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军事学之太平御览,古典工学之太平广记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08-13

伎巧 华清池 重明枕 韩志和

○射中

长于 督君谟 李钦瑶 马普托游僧 湖南人 僧灵鉴 张芬 广东将军 西蜀客 陟屺寺僧

《后魏书》曰:胡太后亲览万机,手笔断决。幸西陈志文法流堂,命侍臣射,无法者罚之。又自射针,中之,大悦,赐左右布帛有差。

伎巧

又曰:胡太后幸关口,登鸡头山,自射象牙簪,一发中之。

华清池

又曰:长孙晟尝使摄图,摄图独爱晟。每共游猎,留之竟岁。有二雕,飞而争肉,因以箭八只与晟,请射取之。晟驰往,遇雕相玃,遂一发双贯焉。摄图喜,命诸子弟妃子皆相亲友,冀昵近之,以学弹射。

玄宗于华清宫新广一池,制度宏丽。安禄山于范阳以白玉石为鱼龙凤雁,仍为石梁及石芙蓉献。雕镌神奇,殆非人造。上海南大学学悦,命于池中,仍以石梁横亘其上,而下水芙蓉出于水际。上因幸华清宫,至其所。解衣将入,而鱼龙凤雁皆若奋鳞举翼,状欲飞动。上什么恐,遽命撤去,去之而莲花石梁尚存。又尝于宫中置长汤池数十间,屋宇环回。甃以文石。为银镂漆船及檀香水船,致于在那之中。至楫棹皆饰以珠玉。又于汤池中,垒瑟瑟及檀香木为山,状瀛洲方丈。

又曰:尔朱兆,字万仁,荣从子也。少骁猛,善骑射,蹻捷过人。荣曾送台使,见二鹿,乃命兆前,授之二箭,曰:"可取此鹿,供令食也。"遂停马构火以待之。俄然,兆获其一,荣欲矜夸,使人责兆曰:"何不尽取?"杖之五十。

重明枕

又曰:山伟,字仲才,辽宁常德人。其先代人也,祖强攻骑射,弯弓五石,初为驾部郎。显祖出於玉龙雪山,两狐起於御前,诏强射之,百步之内,二狐俱死。显祖善之,除内行长。

元和五年,大轸国贡重明枕神锦衾。云其国在鹤壁北一千0里,当轸宿之位,故曰大轸国,合丘禺藁山,(合丘禺藁山,见《山海经》)重明枕长一尺二寸,高六寸。洁白逾于水精。中有平台之状,四方有十道士持香执简,循环无已,谓之行道真人。其楼台瓦川红青,真人簪帔,无不悉具,通莹焉如水睹物。神锦衾水蚕丝所织,方二尺,厚一寸。其上龙文凤彩,殆非人造。其国以五色石甃池塘,采大柘叶。饲蚕于池中。始生如(如字原缺,据明抄本、许本、黄本补。)蚁睫,游泳其间。及长可五六寸。池中有挺荷,虽惊风疾吹不可能动,大者可阔三四尺。而蚕经十11日即跳入荷中,以成其茧。形如方斗,自然五色。国人缫之,以织神锦。亦谓之灵泉丝。上始览锦衾,与嫔御大笑曰:此不足以为婴儿绷褯,曷能为本身被耶?使者曰:此锦之丝,水蚕也,得水即舒。水火相返,遇火则缩。遂于上前,令四官张之,以水一喷,即方二丈,五色焕烂,逾于向时。上叹曰: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不亦然哉!则却令以火逼之,弹指照旧。

又曰:元库汗为羽林中郎,从驾北巡,有兔起於乘舆,命库汗射之,应弦而毙。太祖大悦,赐金兔一枚,以旌其能。

韩志和

又曰:杨播,字延庆。车驾曜威城沔水上,已设宴,高祖与清军益州王勰赌射。左卫元遥在勰朋内,而播居帝曹,遥射侯正中,筹限从满。高祖曰:"左卫筹足,右卫不得不解。"播对曰:"仰恃圣恩,庶几必争。"於是弯弓而发,其箭正中。高祖笑曰:"虽养由基之妙,何复过是!"遂与卮酒以赐之,曰:"古代人酒以养病,朕今赏卿之能,可谓今古之殊也。"

穆宗朝,有飞龙士韩志和,本日本人也。善雕木,作鸾、鹤、鸦、鹊之状,饮啄悲鸣,与真未有差距。以关捩置于腹内,发之则狂升奋翼,可高百尺,至一二百步外,方始却下。兼刻木猫儿以捕雀鼠,飞龙使异其机巧。奏之,上睹而悦之。志和更雕踏床高数尺,其上饰之以金牌银牌采绘,谓之见龙床。置之则不见龙形,踏之则鳞鬣爪角俱出。始进,上以足履之,而龙夭矫若得云雨。上恐畏,遂令撤去。志和伏于上前,称臣鲁钝,而致有惊忤圣躬。臣愿别进薄伎,以娱始祖耳目,以赎死罪。上笑曰:所解何伎,试为自个儿出。志和于怀上将出一桐木合方数寸。个中有物名蝇虎子,数不啻一二百焉。其形皆赤,云以丹砂啗之故也。乃分为五队,令舞《梁州》。上召国乐,以举其曲。而虎子盘回宛转,无不中节,每遇致词处,则隐约如蝇声。及曲终,累累而退,若有尊卑品级。志和臂虎子于指上,猎蝇于数步之内,如鹞擒雀,罕有不获者。上嘉其伎小有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即赐以杂彩银器。而志和出宫门,悉转施于人。不逾年,竟不知志和外市。上于殿前种富贵花,及花始开,香气花珍珠。一朵千叶,大何况红。上每睹芳盛,叹世间未有。自是宫中每夜,即有黄白蝴蝶万数。飞集于花间,辉光照耀,达曙方去。宫人竞以罗巾扑之,无有不获者。上令张网于宫中,遂得数百。于殿内纵嫔御追捉,感觉娱乐。迟明视之,则皆金玉也。其状迟钝,无感到比。而老婆争用丝缕绊其脚,感觉首饰,夜则光起于妆奁中。其夜开宝厨,视金屑玉屑藏内,将有化为蝶者,宫中方觉焉。

又曰:元幹机悟壮勇,善弓马。太宗出行白登之东南,幹以骑从。有双鸱飞於上,太宗命左右射之,莫能中者。鸱旋飞稍高,幹自请射之,以二箭而下双鸱。太宗嘉之,赐御弓矢、金带,以旌其能。军中於是号幹为射鸱太傅。

绝艺

又曰:灵丘南有山,高四百馀丈。群官仰射,无能逾者。文成帝弯弧发矢,出三十馀丈,过汉中二百三十步。遂刊石勒铭。

督君谟

又曰:孝武即位,诸蕃并遣使朝贡,帝临轩宴之。有鸱飞於殿前。帝素知窦炽善射,因欲矜示远人,乃给炽御箭多只,命射之,鸱乃应弦而落,诸蕃人咸叹异焉。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悦。

隋末有督君谟善闭目而射,志其目则中目。志其口则中口。有王灵智者学射于君谟。认为曲尽其妙,欲射杀君谟,独擅其美。君谟志一折叠刀,箭来辄截之。只有一矢,君谟张口承之。遂啮其镝而笑曰:汝学射三年,未教汝啮镞法。《列子》,具蝇古之善射者,弟子名飞卫,巧过于师。纪昌又学射于飞卫,以征角之弧,朔逢之竿,射贯虱心。既尽飞卫之术,计天下敌己,壹位罢了。乃谋杀飞卫。相遇于野,二个人交射,矢锋相触,坠地而尘不扬。飞卫之矢先穷,纪遗一矢。既发,飞卫以棘棘之端捍之,而无差焉。于是二子泣而投弓,请为父亲和儿子。刻背为誓,不得告术于人。《孟子》曰:逢蒙学射于羿,尽羿之道。惟羿为愈己,于是杀羿。

又曰:毕节王浑好弓马,射鸟辄历飞而中之。日射兔,得肆19头。太武尝命左右分射,胜者中的筹满,诏浑解之,三发皆中。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悦,器其艺能,常引侍左右。

李钦瑶

又曰:奚康生,鞍山人,少骁武。弯弓十石,矢异通常。魏宣武闻之,故作大弓两张,长八尺,把中围尺有二寸,箭粗近年来之长笛,送与康生。康生便集文武,用之平射,犹有馀力,观众以为绝伦。

天宝末,有骑将李钦瑶者,弓矢绝伦。以费劲官至郡守,兼士大夫大夫。至德中,隶临淮,与史思明周旋与山东。晨朝合战,临淮布阵徐进。去敌尚十许里,忽有一狐起于军前,踉跄而趋,若导引者。临淮不怿曰:越王轼怒蛙,盖激励官军人耳。狐乃持疑妖邪之物,岂有前阵哉。即付钦瑶以三矢,令取狐焉。钦瑶受命而驰,适有浅芜三二十亩,狐奔入当中。钦瑶逐之,歘有野雉惊起马足,径入云霄。钦瑶翻身仰射,一发而坠。然后鸣鞭逐狐,十步之内,拾矢又中。于是携二物以回报焉。举军欢呼,声振山谷。时回鹘列骑置阵于北原,其首领仅一二百辈。弃军飞马而来,争捧钦瑶,似为美妙。仍谓曰:尔非回鹘之甥。不然,何能弧矢之妙,乃得那样哉。

《西汉书》曰:文帝在天游园,以金卮置侯上,令公卿射,中即赐之。宇文贵一发而中,帝笑曰:"由基之妙,正当此耳!"进侍郎。

马赛游僧

《南梁书》曰:斛律光尝从文襄洹桥校猎,云表见一大鸟,射之,正中其颈,形如车轮旋转而下,乃雕也。邢子高叹曰:"此射雕手也!"当时号落雕太尉。

夏洛蒂重玄寺阁一角忽垫,计其扶荐之功,当用钱数千贯。有游僧曰:不足劳人,请得一夫,斫木为楔,能够正之。寺主从焉。游僧每食讫,辄取楔数十,执柯登阁,敲椓其间。未旬日,阁柱悉正。旧说圣善寺阁常贮醋十瓮,恐为蛟龙所伏,乃至雷电。

又曰:斛律羡及光,并工骑射。少时好猎,父金命子孙会射而观之,曰:"月球、丰乐,用弓不如自己,诸孙又不及明亮的月、丰乐,世衰矣!"每一天令出畋游,即较所获。光获虽少,必丽龟达腋;羡获虽多,非要害之所。光常蒙赏,羡或被棰,人问其故,云:"明月必背上着,丰乐随地即开头,数虽多,去兄远矣。"闻者服其言。明亮的月,光之字;丰乐,羡之字也。

江西人

又曰:元景安善射。孝昭尝与功臣西园宴射,侯去堂百二十步,中的者赐以良马及尊敬锦彩等。有一位射中兽头,去鼻寸馀。惟景安最后,有矢未发,帝令景安解之。景安引满,正中兽鼻。帝嗟异称善,特赏玉帛,又加常等。

吉林人有善展竹,数节可成器。又有人熊葫芦,云翻葫芦易于翻鞠。

又曰:高隆之於射堋土上立四人像,为壮勇之势。文宣曾至东山,因射,谓:"堋上可作猛兽,以存古义,何为整天射人?"隆之无以对。

僧灵鉴

又曰:皮景和,琅邪下邳人也。高祖曾令和射一豕,一箭而获之,深见嗟赏。及邱添一好现在,冠盖来,常令景和对接。每与使人同射,一箭穿心,甚见推重焉。

贞元末,阆州僧灵鉴善弹,常自为弹丸,其弹丸方。用洞庭沙岸下土三斤,炭末三两,资末一两,榆皮半两,泔澱二勺,紫矿二两,细沙八分,藤纸五张,渴毾汁丰合,九味和捣三杵,齐丸之,阴干。郑汇为御史时,有执政名寅,读书善喝酒,汇甚重之。寅常与灵鉴较角放弹。寅指一树节,相去数十步。曰:中之获四千。寅自一发而中之,弹丸反射而不破。灵鉴控弦,百发百中,皆节陷而丸碎焉。

《北宋书》曰:李远尝校猎於莎栅,见石於丛薄中,认为伏兔,射之而中,镞入寸馀。就而视之,乃石也。太祖闻而异之,赐书曰:"昔李将军广亲有那件事,公今复尔,可谓世载其德。虽熊绎之名,不可能独善其美!"

张芬

又曰:赵文少而修德,存忠节,便弓马,能左右驰射。

张芬曾为韦皋行军,曲艺过人。力举七尺碑,定双轮水磑。常于福感寺赶鞠,高及半塔。弹弓力五斗。常拣向阳巨笋,织竹笼之。随长旋培,常留寸许。度竹笼高四尺,然后放长。秋深,方去笼伐之。一尺十节,其色如金,用成弓焉。每涂墙方丈,弹成休保健息字。字体端研,如人摸成。

又曰:豆庐宁尝与梁企定遇於汉中川,相与肆射。乃於百步悬莎草以射之,七发五中。企定时感觉能,赠遗甚厚。

河厦老马

又曰:贺跋胜从太祖宴於福州池,时有双凫游於池上,太祖乃授弓矢於胜,曰:"不见公射久矣,请认为欢。"胜射之,一发俱中,因拜太祖曰:"使胜得奉神武,以讨不庭,皆如此也!"太祖大悦,自是恩礼尤重。

建中初,有青海将领姓夏,弯弓数百斤。常于球场中,累钱十余,走马,以击鞠杖击之。一击一钱飞起,高六七丈,其妙如此。又于新泥墙安棘刺数十,取烂豆,相去一丈,掷豆贯于刺上,百不差一。又能走马书一纸。

又曰:齐王宪子贵,年十一,从宪猎於盐州围中,手射野马及鹿一十有五。

西蜀客

《隋书》曰:突厥入朝,隋文赐之射。突厥一发中的,上曰:"非贺若弼无能当此。"乃命弼。弼再拜祝曰:"臣若赤诚奉国,当一发破的;如其不然,发不中也。"既射,一发而中。上海南大学学悦,顾谓突厥曰:"这个人天赐笔者也。"

又张芬在韦皋幕中,有一客于酒席上,以筹碗桔赤挂豆角击蝇,十不失一。一座惊笑。芬曰:无费吾豆。遂指起蝇,拈其后脚,略无脱者。

又曰:韩洪,平陈之役授行军管事人。及陈平,晋王大猎於蒋山,有猛兽在围中,众皆惧。洪驰马射之,应弦而倒。陈氏诸将列观於侧,莫不叹伏焉。王大喜,赐缣百匹。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军事学之太平御览,古典工学之太平广记

关键词:

上一篇:古典文学之太平广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