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隋书,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09-03

又曰:齐庆克通于声亚圣,与妇女蒙衣乘辇,而入于闳。

五牛旗,左青赤,右白黑,黄居个中,盖古之五时副车也。旧有五色立车,五 色安车,合十乘,名称为五时车。建旗十二,各如车色。立车则正竖其旗,安车则斜 注。马亦随五时之色,白马则硃其鬣尾。左右騑骖,金锾镂锡,黄屋左纛,如金根 之制。行则从后。名五时副车。晋过江,不恆有事,则权以马车代之,建旗其上。 后但以五色木牛象车,竖旗于牛背,使人舆之。旗常缠不舒,唯太岁亲戎,乃舒其 旆。周迁以为晋武帝平吴后造五牛之旗,非过江始为也。

《晋书》曰:王家卫有羸疾,不堪朝会。显宗亲幸之,置酒作乐。又诏:"自今已后,舆载入殿,不得施拜。"

革辂,白质,挽之以革。左建旗,右建闟戟。旗画白兽驾白骆。巡守临兵事则 供之。

《邺中记》曰:石虎大驾有金牌银牌辇、云母辇、武刚辇数百乘。虎皇后出,乘嵩路辇。文或玉路,辇或朱漆。卧辇纯以云母代纱,中外四望皆通彻。

二千石四品已上及列侯,皆给轺车,驾牛。伏兔箱,青油幢,硃丝络,毂辋皆 黑漆。天监二年令,三公、开府、参知政事令,则给鹿幡轺,施耳,后户,皁辋。少保仆射、左右光禄大夫、少保、中书监令、秘书监,则给凤辖轺,后户,皁辋。领、 护、国子祭酒、太子詹事、长史、参知政事、列卿、散骑常侍,给聊泥轺,无后户,漆 轮。车骑、骠骑及诸王除军机大臣、带将军,给龙雀轺,以金牌银牌饰。上卿中丞给方盖轺, 形如小伞。

《王君内传》曰:神人乘三云之辇。

太子金辂,赤质,金饰诸末。重较,箱画虡文鸟兽,黄屋,伏鹿轼,龙辀。 金凤一,在轼前。设鄣尘。硃盖黄里。轮画硃牙。左建旂,九旒,右载闟戟。旂首 金龙头。衔结绶及铃緌。驾赤鳷四。八銮在衡,二铃在轼。金棨方釳,插翟尾五隼、 镂锡,鞶缨九就。从祀享、正冬大朝、纳妃则乘之。

又曰:乘銮辂而驾苍龙。

指南车,大驾出,为先启之乘。汉初,置俞兒骑,并为先驱。左太冲曰:“俞 骑骋路,指南司方。”后废其骑而存其车。

《拾遗记》曰:周宣王驭黄金碧玉之辇,从朝至暮,而穷宇宙之内。

象辂已下,旒及就数,各依爵品,虽依礼制名,未及创设。开皇三年闰十11月, 并诏停造,而尽用旧物。至两年平陈,又得舆辇。旧著令者,以付有司,所不载者, 并皆毁弃。虽从省吃俭用,而于礼多阙。十四年,诏又以见所乘车辂,因循近代,事非 优异,令更决定。于是命有司详考故实,退换五辂及副。玉辂青质,祭奠乘之。金 辂赤质,朝会礼还乘之。象略黄质,临幸乘之。革辂白质,戎事乘之。木辂玄质, 耕藉乘之。五辂皆硃斑轮、龙辀、重舆,建十二旒,并画升龙。左建闟戟。旂旒与 辂同色。樊缨十有二就。王、五等开国、第一遍之品及太师辂,硃质,硃盖,斑轮。 左建旂,旂画龙,一升一降。左建闟戟。第三第四品辂,硃质,硃盖,左建旃,通 帛为之,旂旃皆赤。其旒及樊缨就数,各依其品。卓著的业绩元年,轮更制度车辇,五辂之外, 设副车。诏太史令楚公杨素、吏部大将军奇章雌牛弘、工部左徒安平公宇文恺、内史 刺史虞世基、礼部太傅许善心、太府少卿何稠、朝请郎阎毗等,详议奏决。于是审 择前朝有趣的事,定其取舍云。

《卤簿令》曰:玉辂,驾六马,太仆卿驭,驾士叁十一人,并平巾帻、青衫、大口裤。千牛卫将军一人陪乘,执金装大刀,御乘辇。其辂衫腰舆后行。次金辂、象辂、革辂、木辂,以次相随,并驾六马,各驾士三12人,并平巾帻、大口裤,衫色各从辂色。次五副辂,驾士各十七位,衣裳同正辂。次耕根车,驾六马,士叁10位,服同玉辂。

司常,掌旗物之藏。通帛之旗六,以供郊丘之祀。一曰苍旗,二曰青旗,三曰 硃旗,四曰黄旗,五曰白旗,六曰玄旗。画缋之旗六,以充玉辂之等。一曰三辰之 常,二曰黄龙之旗,三曰硃鸟之旟,四曰黄麟之旌,五曰白兽之旗,六曰白虎之旐。 皆左建旗而右建闟戟。又有继旗四,以施军旅。一曰麾,以供军将。二曰K,以供 师帅。三曰枿,以供旅帅。四曰旆,以供倅长。诸公方辂、碧辂建旂,金辂建旟, 象辂建物,木辂建旐。诸侯自金辂而下,如诸公之旗。诸伯自象辂而下,如诸侯之 旗。诸子自犀辂而下,如诸伯之旗。诸男自象辂而下,如诸子之旗。三公犀辂、贝 辂、篆辂建旃,木辂建旐,夏篆、夏缦及戋车建物。孤卿已下,各以其等建其旗。

《语林》曰:武侯与宣王在渭滨将战。宣王戎服莅事,使人视武侯,乘舆葛巾,持白羽扇,指麾三军,皆随其进止。宣后闻而叹曰:"可谓巨星!"

正从第一品执事官、散官及仪同三司、诸公主,得乘油色硃络网车,车牛饰得 用金涂及纯银。二品、三品得乘卷通幰车,车牛饰用金涂。四品已下,七品已上, 得乘偏幰车,车牛饰用铜。

《后魏书·礼志》曰:大楼辇辀十二,加以玉饰衡,轮雕采,与辂同,驾牛十二。

诸公内人之辂车九:厌翟、翟辂、翠辂,皆锡面,硃总,金钩。雕辂、篆辂, 皆勒面,刻白黑韦为当颅缋总。硃辂、黄辂、白辂、玄辂,皆雕面,刻漆韦为当颅 鹥总。总浅浅紫蓝色缯,其著如硃总。诸侯妻子自翟辂而下八,诸伯爱妻自翠辂而下七, 诸子老婆自雕辂而下六,诸男老婆自篆辂而下五。鞶缨就数,各视其君。

《尔雅》曰:"徒御不惊",辇者也。

辂之制,重轮重较而加耳焉。帝王、皇后之辂,舆广六尺有六寸,轮高七尺。 画轮毂、辀衡以云牙,箱轼以虡文,虡内画以杂兽。兽伏轼,倚较。诸侯及太太、 命夫、命妇之辂车,广六尺有二寸,轮崇六尺有六寸。画毂以云牙,轼以虡文,虡 内画以云华。倚较。士不画。后、老婆、内子已下,同去兽与鹿。

《唐本草》曰:以天为盖,以地为舆,四时为马。

画轮车,一乘,驾牛。乘用如齐制,旧史言之详矣。

《礼》曰:大辂者,国君之车也。

辇车,金饰,同于蓬辇,通幰,斑轮,驾用四马。宫苑近行则乘之。

又曰:孟氏之臣秦莒父,辇重如役。莒父,孟献子家臣,步挽重车以从师。

象辂,案《上大夫》,即先辂也。《周礼》:“象辂,硃繁缨五就,建大赤,以 朝,异姓以封。”左建旌。案《尔雅注》“旄首曰旌”,许慎所说“游车里装载旌”。 《广雅》云:“国王旌高九刃,诸侯七刃,大夫五刃。”《周书·王会》:“张羽 凫旌。”《礼记》云:“龙旂九旒,君王之旌也。”今象辂,以黄为质,象饰诸末。 左建旌,画绿麟,右建闟戟。驾黄鳷。祀后土则用之。

《晋太康起居注》曰:齐王归蕃,诏赐香衣辇一乘。

羊车一名辇,其上如轺,小兒衣青布袴褶,五辫髻,数人引之。时名羊车小史。 汉氏或以人牵,或驾果下马。梁贵贱通得乘之,名曰牵子。

又曰:石虎少游猎,体转强大,不复乘马。作猎辇,使贰11位担之,前段时间之步辇。上安徘徊曲盖,坐处转关床。若射鸟兽,宜有所向,关随身而转。

四望车,案晋《中朝大驾卤簿》,四望车,驾牛中道。《北宫旧仪》,皇太子 及妃,都有画轮四望车。今四望车制同犊车,黄金饰,青油幢硃里,紫通幰,紫丝 网。驾一牛。拜陵临吊则用之。皇太子四望车,绿油幢,青通幰,硃丝络网。

董巴《舆服志》曰:殷瑞山车,金根之色,殷人感觉大辂。於是秦皇作金根之车。汉承秦制,为乘舆,即孔丘所谓乘殷之辂也。

小舆,幰方,形同幄帐。自閤出升正殿则御之。

又曰:壮于大舆之輹。

三公老婆、公主、王妃,并犊车,紫幰,硃络网。五品已上命妇,并乘青幰, 与其夫同。

又曰:赐之大辂之服,戎辂之服。

安车,赤质,金饰。紫通幰硃里。驾四马。临幸及吊则供之。

《说苑》曰:晏平仲朝,乘弊车,驾驽马。景公见之,曰:"嘻!天子之禄寡耶?何乘不佼之甚也?"晏婴对曰:"赖君之赐,得以寿;三族及国交游,皆得生焉;臣得暖衣饱食。弊车驽马,以奉其身,於世足矣!"晏婴出,公使梁丘据遗之辂车乘马,三反不受。公不悦,趣召晏平仲,曰:"夫子不受,寡人亦不乘!"晏婴对曰:"君使臣临百官之吏,节其衣裳食饮之养,以先西楚之民。然犹恐其侈靡,而不顾其行也。今辂车乘马,君乘之上;臣亦乘之,下民之无义,侈其衣食,而不顾其行者,臣无以禁之。"遂让不受也。

云顶娱乐官网下载 ,耕根车,案沈约云:“亲幸耕籍御之。三盖车,一名芝车,又名耕根车。置耒 耜于轼上。”即潘安仁所谓“绀辕属于黛耜”者也。开皇无之,驾出亲耕,则乘木辂, 盖依宋泰始之有趣的事也。今耕根车,以青为质,三重施盖,羽葆雕装,并同玉辂。驾 六马。其轼平,以金凤花盛耒而加于上。籍千亩,行三推礼,则亲乘焉。

古典历史学原作赏析,本文由我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脚出处

太师令给哄士14人,左右仆射、都督中丞,各十四人。周氏设六官,置司辂 之职,以掌公车之政,辨其名品,与其寻找。

曹子建《公燕诗》云:轻辇随风移。

金辂,赤质,以金饰诸末。左建旟,右建闟戟。旟画鸟隼余与玉辂同。驾赤鳷。 朝觐会同,飨射饮至则供之。

《吴志》曰:太子登,字子高,善待僚属,略同粗俗的人之礼。诸葛恪、顾谭等,或用舆而载。

子男及四品木辂,黑质,以漆饰之。建旟,画以龟蛇。受册告庙,亲迎及葬则 乘之。

又曰:皇舆夙驾,{羊车}於东阶。

杨洁,三品已上九子,四品七子,五品五子。

《幽明录》曰:谢安石当桓温之世,恒惧不全。夜忽梦乘桓舆,行十六里,见一白鸡而止。莫有解此梦者。及温死,后代居宰相,历十七年而得病。安方悟云:"乘桓舆者,代居其位也。十六里者,得十七年也。见白鸡止者,今主公在酉,吾病殆不起乎?"少日而卒。

凡旗,太常画三辰,日、月、五星。旃画黄龙太岁升龙,诸侯交龙。旟画硃雀, 旌画黄麟,旗画白兽,旐画青龙,皆加云。其旃物在军,亦书其事号,加之以云气。 徽帜亦如之。通帛为旃,杂帛为物。在军亦书其人官与姓名之事号。徽帜亦书之, 但画其所书之例。旌节又画白兽,而析羽于其上。

又曰:天子居孟春左个,乘青辂,驾苍龙。国君居明堂左个,乘朱辂,驾赤骝。国王居孔庙太室,乘黄辂,驾白虎。天子居总章左个,乘白辂,驾白骆。太岁居玄堂左个,乘玄辂,驾铁骊。

辇,案《释名》“人所辇也。”孝成皇帝游后庭则乘之。徐爰《释问》云:“天皇御辇,里胥陪乘。”今辇制象轺车,而不施轮,通幰硃络,饰以贵重,用人荷之。

潘岳《闲居赋》曰:太太太乃御板舆,升轻轩,远览王畿,近周家园。

革辂,案《释名》:“国王车也”。《周礼》:“革辂,龙勒,绦缨五就,建 大白,用之即戎,以封四卫。”古者革挽而漆之,更无她饰。又有“戎辂之萃,广 车之萃,阙车之萃,轻车之萃”。此皆兵车,所谓五戎。然革辂亦名戎辂,国君在 军所乘。广车,横阵车也。阙车,补阙车也。饰并以革,故“师供革车,各以其萃”。 挚虞议云,革辂第四。左建旌。案《释名》“熊兽为旗”,《周官》“龙旂九旒, 以象小火”。今革辂白质,鞔之以革。左建旗,画驺虞,右建闟戟,驾白骆。巡守 临兵则用之。三品已下,并乘革辂,硃色为质。驭士拾陆个人。

左太冲《蜀都赋》曰:车舆杂沓,冠带混并。

金辂,案《上大夫》,即缀辂也。《周官》:“金辂,镂锡,繁缨九就,建大旂, 以宾,同姓以封。”夫礼穷则通,下得通于上也,故天子乘之,接宾宴,同姓诸侯, 受而出封。是以汉太子、诸王皆乘金辂及安车,并硃斑轮,倚兽较,伏鹿轼,黑 虡文,画籓,青盖,通辽施,硃画辕,金涂饰。非皇子为王,不锡此乘,皆左 右騑,驾三马。旂九旒,画降龙。皇孙乘绿车,亦驾之。魏、晋制,太子及诸王皆 驾四马。依挚虞议,君主金辂,次在其次。又云,金辂以朝,象辂以宾。则是晋用 辂与周异矣。《宋起居注》,泰始四年,里胥令建筑和安装王休仁议:“国君之元子,士 也,故齿胄于辟雍,欲使知教而后尊,不得生而贵矣。既命之后,礼同上公,故太岁赐之金辂,但减旂章为等第。象及革木,赐异姓诸侯。在朝卿士,亦准斯例。” 此则皇太子及帝子王者,通得乘之。自晋过江,王公以下,车服卑杂,独有太子礼 秩崇异。又乘山石安车,义不经见,事无所出。赐金辂者,此为古制,降乘舆二等, 驾用四马。唯圣上五辂,通驾六马。旟旌旗旐,并十二旒。左建旟。案《尔雅》: “错革鸟曰旟。”郭璞云:“此谓全剥鸟皮毛,置之竿上也。”旧说,刻为革鸟。 孙叔云:“革,急也。言画急疾鸟于旒上也。”《周官》所谓鸟隼为旟,亦是急 义。今之金辂,赤质,黄金饰诸末。左建旂,画飞隼,右建闟戟,鞶舆凤翅等,并 同玉辂。驾赤鳷。临朝伙同,飨射饮至则用之。

《韩非子》曰:舆人成舆,则欲人富裕也,非舆人仁,不贵则不售也。

轺车,案《六韬》,一名遥车,盖言遥远四顾之车也。孝武皇帝迎申公,弟子三位乘轺传从。此又是驰传车也。《晋氏卤簿》,都尉轺车行中道。《晋公卿礼秩》 云:“都尉令轺,黑耳后户。”今轺车,青通幰,驾二马。王侯入学,五品朝婚, 通给之。司隶太傅及军机章京、诏使品第六七,则并驾一马。

又曰:龙辂充庭,云旗拂霓。

木辂,案《都尉》,即次辂也。《周官》:“木辂,缁樊鹄缨建麾,以畋,以 封籓国。”晋挚虞云,畋辂第五。唯宋泰始诏,乘木辂以耕稼。徐爰《释疑略》曰: “太岁五辂,晋迁江左,阙其三,独有金辂以郊,木辂即戎。宋大明时,始备其数。” 凡五辂之盖,旌旗之质及鞶缨皆从方色。盖里并黄,雕饰如一。沈约曰:“金象革 木,《礼图》不载其形。”今旒数羽葆,并同玉辂。左建旐。案《周官》:“龟蛇 为旐。”《释名》云:“龟知气兆之吉凶也。”许慎云:“旐有四斿,以象营室。” 今木辂黑质,漆之。左建旐,画黄龙,右建闟戟。驾黑鳷。畋猎用之。四品方伯乘 木辂,赤质,驾士十两个人。

又曰:舆说辐,夫妻反目。《象》曰:舆说辐,中无尤也。

副辇,加笨,制如犊车,亦通幰硃络,谓之蓬辇。自梁武帝始也。

《周礼》曰:有虞氏上陶,夏后上匠,殷人上梓,周人上辂。

衣书车,十二乘,驾牛。汉皁盖硃里,过江加绿油幢。硃丝络,中国青年交响乐团路,白金涂五末。一曰副车。梁朝谓之衣书车。

又曰:见舆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无初有终。《象》曰:见舆曳,位不当也。无初有终,遇刚也。

三公之辂车九:祀辂、犀辂、贝辂、篆辂、木辂、夏篆、夏缦、墨车、戋车。 自篆已上,金涂诸末,疏锡,鞶缨,金钩。木辂已下,铜饰诸末,疏,鞶缨皆九就。 三孤自祀辂而下八,无犀辂。六卿自祀辂而下七,又无贝辂。上海医应用商讨究生自祀辂而下六, 又无篆辂。中医务职员自祀辂而下五,又无木辂。下大夫自祀辂而下四,又无夏篆。士 车三:祀车、墨车、戋车。凡就,各如其命之数。自孤下,就以硃绿二采。

又曰:上尝辇至郎署,见一个人老郎,鬓眉皓白,姓颜名驷,江都人。上问:"公曾几何时为郎?何其老也!"对曰:"臣文帝时为郎。"上曰:"何其不遇也?"驷曰:"文帝好文,而臣好武;景帝好老,而臣尚少;国君好少,而臣已老。是以三世不遇。"

犊车,案《魏武书》,赠杨彪七香车二乘,用牛驾之。盖犊车也。《斯科学普及里耆旧 传》曰:“刘寿常乘通幰车。”今犊车通幰,自诸侯已下,至五品已上,并给乘之。 三品已上,青幰硃里,五品已上,绀幰碧里,皆白铜装。独有惨及吊丧者,则不张 幰而乘铁装车。六品已下不给,任自乘犊车,弗许施幰。初,五品已上,乘偏幰车, 其后嫌其不美,停不行用,以亘幰代之。三品已上通幰车则青壁,一品轺车,油幰 硃网,唯车辂一等,听敕始得乘之。

张衡《东京(Tokyo)赋》曰:乘舆巡乎岱岳,劝稼穑於原陆。

皇后重翟车,案《周礼》,正后亦有五辂:一曰重翟,二曰厌翟,三曰安车, 四曰翟车,五曰辇车。汉制,后法驾,乘重翟车。今重翟,青质,金饰诸末。画轮, 金根硃牙,重毂。其箱饰以重翟羽。青油幢硃里,通幰,紫绣帷,硃丝络,紫绣带。 八銮在衡,镂锡,鞶缨十有二就,金棨方釳,插翟尾,硃总,缀于马勒及两金镳之 上。驾苍龙。受册从祀郊禖享庙则供之。

又曰:王后之五路:重翟,锡面朱总;厌翟,勒面缋总;安车,雕面鹥总,都有容盖;翟车,贝面组总,有握;辇车,组挽,有翣,羽盖。

四望车,制同犊车金饰,青油纁硃里,通幰。拜陵临吊则供之。

宋子渊《高唐赋》曰:王乃乘玉舆,驷仓螭。

王、庶姓王、仪同三司已上、亲公主,雉尾扇,紫伞。皇宗及三品已上官,青 伞硃里。其青伞碧里,达于士人,不禁。

又曰:玉辂,青质,以玉饰诸末,重舆,左朱雀,右白虎,金凤花翅,画苡文鸟兽。黄屋左纛,金凤花一在轼前,十二銮在衡,(正辂、耕根銮数皆准此,其副则八。)二铃在式,龙辀设鄣尘,青盖,绣饰黄里。博山镜子,树羽轮。金根,朱班重牙。左建旂,十有二旒,旒皆画升龙,其长曳地。右载闟戟,长四尺,广三尺,黻文。旂首King Long,头衔结绶,及铃緌。驾苍龙,金緵方釳插翟尾五,焦镂。锡鞶缨,十有二就。(锡,马当颅,金为之。鞶,马大带。缨,马决。都以彩色罽饰之。就,成也。)祭奠纳后则供之。金辂,赤质,以金饰诸末,馀与玉辂同。驾赤骝。飨射祀还饮至则供之。象辂,黄质,以象饰诸末,馀同玉辂。驾黄骝,行道则供之。革辂,白质,挽之以革,馀同玉辂。驾白骆,巡狩临兵事则供之。木辂,黑质,以漆饰诸末,馀与玉辂同。驾黑骝,田猎则供之。诸盖旌旗及鞶缨,皆从辂色,黄里,俱用黄其镂。锡与五辂同。耕根车,青质,盖三重,馀同玉辂,籍田则供之。

五辂之盖,旌旗之质,及鞶缨,皆从辂之色。盖之里俱用黄。其镂锡五辂同。

《蜀志》曰:曹公东征吕奉先於下邳,先主从。曹公还,表先主为左将军,礼之愈重,出则同舆。

安车,金饰,紫通幰,硃里。驾四马。临幸及吊则供之。

曹子建《七启》云:驾超野之驷,乘追风之舆。

副车,案蔡邕《独断》,五辂之外,乃复设五色安车、立车各一乘,皆驾四马, 是为五时副车。俗人名曰五帝车者,盖副车也。故张子房狙击秦君王,误中副车。汉 家制度,亦备副车。司马彪云:“德车驾六,后驾四,是为副车。”《魏志》亦云: “天皇命太祖驾金根六马,设五时副车。”江左乃阙,至梁始备。开皇中,不置副 车,平陈得之,毁而弗用。至是复并设之。副玉辂,色及旗章,一齐正辂,唯降二 等。驾用四马,驭士二十八位。余四副准此。

又曰:王之五路:一曰玉路,锡,樊缨十有再就,建大常,十有二斿,以祀;金路,钩,樊缨九就,建大旂,以宾,同姓以封;象路,朱,樊缨七就,建大赤,以朝,异姓以封;革路,龙勒,条缨五就,建大白,以即戎,以封四卫;木辂,前樊鹄缨,建大麾,以田,以封蕃国。

舆,案《说文》云:“箯,竹舆也。”《周官》曰:“周人上舆。”汉室制度, 以雕为之,方径六尺。今舆制如辇而但小耳,宫苑宴私则御之。

○辇

旒,皇上曳地,诸侯及轵,大夫及毂,士及轸。凡注毛于杠首曰绥,析羽曰旌, 全羽曰K。其幓,天皇诸侯加以弧韣。闟戟,方六尺而被之以黻,唯皇上诸侯辂建 焉。闟戟、杠绸与旗同。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隋书,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关键词:

上一篇:五行大义,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