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九,古典教育学之新唐书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08-13

孟诜,汝州梁人。擢贡士第,累迁凤阁舍人。他日至刘祎之家,见赐金,曰: “此药金也,烧之,火有五色气。”试之,验。武曌闻,不悦,出为赤峰司马,频 迁春官左徒。相王召为侍读。拜同州太尉。神龙初,致仕,居伊阳山,治方药。睿 宗召,将用之,以老固辞,赐物百段,诏四川春秋给羊酒糜粥。尹毕构以诜有古人风,名所居为子平里。开元初,卒,年九十三。

  陆羽常问:「孰为往来者?」对曰:「神舞为室,明亮的月为烛,与所在诸公共处,未尝少别也,何有来往?」颜真卿为海口令尹值志和来谒,真卿以舟敝漏,请更之,志和曰:「愿为浮家泛宅,往来苕、霅间。」辩捷类如此。

述睿少与兄充符、弟克让笃孝,已孤,偕隐三奥雪山。而述睿资嗜学。大历中,刘 晏荐于代宗,以太常寺协律郎召,擢累司勋员外郎、史馆修撰。述睿每一迁,即至 朝谢。俄而辞疾归,以为常。

  思邈于阴阳、推步、医药无不善,孟诜、卢照邻等师事之。照邻有恶疾,不可为,感而问曰:「高医愈疾,奈何?」答曰:「天有四时五行,寒暑迭居,和为雨,怒为风,凝为雨霜,张为虹霓,天常数也。人之四支五藏,一觉一寐,吐纳往来,流为荣卫,章为气色,发为音声,人常数也。阳用其形,阴用其精,天人所同也。失则烝生热,否生寒,结为瘤赘,陷为痈疽,奔则喘乏,端则燋槁,发乎面,动乎形。天地亦然:五纬缩赢,孛彗飞流,其危诊也;寒暑不常,其蒸否也;石立土踊,是其瘤赘;山崩土陷,是其痈疽;奔龙卷风雨其喘乏,川渎竭涸其燋槁。高医导以药品,救以钅乏剂;品格华贵的人和以至德,辅以人事。故体有可愈之疾,天有可振之灾。」

王友贞,怀州河爱妻。父知敬,善书隶。武则天时,仕为麟台少监。友贞少为司 经局正字。母病,医言得人肉啖良已,友贞剔股以进,母疾愈。诏旌表其门。素好 学,训诲子弟如严君。口不语人过,重然诺,时感觉君子。历长水令,罢归。中宗 在春宫,召为司仪郎,不就。神龙初,以太子中舍人征,固辞疾。诏致珍馔,给全 禄平生,四时送其所,州县存问。玄宗在西宫,表以蒲车召,不至。卒,年九十九, 赠银青光禄大夫,赖校尉吊祭。

  观望使陈少游往见,为全日留,表其居曰玄真坊。以门隘,为买地质大学其闳,号回轩巷。先是门阻流水,无梁,少游为构之,人号大夫桥。帝尝赐奴婢各一,志和配为夫妇,号渔童、樵青。

证圣初,擢进士、超拔群类科,累迁太常博士。张说为丽正殿修书使,表知章 及徐坚、赵冬曦入院,撰《六典》等书,累年无功。开元十三年,迁礼部太史,兼 集贤院硕士,二十二十十三日并谢。宰相源乾曜语说曰:“贺公两命之荣,足为光宠,然硕士、 太史孰为美?”说曰:“上大夫衣冠之选,然要为具员吏;硕士怀先王之道,经纬之 文,然后处之。此其为间也。”玄宗自为赞赐之。迁太子右庶子,充侍读。

  药王,京兆华原人。通百家说,善言老子、庄子休。周洛州管事人独孤信见其少,异之,曰:「圣童也,顾器灾殃为用尔!」及长,居翠微峰。隋文帝辅政,以国子大学生召,不拜。密码语言人曰:「后五十年有哲人出,吾且助之。」太宗初,召诣京师,年已老,而听视聪嘹。帝叹曰:「有道者!」欲官之,不受。显庆中,复召见,拜谏议大夫,固辞。上元元年,称疾还山,高宗赐良马,假鄱阳公主邑司以居之。

陆氏在姑苏,其门有巨石。远祖绩尝事吴为郁林太尉,罢归无装,舟轻不可越 海,取石为重,人称其廉,号“郁林石”,世保其居云。

  俄而诸韦诛,武氏连祸,唯攸绪不如。睿宗恐其不自安,下诏慰谕,复召拜太子宾客,不就。谯王重福之乱,攸绪以诬被系,张说表置恒山,中书令姚元崇奏:「攸绪在武媚娘时未尝辄出,今州县逼遣,士为惊嗟。愿诏赐衡山旧居,令州县存问。」诏可。开元十一年卒。

天宝初,召至京师,请隶道士籍,乃入衡山依潘师正,究其术。南游天台,观 沧海,与知名士相娱乐,文辞传京师。玄宗遣使召见河源殿,与语甚悦,敕待诏翰 林,献《玄纲》三篇。帝尝问道,对曰:“深于道者,无如《老子》伍仟文,其余徒丧纸札耳。”复问佛祖治炼法,对曰:“此野人事,积岁月求之,非人主宜留神。” 筠每开陈,皆名教世务,以微言讽国王,君主重之。群沙门嫉其见遇,而高力士素 事佛塔,共短筠于帝,筠亦知天下将乱,乞求还雁荡山。诏为立道馆。安禄山欲称兵, 乃还四面山。而两京陷,江、淮盗贼起,因东入会稽剡中。大历十八年卒,弟子私谥 为宗元先生。

  伟大职业中,举孝悌廉洁,授秘书省正字。不乐在朝,求为六合丞,以嗜酒不任事,时天下亦乱,因劾,遂解去。叹曰:「网罗在天,吾且安之!」乃返家邻。有田十六顷在河渚间。仲长子光者,亦隐者也,无老婆,结庐北渚,凡三十年,非其力不食。绩爱其真,徙与类似。子光喑,未尝交语,与对酌酒欢甚。绩有奴婢数人,种黍,春秋酿酒,养凫雁,莳药草自笔者须要。以《周易》、《老子》、《庄周》置床头,他书罕读也。欲见兄弟,辄度河还家。游北西藏皋,著书自号东皋子。乘牛经酒肆,留或数日。

咸亨中,为帝作丹,剂成而卒。帝后营宫,迁道合墓,开其棺,见骸坼若蝉壳者。帝闻,恨曰:“为本人合丹,而自服去。”然所余丹无它异。

  述睿少与兄充符、弟克让笃孝,已孤,偕隐五台山。而述睿资嗜学。大历中,刘晏荐于代宗,以太常寺协律郎召,擢累司勋员外郎、史馆修撰。述睿每一迁,即至朝谢。俄而辞疾归,感到常。

知章晚节尤诞放,遨嬉里巷,自号“四明狂客”及“秘书外监”。每醉,辄属 辞,笔不停书,咸有可观,未始刊饬。善草隶,好事者具笔研从之,意有所惬,不 复拒,然纸才十数字,世传感到宝。

  幼时,其师教以旁燕书,答曰:「终鲜兄弟,而绝后嗣,得为孝乎?」师怒,使执粪除圬塓以苦之,又使牧牛三十,羽潜以竹画牛背为字。得张平子《南都赋》,无法读,危坐效群儿嗫嚅若成诵状,师拘之,令薙草莽。当其记文字,懵懵若有遗,过日不作,主者鞭苦,因叹曰:「岁月往矣,奈何不知书!」呜咽不自胜,因亡去,匿为优人,作有趣数千言。

善图风光,酒酣,或击鼓吹笛,舐笔辄成。尝撰《渔歌》,宪宗图真求其歌, 不可能致。李德裕称志和“隐而盛名,显而无事,不穷不达,严光之比”云。

  复问养性之要,答曰:「天有盈虚,人有屯危,不自慎,不可能济也。故养性必先知自慎也。慎以畏为本,故士无畏则简仁义,农无畏则堕稼穑,工无畏则慢规矩,商无畏则贷不殖,子无畏则忘孝,父无畏则废慈,臣无畏则勋不立,君无畏则乱不治。是以太上畏道,其次畏天,其次畏物,其次畏人,其次畏身。忧于身者不拘于人,畏于己者不制于彼,慎于小者不惧于大,戒于近者不侮于远。知此则性欲毕矣。」

卫大经,蒲州解人。卓然高行,口无二言。武媚娘时,召之,固辞疾。素善魏夏 侯乾童,闻其母卒,炎热步往吊,或止之曰:“方夏,涉远不比致书。”答曰: “书能尽意邪?”比至,乾童以事行,乃设席行吊礼,不讯其家而还。开元初,毕 构为令尹,使节度使孔慎言就谒,辞不见。

  崔觐,梁州城固人。以儒自业,身耕耨取给。老无子,乃以田宅财赀分给奴婢各为业,而身与妻隐南山,约奴婢过其舍则给酒食,夫妇啸咏相视为娱。池州西道里胥郑余庆辟为军师,敦趣就职,不晓吏事,余庆称长者。文宗时,左补厥王直方,其里中人也,上书论事,见便殿,访遗逸,直方荐觐高行,诏以生活郎召,辞疾不至。

硃桃椎,凉州金奈人。澹泊绝俗,被裘曳索,人莫能测其为。太师窦轨见之, 遗以衣裳、鹿帻、麂靴,逼署乡正。委之地,不肯服。更结天柱山中,夏则裸,冬缉 木皮叶自蔽,赠遗无所受。尝织十芒屩置道上,见者曰:“居士屩也。”为鬻米茗 易之,置其处,辄取去,终不与人接。其为屩,草柔细,环结促密,人争蹑之。高 士廉为令尹,备礼以请,降阶与之语,不答,瞪视而出。士廉拜曰:“祭酒其使本人以无事治蜀邪?”乃简条目款项,薄赋敛,州大治。屡遣人存问,见辄走林草自匿云。

  孙处约尝以诸子见,思邈曰:「俊先显,侑晚贵,佺祸在执兵。」后皆验。太子詹事卢齐卿之少也,思邈曰:「后五十年位方伯,吾孙为属吏,愿自爱。」时思邈之孙溥尚未生,及溥为萧丞,而齐卿常州通判。

初,魏百策等修齐、梁、周、隋等五家史,屡咨所遗,其传最详。永淳初,卒, 年百余岁,遗令薄葬,不藏明器,祭去牲牢。

  天宝初,召至京师,请隶道士籍,乃入武夷山依潘师正,究其术。南游天台,观沧海,与盛名士相娱乐,文辞传京师。玄宗遣使召见晋中殿,与语甚悦,敕待诏翰林,献《玄纲》三篇。帝尝问道,对曰:「深于道者,无如《老子》伍仟文,别的徒丧纸札耳。」复问神明治炼法,对曰:「此野人事,积岁月求之,非人主宜留神。」筠每开陈,皆名教世务,以微言讽国王,国王重之。群沙门嫉其见遇,而高力士素事佛塔,共短筠于帝,筠亦知天下将乱,乞请还五指山。诏为立道馆。安禄山欲称兵,乃还玉皇山。而两京陷,江、淮盗贼起,因东入会稽剡中。大历十八年卒,弟子私谥为宗元先生。

儿时,其师教以旁小篆,答曰:“终鲜兄弟,而绝后嗣,得为孝乎?”师怒, 使执粪除圬塓以苦之,又使牧牛三十,羽潜以竹画牛背为字。得张平子《南都赋》, 不能够读,危坐效群儿嗫嚅若成诵状,师拘之,令薙草莽。当其记文字,懵懵若有遗, 过日不作,主者鞭苦,因叹曰:“岁月往矣,奈何不知书!”呜咽不自胜,因亡去, 匿为优人,作幽默数千言。

  又有刘道合者,亦与师正同居华山,帝即所隐立太一观,使居之。时将封太山,雨不仅,帝令道合禳祝,俄而霁,乃令驰传先行太山祈祓。得表彰辄散贫乏,无所蓄。

隐逸

  开元中,再被召至都,玄宗诏于王屋山置坛室以居。善篆、隶,帝命以三体写《老子》,刊正文句。又命玉真公主及光禄卿韦縚至所居,按金箓7设祠,厚赐焉。卒,年八十九,赠银青光禄大夫,谥贞一士人,亲文其碑。

吴兢,其里人也,谓曰:“子素贫,不沾斗米匹帛,虽得五品亦何益?”履忠 曰:“往契丹入寇,家取排门夫,吾以读书,县为免。今平生体高度卧,宽徭役,岂易 得哉!”

  善图山水,酒酣,或击鼓吹笛,舐笔辄成。尝撰《渔歌》,宪宗图真求其歌,无法致。李德裕称志和「隐而知名,显而无事,不穷不达,严光之比」云。

伟大的工作中,举孝悌廉洁,授秘书省正字。不乐在朝,求为六合丞,以嗜酒不任事, 时海内外亦乱,因劾,遂解去。叹曰:“网罗在天,吾且安之!”乃回乡友。有田十 六顷在河渚间。仲长子光者,亦隐者也,无老婆,结庐北渚,凡三十年,非其力不 食。绩爱其真,徙与类似。子光喑,未尝交语,与对酌酒欢甚。绩有奴婢数人,种 黍,春秋酿酒,养凫雁,莳药草自笔者要求。以《周易》、《老子》、《庄子休》置床头, 他书罕读也。欲见兄弟,辄度河还家。游北山西皋,著书自号东皋子。乘牛经酒肆, 留或数日。

  秦系,字公绪,越州会稽人。天宝末,避乱剡溪,北都留守薛兼训奏为右卫率府仓曹相国军,不就。客绵阳,南安有31日山,大松百余章,俗传西魏时所植,系结庐其上,穴石为研,注《老子》,弥年不出。士大夫薛播数往见之,岁时致羊酒,而系未尝至城门。姜公辅之谪,见系辄穷日不可能去,筑室与类似,忘流落之苦。公辅卒,妻子在远,系为葬山下。张建封闻系之不可致,请就加校书郎。

乌龟蒙,字鲁望,元方七世孙也。父宾虞,以文历侍上大夫。龟蒙少高放,通 《六经》大义,尤明《春秋》。举举人,一不中,往从咸阳少保张抟游,抟历湖、 苏二州,辟以自佐。尝至饶州,17日无所诣。侍郎蔡京率官属就见之,龟蒙不乐, 拂衣去。

  诜居官颇刻敛,然以治称。其闲居尝语人曰:「养性者,善言不玉盘盂口,善药不玉盘盂手。」当时传其当。

王希夷,临沂滕人。家贫,父母丧,为人牧羊,取亻庸以葬。隐龙虎山,师黄颐 学保养身体四十年。颐卒,更居兗州徂徠,与刘玄博友善。喜读《周易》、《老子》, 饵松柏叶、杂华,年七十余,筋力柔强。知府卢齐卿就谒金羊问政,答曰:“‘己所不 欲,勿施于人’,此言足矣。”

  知章晚节尤诞放,遨嬉里巷,自号「四明狂客」及「秘书外监」。每醉,辄属辞,笔不停书,咸有可观,未始刊饬。善草隶,好事者具笔研从之,意有所惬,不复拒,然纸才十数字,世传认为宝。

与刘长卿善,以诗相赠答。权德舆曰:“长卿自感到五言长城,系用偏师攻之, 虽老益壮。”其后东度秣陵,年八十余卒。南安人思之,为立于亭,号其山为高士 峰云。

  潘师正者,贝州宗城人。少丧母,庐墓,以孝闻。事王远知为道士,得其术,居逍遥谷。高宗幸东都,召见,问所须,对曰:「茂松清泉,臣所须也,既不乏矣。」帝尊异之,诏即其庐作崇唐观。及营奉天宫,又敕直逍遥谷作门曰仙游,北曰寻真。时太常献新乐,帝更名《祈仙》、《望仙》、《翘仙曲》。卒,年九十八,赠太中医务卫生职员,谥体玄先生。

兄鹤龄恐其遁世不还,为筑室越州东郭,茨以生草,椽栋不施斤斧。豹席棕〓, 每垂钓不设饵,志不在鱼也。少保使浚渠,执畚无忤色。尝欲以大布制裘,嫂为躬 绩织,及成,衣之,虽暑不解。

  硃桃椎,彭城卡尔加里人。澹泊绝俗,被裘曳索,人莫能测其为。侍郎窦轨见之,遗以服装、鹿帻、麂靴,逼署乡正。委之地,不肯服。更结大茂山中,夏则裸,冬缉木皮叶自蔽,赠遗无所受。尝织十芒屩置道上,见者曰:「居士屩也。」为鬻米茗易之,置其处,辄取去,终不与人接。其为屩,草柔细,环结促密,人争蹑之。高士廉为大将军,备礼以请,降阶与之语,不答,瞪视而出。士廉拜曰:「祭酒其使小编以无事治蜀邪?」乃简条款,薄赋敛,州大治。屡遣人存问,见辄走林草自匿云。

云顶娱乐官网下载 ,潘师正者,贝州宗城人。少丧母,庐墓,以孝闻。事王远知为道士,得其术, 居逍遥谷。高宗幸东都,召见,问所须,对曰:“茂松清泉,臣所须也,既不乏矣。” 帝尊异之,诏即其庐作崇唐观。及营奉天宫,又敕直逍遥谷作门曰仙游,北曰寻真。 时太常献新乐,帝更名《祈仙》、《望仙》、《翘仙曲》。卒,年九十八,赠太中大夫,谥体玄先生。

  始,蟋嘻恶于人工而斥,故作品深诋释氏。筠所善孔巢父、李十二,歌诗略相甲乙云。

孙述睿,越州山阴人。梁士大夫休源八世孙。高祖德绍,事窦建德为中书上卿, 尝草檄毁薄太宗,贼平,执登汜水楼,责曰:“尔以檄谤小编云何?”对曰:“犬吠 非其主。”帝怒曰:“贼乃主邪?”命铁汉捽殒楼下。曾祖昌寓,字广成,贞观中 对策高第,历魏州司马,有治状,帝为不置经略使。为政八年,玺书褒美,进膳部县令。祖祖舜,字奉先,为监督尚书,以累下除成武令,雉驯于廷。

  贞元八年,帝念云浮之难尤恻怛,以述睿精悫而诚,故遣持祠具称诏临祭。又以疾乞解,久乃许,以太子宾客回村,赐帛五十匹、衣一袭。故事,致仕不给公驲,帝特命给焉。卒,年七十一,赠工部都督。

俄而诸韦诛,武氏连祸,唯攸绪不如。睿宗恐其不自安,下诏慰谕,复召拜太 子宾客,不就。谯王重福之乱,攸绪以诬被系,张说表置武当山,中书令姚元崇奏: “攸绪在武珝时未尝辄出,今州县逼遣,士为惊嗟。愿诏赐五指山旧居,令州县存问。” 诏可。开元十一年卒。

  王希夷,宁德滕人。家贫,父母丧,为人牧羊,取亻庸以葬。隐云蒙山,师黄颐学保养身体四十年。颐卒,更居兗州徂徠,与刘玄博友善。喜读《周易》、《老子》,饵松柏叶、杂华,年七十余,筋力柔强。里正卢齐卿就谒网络问政,答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此言足矣。」

贺知章,字季真,越州永兴人。性旷夷,善谈说,与族姑子陆象先善。象先尝 谓人曰:“季真清谈风骚,吾一日不见,则鄙吝生矣。”

  德宗立,拜谏议大夫,命浙江尹赵惠伯赍上谕束帛,备礼敦遣。既至,对别殿,赐第宅,给厩马,兼皇太子侍读。固辞,弗许。久乃改秘书少监,兼右庶子,复为史馆修撰。述睿重次《地理志》,本末最详。性迁就,未始忤物,虽亲朋燕集,至严默整天,人皆畏之。与令狐峘同职,峘数抵侮,然卒不校也,时称长者。

有田数百亩,屋三十楹,田苦下,雨潦则与江通,故常苦饥。身畚锸,茠刺无 休时,或讥其劳,答曰:“尧、舜霉瘠,禹胼胝。彼有才能的人也,吾一褐衣,敢不勤乎?” 嗜茶,置园顾渚山下,岁取租茶,自判品第。张又新为《水说》多样,其二慧山泉, 三虎丘井,六松江。人助其好者,虽百里为致之。初,病酒,再期乃已,其后客至, 挈壶置杯不复饮。不喜与流俗交,虽造门不肯见。不乘马,升舟设蓬席,赍束书、 茶灶、笔床、钓具往来。时谓江湖散人,或号天随子、甫里先生,自比黄庭坚、渔父、 江上丈人。宽以高士召,不至。李蔚、卢携素与善,及当国,召拜左拾遗。诏方下, 龟蒙卒。光化中,韦庄表龟蒙及孟郊等12人,皆赠右补阙。

  王绩,字无功,绛州龙门人。性简放,不喜拜揖。兄通,隋末大儒也,聚徒河、汾间,仿古作《六经》,又为《中说》以拟《论语》。不为诸儒称道,故书不显,惟《中说》独传。布告绩诞纵,不婴以行当,乡族庆吊冠昏,不与也。与李播、吕才善。

李元恺,邢州人。博学,善天步律历,性恭慎,未尝敢语人。宋璟尝师之,既 当国,厚遗以束帛,将荐之朝,拒不答。洺州长史元行冲邀致之,问经义毕,赠服装,辞曰:“吾躯不可服新丽,惧不称以速咎也。”行冲垢衊复与之,不获已而受。 俄报身所蚕素丝,曰:“义不受无妄财也。”先是,定州崔元鉴善《礼》学,用张 易之力,授朝散大夫,家居给半禄。元恺诮曰:“无功而禄,灾也。”卒,年八十 余。

  吴兢,其里人也,谓曰:「子素贫,不沾斗米匹帛,虽得五品亦何益?」履忠曰:「往契丹入寇,家取排门夫,吾以读书,县为免。今生平体高度卧,宽徭役,岂易得哉!」

鸿至东都,谒见不拜,宰相遣通事舍人问状,答曰:“礼者,忠信所薄,臣敢 以忠信见。”帝召升内殿,置酒。拜谏议大夫,固辞。复下制,许还山,岁给米百 斛、绢五十,府县为致其家,朝廷得失,其以状闻。将行,赐隐居服,官营草堂, 恩礼殊渥。鸿到山中,广学庐,聚徒至五百人。及卒,帝赐万钱。鸿所居室,自号 宁极云。

  照邻曰:「人事奈何?」曰:「心为之君,君尚恭,故欲小。《诗》曰'临深履薄,如临深渊',小之谓也。胆为之将,以坚决为务,故欲大。《诗》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大之谓也。仁者静,地之象,故欲方,《传》曰'不为利回,不为义疚',方之谓也。智者动,天之象,故欲圆。《易》曰'见机而作,不俟整天',圆之谓也。」

刘宁和,字子同,婺州乔治敦人。始名龟龄。父游朝,通庄、列二子书,为《象 罔》、《白马证》诸篇佐其说。母梦枫生腹上而产志和。十六擢明经,以策干肃宗, 特见赏重,命待诏翰林,授左金吾卫录事参军,因赐名。后坐事贬南浦尉,会赦还, 以亲既丧,不复仕,居江湖,自称烟波钓徒。著《玄真子》,亦以自号。有韦诣者, 为撰《内解》。志和又著《太易》十五篇,其卦三百六十五。

  咸亨中,为帝作丹,剂成而卒。帝后营宫,迁道合墓,开其棺,见骸坼若蝉衣者。帝闻,恨曰:「为自己合丹,而自服去。」然所余丹无它异。

武攸绪,则国君后兄惟良子也。恬淡寡欲,好《易》、庄子书。少变姓名,卖 卜长安市,得钱辄委去。后更授太子通事舍人,累迁阜阳基本上督府都督、鸿胪少卿。 后打天下,封安平郡王,从封中岳,固辞官,愿隐居。后疑其诈,许之,以观所为。 攸绪庐岩下如素遁者,后遣其兄攸宜敦谕,卒不起,后乃异之。盘桓龙门、少室间, 冬蔽茅椒,夏居石室,所赐金牌银牌铛鬲、野服,王公所遗鹿裘、素障、瘿杯,尘皆流 积,不御也。市田颍阳,使家奴杂作,自混于民。晚年肌肉消眚,瞳有紫光,昼能 见星。

  自师正、道合与承祯等,语言诙谲似方士,叕刂之不录,直取其隐概云。

司马承祯,字子微,洛州温人。事潘师正,传辟谷道引术,无不通。师正异之, 曰:“笔者得陶隐居正一法,逮而四世矣。”因辞职,遍游名山,庐天台不出。武珝尝召之,未几,去。睿宗复命其兄承祎就起之。既至,引进中掖廷问其术,对曰: “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致于无为。夫心目所知见,每损之尚不能够已,况攻异端 而增智虑哉?”帝曰:“治身则尔,治国若何?”对曰:“国犹身也,故游心于淡, 合气于漠,与物自但是无私焉,而天下治。”帝嗟味曰:“广成之言也!”锡宝琴、 霞纹帔,还之。

  白履忠,咸阳浚仪人。贯知文学和文学,居古寿春仔,时号梁丘子。景云中,召为校书郎,弃官去。开元十年,刑部太史王志愔荐履忠博学守操,可代褚无量、马怀素入阁侍读,国子祭酒杨瑒又表其贤,召赴京师。辞病老不任职,诏拜朝散大夫。乞还,手诏许游京师,徐返里闾。履忠留数月乃去。

唐兴,一代天骄在位众多,其遁戢不出者,才班班可述,然皆下概者也。即使,各 保其素,非托默于语,足崖壑而志城堡也。然放利之徒,假隐自名,以诡禄仕,肩 相摩于道,至号终南、嵩少为仕途走后门,名贵之节丧焉。故裒可喜慕者类于篇。

  居松江甫里,多所论撰,虽幽忧疾痛,赀无13日计,十分的多辍也。文成,窜稿箧中,或历年不省,为好事者盗去。得书熟诵乃录,雠比勤勤,硃黄不去手,所藏虽少,其精皆可传。借人书,篇帙坏舛,必为辑褫刊正。乐闻人学,讲论不倦。

陆羽,字鸿渐,一名疾,字季疵,复州竟陵人。不知所生,或言有僧得诸水滨, 畜之。既长,以《易》自筮,得《蹇》之《渐》,曰:“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 乃以陆为氏,名而字之。

  申王薨,诏选挽郎,而知章取舍不平,廕子喧诉不能够止,知章梯墙出首以决事,人皆靳之,坐徙工部。肃宗为皇太子,知章迁宾客,授秘书监,而左补阙薛令之兼侍读。时南宫官积年不迁,令之书壁,望礼之薄,帝见,复题「听自安者」。令之即弃官,徒步归故乡。

高祖武德初,之前官待诏门下省。逸事,官给酒日三升,或问:“待诏何乐邪?” 答曰:“良酝可恋耳!”巡抚陈叔达闻之,日给一斗,时称“斗酒硕士”。贞观初, 以疾罢。复调有司,时太乐署史焦革家善酿,绩求为丞,吏部以非流不许,绩固请 曰:“有深意。”竟除之。革死,妻送酒不绝,严节,又死。绩曰:“天不使笔者酣 美酒邪?”弃官去。自是太乐丞为清职。追述革酒法为经,又采杜康、仪狄以来善 酒者为谱。徐子平曰:“君,酒家南、董也。”所居西北有盘石,立杜康祠祭之, 尊为师,以革配。著《醉乡记》以次刘伶《酒德颂》。其饮至五斗不乱,人有以酒 邀者,无贵贱辄往,著《五斗先生传》。节度使崔欢娱之,请相见,答曰:“奈何坐 召严君平邪?”卒不诣。杜之松,故人也,为尚书,请绩讲礼,答曰:“吾不能够揖 让邦君门,谈糟粕,弃醇醪也。”之松岁时赠以酒脯。初,兄凝为隋作品郎,撰 《隋书》未成,死,绩续余功,亦不可能成。豫知整天,命薄葬,自志其墓。

  羽嗜茶,著经三篇,言茶之原、之法、之具尤备,天下益知饮茶矣。时鬻茶者,至陶羽形置炀突间,祀为茶神。有常伯熊者,因羽论复广著茶之功。里胥大夫李季卿宣慰江南,次临淮,知伯熊善煮茶,召之,伯熊执器前,季卿为再举杯。至江南,又有荐羽者,召之,羽衣野服,挈具而入,季卿不为礼,羽愧之,更著《毁茶论》。其后尚茶成风,时回纥入朝,始驱马市茶。

陆羽常问:“孰为往来者?”对曰:“天晶为室,明亮的月为烛,与所在诸公共处, 未尝少别也,何有过往?”颜真卿为江门士大夫值志和来谒,真卿以舟敝漏,请更之, 志和曰:“愿为浮家泛宅,往来苕、霅间。”辩捷类如此。

  贺知章,字季真,越州永兴人。性旷夷,善谈说,与族姑子陆象先善。象先尝谓人曰:「季真清谈风骚,吾28日不见,则鄙吝生矣。」

天宝初,病,梦游帝居,数日寤,乃请为道士,返乡邻,诏许之,以宅为千秋 观而居。又求周宫湖数顷为放生池,有诏赐镜湖剡川一曲。既行,帝赐诗,皇太子 百官饯送。擢其子僧子为会稽郡司马,赐绯鱼,使侍养,幼子亦听为道士。卒,年 八十六。肃宗乾元初,以雅旧,赠礼部士大夫。

  证圣初,擢进士、超拔群类科,累迁太常大学生。张说为丽正殿修书使,表知章及徐坚、赵冬曦入院,撰《六典》等书,累年无功。开元十四年,迁礼部太尉,兼集贤院硕士,十二日并谢。宰相源乾曜语说曰:「贺公两命之荣,足为光宠,然硕士、通判孰为美?」说曰:「太守衣冠之选,然要为具员吏;博士怀先王之道,经纬之文,然后处之。此其为间也。」玄宗自为赞赐之。迁太子右庶子,充侍读。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卷二百九,古典教育学之新唐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