之始,便欲创兹怀、雒,日复一日,越暨于今。念兹在兹,兴言感哽。朕肃膺宝历,纂临万邦,遵而不失,心奉先志。今者,汉王谅悖逆,毒被山东;遂令州县,或沦非所。由关河悬远,兵不赴急。加以并州移户,复在河南;周迁殷民,意在于此。况复南服遐远,东夏殷大,因机顺动,今也其时。群司百辟,佥谐厥议。但成周歔黾梗弗堪胥宇。今可于伊雒营建东京,便即设官分职,以为民极也。夫宫室之制,本以便生人;上栋下宇,足以避风露。高台广厦,岂曰适形?故《传》云:俭,德之恭;侈,恶之大。宣尼有云:与其不逊也,宁俭。岂谓瑶台琼室,方为宫殿者乎?土阶采椽,而非帝王者乎?是知非天下以奉一人,乃一人以主天下也。民惟国本,本固邦宁。百姓足,孰与不足。今所营构,务从节俭。无令雕墙峻宇,复起于当今;俗使卑宫菲食,将贻于后世。有司明为条格,称朕意焉。

己酉,以吴州总管宇文弼为刑部尚书。二月己卯,以尚书左仆射杨素为尚书令。 三月丁未,诏尚书令杨素、纳言杨达、将作大匠宇文恺营建东京,徙豫州郭下居民 以实之。戊申,诏曰:“听采舆颂,谋及黎庶,故能审政刑之得失。是知昧旦思治, 欲使幽枉必达,彝伦有章。而牧宰任称朝委,苟为侥幸,以求考课,虚立殿最,不 存理实。纲纪于是不理,冤屈所以莫申。关河重阻,无由自达。朕故建立东京,躬 亲存问。今将巡历淮海,观省风俗。眷求谠言,徒繁词翰,而乡校之内,阙尔无闻; 恇然夕惕,用劳兴寝。其民下有知州县官人政理苛刻,侵害百姓,背公徇私,不便 于民者,听诣朝堂封奏。庶乎四聪以达,天下无冤。”又于皁涧营显仁宫,采海内 奇禽异兽草木之类,以实园苑。徙天下富商大贾数万家于东京。辛亥,发河南诸郡 男女七百万开通济渠,自西苑引谷、洛水达于河,自板渚引河通于淮。庚申,遣黄 门侍郎王弘、上仪同于士澄往江南采木,造龙舟、凤抃、黄龙、赤舰楼船等数万艘。 夏四月癸亥,大将军刘仲方击林邑破之。五月庚戌,户部尚书、义丰侯韦冲卒。甲 子,荧惑入太微。秋七月丁酉,制战亡之家,给复十年。丙午,滕王纶、卫王集并 夺爵徙边。闰七月甲子,以尚书令杨素为太子太师,安德王雄为太子太傅,河间王 弘为太子太保。丙子,诏曰:

  十二月乙丑,以右武卫将军来护兒为右骁卫大将军。戊辰,以柱国李景为右武卫大将军,以右卫率周罗鑫右武候大将军。

君民建国,教学为先;移风易俗,必自兹始。而言绝义乖,多历年代,进德修 业,其道浸微。汉采坑焚之余,不绝如线;晋承板荡之运,扫地将尽。自时厥后, 军国多虞;虽复黉宇时建,示同爱礼;函丈或陈,殆为虚器。遂使纡青拖紫,非以 学优;制锦操刀,类多墙面。上陵下替,纲维不立,雅缺道消,实由于此。朕纂承 洪绪,思弘大训。将欲尊师重道,用阐厥繇;讲信修睦,敦奖名教。方今区宇平壹, 文轨攸同,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四海之中,岂无孝、秀。诸在家及见入学者,若 有笃志好古,耽典悦礼,学行优敏,堪膺时务,所在采访,具以名闻。即当随其器 能,擢以不次。若研精经术,未顾进仕,可依其艺业深浅,门廕高卑,虽未升朝, 并量准给禄。庶夫恂恂善诱,不日成器,济济盈朝,何远之有。其国子等学,亦宜 申明旧制,教习生徒,具为课试之法,以尽砥砺之道。

  大业元年春正月壬辰朔,大赦,改元。立妃萧氏为皇后。改豫州为溱州,洛州为豫州。废诸州总管府。丙申,立晋王昭为皇太子。丁酉,以上柱国宇文述为左卫大将军,上柱国郭衍为左武卫大将军,延寿公于仲文为右卫大将军。己亥,以豫章王暕为豫州牧。戊申,发八使巡省风俗。下诏曰:

八月壬寅,上御龙舟幸江都,以左武卫大将军郭衍为前军,右武卫大将军李景 为后军。文武官五品以上给楼船,九品以上给黄篾。舳舻相接,二百余里。冬十月 己丑,赦江、淮已南,扬州给复五年;旧总管内,给复三年。十一月己未,以大将 军崔仲方为礼部尚书。

  昔者哲王之理天下也,其在爱民乎?既富而教,家给人足,故能风教淳厚,远至迩安。理定功成,率由斯道。朕恭嗣宝位,抚育黎献,夙夜战兢,若临川谷。虽则聿遵先绪,弗敢失坠,永言政术,多有缺然。况以四海之远,兆民之众,未获亲临,问其疾苦。每虑幽仄莫举,冤屈不申,一物失所,用伤和气。万方有罪,责在朕躬,所以兴寤增叹,而夕惕载怀者也。今既布政惟始,宜存宽大。可分遣使人,巡省方俗,宣扬风化,荐拔淹滞,申达幽枉。孝悌力田,给以优复。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量加振济。义夫节妇,旌表门闾。高年之老,加其板授,并依别条,赐以粟帛。笃疾之徒给侍丁者,虽有侍养之名,曾无赒赡之实,明加检校,使得存养。若有名行显著,操履修洁;及学业才能,一艺可取,咸宜访采,将身入朝。所在州县,以礼发遣。其蠹政害人,不便于时者,使还之日,具录奏闻。

二年春正月辛酉,东京成,赐监督者有差。以大理卿梁毗为刑部尚书。丁卯, 遣十使,并省州县。二月丙戌,诏尚书令杨素、吏部尚书牛弘、大将军宇文恺、内 史侍郎虞世基、礼部侍郎许善心制定舆服。始备辇辂及五时副车。上常服皮弁,十 有二琪。文官弁服,珮玉;五品已上,给犊车通宪;三公、亲王加油络。武官平 巾帻,裤褶;三品已上,给瓟槊。下至胥吏,服色各有差。非庶人不得戎服。戊戌, 置都尉官。三月庚午,车驾发江都。先是,太府少卿何稠、太府丞云定兴盛修仪仗, 于是课州县送羽毛。百姓求捕之,网罗被水陆,禽兽有堪氈毦之用者,殆无遗类。 至是而成。夏四月庚戌,上自伊阙,陈法驾,备千乘万骑,入于东京。辛亥,上御 端门,大赦天下,免今年租赋。癸丑,以冀州刺史杨文思为民部尚书。五月甲寅, 金紫光禄大夫、兵部尚书李通坐事免。乙卯,诏曰:“旌表先哲,式在飨祀。所以 优礼贤能,显彰遗爱。朕永鉴前修,尚想名德,何尝不兴叹九原,属怀千载。其自 古以来贤人君子,有能树声立德,佐世匡时,博利殊功,有益于人者,并宜营立祠 宇,以时致祭。坟垄之处,不得侵践。有司量为条式,称朕意焉。”六月壬子,以 尚书令、太子太师杨素为司徒。进封豫章王暕为齐王。秋七月癸丑,以卫尉卿卫玄 为工部尚书。庚申,制百官不得计考增级。必有德行功能,灼然显著者,擢之。壬 戌,擢籓邸旧臣鲜于罗等二十七人,官爵有差。甲戌,皇太子昭薨。乙亥,上柱国、 司徒、楚国公杨素薨。八月辛卯,封皇孙倓为燕王,侗为越王,侑为代王。九月乙 丑,立秦王俊子浩为秦王。冬十月戊子,以灵州刺史段文振为兵部尚书。十二月庚 寅,诏曰:“前代帝王,因时创业,君民建国,礼尊南面。面历运推移,年代永久, 丘垄残毁,樵牧相趋;茔兆堙芜,封树莫辨。兴言沦灭,有怆于怀。自古以来帝王 陵墓,可给随近十户,蠲其杂役,以供守视。”

  己酉,以吴州总管宇文弼为刑部尚书。二月己卯,以尚书左仆射杨素为尚书令。三月丁未,诏尚书令杨素、纳言杨达、将作大匠宇文恺营建东京,徙豫州郭下居民以实之。戊申,诏曰:「听采舆颂,谋及黎庶,故能审政刑之得失。是知昧旦思治,欲使幽枉必达,彝伦有章。而牧宰任称朝委,苟为侥幸,以求考课,虚立殿最,不存理实。纲纪于是不理,冤屈所以莫申。关河重阻,无由自达。朕故建立东京,躬亲存问。今将巡历淮海,观省风俗。眷求谠言,徒繁词翰,而乡校之内,阙尔无闻;恇然夕惕,用劳兴寝。其民下有知州县官人政理苛刻,侵害百姓,背公徇私,不便于民者,听诣朝堂封奏。庶乎四聪以达,天下无冤。」又于皁涧营显仁宫,采海内奇禽异兽草木之类,以实园苑。徙天下富商大贾数万家于东京。辛亥,发河南诸郡男女七百万开通济渠,自西苑引谷、洛水达于河,自板渚引河通于淮。庚申,遣黄门侍郎王弘、上仪同于士澄往江南采木,造龙舟、凤抃、黄龙、赤舰楼船等数万艘。夏四月癸亥,大将军刘仲方击林邑破之。五月庚戌,户部尚书、义丰侯韦冲卒。甲子,荧惑入太微。秋七月丁酉,制战亡之家,给复十年。丙午,滕王纶、卫王集并夺爵徙边。闰七月甲子,以尚书令杨素为太子太师,安德王雄为太子太傅,河间王弘为太子太保。丙子,诏曰:

三年春正月癸亥,敕并州逆人已流配而逃亡者,所获之处,即宜斩决。丙子, 长星竟天,出于东壁,二旬而止。是月,武阳郡上言河水清。二月己丑,慧星见于 东井、文昌;历大陵、五车、北河,入太微,扫帝座,前后百余日而止。三月辛亥, 车驾还京师。壬子,以大将军姚辩为左卫将军。癸丑,遣羽骑硃宽使于流求国。乙 卯,河间王弘薨。夏四月庚辰,诏曰:“古者帝王观风俗,皆所以忧勤兆庶,安集 遐荒。自蕃夷内附,未遑亲抚,山东经乱,须加存恤。今欲安辑河北,巡省赵、魏, 所司依式。”甲申,颁律令,大赦天下,关内给复三年。壬辰,改州为郡。改度量 衡,并依古式。改上柱国以下官为大夫。甲午,诏曰:

  君民建国,教学为先;移风易俗,必自兹始。而言绝义乖,多历年代,进德修业,其道浸微。汉采坑焚之余,不绝如线;晋承板荡之运,扫地将尽。自时厥后,军国多虞;虽复黉宇时建,示同爱礼;函丈或陈,殆为虚器。遂使纡青拖紫,非以学优;制锦操刀,类多墙面。上陵下替,纲维不立,雅缺道消,实由于此。朕纂承洪绪,思弘大训。将欲尊师重道,用阐厥繇;讲信修睦,敦奖名教。方今区宇平壹,文轨攸同,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四海之中,岂无孝、秀。诸在家及见入学者,若有笃志好古,耽典悦礼,学行优敏,堪膺时务,所在采访,具以名闻。即当随其器能,擢以不次。若研精经术,未顾进仕,可依其艺业深浅,门廕高卑,虽未升朝,并量准给禄。庶夫恂恂善诱,不日成器,济济盈朝,何远之有。其国子等学,亦宜申明旧制,教习生徒,具为课试之法,以尽砥砺之道。

天下之重,非独理所安;帝王之功,岂一士之略。自古明君哲后,立政经邦, 何尝不选贤与能,振拔淹滞。周称多士,汉号得人,尚想前风,载怀钦伫。朕负扆 夙兴,冕旒待旦。引领岩谷,置以周行;冀与群才,共康庶绩。而汇茅寂漠,投竿 罕至。岂美璞韬采,未值良工;将介石在怀,确乎难拔?永鉴则哲,怃然兴叹。凡 厥在位,譬诸股肱,若济巨川,义同舟楫。岂得保兹宠禄,晦尔所知,优游卒岁, 甚非谓也。祁大夫之举善,良史以为至公;臧文仲之蔽贤,尼父讥其窃位。求诸往 古,非无褒贬。宜思进善,用匡寡薄。夫孝悌有闻,人伦之本;德行敦厚,立身之 基。或节义可称,或操履清洁,所以激贪厉俗,有益风化。强毅正直,执宪不挠, 学业优敏,文才美秀;并为廊庙之用,实乃瑚琏之资。才堪将略,则拔之以御侮; 力有骁壮,则任之以爪牙。爰及一艺可取,亦宜采录;若众善毕举,与时无弃。以 此求理,庶几非远。文武有职事者,五品已上,宜依令十科举人。有一于此,不必 求备。朕当待以不次,随才升用。其见任九品已上官者,不在举送之限。

  八月壬寅,上御龙舟幸江都,以左武卫大将军郭衍为前军,右武卫大将军李景为后军。文武官五品以上给楼船,九品以上给黄篾。舳舻相接,二百余里。冬十月己丑,赦江、淮已南,扬州给复五年;旧总管内,给复三年。十一月己未,以大将军崔仲方为礼部尚书。

丙申,车驾北巡狩。丁酉,以刑部尚书宇文弼为礼部尚书。戊戌,敕百司不得 践暴禾稼。其有须开为路者,有司计地所收,即以近仓酬赐,务从优厚。己亥,至 赤岸泽,以太牢祭故太师李穆。五月丁巳,突厥启民可汗遣子拓特勒来朝。戊午, 发河北十余郡丁男,自太行山达于并州,以通驰道。丙寅,启民可汗遣其兄子毗黎 伽特勒来朝。辛未,启民可汗使请自入寒奉迎舆驾,上不许。癸酉,有星孛于文昌, 上将星常皆动摇。六月辛巳,猎于连谷。丁亥,诏曰:

  二年春正月辛酉,东京成,赐监督者有差。以大理卿梁毗为刑部尚书。丁卯,遣十使,并省州县。二月丙戌,诏尚书令杨素、吏部尚书牛弘、大将军宇文恺、内史侍郎虞世基、礼部侍郎许善心制定舆服。始备辇辂及五时副车。上常服皮弁,十有二琪。文官弁服,珮玉;五品已上,给犊车通蛳埽蝗公、亲王加油络。武官平巾帻,裤褶;三品已上,给瓟槊。下至胥吏,服色各有差。非庶人不得戎服。戊戌,置都尉官。三月庚午,车驾发江都。先是,太府少卿何稠、太府丞云定兴盛修仪仗,于是课州县送羽毛。百姓求捕之,网罗被水陆,禽兽有堪氈毦之用者,殆无遗类。至是而成。夏四月庚戌,上自伊阙,陈法驾,备千乘万骑,入于东京。辛亥,上御端门,大赦天下,免今年租赋。癸丑,以冀州刺史杨文思为民部尚书。五月甲寅,金紫光禄大夫、兵部尚书李通坐事免。乙卯,诏曰:「旌表先哲,式在飨祀。所以优礼贤能,显彰遗爱。朕永鉴前修,尚想名德,何尝不兴叹九原,属怀千载。其自古以来贤人君子,有能树声立德,佐世匡时,博利殊功,有益于人者,并宜营立祠宇,以时致祭。坟垄之处,不得侵践。有司量为条式,称朕意焉。」六月壬子,以尚书令、太子太师杨素为司徒。进封豫章王暕为齐王。秋七月癸丑,以卫尉卿卫玄为工部尚书。庚申,制百官不得计考增级。必有德行功能,灼然显著者,擢之。壬戌,擢籓邸旧臣鲜于罗等二十七人,官爵有差。甲戌,皇太子昭薨。乙亥,上柱国、司徒、楚国公杨素薨。八月辛卯,封皇孙倓为燕王,侗为越王,侑为代王。九月乙丑,立秦王俊子浩为秦王。冬十月戊子,以灵州刺史段文振为兵部尚书。十二月庚寅,诏曰:「前代帝王,因时创业,君民建国,礼尊南面。面历运推移,年代永久,丘垄残毁,樵牧相趋;茔兆堙芜,封树莫辨。兴言沦灭,有怆于怀。自古以来帝王陵墓,可给随近十户,蠲其杂役,以供守视。」

聿追孝飨,德莫至焉;崇建寝庙,礼之大者。然则质文异代,损益殊时。学灭 坑焚,经典散逸;宪章湮坠,庙堂制度,师说不同。所以世数多少,莫能是正,连 室异宫,亦无定准。朕获奉祖宗,钦承景业,永惟严配,冀隆大典。于是询谋在位, 博访儒术。咸以为高祖文皇帝受天明命,奄有区夏。拯群飞于四海,革雕弊于百王。 恤狱缓刑,生灵皆遂其性;轻徭薄赋,比屋各安其业。芟夷宇宙,混壹车书。东渐 西被,无思不服;南征北怨,俱荷来苏。驾毳乘风,历代所弗至;辫发左衽,声教 所罕及。莫不厥角关塞,顿颡阙庭;译靡绝时,书无虚月。韬戈偃伯,天下晏如; 嘉瑞休征,表里禔福。猗欤伟欤,无得而名者也。朕又闻之,德厚者流光,理辨者 礼缛。是以周之文、武,汉之高、光,其典章特立,谥号斯重。岂非缘情称述,即 崇显之义乎。高祖文皇帝宜别建庙宇,以彰巍巍之德;仍遵月祭,用表蒸蒸之怀。 有司以时创造,务合典制。又名位既殊,礼亦异等。天子七庙,事著前经;诸侯二 昭,义有差降。故知以多为贵,王者之礼,今可依用,贻厥后昆。

  三年春正月癸亥,敕并州逆人已流配而逃亡者,所获之处,即宜斩决。丙子,长星竟天,出于东壁,二旬而止。是月,武阳郡上言河水清。二月己丑,慧星见于东井、文昌;历大陵、五车、北河,入太微,扫帝座,前后百余日而止。三月辛亥,车驾还京师。壬子,以大将军姚辩为左卫将军。癸丑,遣羽骑硃宽使于流求国。乙卯,河间王弘薨。夏四月庚辰,诏曰:「古者帝王观风俗,皆所以忧勤兆庶,安集遐荒。自蕃夷内附,未遑亲抚,山东经乱,须加存恤。今欲安辑河北,巡省赵、魏,所司依式。」甲申,颁律令,大赦天下,关内给复三年。壬辰,改州为郡。改度量衡,并依古式。改上柱国以下官为大夫。甲午,诏曰:

戊子,次榆林郡。丁酉,启民可汗来朝。己亥,吐谷浑、高昌并遣使贡方物。 甲辰,上御北楼,观渔于河,以宴百僚。秋七月辛亥,启民可汗上表请变服,袭冠 带。诏启民赞拜不名,在诸侯王上。甲寅,上于郡城东御大帐,其下备仪卫,建旌 旗,宴启民及其部落三千五百人。奏百戏之乐,赐启民及其部落各有差。丙子,杀 光禄大夫贺苦弼、礼部尚书宇文弼、太常卿高颎。尚书左仆射苏威坐事免。发丁男 百余万筑长城,西钜榆林,东至紫河,二旬而罢,死者十五六。八月壬午,车驾发 榆林。乙酉,启民饰卢清道以候乘舆,帝幸其帐。启民奉觞上寿,宴赐极厚。上谓 高丽使者曰:“归语尔王,当早来朝见。不然者,吾与启民巡彼土矣。”皇后亦幸 义城公主帐。己丑,启民可汗归蕃。癸巳,入楼烦关。壬寅,次太原,诏营晋阳宫。 九月己未,次济源,幸御史大夫张衡宅,宴享极欢。己巳,至于东都。壬申,以齐 王暕为河南尹、开府仪同三司。癸酉,以户部尚书杨文思为纳言。

  天下之重,非独理所安;帝王之功,岂一士之略。自古明君哲后,立政经邦,何尝不选贤与能,振拔淹滞。周称多士,汉号得人,尚想前风,载怀钦伫。朕负扆夙兴,冕旒待旦。引领岩谷,置以周行;冀与群才,共康庶绩。而汇茅寂漠,投竿罕至。岂美璞韬采,未值良工;将介石在怀,确乎难拔?永鉴则哲,怃然兴叹。凡厥在位,譬诸股肱,若济巨川,义同舟楫。岂得保兹宠禄,晦尔所知,优游卒岁,甚非谓也。祁大夫之举善,良史以为至公;臧文仲之蔽贤,尼父讥其窃位。求诸往古,非无褒贬。宜思进善,用匡寡薄。夫孝悌有闻,人伦之本;德行敦厚,立身之基。或节义可称,或操履清洁,所以激贪厉俗,有益风化。强毅正直,执宪不挠,学业优敏,文才美秀;并为廊庙之用,实乃瑚琏之资。才堪将略,则拔之以御侮;力有骁壮,则任之以爪牙。爰及一艺可取,亦宜采录;若众善毕举,与时无弃。以此求理,庶几非远。文武有职事者,五品已上,宜依令十科举人。有一于此,不必求备。朕当待以不次,随才升用。其见任九品已上官者,不在举送之限。

四年春正月乙巳,诏发河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永济渠,引沁水南达于河,北通 涿郡。庚戌,百僚大射于允武殿。丁卯,赐城内居民米各十石。壬申,以太府卿元 寿为内史令,鸿胪卿杨玄感为礼部尚书。癸酉,以工部尚书卫玄为右武候大将军, 大理卿长孙炽为户部尚书。二月己卯,遣司朝谒者崔毅使突厥处罗,致汗血马。三 月辛酉,以将作大匠宇文恺为工部尚书。壬戌,百济、倭、赤土、迦罗含国并遣使 贡方物。乙丑,车驾幸五原,因出塞,巡长城。丙寅,遣屯田主事常骏使赤土,致 罗罽。夏四月丙午,以离石之汾源、临泉,雁门之秀容为楼烦郡。起汾阳宫。癸丑, 以河内太守张定和为左屯卫大将军。乙卯,诏曰:“突厥意利珍豆启民可汗率领部 落,保附关塞,遵奉朝礼,思改戎俗。频入谒觐,屡有陈请。以氈墙毳幕,事穷荒 陋;上栋下宇,愿同比屋。诚心恳切,朕之所重。宜于万寿戍置城造屋,其帷帐床 褥以上,随事量给,务从优厚,称朕意焉。”五月壬申,蜀郡获三足乌,张掖获玄 狐,各一。秋七月辛巳,发丁男二十余万筑长城,自榆林谷而东。乙未,左翊卫大 将军宇文述破吐谷浑于曼头、赤水。八月辛酉,亲祠恆岳,河北道郡守毕集。大赦 天下,车驾所经郡县,免一年租调。九月辛未,征天下鹰师,悉集东京,至者万余 人。戊寅,慧星出五车,扫文昌,至房而灭。辛巳,诏免长城役者一年租赋。冬十 月丙午,诏曰:“先师尼父,圣德在躬,诞发天纵之姿,宪章文武之道;命世膺期, 蕴兹素王。而颓山之叹,忽逾于千祀;盛德之美,不在于百代。永惟懿范,宜有优 崇。可立孔子后为绍圣侯,有司求其苗裔,录以申上。”辛亥,诏曰:“昔周王下 车,首封唐虞之胤;汉帝承历,亦命殷周之后。皆所以褒立先代,宪章在昔。朕嗣 膺景业,傍求雅训,有一弘益,钦若令典。以为周兼夏殷,文质大备;汉有天下, 车书混一;魏晋沿袭,风流未远。并宜立后,以存继绝之义。有司可求其胄绪,列 闻。”乙卯,颁新式于天下。

  丙申,车驾北巡狩。丁酉,以刑部尚书宇文弼为礼部尚书。戊戌,敕百司不得践暴禾稼。其有须开为路者,有司计地所收,即以近仓酬赐,务从优厚。己亥,至赤岸泽,以太牢祭故太师李穆。五月丁巳,突厥启民可汗遣子拓特勒来朝。戊午,发河北十余郡丁男,自太行山达于并州,以通驰道。丙寅,启民可汗遣其兄子毗黎伽特勒来朝。辛未,启民可汗使请自入寒奉迎舆驾,上不许。癸酉,有星孛于文昌,上将星常皆动摇。六月辛巳,猎于连谷。丁亥,诏曰:

五年春正月丙子,改东京为东都。癸未,诏天下均田”戊子,上自东都还京师。 己丑,制民间铁叉搭钩刃之类,皆禁绝之。太守每岁密上属官景迹。二月戊戌,次 于阌乡。诏祭古帝王陵及开皇功臣墓。庚子制,汉魏、周官不得为廕。辛丑,赤土 国遣使贡方物。戊申,车驾至京师。丙辰,宴耆旧四百人于武德殿,颁赐各有差。 己未,上御崇德殿之西院,愀然不悦,顾谓左右曰:“此先帝所居,实用增感,情 所未安。于此院之西,别营一殿。”壬戌,制父母听随子之官。三月己巳,车驾西 巡河右。庚午,有司言武功男子史永遵与从父昆弟同居,上嘉之,赐物一百段,米 二百石,表其门闾。乙亥,幸扶风旧宅。夏四月己亥,大猎于陇西。壬寅,高丽、 吐谷浑、伊吾并遣使来朝。乙巳,次狄道。党项羌来贡方物。癸亥,出临津关,度 黄河,至西平,陈兵讲武。五月乙亥,上大猎于延山。长围周亘二千里。庚辰,入 长宁谷。壬午,度星岭。甲申,宴郡臣于金山之上。丙戌,梁浩亹,御马度而桥坏, 斩朝散大夫黄亘及督役者九人。吐谷浑主率众保覆袁川。帝分命内史元寿南屯金山, 兵部尚书段文振北屯雪山,太仆卿杨义臣东屯琵琶峡,将军张寿西屯泥岭,四面围 之。吐谷浑主伏允以数十骑遁出,遣其名王诈称伏允,保车我真山。壬辰,诏右屯 卫大将军张定和往捕之。定和挺身挑战,为贼所杀。亚将柳武建击破之,斩首数百 级。甲午,其仙头王穷蹙,率男女十余万口来降。六月丁酉,遣左光禄大夫梁默、 右翊卫将军李琼等追吐谷浑主,皆遇贼,死之。癸卯,经大斗拔谷。山路隘险,鱼 贯而出,风霰晦暝,与后宫相失。士卒冻死者大半。丙午,次张掖。辛亥,诏诸郡 学业该通,才艺优洽;膂力骁壮,超绝等伦;在官勤奋,堪理政事;立性正直,不 避强御:四科举人。壬子,高昌王曲伯雅来朝。伊吾吐屯设等献西域数千里之地, 上大悦。癸丑,置西海、河源、鄯善、且末等四郡。丙辰,上御观风行殿,盛陈文 物;奏九部乐,设鱼龙曼延,宴高昌王、吐屯设于殿上,以宠异之。其蛮夷陪列者, 三十余国。戊午,大赦天下。开皇已来流配,悉放还乡。晋阳逆党,不在此例。陇 右诸郡,给复三年。秋七月丁卯,置马牧于青海渚中,以求龙种,无效而止。九月 癸未,车驾入长安。冬十月癸亥,诏曰:“优德尚齿,载之典训;尊事乞言,义彰 胶序。鬻熊为师,无取筋力;方叔元老,克壮其猷。朕永言稽古,用求至理。是以 庞眉黄发,更令收叙;务简秩优,无亏药饵,庶等卧理,伫其弘益。今岁耆老赴集 者,可于近郡处置。年七十已上,疾患沈滞不堪居职,即给赐帛,送还本郡。其官 至七品以上者,量给廪以终厥身。”十一月丙子,车驾幸东都。

  聿追孝飨,德莫至焉;崇建寝庙,礼之大者。然则质文异代,损益殊时。学灭坑焚,经典散逸;宪章湮坠,庙堂制度,师说不同。所以世数多少,莫能是正,连室异宫,亦无定准。朕获奉祖宗,钦承景业,永惟严配,冀隆大典。于是询谋在位,博访儒术。咸以为高祖文皇帝受天明命,奄有区夏。拯群飞于四海,革雕弊于百王。恤狱缓刑,生灵皆遂其性;轻徭薄赋,比屋各安其业。芟夷宇宙,混壹车书。东渐西被,无思不服;南征北怨,俱荷来苏。驾毳乘风,历代所弗至;辫发左衽,声教所罕及。莫不厥角关塞,顿颡阙庭;译靡绝时,书无虚月。韬戈偃伯,天下晏如;嘉瑞休征,表里禔福。猗欤伟欤,无得而名者也。朕又闻之,德厚者流光,理辨者礼缛。是以周之文、武,汉之高、光,其典章特立,谥号斯重。岂非缘情称述,即崇显之义乎。高祖文皇帝宜别建庙宇,以彰巍巍之德;仍遵月祭,用表蒸蒸之怀。有司以时创造,务合典制。又名位既殊,礼亦异等。天子七庙,事著前经;诸侯二昭,义有差降。故知以多为贵,王者之礼,今可依用,贻厥后昆。

六年春正月癸亥朔,旦,有盗数十人,皆素冠练衣,焚香持华,自称弥勒佛。 入自建国门,监门者皆稽首。既而夺卫士仗,将为乱。齐王暕遇而斩之。于是都下 大索,与相连坐者千余家。丁丑,角抵大戏于端门街,天下奇伎异艺毕集,终月而 罢。帝数微服往观之。己丑,倭国遣使贡方物。二月乙巳,武贲郎将陈棱、朝请大 夫张镇州击流水破之。献俘万七千口,颁赐百官。乙卯,诏曰:“夫帝图草创,王 业艰难,咸依股肱,叶同心德;用能救厥颓运,克膺大宝。然后畴庸茂赏,开国承 家;誓以山河,传之不朽。近代凋丧,四海未壹。茅土妄假,名实相乖;历兹永久, 莫能惩革。皇运之初,百度伊始,犹循旧贯,未暇改作。今天下交泰,文轨攸同。 宜率遵先典,永垂大训。自今已后,唯有功勋,乃得赐封,仍令子孙承袭。”丙辰, 改封安德王雄为观王,河间王子庆为郇王。庚申,征魏、齐、周、陈乐人,悉配太 常。三月癸亥,幸江都宫。甲子,以鸿胪卿史祥为左骁卫大将军。夏四月丁未,宴 江、淮已南父老,颁赐各有差。六月辛卯,室韦、赤土并遣使贡方物。壬辰,雁门 贼帅尉文通,聚众三千,保于莫壁谷,遣鹰扬杨伯泉击破之。甲寅,制江都太守, 秩同京尹。冬十月壬申,刑部尚书梁毗卒。壬子,户部尚书、银青光禄大夫长孙炽 卒。十二月己未,左光禄大夫、吏部尚书牛弘卒。辛酉,硃崖人王万昌举兵作乱, 遣陇西太守韩洪讨平之。

  戊子,次榆林郡。丁酉,启民可汗来朝。己亥,吐谷浑、高昌并遣使贡方物。甲辰,上御北楼,观渔于河,以宴百僚。秋七月辛亥,启民可汗上表请变服,袭冠带。诏启民赞拜不名,在诸侯王上。甲寅,上于郡城东御大帐,其下备仪卫,建旌旗,宴启民及其部落三千五百人。奏百戏之乐,赐启民及其部落各有差。丙子,杀光禄大夫贺苦弼、礼部尚书宇文弼、太常卿高颎。尚书左仆射苏威坐事免。发丁男百余万筑长城,西钜榆林,东至紫河,二旬而罢,死者十五六。八月壬午,车驾发榆林。乙酉,启民饰卢清道以候乘舆,帝幸其帐。启民奉觞上寿,宴赐极厚。上谓高丽使者曰:「归语尔王,当早来朝见。不然者,吾与启民巡彼土矣。」皇后亦幸义城公主帐。己丑,启民可汗归蕃。癸巳,入楼烦关。壬寅,次太原,诏营晋阳宫。九月己未,次济源,幸御史大夫张衡宅,宴享极欢。己巳,至于东都。壬申,以齐王暕为河南尹、开府仪同三司。癸酉,以户部尚书杨文思为纳言。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隋本纪下第十二,古典医学之北史

关键词:

上一篇:齐本纪中第七,古典文学之北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