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三十一,卷一百三十一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08-13

外戚

凡外戚成败,视主德何如。主贤则共其荣,主否则先受其祸。故太宗检贵幸, 裁赏赐,贞观时,内里无败家。高、中二宗,柄移艳私,产乱朝廷,武、韦诸族, 耄婴颈血,一日同污铁刃。玄宗初年,法行近亲,里表修敕。天宝夺明,委政妃宗, 阶召反虏,遂丧天下。杨氏之诛,噍类不遗,盖数十年之宠,不赏一日之惨,甲第 厚赀,无救同坎之悲,宁不哀哉!代、德而降,阉尹参嬖,后宫虽多,无赫赫显门, 亦无刀锯大戮。故用福甚者得祸酷,取名少者蒙责轻,理所固然。若乃长孙无忌之 功,武平一之识,吴溆之忠,弗缘内宠者,自见别传。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九

独孤怀恩,元贞皇后弟之子也。父整,仕隋为涿郡太守。怀恩之幼,隋文帝献 皇后以侄养宫中。逮长,稍学记书,而居财不訾,喜交豪猾博徒。为雩令,以疾免。

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外戚

高祖平京师,拜长安令,颇严明,如职而办。帝受禅,擢工部尚书。初,虞州 刺史韦义节击尧君素于蒲州,不克,帝遣怀恩代将。性贪,寡算略,数战无功,士 丧沮,诏书切责,而怀恩稍怨望。帝尝与戏曰:“弟姑子悉有天下,次当尔邪?” 怀恩内喜,以为天命。既而居忽忽,咤曰:“我家渠独女子富贵也?”因谋乱。是 时,虞乡南山多宿盗,而刘武周使宋金刚略浍州,帝发关中军属秦王,屯柏壁。由 是怀恩与麾下元君宝、解令荣静谋引王行本军与武周连和,割河东以啖之,引群贼 取永丰仓,绝秦王饷道,长驱三辅。会君素死,而行本得其兵,部画已定,而夏人 吕崇茂杀县令应武周。帝敕怀恩与永安王孝基、陕州总管于筠、内史侍郎唐俭击夏, 为金刚所掩,诸将皆没于贼。君宝与开府刘让私侮怀恩曰:“不早举大事,以及斯 辱也。”故谋浸露。

  凡外戚成败,视主德何如。主贤则共其荣,主否则先受其祸。故太宗检贵幸,裁赏赐,贞观时,内里无败家。高、中二宗,柄移艳私,产乱朝廷,武、韦诸族,耄婴颈血,一日同污铁刃。玄宗初年,法行近亲,里表修敕。天宝夺明,委政妃宗,阶召反虏,遂丧天下。杨氏之诛,噍类不遗,盖数十年之宠,不赏一日之惨,甲第厚赀,无救同坎之悲,宁不哀哉!代、德而降,阉尹参嬖,后宫虽多,无赫赫显门,亦无刀锯大戮。故用福甚者得祸酷,取名少者蒙责轻,理所固然。若乃长孙无忌之功,武平一之识,吴溆之忠,弗缘内宠者,自见别传。

及秦王败武周于美良川,怀恩逃归,帝命率师攻蒲州。君宝闻曰:“王者不死, 果其然!”唐俭知状。会武周还刘让求罢兵,因白发怀恩等奸。于时行本举蒲州降, 怀恩勒兵入城,帝方济河而让至,具得反状。帝召之,怀恩不知也,单舟以来,即 缚之,穷索党与,缢死于狱,以首徇华阴市,籍入其家。

  独孤怀恩,元贞皇后弟之子也。父整,仕隋为涿郡太守。怀恩之幼,隋文帝献皇后以侄养宫中。逮长,稍学记书,而居财不訾,喜交豪猾博徒。为雩令,以疾免。

武士彟字信,世殖赀,喜交结。高祖尝领屯汾、晋,休其家,因被顾接。后留 守太原,引为行军司铠参军。募兵既集,以刘弘基、长孙顺德统之。王威、高君雅 私谓士訄曰:“弘基等皆背征三卫,罪当死,奈何授之兵?吾且劾系之。”士卬皞 曰:“此皆唐公客,若尔,必大有嫌。”故威等疑不发。会司兵参军田德平欲劝威 劾募人状,士訄胁谓曰:“讨捕兵悉隶唐公,威、君雅无与,徒寄坐耳,何能为?” 德平亦止。兵起,士卬皞不与谋也。以大将军府铠曹参军从平京师,为光禄大夫、 义原郡公。自言尝梦帝骑而上天,帝笑曰:“尔故王威党也,以能罢系刘弘基等, 其意可录,且尝礼我,故酬汝以官。今胡迂妄媚我邪?”累迁工部尚书,进封应国 公,历利、荆二州都督。卒,赠礼部尚书,谥曰定。高宗永徽中,以士↓仲女为皇 后,故崇赠并州都督、司徒、周国公。咸亨中,加赠太尉兼太子太师、太原郡王, 配享高祖庙廷,列功臣上。后监朝,尊为忠孝太皇,建崇先府,置官属,追王五世。 后革命,更于东都立武氏七庙,追册为帝,诸妣皆随帝号曰皇后。先天中,有诏削 士卬皞伪号,仍为太原王,庙遂废。

  高祖平京师,拜长安令,颇严明,如职而办。帝受禅,擢工部尚书。初,虞州刺史韦义节击尧君素于蒲州,不克,帝遣怀恩代将。性贪,寡算略,数战无功,士丧沮,诏书切责,而怀恩稍怨望。帝尝与戏曰:「弟姑子悉有天下,次当尔邪?」怀恩内喜,以为天命。既而居忽忽,咤曰:「我家渠独女子富贵也?」因谋乱。是时,虞乡南山多宿盗,而刘武周使宋金刚略浍州,帝发关中军属秦王,屯柏壁。由是怀恩与麾下元君宝、解令荣静谋引王行本军与武周连和,割河东以啖之,引群贼取永丰仓,绝秦王饷道,长驱三辅。会君素死,而行本得其兵,部画已定,而夏人吕崇茂杀县令应武周。帝敕怀恩与永安王孝基、陕州总管于筠、内史侍郎唐俭击夏,为金刚所掩,诸将皆没于贼。君宝与开府刘让私侮怀恩曰:「不早举大事,以及斯辱也。」故谋浸露。

始,士訄娶相里氏,生子元庆、元爽。又娶杨氏,生三女。元女妻贺兰氏,早 寡。季女妻郭氏,不显。士卬皞卒后,诸子事杨不尽礼,衔之。后立,封杨代国夫 人,进为荣国,后姊韩国夫人。于时元庆已官宗正少卿,元爽少府少监,兄子惟良 卫尉少卿。杨讽后上疏出元庆等于外,以示退让。由是元庆斥龙州,元爽濠州,惟 良始州。元庆死,元爽流振州。乾封时,惟良及弟淄州刺史怀运与岳牧集泰山下, 于是韩国有女在宫中,帝尤爱幸。后欲并杀之,即导帝幸其母所,惟良等上食,后 寘堇焉,贺兰食之,暴死。后归罪惟良等,诛之,讽有司改姓“蝮氏”,绝属籍。 元爽缘坐死,家属投岭外。

  及秦王败武周于美良川,怀恩逃归,帝命率师攻蒲州。君宝闻曰:「王者不死,果其然!」唐俭知状。会武周还刘让求罢兵,因白发怀恩等奸。于时行本举蒲州降,怀恩勒兵入城,帝方济河而让至,具得反状。帝召之,怀恩不知也,单舟以来,即缚之,穷索党与,缢死于狱,以首徇华阴市,籍入其家。

后取贺兰敏之为士訄后,赐氏武,袭封,擢累左侍极、兰台太史令,与名儒李 嗣真等参与刊撰。敏之韶秀自喜,烝于荣国,挟所爱,佻横多过失;荣国卒,后出 珍币建佛庐徼福,敏之乾匿自用;司卫少卿杨思俭女选为太子妃,告婚期矣,敏之 闻其美,强私焉;杨丧未毕,褫衰粗,奏音乐;太平公主往来外家,宫人从者,敏 之悉逼乱之。后叠数怒,至此暴其恶,流雷州,表复故姓,道中自经死。乃还元爽 之子承嗣奉士皞后,宗属悉原。

  武士彟字信,世殖赀,喜交结。高祖尝领屯汾、晋,休其家,因被顾接。后留守太原,引为行军司铠参军。募兵既集,以刘弘基、长孙顺德统之。王威、高君雅私谓士訄曰:「弘基等皆背征三卫,罪当死,奈何授之兵?吾且劾系之。」士卬皞曰:「此皆唐公客,若尔,必大有嫌。」故威等疑不发。会司兵参军田德平欲劝威劾募人状,士訄胁谓曰:「讨捕兵悉隶唐公,威、君雅无与,徒寄坐耳,何能为?」德平亦止。兵起,士卬皞不与谋也。以大将军府铠曹参军从平京师,为光禄大夫、义原郡公。自言尝梦帝骑而上天,帝笑曰:「尔故王威党也,以能罢系刘弘基等,其意可录,且尝礼我,故酬汝以官。今胡迂妄媚我邪?」累迁工部尚书,进封应国公,历利、荆二州都督。卒,赠礼部尚书,谥曰定。高宗永徽中,以士↓仲女为皇后,故崇赠并州都督、司徒、周国公。咸亨中,加赠太尉兼太子太师、太原郡王,配享高祖庙廷,列功臣上。后监朝,尊为忠孝太皇,建崇先府,置官属,追王五世。后革命,更于东都立武氏七庙,追册为帝,诸妣皆随帝号曰皇后。先天中,有诏削士卬皞伪号,仍为太原王,庙遂废。

士訄兄士梭、士逸。

  始,士訄娶相里氏,生子元庆、元爽。又娶杨氏,生三女。元女妻贺兰氏,早寡。季女妻郭氏,不显。士卬皞卒后,诸子事杨不尽礼,衔之。后立,封杨代国夫人,进为荣国,后姊韩国夫人。于时元庆已官宗正少卿,元爽少府少监,兄子惟良卫尉少卿。杨讽后上疏出元庆等于外,以示退让。由是元庆斥龙州,元爽濠州,惟良始州。元庆死,元爽流振州。乾封时,惟良及弟淄州刺史怀运与岳牧集泰山下,于是韩国有女在宫中,帝尤爱幸。后欲并杀之,即导帝幸其母所,惟良等上食,后寘堇焉,贺兰食之,暴死。后归罪惟良等,诛之,讽有司改姓「蝮氏」,绝属籍。元爽缘坐死,家属投岭外。

士棱,字彦威,少柔愿,力于田。官司农少卿,宣城县公,常主苑囿农稼事。 卒,赠潭州都督,陪葬献陵。

  后取贺兰敏之为士訄后,赐氏武,袭封,擢累左侍极、兰台太史令,与名儒李嗣真等参与刊撰。敏之韶秀自喜,烝于荣国,挟所爱,佻横多过失;荣国卒,后出珍币建佛庐徼福,敏之乾匿自用;司卫少卿杨思俭女选为太子妃,告婚期矣,敏之闻其美,强私焉;杨丧未毕,褫衰粗,奏音乐;太平公主往来外家,宫人从者,敏之悉逼乱之。后叠数怒,至此暴其恶,流雷州,表复故姓,道中自经死。乃还元爽之子承嗣奉士皞后,宗属悉原。

士逸,字逖,有战功,为齐王府户曹参军,六安县公。从王守太原,为刘武周 所执,尝遣间人陈破贼计。贼平,擢授益州行台左丞,数言当世得失,高祖嘉纳之。 终韶州刺史。

  士訄兄士梭、士逸。

承嗣既还,擢尚辇奉御,袭周国公,迁秘书监、礼部尚书。俄以太常卿同中书 门下三品,未几辞位。垂拱初,以春官尚书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改纳言,代苏良嗣 为文昌左相。性暴轻忍祸,闻左司郎中乔知之婢窈娘美,且善歌,夺取之,知之作 《绿珠篇》以讽,婢得诗恨死。承嗣怒,告酷吏杀之,残其家。

  士棱,字彦威,少柔愿,力于田。官司农少卿,宣城县公,常主苑囿农稼事。卒,赠潭州都督,陪葬献陵。

初,后擅政,中宗幽逐,承嗣自谓传国及己,武氏当有天下,即讽后革命,去 唐家子孙,诛大臣不附者,倡议追王先世,立宗庙。又王元庆曰梁王,谥宪;元爽 魏王,谥德;后从父士让楚王,谥僖;士逸蜀王,谥节。又赠兄子承业陈王。而承 嗣为魏王,元庆子三思为梁王,士让之孙攸宁为建昌王、攸归九江王、攸望会稽王, 士逸孙懿宗河内王、嗣宗临川王、仁范河间王,仁范子载德颍川王,士棱孙攸暨千 乘王,惟良子攸宜建安王、攸绪安平王、从子攸止恒安王、重规高平王,承嗣子延 基南阳王、延秀淮阳王,三思子崇训高阳王、崇烈新安王,承业子延晖嗣陈王、延 祚咸安王。承嗣实封千户,监脩国史。密谕后党凤阁舍人张嘉福,使洛州人上书请 立己为皇太子,以观后意。后问岑长倩、格辅元,皆执不宜。承嗣不得已,奏请责 谕嘉福等,不罪也。怨长倩等,皆以罪诛。以特进罢。未几,复同凤阁鸾台三品。 承嗣为左相,而攸宁为纳言,故皆罢。又与三思同三品,不及月俱免,复拜特进。 后决意还太子矣。久之,迁太子太保,不得志,鞅鞅愤死,赠太尉、并州牧,谥曰 宣。

  士逸,字逖,有战功,为齐王府户曹参军,六安县公。从王守太原,为刘武周所执,尝遣间人陈破贼计。贼平,擢授益州行台左丞,数言当世得失,高祖嘉纳之。终韶州刺史。

延基袭爵,后嫌斥其名,更曰继魏王。长安初,与妻永泰郡主及邵王私语张易 之兄弟事,后忿争,语闻,后怒,令自杀,以延义代王。

  承嗣既还,擢尚辇奉御,袭周国公,迁秘书监、礼部尚书。俄以太常卿同中书门下三品,未几辞位。垂拱初,以春官尚书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改纳言,代苏良嗣为文昌左相。性暴轻忍祸,闻左司郎中乔知之婢窈娘美,且善歌,夺取之,知之作《绿珠篇》以讽,婢得诗恨死。承嗣怒,告酷吏杀之,残其家。

中宗复位,侍中敬晖等言诸武不当王,与君臣白奏:“事不两大,武家诸王宜 皆免。”帝柔昏不断,又素畏太后,且欲悦安之,更言攸暨、三思皆与去二张功, 以折晖等,才降封一级:三思王德静郡,攸暨寿春,懿宗为耿国公,攸宁江国,攸 望叶国,嗣宗管国,攸宜息国,重规郐国,延义魏国,攸绪巢国,崇训酆国,延禄 为咸安郡公。直臣宋务光、苏安恒上书言:“武诸王飨封,不厌人心。”帝不悟。

  初,后擅政,中宗幽逐,承嗣自谓传国及己,武氏当有天下,即讽后革命,去唐家子孙,诛大臣不附者,倡议追王先世,立宗庙。又王元庆曰梁王,谥宪;元爽魏王,谥德;后从父士让楚王,谥僖;士逸蜀王,谥节。又赠兄子承业陈王。而承嗣为魏王,元庆子三思为梁王,士让之孙攸宁为建昌王、攸归九江王、攸望会稽王,士逸孙懿宗河内王、嗣宗临川王、仁范河间王,仁范子载德颍川王,士棱孙攸暨千乘王,惟良子攸宜建安王、攸绪安平王、从子攸止恒安王、重规高平王,承嗣子延基南阳王、延秀淮阳王,三思子崇训高阳王、崇烈新安王,承业子延晖嗣陈王、延祚咸安王。承嗣实封千户,监脩国史。密谕后党凤阁舍人张嘉福,使洛州人上书请立己为皇太子,以观后意。后问岑长倩、格辅元,皆执不宜。承嗣不得已,奏请责谕嘉福等,不罪也。怨长倩等,皆以罪诛。以特进罢。未几,复同凤阁鸾台三品。承嗣为左相,而攸宁为纳言,故皆罢。又与三思同三品,不及月俱免,复拜特进。后决意还太子矣。久之,迁太子太保,不得志,鞅鞅愤死,赠太尉、并州牧,谥曰宣。

载德终湖州刺史,谥武烈。攸归历司属少卿,至齐州刺史,事母孝,姊亡期, 不尝五辛,语辄流涕。攸止绛州刺史。三人死太后时,不及削封。

  延基袭爵,后嫌斥其名,更曰继魏王。长安初,与妻永泰郡主及邵王私语张易之兄弟事,后忿争,语闻,后怒,令自杀,以延义代王。

攸宜历同州刺史,万岁通天初,为清边道行军大总管。讨契丹,后亲饯白马寺, 师无功还,拜左羽林大将军。景龙时,迁右羽林,卒。总禁兵前后十年。嗣宗终司 卫卿。

  中宗复位,侍中敬晖等言诸武不当王,与君臣白奏:「事不两大,武家诸王宜皆免。」帝柔昏不断,又素畏太后,且欲悦安之,更言攸暨、三思皆与去二张功,以折晖等,才降封一级:三思王德静郡,攸暨寿春,懿宗为耿国公,攸宁江国,攸望叶国,嗣宗管国,攸宜息国,重规郐国,延义魏国,攸绪巢国,崇训酆国,延禄为咸安郡公。直臣宋务光、苏安恒上书言:「武诸王飨封,不厌人心。」帝不悟。

重规为汴、郑二州刺史,未至,役人营缮,后怒,贬庐州刺史。自是著令:诸 王为州,不得擅营治。突厥之叛,以重规为天兵中道大总管,与沙吒忠义、张仁亶 引众三十万讨之。左羽林大将军阎敬容为西道后军,兵十五万后援。还为左金吾卫 大将军,终卫尉卿。

  载德终湖州刺史,谥武烈。攸归历司属少卿,至齐州刺史,事母孝,姊亡期,不尝五辛,语辄流涕。攸止绛州刺史。三人死太后时,不及削封。

延秀母本带方人,坐其家没入奚官,以姝惠,赐承嗣,生延秀。突厥默啜荐女 和亲,后令延秀纳之,诏右豹韬大将军阎知微、右武卫郎将杨鸾庄赍金币送至突厥 所。知微等潜约默啜执延秀进寇妫、檀,故延秀不得归。神龙初,默啜请和,因延 秀送款,还,封柏国公,左卫中郎将。宗兄崇训尚安乐公主,数与宴昵,颇通突厥 语。仿虏讴舞,姿度闲冶,主爱悦。会崇训死,遂私侍主,后因尚焉。以太常卿兼 右卫将军,封恒国公。三思死,韦后复私延秀,故延秀益自肆。主府仓曹参军何凤 说曰:“今天下系心武家,庶几再兴。且谶曰‘黑衣神孙被天裳’,神孙非公尚谁 哉?”因劝服阜衣惑众。韦后败,尚与主居禁中,同斩肃章门。攸望以太府卿贬死 春州。诸武属坐延秀诛徙者略尽,独载德子平一以文章显,与攸绪常避盛满,故免, 自有传。

  攸宜历同州刺史,万岁通天初,为清边道行军大总管。讨契丹,后亲饯白马寺,师无功还,拜左羽林大将军。景龙时,迁右羽林,卒。总禁兵前后十年。嗣宗终司卫卿。

攸宁,天授中擢累纳言。逾年,以左羽林卫大将军罢,俄还纳言。久乃罢为冬 官尚书。圣历初,同凤阁鸾台平章事。自承嗣、三思罢政事,间一年,攸宁、三思 复当国,置句使,苛取民赀产,毁族者凡十七八,呼天自冤。筑大库百馀舍聚所得 财,一昔火,不遗一钱。以冬官尚书罢。神龙初,终岐州刺史,赠尚书右仆射。

  重规为汴、郑二州刺史,未至,役人营缮,后怒,贬庐州刺史。自是著令:诸王为州,不得擅营治。突厥之叛,以重规为天兵中道大总管,与沙吒忠义、张仁亶引众三十万讨之。左羽林大将军阎敬容为西道后军,兵十五万后援。还为左金吾卫大将军,终卫尉卿。

三思当太后时,累进夏官、春官尚书,监脩国史,爵为王。契丹陷营州,以榆 关道安抚大使屯边。还,同凤阁鸾台三品,逾月去位。又检校内史,罢为太子少保, 迁宾客,仍监国史。

  延秀母本带方人,坐其家没入奚官,以姝惠,赐承嗣,生延秀。突厥默啜荐女和亲,后令延秀纳之,诏右豹韬大将军阎知微、右武卫郎将杨鸾庄赍金币送至突厥所。知微等潜约默啜执延秀进寇妫、檀,故延秀不得归。神龙初,默啜请和,因延秀送款,还,封柏国公,左卫中郎将。宗兄崇训尚安乐公主,数与宴昵,颇通突厥语。仿虏讴舞,姿度闲冶,主爱悦。会崇训死,遂私侍主,后因尚焉。以太常卿兼右卫将军,封恒国公。三思死,韦后复私延秀,故延秀益自肆。主府仓曹参军何凤说曰:「今天下系心武家,庶几再兴。且谶曰'黑衣神孙被天裳',神孙非公尚谁哉?」因劝服阜衣惑众。韦后败,尚与主居禁中,同斩肃章门。攸望以太府卿贬死春州。诸武属坐延秀诛徙者略尽,独载德子平一以文章显,与攸绪常避盛满,故免,自有传。

三思性倾谀,善迎谐主意,钩探隐微,故后颇信任,数幸其第,赏予尤渥。薛、 二张方烝蛊,三思痛屈节,为怀义御马,倡言昌宗为王子晋后身,引公卿歌咏淫污, 靦然媚人而不耻也。后春秋高,厌居宫中,三思欲因此市权,诱胁群不肖,即建营 三阳宫于嵩山、兴泰宫于万寿山,请太后岁临幸,己与二张扈侍驰骋,窃威福自私 云。工役钜万万,百姓愁叹。

  攸宁,天授中擢累纳言。逾年,以左羽林卫大将军罢,俄还纳言。久乃罢为冬官尚书。圣历初,同凤阁鸾台平章事。自承嗣、三思罢政事,间一年,攸宁、三思复当国,置句使,苛取民赀产,毁族者凡十七八,呼天自冤。筑大库百馀舍聚所得财,一昔火,不遗一钱。以冬官尚书罢。神龙初,终岐州刺史,赠尚书右仆射。

崇训之尚主也,三思方辅政,中宗居东宫,欲宠耀其下,乃令具亲迎礼。宰相 李峤、苏味道等及沈佺期、宋之问诸有名士,造作文辞,慢泄相矜,无复礼法。中 宗复位,擢崇训驸马都尉、太常卿,兼左卫将军。三思进位司空、同中书门下三品, 加实户五百。固辞,进开府仪同三司。会降封,裁减实户。俄以太后遗诏还所减, 而封崇训镐国公。

  三思当太后时,累进夏官、春官尚书,监脩国史,爵为王。契丹陷营州,以榆关道安抚大使屯边。还,同凤阁鸾台三品,逾月去位。又检校内史,罢为太子少保,迁宾客,仍监国史。

云顶娱乐官网下载 ,初,桓彦范等已诛二张,薛季昶、刘幽求劝并诛三思等,不从。翌日,三思因 韦后潜入宫中,反易国政,数日而彦范等皆失柄,所斥去者悉还。诏群臣复循太后 法。三思建言:“大帝封泰山,则天皇后建明堂,封嵩山,二圣之美不可废。”帝 韪其言,遂更名五县曰乾封、合宫、永昌、登封、告成云。明年春,大旱,帝遣三 思、攸暨祷乾陵而雨,帝悦。三思因主请复崇恩庙,昊、顺二陵,皆置令丞。其党 郑愔上《圣感颂》,帝为刻石。补阙张景源建言:“母子承业,不可言中兴,所下 制书皆除之。”于是天下名祠改唐兴、龙兴云。补阙权若讷又言:“制诏如贞观故 事。且太后遗训,母仪也;太宗旧章,祖德也。沿袭当自近者始。”帝褒答。是时, 起球场苑中,诏文武三品分朋为都,帝与皇后临观。崇训与驸马都尉杨慎交注膏筑 场,以利其泽,用功不訾,人苦之。

  三思性倾谀,善迎谐主意,钩探隐微,故后颇信任,数幸其第,赏予尤渥。薛、二张方烝蛊,三思痛屈节,为怀义御马,倡言昌宗为王子晋后身,引公卿歌咏淫污,靦然媚人而不耻也。后春秋高,厌居宫中,三思欲因此市权,诱胁群不肖,即建营三阳宫于嵩山、兴泰宫于万寿山,请太后岁临幸,己与二张扈侍驰骋,窃威福自私云。工役钜万万,百姓愁叹。

三思既私韦后,又与上官昭容乱,内忌节愍太子,即与主谋废之。太子惧,故 发羽林兵围三思第,并崇训斩之,杀其党十馀人。

  崇训之尚主也,三思方辅政,中宗居东宫,欲宠耀其下,乃令具亲迎礼。宰相李峤、苏味道等及沈佺期、宋之问诸有名士,造作文辞,慢泄相矜,无复礼法。中宗复位,擢崇训驸马都尉、太常卿,兼左卫将军。三思进位司空、同中书门下三品,加实户五百。固辞,进开府仪同三司。会降封,裁减实户。俄以太后遗诏还所减,而封崇训镐国公。

时疾三思奸乱窃国,比司马懿。其忌阻正人特甚,尝曰:“我不知何等名善人, 唯与我者殆是哉。”与宗楚客兄弟、纪处讷、崔湜、甘元柬相驱煽,王同皎、周憬、 张仲之等不胜愤,谋杀之,为冉祖雍、宋之愻、李悛所白,皆坐死。因逮染五王, 而崔湜遣周利贞就杀之,故祖雍与御史姚绍之等五人,号“三思五狗”。司农少卿 赵履温、中书舍人郑愔、长安令马构、司勋郎中崔日用、监察御史李忄曳托其权, 熏炙内外,其尤干政事者,天下语曰:“崔、冉、郑,乱时政。”以爵赏自相崇树, 凡构大狱,污点善良,破坏其宗,天下为荡然。始韦月将、高轸上疏,极言三思过 恶,有司杀月将,逐轸恶地。黄门侍郎宋璟执奏,俄见斥。其权大抵如此。

  初,桓彦范等已诛二张,薛季昶、刘幽求劝并诛三思等,不从。翌日,三思因韦后潜入宫中,反易国政,数日而彦范等皆失柄,所斥去者悉还。诏群臣复循太后法。三思建言:「大帝封泰山,则天皇后建明堂,封嵩山,二圣之美不可废。」帝韪其言,遂更名五县曰乾封、合宫、永昌、登封、告成云。明年春,大旱,帝遣三思、攸暨祷乾陵而雨,帝悦。三思因主请复崇恩庙,昊、顺二陵,皆置令丞。其党郑愔上《圣感颂》,帝为刻石。补阙张景源建言:「母子承业,不可言中兴,所下制书皆除之。」于是天下名祠改唐兴、龙兴云。补阙权若讷又言:「制诏如贞观故事。且太后遗训,母仪也;太宗旧章,祖德也。沿袭当自近者始。」帝褒答。是时,起球场苑中,诏文武三品分朋为都,帝与皇后临观。崇训与驸马都尉杨慎交注膏筑场,以利其泽,用功不訾,人苦之。

既死,帝为举哀,废朝五日,赠太尉,复封梁王,谥曰宣。追封崇训鲁王,谥 曰忠。主以太子首祭三思柩。睿宗立,以父子皆逆节,斫棺暴尸,夷其墓。

  三思既私韦后,又与上官昭容乱,内忌节愍太子,即与主谋废之。太子惧,故发羽林兵围三思第,并崇训斩之,杀其党十馀人。

懿宗以司农卿爵为郡王,历怀、洛二州刺史。神功元年,孙万荣败王孝杰兵, 诏懿宗为神兵道大总管讨之,而娄师德、沙吒忠义并为总管,兵凡二十万,次赵州。 懿宗闻贼且至,惧不知所出,欲弃军走,或劝曰:“贼虽众,无辎载,以钞剽为命, 若按兵老之,击其归,可成大功。”懿宗不暇计,退保相州,贼遂进屠赵州。后万 荣死,懿宗复与娄师德抚循河北,人有自贼中归者,一切抵死,先剔取胆,乃杀之, 血沫前,而举动自如。始万荣入寇也,别帅何阿小陷冀州,杀人无馀种,以懿宗暴 忍似之,故号称“两何”,相语曰:“唯此两何,杀人最多。”

  时疾三思奸乱窃国,比司马懿。其忌阻正人特甚,尝曰:「我不知何等名善人,唯与我者殆是哉。」与宗楚客兄弟、纪处讷、崔湜、甘元柬相驱煽,王同皎、周憬、张仲之等不胜愤,谋杀之,为冉祖雍、宋之愻、李悛所白,皆坐死。因逮染五王,而崔湜遣周利贞就杀之,故祖雍与御史姚绍之等五人,号「三思五狗」。司农少卿赵履温、中书舍人郑愔、长安令马构、司勋郎中崔日用、监察御史李忄曳托其权,熏炙内外,其尤干政事者,天下语曰:「崔、冉、郑,乱时政。」以爵赏自相崇树,凡构大狱,污点善良,破坏其宗,天下为荡然。始韦月将、高轸上疏,极言三思过恶,有司杀月将,逐轸恶地。黄门侍郎宋璟执奏,俄见斥。其权大抵如此。

初,懿宗天授间受诏讯大狱,诛大臣王公,皆深排巧引,内刑堑中,无有脱者。 其险酷虽周、来等不能继也。神龙初,迁太子詹事,终怀州刺史。

  既死,帝为举哀,废朝五日,赠太尉,复封梁王,谥曰宣。追封崇训鲁王,谥曰忠。主以太子首祭三思柩。睿宗立,以父子皆逆节,斫棺暴尸,夷其墓。

攸暨自右卫中郎将尚太平公主,拜驸马都尉,累迁右卫大将军。天授中,自千 乘郡王进封定王,实封户六百。迁麟台监司祀卿。长安中,降王寿春,加特进。中 宗时,拜司徒,复王定,加户千,固辞,进开府仪同三司。延秀之诛,降楚国公。 攸暨沈谨和厚,于时无忤,专自奉养而已。景龙中卒,赠太尉、并州大都督,还定 王,谥曰忠简。坐公主大逆,夷其墓。

  懿宗以司农卿爵为郡王,历怀、洛二州刺史。神功元年,孙万荣败王孝杰兵,诏懿宗为神兵道大总管讨之,而娄师德、沙吒忠义并为总管,兵凡二十万,次赵州。懿宗闻贼且至,惧不知所出,欲弃军走,或劝曰:「贼虽众,无辎载,以钞剽为命,若按兵老之,击其归,可成大功。」懿宗不暇计,退保相州,贼遂进屠赵州。后万荣死,懿宗复与娄师德抚循河北,人有自贼中归者,一切抵死,先剔取胆,乃杀之,血沫前,而举动自如。始万荣入寇也,别帅何阿小陷冀州,杀人无馀种,以懿宗暴忍似之,故号称「两何」,相语曰:「唯此两何,杀人最多。」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列传第一百三十一,卷一百三十一

关键词:

上一篇:卷二百九,古典教育学之新唐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