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民列传第七十三,逸民列传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07-30

野王二老 向长 逢萌 周党 王霸 严光 井丹 梁鸿 高凤 台佟 韩康 矫慎 戴良 法真 汉阴老父 陈留老父 庞公

《易》称“《DD33》之时义大矣哉”。又曰:“不事王侯,高贵其事。”是以尧称则天,不屈颍阳之高;武尽美矣,终全孤竹之洁。自兹以降,风流弥繁,长往之轨未殊,而感致之数匪一。或隐居以求其志,或规避以全其道,或静已以镇其躁,或去危以图其安,或垢俗以动其概,或疵物以激其清。然观其甘心畎亩之中,憔悴江海之上,岂必亲鱼鸟、乐林草哉!亦云性分所至而已。故蒙耻之宾,屡黜不去其国;蹈海之节,千乘莫移其情。适使矫易去就,则不能够相为矣。彼虽B376B376有类沽名者,但是蝉壳嚣埃之中,自致寰区之外,异夫饰智巧以逐浮利者乎!孙卿有言曰,“志意修则骄富贵,道义重则轻王公”也。

卷八十三  逸民列传第七十三

汉室中微,王巨君篡位,士之蕴藉义愤甚矣。是时裂冠毁冕,相携持而去之者,盖举不胜举。杨雄曰:“无法无天,弋者何篡焉。”言其违患之远也。光武侧席幽人,求之若比不上,旌帛蒲车之所征贲,相望于岩中矣。若薛方、逢萌,聘而不肯至;严光、周党、王霸,至而不能够屈。群方咸遂,志士怀仁,斯固所谓“举逸民天下归心”者乎!肃宗亦礼郑均而征高凤,以成其节。自后帝德稍衰,邪{ 薛女}当朝,处子耿介,羞与卿相等列,至乃抗愤而不顾,多失个中央银行焉。 盖录其绝尘不反,同夫作者,列之此篇。

野王二老 向长 逢萌 周党 王霸 严光 井丹 梁鸿 高凤 台佟 韩康 矫慎 戴良 法真 汉阴老父 陈留老父 庞公

野王二老者,不知何许人也。初,光武贰于改善,会关中干扰,遣前爱将邓禹西征,送之于道。既反,因于野王猎,路见二老者即禽。光武问曰:“禽何向?”并举手西指,言“其中多虎,臣每即禽,虎亦即臣,大王勿往也。”光武曰:“苟有其备,虎亦何患。”父曰:“何大王之谬邪!昔汤即桀于鸣条,而大城于亳;武王亦即纣于牧野,而大城于郏D 27A。彼二王者,其备非不深也。 是以即人者,人亦即之,虽有其备,庸可忽乎!”光武悟其旨,顾左右曰:“此隐者也。”将用之,辞而去,莫知所在。

  《易》称「《遯》之时义大矣哉」。又曰:「不事王侯,高尚其事。」是以尧称则天,不屈颍阳之高;武尽美矣,终全孤竹之洁。自兹以降,风骚弥繁,长往之轨未殊,而感致之数匪一。或隐居以求其志,或逃避以全其道,或静已以镇其躁,或去危以图其安,或垢俗以动其概,或疵物以激其清。然观其甘心畎亩之中,憔悴江海之上,岂必亲鱼鸟、乐林草哉!亦云性分所至而已。故蒙耻之宾,屡黜不去其国;蹈海之节,千乘莫移其情。适使矫易去就,则无法相为矣。彼虽硁硁有类沽名者,然则蝉退嚣埃之中,自致寰区之外,异夫饰智巧以逐浮利者乎!荀况有言曰,「志意修则骄富贵,道义重则轻王公」也。

向长字子平,日内瓦朝歌人也。隐居不仕,性尚花月,好通《老》、《易》。贫无资食,好事者更馈焉,受之取足而反别的。新太祖大司空王邑辟之,连年以至,欲荐之于莽,固辞乃止。潜隐于家。读《易》至《损》、《益》卦,喟然叹曰:“吾已知富比不上贫,贵比不上贱,但未知死何如生耳。”建武中,男女娶嫁既毕,敕断家事勿相关,当如本身死也。于是遂率性,与同好北部湾禽庆俱游五岳名山,竟下落不明。

  汉室中微,新太祖篡位,士之蕴藉义愤甚矣。是时裂冠毁冕,相携持而去之者,盖不可胜计。杨雄曰:「无法无天,弋者何篡焉。」言其违患之远也。光武侧席幽人,求之若比不上,旌帛蒲车之所征贲,相望于岩中矣。若薛方、逢萌,聘而不肯至;严光、周党、王霸,至而不能够屈。群方咸遂,志士怀仁,斯固所谓「举逸民天下归心」者乎!肃宗亦礼郑均而征高凤,以成其节。自后帝德稍衰,邪{薛女}当朝,处子耿介,羞与卿相等列,至乃抗愤而不顾,多失当中央银行焉。盖录其绝尘不反,同夫作者,列之此篇。

逢萌字子康,拉克代夫海都昌人也。家贫,给事县为亭长。时尉行过亭,萌候迎拜谒,既而掷CF48叹曰:“大女婿安能为人役哉!”遂去之长安学,通《春秋经》。时王莽杀其子宇,萌谓同伙曰:“三纲绝矣!不去,祸将及人。”即解冠挂东都城门,归,将亲朋好朋友浮海,客于辽东。

  野王二老者,不知何许人也。初,光武贰于改革,会关中侵扰,遣前爱将邓禹西征,送之于道。既反,因于野王猎,路见二老者即禽。光武问曰:「禽何向?」并举手西指,言「当中多虎,臣每即禽,虎亦即臣,大王勿往也。」光武曰:「苟有其备,虎亦何患。」父曰:「何大王之谬邪!昔汤即桀于鸣条,而大城于亳;武王亦即纣于牧野,而大城于郏D27A。彼二王者,其备非不深也。是以即人者,人亦即之,虽有其备,庸可忽乎!」光武悟其旨,顾左右曰:「此隐者也。」将用之,辞而去,莫知所在。

萌素明阴阳,知莽将败,有顷,乃首戴瓦盎,哭于市曰:“新乎新乎!”因遂潜藏。

  向长字子平,深圳朝歌人也。隐居不仕,性尚花月,好通《老》、《易》。贫无资食,好事者更馈焉,受之取足而反别的。新太祖大司空王邑辟之,连年以至,欲荐之于莽,固辞乃止。潜隐于家。读《易》至《损》、《益》卦,喟然叹曰:「吾已知富不比贫,贵比不上贱,但未知死何如生耳。」建武中,男女娶嫁既毕,敕断家事勿相关,当如小编死也。于是遂放肆,与同好苏禄海禽庆俱游五岳名山,竟下落不明。

及光武即位,乃之琅邪劳山,养志修道,人皆化其德。

  逢萌字子康,阿拉伯海都昌人也。家贫,给事县为亭长。时尉行过亭,萌候迎拜会,既而掷楯叹曰:「大女婿安能为人役哉!」遂去之长安学,通《春秋经》。时新太祖杀其子宇,萌谓友人曰:「三纲绝矣!不去,祸将及人。」即解冠挂东都城门,归,将家里人浮海,客于辽东。

波斯湾太尉素闻其高,遣吏奉谒致礼,萌不答。左徒怀恨而使捕之。吏叩头曰:“子康大贤,天下共闻,所在之处,人敬如父,往必不获,只自作者加害辱。”御史怒,收之系狱,更发它吏。行至劳山,人果相率以兵弩捍御。吏被伤流血,奔而还。后上谕征萌,托以老耄,迷路东西,语使者云:“朝廷所以征笔者者,以其有益于政,尚不知方面所在,安能济时乎?”固然驾归。连征不起,以寿终。

  萌素明阴阳,知莽将败,有顷,乃首戴瓦盎,哭于市曰:「新乎新乎!」因遂潜藏。

初,萌与同郡徐房、平原李子云、王君公相友善,并晓阴阳,怀德秽行。房与子云养徒各千人,君公遭乱独不去,侩牛自隐。时人谓之论曰:“避世墙东王君公。”

  及光武即位,乃之琅邪劳山,养志修道,人皆化其德。

周党字伯况,克赖斯特彻奇广武人也。家产千金。少孤,为宗人所养,而遇之不以理,及长,又不还其财。党诣乡县讼,主乃归之。既而散与宗族,悉免遣奴婢,遂至长安游学。

  德雷克海峡太尉素闻其高,遣吏奉谒致礼,萌不答。令尹怀恨而使捕之。吏叩头曰:「子康大贤,天下共闻,所在之处,人敬如父,往必不获,只自残辱。」里胥怒,收之系狱,更发它吏。行至劳山,人果相率以兵弩捍御。吏被伤流血,奔而还。后上谕征萌,托以老耄,迷路东西,语使者云:「朝廷所以征小编者,以其有益于政,尚不知方面所在,安能济时乎?」就算驾归。连征不起,以寿终。

初,乡佐尝众中辱党,党久怀之。后读《春秋》,闻复仇之义,便辍讲而还,与乡佐相闻,期克斗日。既交刃,而党为乡佐所伤,困顿。乡佐服其义,舆归养之,数日方苏,既悟而去。自此敕身修志,州里称其高。

  初,萌与同郡徐房、平原李子云、王君公相友善,并晓阴阳,怀德秽行。房与子云养徒各千人,君公遭乱独不去,侩牛自隐。时人谓之论曰:「避世墙东王君公。」

及新太祖窃位,托疾杜门。自后贼暴从横,残灭郡县,唯至广武,过城不入。

  周党字伯况,海法广武人也。家产千金。少孤,为宗人所养,而遇之不以理,及长,又不还其财。党诣乡县讼,主乃归之。既而散与宗族,悉免遣奴婢,遂至长安游学。

建武中,征为议郎,以病去职,遂将爱妻居黾池。复被征,不得已,乃着短布单衣,穀皮绡头,待见军机大臣。及光武引见,党伏而不谒,自陈愿守所志,帝乃许焉。

  初,乡佐尝众中辱党,党久怀之。后读《春秋》,闻复仇之义,便辍讲而还,与乡佐相闻,期克斗日。既交刃,而党为乡佐所伤,困顿。乡佐服其义,舆归养之,数日方苏,既悟而去。自此敕身修志,州里称其高。

大学生范升奏毁党曰:“臣闻尧不须许由、巢父,而建号天下;周不待伯夷、叔齐,而王道以成。伏见布尔萨周党、马尾藻海王良(英文名:wáng liáng)、山阳王成等,境遇厚恩,使者三聘,乃肯就车。及陛见帝廷,党不以礼屈,伏而不谒,偃蹇骄悍,同期俱逝。党等文无法演义,武不可能死君,钓采华名,庶几三公之位。臣愿与坐云台之下,考试图国之道。不及臣言,伏虚妄之罪。而敢私窃虚名,夸上求高,皆大不敬。”书奏,国君以示公卿。诏曰:“自古明王圣主,必有不宾之士。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阿拉木图周党不受朕禄,亦各有志焉。其赐帛四十匹。”党遂隐居黾池,著书上下篇而终。邑人贤而祠之。

  及王巨君窃位,托疾杜门。自后贼暴从横,残灭郡县,唯至广武,过城不入。

初,党与同郡谭贤伯升、雁门殷谟君长,俱守节不仕王巨君世。建武中,征,并不到。

  建武中,征为议郎,以病去职,遂将太太居黾池。复被征,不得已,乃着短布单衣,穀皮绡头,待见少保。及光武引见,党伏而不谒,自陈愿守所志,帝乃许焉。

王霸字儒仲,华雷斯广武人也。少有清节。及新太祖篡位,弃冠带,绝交宦。建武中,征到左徒,拜称名,不称臣。有司问其故。霸曰:“君主有所不臣,诸侯有所不友。”司徒侯霸让位于霸。阎阳毁之曰:“奥马哈俗党,儒仲颇有其风。”遂止。以病归,隐居守志,茅屋蓬户。连征,不至,以寿终。

  学士范升奏毁党曰:「臣闻尧不须许由、巢父,而建号天下;周不待伯夷、叔齐,而王道以成。伏见伯尔尼周党、马尾藻海王良先生、山阳王成等,境遇厚恩,使者三聘,乃肯就车。及陛见帝廷,党不以礼屈,伏而不谒,偃蹇骄悍,同不经常候俱逝。党等文不能够演义,武无法死君,钓采华名,庶几三公之位。臣愿与坐云台之下,考试图国之道。不比臣言,伏虚妄之罪。而敢私窃虚名,夸上求高,皆大不敬。」书奏,皇上以示公卿。诏曰:「自古明王圣主,必有不宾之士。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阿伯丁周党不受朕禄,亦各有志焉。其赐帛四十匹。」党遂隐居黾池,著书上下篇而终。邑人贤而祠之。

严光字子陵,一名遵,会稽余姚人也。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名姓,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搜拜望之。后曹魏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乃备安车玄EE34,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舍于北军。给床褥,太官朝夕进膳。

  初,党与同郡谭贤伯升、雁门殷谟君长,俱守节不仕王巨君世。建武中,征,并不到。

司徒侯霸与光素旧,遣使奉书。使人因谓光曰:“公闻先生至,区区欲即诣造。迫于典司,是以不获。愿因日暮,自屈语言。”光不答,乃投札与之,口授曰:“君房足下:位至鼎足,甚善。怀仁辅义天下悦,阿谀顺旨要领绝。”霸得书,封奏之。帝笑曰:“狂奴故态也。”车驾即日幸其馆。光卧不起,帝即其卧所,抚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为理邪?”光又眠不应,漫长,乃张目熟视,曰:“昔唐尧著德,巢父洗耳。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小编竟无法下汝邪?”于是升舆叹息而去。

  王霸字儒仲,克赖斯特彻奇广武人也。少有清节。及王巨君篡位,弃冠带,绝交宦。建武中,征到经略使,拜称名,不称臣。有司问其故。霸曰:「圣上有所不臣,诸侯有所不友。」司徒侯霸让位于霸。阎阳毁之曰:「雷克雅未克俗党,儒仲颇有其风。」遂止。以病归,隐居守志,茅屋蓬户。连征,不至,以寿终。

复引光入,论道旧故,相对累日。帝从容问光曰:“朕何如昔时?”对曰:“君王差增于往。”因共偃卧,光以足加帝腹上。明天,太尉奏客星犯御坐甚急。帝笑曰:“朕故人严子陵共卧耳。”

  严光字子陵,一名遵,会稽余姚人也。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名姓,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搜拜候之。后西夏上言:「有一男士,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乃备安车玄纁,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舍于北军。给床褥,太官朝夕进膳。

除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于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焉。建武十八年,复特征,不至。年八十,终于家。帝伤惜之,诏下郡县赐钱百万、谷千斛。

  司徒侯霸与光素旧,遣使奉书。使人因谓光曰:「公闻先生至,区区欲即诣造。迫于典司,是以不获。愿因日暮,自屈语言。」光不答,乃投札与之,口授曰:「君房足下:位至鼎足,甚善。怀仁辅义天下悦,阿谀顺旨要领绝。」霸得书,封奏之。帝笑曰:「狂奴故态也。」车驾即日幸其馆。光卧不起,帝即其卧所,抚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为理邪?」光又眠不应,漫长,乃张目熟视,曰:「昔唐尧著德,巢父洗耳。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笔者竟不能下汝邪?」于是升舆叹息而去。

井丹字大春,扶风CD三十十二人也。少受业太学,通《五经》,善商酌,故京师为之语曰:“《五经》纷纶井大春。”性清高,未尝修刺修人。

云顶娱乐官网下载 ,  复引光入,论道旧故,相对累日。帝从容问光曰:「朕何如昔时?」对曰:「皇上差增于往。」因共偃卧,光以足加帝腹上。后天,太守奏客星犯御坐甚急。帝笑曰:「朕故人严子陵共卧耳。」

建武末,沛王辅等五王居西宫,皆好宾客,更遣请丹,不能够致。湖州侯阴就,光烈皇后弟也,以外戚贵盛,乃诡说五王,求钱绝对,约能致丹,而别使人要劫之。丹不得已,既至,就故为设麦饭葱叶之食。丹推去之,曰:“以君侯能供甘旨,故来相过,何其薄乎?”更置盛馔,乃食。及就起,左右进辇。丹笑曰:“吾闻桀驾人车,岂此邪?”坐中皆失色。就没有办法而令去辇。自是隐闭,不关人事,以寿终。

  除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于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焉。建武十四年,复特征,不至。年八十,终于家。帝伤惜之,诏下郡县赐钱百万、谷千斛。

梁鸿字伯鸾,扶风平陵人也。父让,新太祖时为城门太傅,封脩远伯,使奉少皞后,寓于北地而卒。鸿风尚幼,以遭动荡的世道,因卷席而葬。

  井丹字大春,扶风郿人也。少受业太学,通《五经》,善商议,故京师为之语曰:「《五经》纷纶井大春。」性清高,未尝修刺修人。

后受业太学,家贫而尚节介,博览无不通,而不为章句。学毕,乃牧豕于上林宛中。曾误遗火,延及它舍。鸿乃拜谒烧者,问所去失,悉以豕偿之。其主犹以为少。鸿曰:“无它财,愿以身居作。”主人许之。因为执勤,不懈朝夕。邻家耆老见鸿非恒人,乃共责让主人,而称鸿长者。于是始敬异焉,悉还其豕。鸿不受而去,归乡友。

  建武末,沛王辅等五王居北宫,皆好宾客,更遣请丹,无法致。银川侯阴就,光烈皇后弟也,以外戚贵盛,乃诡说五王,求钱相对,约能致丹,而别使人要劫之。丹不得已,既至,就故为设麦饭葱叶之食。丹推去之,曰:「以君侯能供甘旨,故来相过,何其薄乎?」更置盛馔,乃食。及就起,左右进辇。丹笑曰:「吾闻桀驾人车,岂此邪?」坐中皆失色。就无法而令去辇。自是隐闭,不关人事,以寿终。

势家慕其高节,多欲女之,鸿并绝不娶。同县孟氏有女,状肥丑而黑,力举石臼,择对不嫁,至年三十。父母问其故。女曰:“欲得贤如梁伯鸾者。”鸿闻而娉之。女求作土人、麻屦,织作筐缉绩之具。及嫁,始以装修入门。二日而鸿不答。妻乃跪床的下面请曰:“窃闻夫子高义,简斥数妇,妾亦偃蹇数夫矣。今而见择,敢不请罪。”鸿曰:“吾欲裘褐之人,可与俱隐深山者尔。今乃衣绮缟,傅粉墨,岂鸿所愿哉?”妻曰:“以观夫子之志耳。妾自有隐居之服。”乃更为椎髻,着汉子,操作而前。鸿大喜曰:“此真梁鸿妻也。能奉小编矣!”字之曰德曜,名孟光。

  梁鸿字伯鸾,扶风平陵人也。父让,新太祖时为城门太傅,封脩远伯,使奉玄嚣后,寓于北地而卒。鸿时髦幼,以遭混乱的时代,因卷席而葬。

居有顷,妻曰:“常闻夫子欲隐居避患,今何为默默?无乃欲低头就之乎?”鸿曰:“诺。”乃共入霸陵山中,以耕织为业,咏《诗》、《书》,弹琴以自娱。倾慕前世高士,而为四皓以来二15位作颂。因东出关,过东京,作《五噫之歌》曰:“陟彼北芒兮,噫!顾览帝京兮,噫!皇城崔嵬兮,噫!人之劬劳兮,噫!辽辽未央兮,噫!”肃宗闻而非之,求鸿不得。乃易姓运期,名耀,字侯光,与内人居齐鲁之间。

  后受业太学,家贫而尚节介,博览无不通,而不为章句。学毕,乃牧豕于上林宛中。曾误遗火,延及它舍。鸿乃会见烧者,问所去失,悉以豕偿之。其主犹认为少。鸿曰:「无它财,愿以身居作。」主人许之。因为执勤,不懈朝夕。邻家耆老见鸿非恒人,乃共责让全数者,而称鸿长者。于是始敬异焉,悉还其豕。鸿不受而去,归乡友。

有顷,又去适吴。将行,作诗曰:

  势家慕其高节,多欲女之,鸿并绝不娶。同县孟氏有女,状肥丑而黑,力举石臼,择对不嫁,至年三十。父母问其故。女曰:「欲得贤如梁伯鸾者。」鸿闻而娉之。女求作大老粗、麻屦,织作筐缉绩之具。及嫁,始以装修入门。十八日而鸿不答。妻乃跪床底请曰:「窃闻夫子高义,简斥数妇,妾亦偃蹇数夫矣。今而见择,敢不请罪。」鸿曰:「吾欲裘褐之人,可与俱隐深山者尔。今乃衣绮缟,傅粉墨,岂鸿所愿哉?」妻曰:「以观夫子之志耳。妾自有隐居之服。」乃更为椎髻,着男生,操作而前。鸿大喜曰:「此真梁鸿妻也。能奉笔者矣!」字之曰德曜,名孟光。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逸民列传第七十三,逸民列传

关键词:

上一篇:古典医学之明清书,卷四十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