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十一,古典法学之魏书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07-14

晁崇 张渊 殷绍 王早 耿玄 刘灵助 江式 周澹 李修 徐謇 王显 崔彧 蒋少游

列传术艺第七十九

盖小道必有可观,况往圣标历数之术,先王垂卜筮之典,论察有法,占候相传, 触类长之,其流遂广。工艺纷纶,理非抑止,今列于篇,亦所以广闻见也。

晁崇张渊殷绍王早耿玄刘灵助江式周澹李修徐謇王显崔彧蒋少游

晁崇,字子业,辽东襄平人也。家世史官,崇善天文述数,知名于时。为慕容 垂太史郎。从慕容宝败于参合,获崇,后乃赦之。太祖爱其伎术,甚见亲待。从平 中原,拜太史令,诏崇造浑仪,历象日月星辰。迁中书侍郎,令如故。天兴五年, 月晕,左角蚀将尽,崇奏曰:“占为角虫将死。”时太祖既克姚平于柴壁,以崇言 之征,遂命诸军焚车而反。牛果大疫,舆驾所乘巨犗数百头亦同日毙于路侧,自余 首尾相继。是岁,天下之牛死者十七八,麋鹿亦多死。

  盖小道必有可观,况往圣标历数之术,先王垂卜筮之典,论察有法,占候相传,触类长之,其流遂广。工艺纷纶,理非抑止,今列于篇,亦所以广闻见也。

崇弟懿,明辩而才不及崇也。以善比人语内侍左右,为黄门侍郎,兄弟并显。 懿好矜容仪,被服僭度,言音类太祖。左右每闻其声,莫不惊竦。太祖知而恶之。 后其家奴告崇与懿叛,又与阙臣王次多潜通,招引姚兴,太祖衔之。及兴寇平阳, 车驾击破之。太祖以奴言为实,还次晋阳,执崇兄弟并赐死。

  晁崇,字子业,辽东襄平人也。家世史官,崇善天文述数,知名于时。为慕容垂太史郎。从慕容宝败于参合,获崇,后乃赦之。太祖爱其伎术,甚见亲待。从平中原,拜太史令,诏崇造浑仪,历象日月星辰。迁中书侍郎,令如故。天兴五年,月晕,左角蚀将尽,崇奏曰:「占为角虫将死。」时太祖既克姚平于柴壁,以崇言之征,遂命诸军焚车而反。牛果大疫,舆驾所乘巨犗数百头亦同日毙于路侧,自余首尾相继。是岁,天下之牛死者十七八,麋鹿亦多死。

崇兄子晖。太祖时给事诸曹,稍迁给事中,赐爵长平侯。征虏将军、济州刺史, 假宁东将军、颍川公。刘骏镇东平郡,徙戍近境,晖上表求击之,高宗不许。晖乃 为书以大义责之。卒。

  崇弟懿,明辩而才不及崇也。以善比人语内侍左右,为黄门侍郎,兄弟并显。懿好矜容仪,被服僭度,言音类太祖。左右每闻其声,莫不惊竦。太祖知而恶之。后其家奴告崇与懿叛,又与阙臣王次多潜通,招引姚兴,太祖衔之。及兴寇平阳,车驾击破之。太祖以奴言为实,还次晋阳,执崇兄弟并赐死。

子林,袭爵。林卒,子清袭。事在《节义传》。

  崇兄子晖。太祖时给事诸曹,稍迁给事中,赐爵长平侯。征虏将军、济州刺史,假宁东将军、颍川公。刘骏镇东平郡,徙戍近境,晖上表求击之,高宗不许。晖乃为书以大义责之。卒。

晖从弟继,太祖时稍迁中书侍郎、给事中、中坚将军,赐爵襄平子。除魏郡太 守。卒。

  子林,袭爵。林卒,子清袭。事在《节义传》。

子世宗,袭爵。卒,子元和袭。卒。

  晖从弟继,太祖时稍迁中书侍郎、给事中、中坚将军,赐爵襄平子。除魏郡太守。卒。

张渊,不知何许人。明占候,晓内外星分。自云尝事苻坚,坚欲南征司马昌明, 渊劝不行,坚不从,果败。又仕姚兴父子,为灵台令。姚泓灭,入赫连昌,昌复以 渊及徐辩对为太史令。世祖平统万,渊与辩俱见获。世祖以渊为太史令,数见访问。 神二年,世祖将讨蠕蠕,渊与徐辩皆谓不宜行,与崔浩争于世祖前,语在《浩传》。 渊专守常占,而不能钩深致远,故不及浩。后为骠骑军谋祭酒,尝著《观象赋》曰:

  子世宗,袭爵。卒,子元和袭。卒。

《易曰》:开垂象见吉凶,圣人则之。又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然则三极虽殊,妙本同一;显昧虽遐,契齐影响。寻其应感之符, 测乎冥通之数,天人之际,可见明矣。夫机象冥缅,至理幽玄,岂伊管智所能究暢。 然歌咏之来,偶同风人,目阅群宿,能不歌吟?是时也,岁次析木之津,日在翼星 之分,阊阖晨鼓而萧瑟,流火夕以摧颓,游气眇其高搴,辰宿焕焉华布。睹时逝 怀川上之感,步秋林同宋生之戚,叹巨艰之未终,抱殷忧而不寐,遂彷徨于穷谷之 里,仗策陟神岩之侧。乃仰观太虚,纵目远览,吟啸之顷,懔然增怀。不览至理, 拔自近情。常韵发于宵夜,不任咏歌之末,前援管而为赋。其辞曰:

  张渊,不知何许人。明占候,晓内外星分。自云尝事苻坚,坚欲南征司马昌明,渊劝不行,坚不从,果败。又仕姚兴父子,为灵台令。姚泓灭,入赫连昌,昌复以渊及徐辩对为太史令。世祖平统万,渊与辩俱见获。世祖以渊为太史令,数见访问。神鄱年,世祖将讨蠕蠕,渊与徐辩皆谓不宜行,与崔浩争于世祖前,语在《浩传》。渊专守常占,而不能钩深致远,故不及浩。后为骠骑军谋祭酒,尝著《观象赋》曰:

陟秀峰以遐眺,望灵象于九霄。陟,升。遐,远。九霄,九天也。

  《易曰》:开垂象见吉凶,圣人则之。又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然则三极虽殊,妙本同一;显昧虽遐,契齐影响。寻其应感之符,测乎冥通之数,天人之际,可见明矣。夫机象冥缅,至理幽玄,岂伊管智所能究暢。然歌咏之来,偶同风人,目阅群宿,能不歌吟?是时也,岁次析木之津,日在翼星之分,阊阖晨鼓而萧瑟,流火夕揭源萃牵游气眇其高搴,辰宿焕焉华布。睹时逝怀川上之感,步秋林同宋生之戚,叹巨艰之未终,抱殷忧而不寐,遂彷徨于穷谷之里,仗策陟神岩之侧。乃仰观太虚,纵目远览,吟啸之顷,懔然增怀。不览至理,拔自近情。常韵发于宵夜,不任咏歌之末,前援管而为赋。其辞曰:

睹紫宫 之环周,嘉帝坐之独标。紫宫垣十五在北斗北,天皇大帝大一星在紫宫中,天帝位 尊,故言独标也。

  陟秀峰以遐眺,望灵象于九霄。陟,升。遐,远。九霄,九天也。

瞻华盖之廕蔼,何虚中之迢迢。华盖七星,杠九星,合十六 星,在大帝上。迢迢,高远之貌。

  睹紫宫之环周,嘉帝坐之独标。紫宫垣十五在北斗北,天皇大帝大一星在紫宫中,天帝位尊,故言独标也。

观阁道之穹隆,想灵驾之电飘。阁道六星在 王良东北,天帝之所乘蹑,灵驾之所由从。电飘,疾也。

  瞻华盖之廕蔼,何虚中之迢迢。华盖七星,杠九星,合十六星,在大帝上。迢迢,高远之貌。

尔乃纵目远览,傍极 四维,北鉴机衡,南睹太微,四维,四方之维。机衡,谓北斗星。太微宫十星在翼 轸北。三台皦瑗以双列,皇座冏冏以垂晖,三台凡六星,两两而居,起文昌,极太 微。皇座一星在太微星中。皦瑗、冏冏,皆星光明之貌也。

  观阁道之穹隆,想灵驾之电飘。阁道六星在王良东北,天帝之所乘蹑,灵驾之所由从。电飘,疾也。

虎贲执锐于前阶, 常陈屯聚于后闱。三台谓之太阶,虎贲一星在下台南,故言前阶。常陈七星,如毕 状,在皇座北,皆宿卫天帝前后,备非常。闱门,宫中之门也。

  尔乃纵目远览,傍极四维,北鉴机衡,南睹太微,四维,四方之维。机衡,谓北斗星。太微宫十星在翼轸北。三台皦瑗以双列,皇座冏冏以垂晖,三台凡六星,两两而居,起文昌,极太微。皇座一星在太微星中。皦瑗、冏冏,皆星光明之貌也。

遂回情旋首, 次目文昌,文昌七星,在北斗魁前,别一宫之名,皆相位次也。

  虎贲执锐于前阶,常陈屯聚于后闱。三台谓之太阶,虎贲一星在下台南,故言前阶。常陈七星,如毕状,在皇座北,皆宿卫天帝前后,备非常。闱门,宫中之门也。

仰见造父,爰 及王良。造父五星在传舍河中。造父,周穆王御,死,精上为星。王良五星在奎北。 王良者,晋大夫,善御,九方湮之子。良一名邮无正,为赵简子御。死,精托于星, 为天帝之驭宫。

  遂回情旋首,次目文昌,文昌七星,在北斗魁前,别一宫之名,皆相位次也。

傅说登天而乘尾,奚仲托精于津阳。傅说一星在尾后。傅说, 殷时隐于岩中,殷王武丁梦得贤人,图画其象,求而得之,即立为相。死,精上为 星。乘尾,在龙驷之间。奚仲四星在天津北,近河傍。太古时造车舆者,死而精上 为星。水北曰阳,在河北,故曰津阳也。

  仰见造父,爰及王良。造父五星在传舍河中。造父,周穆王御,死,精上为星。王良五星在奎北。王良者,晋大夫,善御,九方湮之子。良一名邮无正,为赵简子御。死,精托于星,为天帝之驭宫。

织女朗列于河湄,牵牛焕然而舒光。 织女三星在纪星东端,牵牛六星在河鼓南。世人复以河鼓为牵牛。

  傅说登天而乘尾,奚仲托精于津阳。傅说一星在尾后。傅说,殷时隐于岩中,殷王武丁梦得贤人,图画其象,求而得之,即立为相。死,精上为星。乘尾,在龙驷之间。奚仲四星在天津北,近河傍。太古时造车舆者,死而精上为星。水北曰阳,在河北,故曰津阳也。

五车亭柱于 毕阴,两河侠井而相望。五车三柱,都十四星,在毕东北。在宿北,故谓之阴。两 河,南河、北河。六星侠东井,东西遥相对,故曰相望也。

  织女朗列于河湄,牵牛焕然而舒光。织女三星在纪星东端,牵牛六星在河鼓南。世人复以河鼓为牵牛。

灼灼群位,落落幽 纪,设官分职,罔不悉置。灼灼、落落,皆星光明希疏之貌。群位,谓天设三公九 卿之官,皇后嫔御之位。分,谓分其所司,而各有所典。罔,无。悉,尽。言无不 尽备,官职亦有之也。

  五车亭柱于毕阴,两河侠井而相望。五车三柱,都十四星,在毕东北。在宿北,故谓之阴。两河,南河、北河。六星侠东井,东西遥相对,故曰相望也。

储贰副天,庭延三吏。储贰,谓太子一星,在帝座北。 三吏,三公星,在太微宫中也。论道纳言,各有攸司。

  灼灼群位,落落幽纪,设官分职,罔不悉置。灼灼、落落,皆星光明希疏之貌。群位,谓天设三公九卿之官,皇后嫔御之位。分,谓分其所司,而各有所典。罔,无。悉,尽。言无不尽备,官职亦有之也。

论道,谓三公坐而论道。 纳言,谓尚书献可替否。

  储贰副天,庭延三吏。储贰,谓太子一星,在帝座北。三吏,三公星,在太微宫中也。论道纳言,各有攸司。

将相次序以卫守,九卿珠连而内侍。太微宫十星皆有 上将、上相、次将、次相之位。九卿三星在太微庭中,行列似珠之相连而内侍。 天街分中外之境,四七列九士之异。天街二星,昂毕间,近月星,阴阳之所分, 中国之境界。天街以西属外国,旄头氈褐,引弓之民皆属焉。天街以东属中国,缙 绅之士,冠带之伦皆属焉。四七二十八宿,角、亢,郑国兗州;氐、房、心,陈国 豫州;尾、箕,燕国幽州;斗、牛,吴国扬州;女、虚、危,齐国青州;营室、东 壁,卫国并州;奎、娄,鲁国徐州;骨、昂、毕,赵国冀州;觜、参,魏国益州; 井、鬼,秦国雍州;柳、星、张,周国洛阳、三河;翼、轸,楚国荆州。天有十二 次,日月之所经历;地有十二州,王侯之所国。方土所出之物,各有殊异不同者。

  论道,谓三公坐而论道。纳言,谓尚书献可替否。

左则天纪、枪、棓、摄提、大角,二咸防奢,七公理狱。天纪九星在贯索东, 天枪三星在北斗杓东,天音五星在女床东北。摄提六星侠大角,大角一星在摄提 间。二咸:东咸四星在房东北,西咸四星在房西北,此星主防奢淫谄佞之事。七公 七星,在招摇东,接近贯索。贯索为天狱。刑狱失中,则七公评议,理其冤枉。 库楼炯炯以灼明,骑官腾骧而奋足。库楼十星在大角南。骑官二十七星在氐南。 骑官典乘,故曰腾骧也。

  将相次序以卫守,九卿珠连而内侍。太微宫十星皆有上将、上相、次将、次相之位。九卿三星在太微庭中,行列似珠之相连而内侍。

天市建肆于房、心,帝座磥落而电烛。天市二十四星 在房、心北,帝座一星在天市中心。

  天街分中外之境,四七列九士之异。天街二星,昂毕间,近月星,阴阳之所分,中国之境界。天街以西属外国,旄头氈褐,引弓之民皆属焉。天街以东属中国,缙绅之士,冠带之伦皆属焉。四七二十八宿,角、亢,郑国兗州;氐、房、心,陈国豫州;尾、箕,燕国幽州;斗、牛,吴国扬州;女、虚、危,齐国青州;营室、东壁,卫国并州;奎、娄,鲁国徐州;骨、昂、毕,赵国冀州;觜、参,魏国益州;井、鬼,秦国雍州;柳、星、张,周国洛阳、三河;翼、轸,楚国荆州。天有十二次,日月之所经历;地有十二州,王侯之所国。方土所出之物,各有殊异不同者。

于前则老人、天社,清庙所居。老人一星 在弧南,常以春秋分候之。天社六星亦在弧南。清庙十四星在张南。

  左则天纪、枪、棓、摄提、大角,二咸防奢,七公理狱。天纪九星在贯索东,天枪三星在北斗杓东,天音五星在女床东北。摄提六星侠大角,大角一星在摄提间。二咸:东咸四星在房东北,西咸四星在房西北,此星主防奢淫谄佞之事。七公七星,在招摇东,接近贯索。贯索为天狱。刑狱失中,则七公评议,理其冤枉。

明堂配帝, 灵台考符。明堂三星在太微西南角外,灵台三星在明堂西。

  库楼炯炯以灼明,骑官腾骧而奋足。库楼十星在大角南。骑官二十七星在氐南。骑官典乘,故曰腾骧也。

丈人极阳而慌忽, 子、孙嘒嘒于参嵎。丈人二星在军市西南。星在南方,故称极阳。慌忽,谓星细小, 远邈难见。《老子》曰:“忽兮慌兮,其中有象;慌兮忽兮,其中有物。”子二星, 在丈人东。嘒,小貌。孙二星,在子东。《诗》云:嘒彼小星,三五在东。”此之 谓乎?

  天市建肆于房、心,帝座磥落而电烛。天市二十四星在房、心北,帝座一星在天市中心。

天狗接狼以吠守,野鸡伺晨于参墟。天狗七星在狼北,野鸡一星在参东 南。天市中街主警怖,故曰吠守。鸡能候时。鸡能候时,故曰伺晨。

  于前则老人、天社,清庙所居。老人一星在弧南,常以春秋分候之。天社六星亦在弧南。清庙十四星在张南。

右则少微、 轩辕,皇后之位,嫔御相次,尊卑有秩。少微四星在太微西,南北列,白衣处士之 位。轩辕十七星在七星北,有皇后嫔御之位,尊卑相次,皆秩序之也。

  明堂配帝,灵台考符。明堂三星在太微西南角外,灵台三星在明堂西。

御宫典 仪,女史执笔。御宫四星在钩陈左傍,此星主典司礼仪、威容步趋之事。女史一星 在柱下史北。女史记识昼夜昏明,节漏省时,在勾陈右傍。

  丈人极阳而慌忽,子、孙嘒嘒于参嵎。丈人二星在军市西南。星在南方,故称极阳。慌忽,谓星细小,远邈难见。《老子》曰:「忽兮慌兮,其中有象;慌兮忽兮,其中有物。」子二星,在丈人东。嘒,小貌。孙二星,在子东。《诗》云:嘒彼小星,三五在东。」此之谓乎?

内平秉礼以伺邪, 天牢禁愆而察失。内平四星在中宫南,有邪媚之事,以礼正之。天牢六星在北斗魁 下,有过失则惩其愆也。

  天狗接狼以吠守,野鸡伺晨于参墟。天狗七星在狼北,野鸡一星在参东南。天市中街主警怖,故曰吠守。鸡能候时。鸡能候时,故曰伺晨。

于后则有车府、传舍,匏瓜、天津,车府七星在天津 东,传舍五星在华盖上,匏瓜五星在丽珠北,天津九星在匏瓜北。

  右则少微、轩辕,皇后之位,嫔御相次,尊卑有秩。少微四星在太微西,南北列,白衣处士之位。轩辕十七星在七星北,有皇后嫔御之位,尊卑相次,皆秩序之也。

扶匡照曜, 丽珠佩珍。扶匡七星在天津东,丽珠五星在须女北。丽桂、衣珠、佩珍,后夫人之 盛饰。其星主皇后之服也。

  御宫典仪,女史执笔。御宫四星在钩陈左傍,此星主典司礼仪、威容步趋之事。女史一星在柱下史北。女史记识昼夜昏明,节漏省时,在勾陈右傍。

人星丽玄以闲逸,哭、泣连属而趋坟。人星五星在 车府南。丽,附;玄,天。言人星近于闲逸。《易》曰:“日月星辰丽于天。” 《石氏经》曰:“人星优游,人乃安宁。”哭二星在虚南,泣三星在哭东。坟墓四 星在危南。哭、泣星行列趣向坟墓,故曰连属。

  内平秉礼以伺邪,天牢禁愆而察失。内平四星在中宫南,有邪媚之事,以礼正之。天牢六星在北斗魁下,有过失则惩其愆也。

河鼓震协以訇磕,腾蛇蟠萦 而轮菌。河鼓十二星在南斗北,此星昏中南方而震雷。《易》曰:“鼓之以雷霆。 此之谓也。此星主声音,故曰訇磕。腾蛇二十二星在营室北,形状似蛇,故曰轮 菌。 于是周章高眄,还旋辰极。辰极,北极。

  于后则有车府、传舍,匏瓜、天津,车府七星在天津东,传舍五星在华盖上,匏瓜五星在丽珠北,天津九星在匏瓜北。

既觌钩陈中禁,复睹天帝休息,钩 陈六星在紫宫中,天皇大帝之所居。诸宫别馆及天床星,皆是休息寝卧而游也。 渐台可升,离宫可即。渐台、离宫皆天宫台之名。渐台四星在织女东足下,离宫 六星与营室相连。言天帝或升渐台而观,或就离宫而游。即,就也,《礼记》曰 “即宫于宗周”也。

  扶匡照曜,丽珠佩珍。扶匡七星在天津东,丽珠五星在须女北。丽桂、衣珠、佩珍,后夫人之盛饰。其星主皇后之服也。

酒旗建醇醪之旌,女床列窈窕之色。酒旗三星在轩辕左角, 天设置酒官为饮燕之事,故建牙旗为标。女床二星在纪星东北端,奉侍天王之女。 侍卫天王,必有《关睢》窈窕之美,无妒忌之心,乃可侍卫天王左右,故言列窈窕 之色也。

  人星丽玄以闲逸,哭、泣连属而趋坟。人星五星在车府南。丽,附;玄,天。言人星近于闲逸。《易》曰:「日月星辰丽于天。」《石氏经》曰:「人星优游,人乃安宁。」哭二星在虚南,泣三星在哭东。坟墓四星在危南。哭、泣星行列趣向坟墓,故曰连属。

辇道屈曲以微焕,附路立于去阁之侧。辇道五星在织女西足,屈曲而 细小,故言微焕也。附路一星在阁道傍,言天帝出入由阁道附路。豫防败伤,故言 立于云阁之侧。

  河鼓震协以糍昕模腾蛇蟠萦而轮菌。河鼓十二星在南斗北,此星昏中南方而震雷。《易》曰:「鼓之以雷霆。此之谓也。此星主声音,故曰糍昕摹L谏叨十二星在营室北,形状似蛇,故曰轮菌。

其列星之表,五车之间,乃有咸池、鸿沼、玉井、天渊、建树、 百果、竹林在焉。列宿之外谓之表。咸池三星在天潢东,鸿沼二十三星在须女北, 玉井四星在参左足下,天渊十星在龟星东南,建树、百果星在胃南,竹林二十五星 在园西南。

  于是周章高眄,还旋辰极。辰极,北极。

江河炳著于上穹,素气霏霏其带天。江,天江星。天江四星在尾北, 言天江星乃炳然著见于天上。素气者,天河白气。素,白。霏霏然,带著于天也。

  既觌钩陈中禁,复睹天帝休息,钩陈六星在紫宫中,天皇大帝之所居。诸宫别馆及天床星,皆是休息寝卧而游也。

神龟曜甲于清冷,龙鱼摛光以映连。神龟,龟星也,有五星在尾南,龟知来事, 故称神在河中,故言清冷。鱼龙,谓鱼一星,在尾,后河中尾为应宿,故言龙鱼, 此星在河中,以鱼星之映,水有光曜也。

  渐台可升,离宫可即。渐台、离宫皆天宫台之名。渐台四星在织女东足下,离宫六星与营室相连。言天帝或升渐台而观,或就离宫而游。即,就也,《礼记》曰「即宫于宗周」也。

又有南门、鼓吹,器府之官,奏彼丝 竹,为帝娱欢。南门、鼓吹二星在库楼南,翼西南。器府三十二星在轸南。器府典 掌丝竹之事,以娱乐天帝也。

  酒旗建醇醪之旌,女床列窈窕之色。酒旗三星在轩辕左角,天设置酒官为饮燕之事,故建牙旗为标。女床二星在纪星东北端,奉侍天王之女。侍卫天王,必有《关睢》窈窕之美,无妒忌之心,乃可侍卫天王左右,故言列窈窕之色也。

熊、罴绵络于天际,虎、豹倏煜而晖烂。虎、豹、 熊、罴四星在狼星傍。

  辇道屈曲以微焕,附路立于去阁之侧。辇道五星在织女西足,屈曲而细小,故言微焕也。附路一星在阁道傍,言天帝出入由阁道附路。豫防败伤,故言立于云阁之侧。

弧精引弓以持满,狼星摇动于霄端。狼一星在参东南, 弧九星在狼东南。《星传》云:“天下兵起,则弧弓张天。”

  其列星之表,五车之间,乃有咸池、鸿沼、玉井、天渊、建树、百果、竹林在焉。列宿之外谓之表。咸池三星在天潢东,鸿沼二十三星在须女北,玉井四星在参左足下,天渊十星在龟星东南,建树、百果星在胃南,竹林二十五星在园西南。

其外则有燕、秦、 齐、赵,列国之名。外,谓列宿之外,复有诸国之名。齐一星在九坎东,赵二星在 齐北,郑一星在赵北,越一星在郑北,周二星在越东,秦二星在周东,代二星在秦 南,晋一星在代南,韩一星在晋西,魏一星在韩北,楚一星在韩西,燕一星在楚南。 诸列国之名,凡有十二星也。

  江河炳著于上穹,素气霏霏其带天。江,天江星。天江四星在尾北,言天江星乃炳然著见于天上。素气者,天河白气。素,白。霏霏然,带著于天也。

雷电霹雳,雨落云征。征,行也。雷电六星在营 室南,霹雳五星在土公西南,云雨四星在霹雳南。

  神龟曜甲于清冷,龙鱼摛光以映连。神龟,龟星也,有五星在尾南,龟知来事,故称神在河中,故言清冷。鱼龙,谓鱼一星,在尾,后河中尾为应宿,故言龙鱼,此星在河中,以鱼星之映,水有光曜也。

陈车策驾于氐南,天驷骋步 于太清。陈车三星在氐南。房星一名天驷。

  又有南门、鼓吹,器府之官,奏彼丝竹,为帝娱欢。南门、鼓吹二星在库楼南,翼西南。器府三十二星在轸南。器府典掌丝竹之事,以娱乐天帝也。

园、苑周回以曲列,仓、廪区别而 殊形。天园十四星在苑南,天苑十六星在昂、毕南,天仓六星在娄南,天廪四星在 昂南,言形象殊别不同也。

  熊、罴绵络于天际,虎、豹倏煜而晖烂。虎、豹、熊、罴四星在狼星傍。

内则尚书、大理、太一、天一之宫,尚书五星在紫 微宫门内东南维。大理二星在紫微宫中。太一、天一各一星,相近,在紫宫门南。

  弧精引弓以持满,狼星摇动于霄端。狼一星在参东南,弧九星在狼东南。《星传》云:「天下兵起,则弧弓张天。」

柱下著术,传过无穷。柱下史一星,在北极东。

  其外则有燕、秦、齐、赵,列国之名。外,谓列宿之外,复有诸国之名。齐一星在九坎东,赵二星在齐北,郑一星在赵北,越一星在郑北,周二星在越东,秦二星在周东,代二星在秦南,晋一星在代南,韩一星在晋西,魏一星在韩北,楚一星在韩西,燕一星在楚南。诸列国之名,凡有十二星也。

六甲候大帝之所须,内厨 进御膳于皇躬。六甲在华盖下,内厨二星在紫宫西南角外。

  雷电霹雳,雨落云征。征,行也。雷电六星在营室南,霹雳五星在土公西南,云雨四星在霹雳南。

天船横汉以普济, 积水候灾于其中。天船九星在大陵北,积水一星在天船中。

  陈车策驾于氐南,天驷骋步于太清。陈车三星在氐南。房星一名天驷。

阴德播洪施以恤不 足,四辅翼皇极而阐玄风。阴德二星在尚书西,四辅四星侠北极。播,布;洪,大, 玄,天也。阴德之官必有阳报。夫阴施阳报,自然之常数;贫穷困死,生民之极艰。 以至困乏阙死,遭阴德之终。故穷者不希周恤而惠与自至,施者无求于报而酬答自 来。斯乃冥中之理,大象岂虚构其曜哉?四辅星既翼佐北极之枢,又能阐扬天帝之 风教,故言阐玄风也。

  园、苑周回以曲列,仓、廪区别而殊形。天园十四星在苑南,天苑十六星在昂、毕南,天仓六星在娄南,天廪四星在昂南,言形象殊别不同也。

恢恢太虚,寥寥帝庭。恢恢、寥寥,皆广大清虚之貌。 老子曰:“天网恢恢,疏而不失。”帝谓太微宫也。

  内则尚书、大理、太一、天一之宫,尚书五星在紫微宫门内东南维。大理二星在紫微宫中。太一、天一各一星,相近,在紫宫门南。

五座并设,爰集神灵。五 座,谓太微宫中五帝座也。黄帝灵威仰位东方,赤帝赤熛怒位南方,白帝白招矩位 西方,黑帝汁光纪位北方,黄帝含枢纽位中央。五帝各异,并集诸神之宫,与之谋 国事。《孝经》《援神契》曰:“并设神灵集谋。”此之谓也。

  柱下著术,传过无穷。柱下史一星,在北极东。

乃命荧惑,伺 彼骄盈。荧惑常以十月、十一月入太微,受制伺无道之国,故曰伺彼骄盈也。

  六甲候大帝之所须,内厨进御膳于皇躬。六甲在华盖下,内厨二星在紫宫西南角外。

执法刺举于南端,五侯议疑于水衡。太微南门,谓之执法。刺举者,刺奸恶,举有 功。五侯五星在东北。东井为水衡,辨疑狱,五侯议而评之也。

  天船横汉以普济,积水候灾于其中。天船九星在大陵北,积水一星在天船中。

金、火时出以 成纬,七宿匡卫而为经。金、火,荧惑、太白也。太宿,谓阙

  阴德播洪施以恤不足,四辅翼皇极而阐玄风。阴德二星在尚书西,四辅四星侠北极。播,布;洪,大,玄,天也。阴德之官必有阳报。夫阴施阳报,自然之常数;贫穷困死,生民之极艰。以至困乏阙死,遭阴德之终。故穷者不希周恤而惠与自至,施者无求于报而酬答自来。斯乃冥中之理,大象岂虚构其曜哉?四辅星既翼佐北极之枢,又能阐扬天帝之风教,故言阐玄风也。

方七宿。天文谓 五星为纬,二十八宿为经,故举金火七宿为言,则五星二十八宿可知也。言五星出 入,伏见有时,不常出也。

  恢恢太虚,寥寥帝庭。恢恢、寥寥,皆广大清虚之貌。老子曰:「天网恢恢,疏而不失。」帝谓太微宫也。

暐晔昱其并曜,粲若三春之荣。言星辰布曜,若春 日之荣华也。

  五座并设,爰集神灵。五座,谓太微宫中五帝座也。黄帝灵威仰位东方,赤帝赤熛怒位南方,白帝白招矩位西方,黑帝汁光纪位北方,黄帝含枢纽位中央。五帝各异,并集诸神之宫,与之谋国事。《孝经》《援神契》曰:「并设神灵集谋。」此之谓也。

睹夫天官之罗布,故作则于华京。言天官罗布于上,王者法效于下。《论语》 曰“惟天为大,惟尧则之”也。

  乃命荧惑,伺彼骄盈。荧惑常以十月、十一月入太微,受制伺无道之国,故曰伺彼骄盈也。

及其灾异之兴,出无常所。言灾异出无常宿, 随其善恶而处之。假使郑国有事,则变见角、亢也。

  执法刺举于南端,五侯议疑于水衡。太微南门,谓之执法。刺举者,刺奸恶,举有功。五侯五星在东北。东井为水衡,辨疑狱,五侯议而评之也。

归邪缤纷,飞流电举。如 星,非星如云。非云,谓之归邪,夹以微气,故称缤纷。飞飞星也,流流星也。星 与流星各异,飞星焱去而迹绝,流星迹存而不灭。电举者,似焱电长。

  金、火时出以成纬,七宿匡卫而为经。金、火,荧惑、太白也。太宿,谓阙

妖星起 则殃及晋平,蛇乘龙则祸连周楚。《春秋》鲁襄公十年春正月戊子,妖星出于婺女, 见于申维。婺女属齐,申为晋分。梓慎见妖星出,知晋侯以戊子日死。蛇乘龙,谓 襄公二十八年,岁星次天津,于玄枵十五度,在虚下。岁星主木,位在东,体合房、 心,故名龙。虚在坎,坎子位,次玄枵,龟蛇之类。岁星失次,行虚之外,出其下, 故曰蛇乘龙。龙位寿星,宋郑之分。梓慎见蛇乘龙,知饥在宋郑。然裨灶以为周王 及楚子皆死。二人推变不同,所见各异。梓慎、裨灶,古之良史也。

  方七宿。天文谓五星为纬,二十八宿为经,故举金火七宿为言,则五星二十八宿可知也。言五星出入,伏见有时,不常出也。

或取证于 逢公,或推变于冲午。逢公,齐邑,姜之先。言逢公死时,亦有此星见,梓慎推星, 以此方之,知晋平公将死。冲午,谓虚宿对午。午为张、翼,张、翼周楚之分,裨 灶占知周王、楚子死,故言推变于冲午。

  暐晔昱其并曜,粲若三春之荣。言星辰布曜,若春日之荣华也。

乃有钦明光被,填逆水府。昔尧遭洪 水,填星逆行入水府。《书》曰:“钦明文思,光被万邦。”

  

洪波滔天,功隆 大禹。言洪水既出,尧命鮌治之而功不成,乃复命禹治而平之,禹有济世之难,治 水之功。《书》曰:“洪水滔天。”又曰:“禹锡玄圭,告厥成功。”

  睹夫天官之罗布,故作则于华京。言天官罗布于上,王者法效于下。《论语》曰「惟天为大,惟尧则之」也。

此则冥 数之大运,非治网之失绪。言尧遭洪水,致填星逆行之异,非不德所致,此乃运数 应尔也。

  及其灾异之兴,出无常所。言灾异出无常宿,随其善恶而处之。假使郑国有事,则变见角、亢也。

盖象外之妙,不可以粗理寻,重玄之内,难以荧燎睹。言玄理微妙, 不可知见也。

  归邪缤纷,飞流电举。如星,非星如云。非云,谓之归邪,夹以微气,故称缤纷。飞飞星也,流流星也。星与流星各异,飞星焱去而迹绝,流星迹存而不灭。电举者,似焱电长。

至于精灵所感,迅逾骇向。荆轲慕丹,则白虹贯日而不彻;昔荆 轲慕燕太子丹之义,入秦为刺客。虽王精感上,而事意不捷。

  妖星起则殃及晋平,蛇乘龙则祸连周楚。《春秋》鲁襄公十年春正月戊子,妖星出于婺女,见于申维。婺女属齐,申为晋分。梓慎见妖星出,知晋侯以戊子日死。蛇乘龙,谓襄公二十八年,岁星次天津,于玄枵十五度,在虚下。岁星主木,位在东,体合房、心,故名龙。虚在坎,坎子位,次玄枵,龟蛇之类。岁星失次,行虚之外,出其下,故曰蛇乘龙。龙位寿星,宋郑之分。梓慎见蛇乘龙,知饥在宋郑。然裨灶以为周王及楚子皆死。二人推变不同,所见各异。梓慎、裨灶,古之良史也。

卫生画策,则太 白食昴而擒朗。昔卫先生为秦画策于长平,昭王疑而不信,太白有食昂之变。

  或取证于逢公,或推变于冲午。逢公,齐邑,姜之先。言逢公死时,亦有此星见,梓慎推星,以此方之,知晋平公将死。冲午,谓虚宿对午。午为张、翼,张、翼周楚之分,裨灶占知周王、楚子死,故言推变于冲午。

鲁阳指麾,而曜灵为之回驾;鲁阳,古之贤人,以手麾日,能再回也。

  乃有钦明光被,填逆水府。昔尧遭洪水,填星逆行入水府。《书》曰:「钦明文思,光被万邦。」

严陵来 游,而客气著于乾象。昔光武为白衣时,与严陵相厚善。及登帝位,陵来入见,太 史奏曰:“客星犯帝座。”光武诏曰:“乃严子陵,非客。”

  洪波滔天,功隆大禹。言洪水既出,尧命鮌治之而功不成,乃复命禹治而平之,禹有济世之难,治水之功。《书》曰:「洪水滔天。」又曰:「禹锡玄圭,告厥成功。」

斯皆至感动于神 祗,诚应效于既往。尔乃四气鳞次,斗建辰移。虽无声言,三光是知。言四时代谢 不常,每月斗移建一辰,天无声言语,止以星辰见变谴以示人也。

  此则冥数之大运,非治网之失绪。言尧遭洪水,致填星逆行之异,非不德所致,此乃运数应尔也。

星中定于昏 明,影度以之不差。测水旱于未然,占言来之安危。孟春正月,昏参中,旦尾中; 仲春之月,昏弧中,旦建星中;季春之月,昏七星中旦牵牛中;孟夏之月,昏翼中, 旦婺女中;仲夏之月,昏亢中。旦危中;季夏之月,昏心中,旦奎中;孟秋之月, 昏建星中,旦毕中;仲秋之月,昏牵牛中,旦觜觿中;季秋之月,昏虚中,旦柳中; 孟冬之月,昏危中,旦七星中;仲冬之月,昏东壁中,旦轸中;季冬之月,昏娄中, 旦氐中。冬至之日。建八尺之标,影长一丈三尺五寸也,夏至之日影长一尺六寸也。 影长为水,影短为旱也。

  盖象外之妙,不可以粗理寻,重玄之内,难以荧燎睹。言玄理微妙,不可知见也。

阴精乘箕,则大飙暮鼓;西南入毕,则淫雨滂沲。阴 精,月也。东北失道入箕,则多风。移而西南,失道入毕,则多雨。雨三日为淫雨。 《诗》云:“月丽于毕,俾滂沲矣。”《书》曰:“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此之 谓也。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卷九十一,古典法学之魏书

关键词:

上一篇:逸民列传第七十三,古典文学之后汉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