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古典理学之金史,列传第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09-12

◎后妃上

○皇帝明懿皇后 德帝思皇后 安帝节皇后 献祖恭靖皇后 昭祖威顺皇后景祖昭肃皇后 世祖翼简皇后 肃宗靖宣皇后 穆宗贞惠皇后 康宗敬僖皇后太祖圣穆皇后 太祖光懿皇后 太祖钦宪皇后 太祖宣献皇后 太祖崇妃萧氏太宗钦仁皇后 熙宗悼平皇后 海陵嫡母徒单氏 海陵母大氏 海陵后徒单氏

金史卷六十三

古者圣上娶后,三国来媵,都有娣侄,凡十二女。诸侯一娶九女。所以正嫡妾,广继嗣,息妒忌,防淫慝,塞祸乱也。后亡,则媵为继室,各以其叙。无三媵,则娣侄继室,亦各以其叙。继室者,治其内政,不敢正其位号。礼,庙无两祔,不并尊也。鲁成风始两祔,赵国三媵,齐管氏三归,《春秋》皆讥之。《周礼》内宰,其属则内小臣、阍人、寺人次之,九嫔、世妇、女御、女祝、女史、典妇功、典丝、典枲、内司服又次之。《昏义》称“后立六宫、三孩子他娘、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不与《春秋》、《周礼》合,后世因仍其说,后宫遂至数千。

列传第一  后妃上

金代,后不娶庶族,甥舅之家有周姬、齐姜之义。国初诸妃皆无位号,熙宗始有妃子、贤妃、德妃之号。海陵淫嬖,后宫浸多,元妃、姝妃、惠妃、贵人、贤妃、宸妃、丽妃、淑妃、德妃、昭妃、温妃、柔妃凡15位。大定后宫简少,明昌未来大备。

  ○君主明懿皇后德帝思皇后安帝节皇后献祖恭靖皇后昭祖威顺皇后景祖昭肃皇后世祖翼简皇后肃宗靖宣皇后穆宗贞惠皇后康宗敬僖皇后太祖圣穆皇后太祖光懿皇后太祖钦宪皇后太祖宣献皇后太祖崇妃萧氏太宗钦仁皇后熙宗悼平皇后海陵嫡母徒单氏海陵母大氏海陵后徒单氏海陵诸嬖附

内官制度:诸妃视正一品,比三爱人。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视正二品,比九嫔。婕妤十二个人视正三品。美观的女生十二人视正四品,才人十人视正五品,比二十七世妇。宝林二19人视正六品,御女二十陆人视正七品,采女二十五个人视正八品,比八十一御妻。又有尚宫、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功,皆内官也。

  古者国王娶后,三国来媵,都有娣侄,凡十二女。诸侯一娶九女。所以正嫡妾,广继嗣,息妒忌,防淫慝,塞祸乱也。后亡,则媵为继室,各以其叙。无三媵,则娣侄继室,亦各以其叙。继室者,治其内政,不敢正其位号。礼,庙无两祔,不并尊也。鲁成风始两祔,秦国三媵,齐管氏三归,《春秋》皆讥之。《周礼》内宰,其属则内小臣、阍人、寺人次之,九嫔、世妇、女御、女祝、女史、典妇功、典丝、典枲、内司服又次之。《昏义》称「后立六宫、三娘子、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不与《春秋》、《周礼》合,后世因仍其说,后宫遂至数千。

太祖嫡后圣穆生景宣,光懿生宗干,有定策功,钦宪有保佑之功,故自熙宗时圣穆、光懿、钦宪皆祔。宣献生睿宗,大定祔焉。故太祖庙祔四后,睿、世、显、宣皆祔两后,惟太宗、景宣、熙宗、章宗室祔一后。贞、慈、光献、昭圣虽庶姓,都是子贵。宣宗册温敦氏,乃赐姓,变古甚矣。故自初起至于国亡,列其世次,著其族里,可考鉴焉。其无与于世道者,置不录。

  金代,后不娶庶族,甥舅之家有周姬、齐姜之义。国初诸妃皆无位号,熙宗始有贵人、贤妃、德妃之号。海陵淫嬖,后宫浸多,元妃、姝妃、惠妃、妃嫔、贤妃、宸妃、丽妃、淑妃、德妃、昭妃、温妃、柔妃凡十贰位。大定后宫简少,明昌以往大备。

主公明懿皇后,完颜部人。年六十余嫁主公。天会十四年追谥。

  内官制度:诸妃视正一品,比三情人。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视正二品,比九嫔。婕妤10位视正三品。美女十二位视正四品,才人十个人视正五品,比二十七世妇。宝林26个人视正六品,御女二十八个人视正七品,采女二十四人视正八品,比八十一御妻。又有尚宫、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功,皆内官也。

德帝思皇后,不知何部人。天会十三年追谥。

  太祖嫡后圣穆生景宣,光懿生宗干,有定策功,钦宪有保佑之功,故自熙宗时圣穆、光懿、钦宪皆祔。宣献生睿宗,大定祔焉。故太祖庙祔四后,睿、世、显、宣皆祔两后,惟太宗、景宣、熙宗、章宗室祔一后。贞、慈、光献、昭圣虽庶姓,都以子贵。宣宗册温敦氏,乃赐姓,变古甚矣。故自初起至于国亡,列其世次,著其族里,可考鉴焉。其无与于世道者,置不录。

安帝节皇后,不知何部人。天会十三年追谥。

  主公明懿皇后,完颜部人。年六十余嫁太岁。天会十三年追谥。

献祖恭靖皇后,不知何部人。天会十五年追谥。

  德帝思皇后,不知何部人。天会十七年追谥。

昭祖威顺皇后徒单氏,讳乌古论都葛,活刺浑水敌鲁乡徒单部人。其父拔炭都鲁海。后性生硬,人莫敢感觉室。献祖将为昭祖娶妇,曰:“此子勇断极度,软弱之女不可感觉配。”乃为昭祖娶焉。天会十四年追谥。

  安帝节皇后,不知何部人。天会十四年追谥。

景祖昭肃皇后,唐括氏,帅水隈鸦村唐括部人,讳多保真。父石批德撒骨只,巫者也。后有识度,在大人家好待宾客,父母出,则多置酒馔享邻里,迨于行旅。景祖饮食过人,时人名之“活罗”,解在《景祖纪》。昭祖曰:“俭啬之女珍视酒食,无法配。”乌古乃闻后性度如是,乃娶焉。

  献祖恭靖皇后,不知何部人。天会十八年追谥。

辽使同干来伐五国浦聂部,景祖使后与劾孙为质于拔乙门,而与同干袭取之,辽主以景祖为太守。

  昭祖威顺皇后徒单氏,讳乌古论都葛,活刺浑水敌鲁乡徒单部人。其父拔炭都鲁海。后性刚强,人莫敢以为室。献祖将为昭祖娶妇,曰:「此子勇断相当,虚弱之女不可认为配。」乃为昭祖娶焉。天会十七年追谥。

后虽喜宾客,而自不饮酒。景祖与客饮,后专听之。翌日,枚数其人所为,无一不中其启肯。有醉而喧呶者,辄自歌以释其忿争。军中有被笞罚者,每以酒食慰谕之。景祖行部,辄与偕行,政事狱讼皆与决焉。

  景祖昭肃皇后,唐括氏,帅水隈鸦村唐括部人,讳多保真。父石批德撒骨只,巫者也。后有识度,在老人家好待宾客,父母出,则多置酒馔享邻里,迨于行旅。景祖饮食过人,时人名之「活罗」,解在《景祖纪》。昭祖曰:「俭啬之女敬服酒食,不得以配。」乌古乃闻后性度如是,乃娶焉。

景祖没后,世祖兄弟凡用兵,皆禀于后而后行,胜负都有惩劝。农月,亲课耕耘刈获,远则乘马,近则策杖,勤于事者勉之,晏出早休者训励之。

  辽使同干来伐五国浦聂部,景祖使后与劾孙为质于拔乙门,而与同干袭取之,辽主以景祖为巡抚。

后往邑屯村,世祖、肃宗皆从。会桓赧、散达偕来,是时已有隙,被酒,语相侵不可能平,遂举刃相向。后起,两执其手,谓桓赧、散达曰:“汝等皆吾夫时旧人,奈何一旦遽忘吾夫之恩,与大外孙子辈忿争乎。”因自作歌,桓赧、散达怒乃解。其后桓赧兄弟起兵来攻,当是时,肃宗先已再战败矣,世祖已退乌春兵,与桓赧战于北隘甸。部人失束宽逃归,袒甲而至,告曰:“军败矣。”后方忧懑,会康宗来报捷,后乃喜。既而桓赧、散达皆降。

  后虽喜宾客,而自不吃酒。景祖与客饮,后专听之。翌日,枚数其人所为,无一不中其启肯。有醉而喧呶者,辄自歌以释其忿争。军中有被笞罚者,每以酒食慰谕之。景祖行部,辄与偕行,政事狱讼皆与决焉。

后不妒忌,阔略女工人,能辑睦宗族,当时感觉有先生之度云。天会十四年追谥。

  景祖没后,世祖兄弟凡用兵,皆禀于后而后行,胜负都有惩劝。农月,亲课耕耘刈获,远则乘马,近则策杖,勤于事者勉之,晏出早休者训励之。

世祖翼简皇后,拿懒氏。大安元年甲午岁卒。天会十八年追谥。

  后往邑屯村,世祖、肃宗皆从。会桓赧、散达偕来,是时已有隙,被酒,语相侵不可能平,遂举刃相向。后起,两执其手,谓桓赧、散达曰:「汝等皆吾夫时旧人,奈何一旦遽忘吾夫之恩,与小兒子辈忿争乎。」因自作歌,桓赧、散达怒乃解。其后桓赧兄弟起兵来攻,当是时,肃宗先已再战败矣,世祖已退乌春兵,与桓赧战于北隘甸。部人失束宽逃归,袒甲而至,告曰:「军败矣。」后方忧懑,会康宗来报捷,后乃喜。既而桓赧、散达皆降。

肃宗靖宣皇后,蒲察氏。太祖将举兵,入告于后。后曰:“汝邦家之长,见可则行。吾老矣,无贻作者忧,汝亦必不至是。”太祖奉觞为寿,即奉后飞往,驩酒祷天。后命太祖正坐,号令诸将。自是太祖每出师还,辄率诸将上谒,献所俘获。天会千克年追谥。

  后不妒忌,阔略女工人,能辑睦宗族,当时感到有男人之度云。天会十八年追谥。

穆宗贞惠皇后,乌古论氏。天会公斤年追谥。

  世祖翼简皇后,拿懒氏。大安元年癸未岁卒。天会十四年追谥。

康宗敬僖皇后,唐括氏。天会公斤年追谥。

  肃宗靖宣皇后,蒲察氏。太祖将举兵,入告于后。后曰:「汝邦家之长,见可则行。吾老矣,无贻小编忧,汝亦必不至是。」太祖奉觞为寿,即奉后出门,驩酒祷天。后命太祖正坐,号令诸将。自是太祖每出师还,辄率诸将上谒,献所俘获。天会市斤年追谥。

太祖圣穆皇后,唐括氏。天会十八年追谥”。仍赠后父留速太守、荣国公,祖迭胡本司徒、英帝国公,曾祷劾乃司空、温国公。

  穆宗贞惠皇后,乌古论氏。天会十八年追谥。

太祖光懿皇后,裴满氏。天会十四年追谥。

  康宗敬僖皇后,唐括氏。天会十四年追谥。

太祖钦宪皇后,纥石烈氏。天会十五年,尊为太皇太后,宫号庆元。市斤年三微月丙申朔,熙宗朝于庆元宫,然后御乾元殿,受群臣贺。是月甲午,崩于庆元宫。三月丁卯,祔葬睿陵。

  太祖圣穆皇后,唐括氏。天会十八年追谥」。仍赠后父留速太傅、荣国公,祖迭胡本司徒、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公,曾祷劾乃司空、温国公。

太祖宣献皇后,仆散氏,睿宗母也。天会十八年,追册曰德妃。大定元年追谥。

  太祖光懿皇后,裴满氏。天会公斤年追谥。

崇妃,萧氏。熙宗时封妃子。天德二年菊月,封元妃。是月,尊封太妃。海陵母大氏事萧氏甚谨。海陵篡立,尊大氏为皇太后,居永宁宫。每有宴集,太妃坐上坐,大氏执妇礼。海陵积不可能平,及杀宗义等,诬太妃以隐恶,杀之,并杀所生子任王隈喝。

  太祖钦宪皇后,纥石烈氏。天会十八年,尊为太皇太后,宫号庆元。十三年元月庚寅朔,熙宗朝于庆元宫,然后御乾元殿,受群臣贺。是月壬午,崩于庆元宫。十一月乙巳,祔葬睿陵。

大定十四年,诏改葬。大宗正丞宗安监护葬事,遣使致祭。上欲复太妃旧号,下礼官议。“前代称太妃者都是子贵。古者入庙称‘后’系夫,在朝称‘太’系子,与今萧妃事不一样,恐不可称‘太’,止当追封妃号。”诏从之,乃封崇妃云。

  太祖宣献皇后,仆散氏,睿宗母也。天会十八年,追册曰德妃。大定元年追谥。

太宗钦仁皇后,唐括氏。熙宗即位,与太祖钦宪皇后俱尊为太皇太后,号明德宫。赠后父阿鲁束军机大臣、魏国公,祖宽匹司徒、大不列颠及英格兰联合王国公,曾祖阿鲁琐司空、温国公。千克年发岁丙午朔,上朝两宫太后,然后御乾元殿受贺,自后岁感觉常。皇统元年,上自燕京还首都,朝谒于明德宫。二零二零年,上如天开殿,皇子生,使使驰报太后。太后至大开殿,上与皇后亲迎之。八年,崩于明德宫。谥曰钦仁皇后,祔葬汉阳陵。

  崇妃,萧氏。熙宗时封贵人。天德二年菊月,封元妃。是月,尊封太妃。海陵母大氏事萧氏甚谨。海陵篡立,尊大氏为皇太后,居永宁宫。每有宴集,太妃坐上坐,大氏执妇礼。海陵积不能平,及杀宗义等,诬太妃以隐恶,杀之,并杀所生子任王隈喝。

熙宗悼平皇后,裴满氏。熙宗即位,封贵人。天眷元年,立为皇后。父忽达拜里正,赠曾祖斜也司空,祖鹘沙司徒。皇统元年,熙宗受尊号,册为慈明恭孝咸阳皇后。二年,太子济安生。是岁,熙宗年二十四,喜甚,乃肆赦,告天地宗庙。弥月,册为皇太子,未贰虚岁薨。

  大定十两年,诏改葬。大宗正丞宗安监护葬事,遣使致祭。上欲复太妃旧号,下礼官议。「前代称太妃者都以子贵。古者入庙称'后'系夫,在朝称'太'系子,与今萧妃事分化,恐不可称'太',止当追封妃号。」诏从之,乃封崇妃云。

熙宗在位,宗翰、宗干、宗弼相继秉政,帝临朝端默。虽初年国家多事,而庙算战胜,曹魏就庆,宋人请臣,吏清政简,百姓乐业。宗弼既没,旧臣亦多物故,后干政,无所忌惮,朝官往往因之以取宰相。济安薨后,数年继嗣不立,后颇掣制熙宗。熙宗内不能够平,因无聊,纵酒酗怒,手刃杀人。左节度使亮生日,上遣大兴国以司马光画像、玉吐鹘、厩马赐之,后亦附赐破壳日礼物。熙宗闻之,怒,遂杖兴国而夺回所赐。海陵本怀觊觎,因之疑畏愈甚,萧墙之变,从此萌矣。近侍鹤寿星随例迁屯燕南,入诉于后,后激怒熙宗,杀左司军机章京三合,杖平章政事秉德,而寿星竟得不迁。秉德、唐括辩之奸谋起焉,海陵乘之,以成逆乱之计。

  太宗钦仁皇后,唐括氏。熙宗即位,与太祖钦宪皇后俱尊为太皇太后,号明德宫。赠后父阿鲁束太史、郑国公,祖宽匹司徒、United Kingdom公,曾祖阿鲁琐司空、温国公。十五年元春丁亥朔,上朝两宫太后,然后御乾元殿受贺,自后岁以为常。皇统元年,上自燕京还首都,朝谒于明德宫。前一年,上如天开殿,皇子生,使使驰报太后。太后至大开殿,上与皇后亲迎之。七年,崩于明德宫。谥曰钦仁皇后,祔葬原陵。

久之,熙宗积怒,遂杀后,而纳胙王常胜妃撒卯入宫继之。又杀德妃乌古论氏,妃夹谷氏、张氏、裴满氏。前几天,熙宗遇弑。海陵已弑熙宗,欲收人心,今后死无罪,降熙宗为东昏王,追谥后为悼皇后,封后父忽达为王。大定间,复熙宗帝号,加谥后为悼平皇后,祔葬思陵。

  熙宗悼平皇后,裴满氏。熙宗即位,封贵妃。天眷元年,立为皇后。父忽达拜太史,赠曾祖斜也司空,祖鹘沙司徒。皇统元年,熙宗受尊号,册为慈明恭孝大梁王后。二年,太子济安生。是岁,熙宗年二十四,喜甚,乃肆赦,告天地宗庙。弥月,册为皇太子,未一周岁薨。

海陵嫡母,徒单氏。宗干之正室也。徒单无子,次室李氏生长子郑王充,次室大氏生三子,长即海陵全体成员也。徒单氏贤,遇下有恩意,大氏事之吗谨,相得欢甚。徒单虽养充为己子,充与海陵俱为熙宗宰相,充嗜酒,徒单常责怒之,尤爱海陵。海陵自以其母大氏与徒单嫡妾之分,心常不安。及弑熙宗,徒单与太祖妃萧氏闻之,相顾愕然曰:“帝虽失道,人臣岂可时至明天。”徒单入宫见海陵,不曾贺,海陵衔之。

  熙宗在位,宗翰、宗干、宗弼相继秉政,帝临朝端默。虽初年国家多事,而庙算打败,北周就庆,宋人请臣,吏清政简,百姓乐业。宗弼既没,旧臣亦多物故,后干预政事,无所忌惮,朝官往往因之以取宰相。济安薨后,数年继嗣不立,后颇掣制熙宗。熙宗内不可能平,因无聊,纵酒酗怒,手刃杀人。左提辖亮破壳日,上遣大兴国以司马光画像、玉吐鹘、厩马赐之,后亦附赐出生之日礼物。熙宗闻之,怒,遂杖兴国而夺回所赐。海陵本怀觊觎,因之疑畏愈甚,萧墙之变,从此萌矣。近侍鹤福星随例迁屯燕南,入诉于后,后激怒熙宗,杀左司提辖三合,杖平章政事秉德,而寿星竟得不迁。秉德、唐括辩之奸谋起焉,海陵乘之,以成逆乱之计。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古典理学之金史,列传第

关键词:

上一篇:本纪第十九,古典军事学之金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