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纪第七,古典文学之金史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07-12

  四月甲申朔,陕州看守使石抹靳家奴以罪除名。丁酉,上卿中丞刘仲诲、侍大将军李瑜坐失纠察大长公主事,各削官一阶。

十四月丙戌,改葬昭德皇后,大赦。以侍少保丞移剌綎等为贺宋正旦使。丁巳,以西上阁门使卢拱为高丽破壳日使。戊申,上如河间冬猎。辛丑,至自河间。

  十七年元阳甲辰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丙寅,定杀异居周亲奴婢、同居卑幼,辄杀奴婢及妻无罪而辄殴杀者罪。乙巳,修起居注移剌杰上书言:「每屏人斟酌,虽史官亦不与闻,无由纪录。」上以问平章政事石琚、左丞唐括安礼,对曰:「古者,太岁置史官于左右,言动必书,所以儆戒人君,庶几有所畏也。」壬戌,免中都、河南、河东、辽宁、云南、山东等路2017年被灾租税。辛巳,如春水。

初秋乙丑,以左宣徽使蒲察鼎寿等为贺宋出生之日使,太子左卫率府率裴满胡剌为夏国生日使。乙酉,秋猎。庚子,还都。

  12月甲子,制世袭猛安谋克若出仕者,虽年未及六十,欲令子孙袭者,听。甲戌,谕宰臣曰:「郡县之官虽以罪解,一叁周岁后,亦须再用。猛安谋克皆太祖创业之际于国勤劳有功之人,其世袭之官,不宜以小罪夺免。」乙酉,以滕王府太师傅和徒弟单乌者为横赐高丽使。

仲春丙申,上召诸王府太傅谕之曰:“朕选汝等,正欲劝导诸王,使之为善。如诸王所为有所未善,当力陈之,尚或不从,则具某日行有些事以奏。若阿意不言,朕惟汝罪。”甲子,太守省奏,廉察到同知城阳军事山和尚等清强官,上曰:“此辈明查暗访皆著政声,可第其政绩,各进官旌赏。其速议升除。”庚辰,上如顺州春水。庚辰,还都。丙申,诏:“自今官长不法,其动手不能够校对又不言上者,并坐之。”户部都尉高德基滥支朝官俸钱四九千0贯,杖八十。

  7月甲戌,夏国进百头帐,诏却之境上。丁卯,有司奏:「衍庆宫所画功臣二11位,惟多少人有谥,今考检余14个人功状,拟定谥号以进。」诏可,诏以羊100000付乌古里石垒部饲养,其滋息以予贫民。己巳,制诸猛安,父任别职,子须年二十五以上方许继承。壬申,上谓宰臣曰:「今在位不闻荐贤,何也?昔狄神探起自下僚,力扶唐祚,使既危而安,延数百多年之永。仁杰虽贤,非娄教师道德何以自荐乎?」戊子,更护送罪人逃亡制。上谓宰臣曰:「近观上封章者,殊无大凶猛。且古之谏者既忠于国,亦以求名,今之谏者为利而已。如户部抚军曹望之、乌特勒支尹梁肃皆上书言事,盖觊觎执政耳,其于国政竟何所补。达官如此,况余名乎!昔海陵南伐,太医使祁宰极谏,至戮于市,此本朝的话一个人罢了。」戊子,上命宰臣曰:「监察太三步跳忠孺尝上书言事,今当升擢,以励别的。」

三月丁亥,复以会宁府为上京。丁酉,罢岁课雉尾。

  12月戊申,皇子豳王妃徒单氏以奸,伏诛。己未,平章政事单克宁罢,以女故。

二月丙戌,京师地震,生黑白毛。

  十七年元春丁亥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戊戌,诏免2018年被水、旱路分租税。丁酉,诏宗属未附玉牒者并与编写制定。丁未,上与亲王、宰执、从官从容论古今兴废事,曰:「经籍之兴,其来久矣,垂教后世,无不尽善。今之学者,不只能诵之,必须行之。然知而不可能行者多矣,苟不可能行,诵之何益?女直旧风最为纯直,虽不知书,然其祭天地,敬亲朋基友,尊耆老,接客人,信朋友,礼意款曲,皆出自然,其善与古书所载未有差距。汝辈当习学之,旧风不可忘也!」丙寅,宫中火。辛丑,上按鹰高桥,见道侧醉人堕驴而卧,命左右扶而乘之,送至其家。辛卯,皇姑邀上至私第,诸妃皆从,宴饮甚欢。公主每进酒,上立饮之。

穷秋乙卯,至自金莲川。丁酉,高丽西京留守赵位宠叛其君,请以慈悲岭以西,鸭渌江以东四十于城内附,不纳。辛巳,幸新宫。

  三月庚午朔,万新禧,宋、高丽、夏遣使来贺。戊辰,上谓大臣曰:「海陵纯尚吏事,当时宰执止以案牍为功。卿等当思经济之术,不可狃于故常也。」又诏:「猛安谋克之民,以后不许杀生祈祭。若遇节辰及祭天日,许得饮会。自七月四日至一月终,并严令禁止饮燕,亦未能赴会他所,恐妨农功。虽闲月亦不能够痛饮,犯者抵罪。可遍谕之。」又命:「应卫士有不闲女直语者,并勒习学,仍自后不得中文。」庚子,太白、岁星昼见。甲戌,上更名雍,诏中外。乙巳,太白、岁星昼见,经天。

八月戊辰,上如金莲川。

本纪第七  世宗中

三月戊辰,粘拔恩与所部康里孛古等内附。

  十四年三之日。此下阙。

11月戊辰朔,日有食之。甲寅,禁女直人毋得译为汉姓。丁亥,真定尹孟浩薨。庚戌,御史省癸,邓州民范三殴杀人,当死,而亲老无侍。上曰:“在丑不争谓之孝,孝然后能养。斯人以一朝之忿忘其身,而有事亲之心乎?可论如法,其亲,官与养济。”十二月,尚书完颜思敬薨。

  6月乙卯,诏京府设学养土,及定宗室、宰相子程试品级。丙子,制商贾舟车不得用马。以日本东京留守崇尹为枢密副使。丁亥,如金莲川。

十5月辛未,军机章京右丞移剌道罢。丙申,以真定尹单守素等为贺宋正旦使。丁巳,以上卿大夫襄为太守右丞。丁丑,圣旨宰臣曰:“郡守选人,资考虽未及,廉能者则升用之,以励其他。”以太常少卿任倜为高丽破壳日使。

  五月辛巳朔,以塔什干尹刘萼在定武军贪污不道,命泰安少卿张九思鞫之。甲戌,诏遣官及珍惜二十一人,分路选年二十之上四十以下有门地才行及善射者,充护卫,不得过百人。宛城王琼等谋反,伏诛。黄石把守使文以谋反,伏诛。辛丑,出宫女二十余名。己丑,枢密副使移剌成罢。辛卯,禁审录官以宴饮废公务。诏金、银坑冶听民开发,毋得收税。庚午,猎于近郊。以殿前都点检徒单克宁为枢密副使。甲辰,诏自今除名家子孙有在仕者并取奏裁。

四月己酉朔,万新年,宋、高丽、夏遣使来贺。戊申,上谓宰臣曰:“会宁乃国家兴王之地,自海陵迁都永安,女直人浸忘旧风。朕时尝见女直风俗,迄今不忘。今之燕饮音乐,皆习汉风,盖以备礼也,非朕心所好。西宫不知女直民俗,第以朕故,犹尚存之。恐异时一变此风,非持久之计。甚欲一至会宁,使子孙得见旧俗,庶几习效之。”太子詹事刘仲诲请增春宫牧人及张设,上曰:“西宫诸司局人自有常数,张设已具,尚何增益。太子生于富裕,易入于侈,惟当导以淳俭。朕自即位以来,服御器械,往往依然,卿以此意谕之。”

  十4月甲申朔,左徒王蔚罢。御史省奏,河南东路胡剌温猛安所辖谋克孛术鲁舍厮,仿效克让其兄子蒲速列。上贤而从之,仍令议加舍厮恩赏。辛未,以同知宣徽院事刘珫等为贺宋正旦使。戊子,以吏部太师张汝弼为经略使。丙申,以粘割韩奴之子详古为尚辇局直长,娄室为火器直长。初,韩奴被旨招契丹大石,后下落不明,至是因粘拔恩委员长撒里雅寅特斯等来,询知其死节之详,故录其后。遣兵部都督移剌子元为高丽生日使。

◎世宗中

  十一月丙寅朔,更定铨注上卿丞簿格。诏西南路招讨司每进马驼鹰鹘等,辄率敛部内,自今并罢之。丁亥,上谓宰臣曰:「察问细微,非人君之体,朕亦知之。然以卿等殊不用心,故时或察问。如山后之地,皆为诸侯、公主、权势之家所占,转和于民,皆由卿等之不察。卿等当尽心勤事,毋令朕之烦劳也。」诏徙遥落河、移马河两猛安于大名、东平等路安放。丙申,上谓宰臣曰:「凡人在下位,欲冀升进,勉为公廉贤肖何以知之。及其通显,观其施为,方见本心。如招讨哲典,初任定州同知,继为都司,未尝少有私徇,所至都有清名,及为招讨,不固守。人心险于峰峦,诚难知也。」庚辰,上谓宰臣曰:「近览《资治通鉴》,编次累代废兴,甚有殷鉴不远,司马光用心这样,古之良史无以加也。校书郎毛麾,朕屡问以事,擅长应对,真该博老儒,可除太常职事,以备研究。」丁丑,以殿前都点检襄为太傅大夫。

素商乙巳朔,日有食之。辛卯,封子永德为薛王。以右副都点检完颜习尼烈等为贺宋出生之日使。癸亥,以兵部上卿石抹忽土为夏国生日使。辛丑,秋猎。丙寅,岁星、荧惑、太白聚于尾。甲午,还都。

  6月癸巳朔,日有食之。是日,万新岁,改用今天,宋、高丽、夏遣使来贺。乙丑,雨豆于临潢之境。丁亥,上御广仁殿,皇太子、亲王皆侍膳,上从容训之曰:「大凡资用当务节省,如其富裕,可周家人,勿妄费也。」因举所御服曰:「此服已两年未尝更动,尚尔完好,汝等宜识之。」乙亥,复置吾都碗部秃里。

1月甲申,上谓宰臣曰:“职官始犯赃罪,容有过误,至于再犯,是无改过之心。自今再犯不以赃数多寡,并开掉。”

  十7月,以大兴尹璋为贺宋正旦使,引进使大洞为高丽出生之日使。上谓宰臣曰:「外路正五品职事多阙员,何也?」大将军李石对曰:「资考少有及者。」上曰:「苟有贤能,当不次用之。」戊辰,吏部太傅梁肃请禁奴婢服罗绮。上曰:「近已禁其服明金。行之以渐可也。且教化之行,当自贵近始。朕宫中服御,常自节约,旧服明金者,已减太半矣!近民间风俗,比正隆时闻稍淳俭,卿等当更务从俭素,使民知所效也。」

10月己亥,谓宰臣曰:“朕年老矣!恐因一时喜怒,处置有所不当,卿等即当执奏,毋为面从,成朕之失。”丁巳,以英王爽之子思列为忠顺军节度副使。爽入谢,上曰:“朕以卿疾故,特任卿子,所冀卿因喜而愈也。欲即加峻授,恐思列年幼,未闲政事。汝当训之,使有善可观,更当升擢。”

  10月甲寅朔,以宿直将军胡什赉为夏国生日使。癸巳,还都。大名府僧李智究等谋反,伏诛。

三月,左徒省奏,定皇家袒免以上亲燕飨车次,并从唐制。庚申,幸姚村淀,阅七品以下官及宗室子、诸局承应人射柳,赏有差。

  公斤年元月已丑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

嘉平月壬申,上谓宰臣曰:“岐国用人,但一言合意便升用之,一言之失便责罚之。凡人言辞,一得一失,贤者不免。自古用人咸试以事,若止以奏对里面,安能知人贤否?朕之取人,众所与者用之,不以独见为是也。”丁丑,河决卫州。己卯,猎于近郊。甲子,特授袭封衍圣公孔总大梁曲阜令,封爵照旧。

  七月丙戌,太守左上卿纥石烈良弼薨。

1十一月丁酉朔,万新年佳节,宋、高丽、夏遣使来贺。庚戌,诏县令省:“赃污之官,已被廉问,若依然职,必复害民。其遣使诸道,即日罢之。”丁亥,诏遣宿直将军乌古论思列,册封王皓为高丽国王。戊辰,雨土。丙戌,以前西南路招讨使移剌道为大将军。回纥遣使来贡。乙酉,法国首都曹贵等谋反,伏诛。

  十四月庚辰,封孙吾都补温国公,麻达葛金源郡王,承庆道国公。辛丑,群臣奉上「大金受命万世之宝。」

7月壬辰朔,诏图画功臣二10位衍庆宫圣武殿之左右庑。

  十一月庚申,诏谕宰执曰:「诸王小字未尝以女直语命之,今皆当更易,卿等择名以上。」

二之日甲午,封孙吾都补温国公,麻达葛金源郡王,承庆道国公。甲午,群臣奉上“大金受命万世之宝。”

  十八年孟阳丁丑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戊午,令尹省奏,南大巴俊等因榷场贸易,误犯边界,罪当死。上曰:「本非故意,可免罪发还,毋令彼国知之,恐复治其罪。」诏有司严禁州县坊里为民害者。

八月乙未,制世袭猛安谋克若出仕者,虽年未及六十,欲令子孙袭者,听。甲戌,谕宰臣曰:“郡县之官虽以罪解,一三虚岁后,亦须再用。猛安谋克皆太祖创办实业之际于国勤劳有功之人,其世袭之官,不宜以小罪夺免。”辛亥,以滕王府太尉徒单乌者为横赐高丽使。

  闰月丁卯,命赈东北、西北两招讨司民,及乌古里石垒部转户饥。

12月,旱。乙卯,军机章京右丞孟浩罢。乙巳,西南路纳合七斤等谋反,伏诛。戊子,以久旱,命铸祠山川。诏宰臣曰:“诸府少尹多阙员,当选举人虽资叙未至而有政声者,擢用之。”以宿直将军唐括阿忽里为横赐夏国使。壬申,大名尹荆王文以赃罪夺王爵,降授龙岩看守使。回纥使使来贡。甲戌,太傅右县令纥石烈志宁薨。丁亥,宋、高丽遣使贺尊号。阻珝来贡。

  5月丙子,上如百花川。戊午,命赈广西东路胡剌温猛安民饥。丁酉,次阻居。久旱而雨。乙酉,观稼。禁扈从蹂践民田。禁百官及承应人不得服纯黄油衣。庚申,谕宰臣曰:「朕每一趟舍,凡就秣马之具皆假于民间,多亡失不还其主。此弹压官不职,可择人代之。所过即令询问,但亡失民间什物,并偿其直。」丁酉,诏给西北路人户牛。

1三月庚戌,定冒荫罪赏。甲申,制宗室及外并一品命妇,服装听用明金。以西上阁门使郭喜国为横赐高丽使。太宁宫火。甲申,上谓宰臣曰:“女直官多谓朕食用太俭,朕谓不然。夫一食多费,岂为好事。况朕年高,不欲屠宰物命。贵为天皇,能自节约,亦不恶也。朕服御或旧,常使浣濯,至于破碎,方始更易。向时帐幕常用涂金为饰,今则不尔,但令足用,何必事纷华也。”庚寅,如金莲川。

  三月癸酉朔,万新禧,宋、高丽、夏遣使来贺。乙巳,太傅省奏,亏课院务官颜葵等六十六个人,各合削官一阶。上曰:「以承废人主榷沽,此辽法也。法弊则当更张,唐、宋法有可行者则行之。」辛巳,上与宰臣论史事,且曰:「朕观前史多溢美。约略史书载事贵实,不必浮辞谄谀也。」甲申,上谓宰臣曰:「奸邪之臣,欲有规求,往往私其党与,不肯明言,托以他事,阳不与而阴为之力。朕观古之奸人,当国家建储之时,恐其智慧不方便人民群众己,往往风以阴事,破坏其议,惟择昏懦者立之,冀他日可弄权为利润也。如晋武欲立其弟,而贪赃枉法的官吏沮之,竟立惠帝,以致丧乱,此明验也。」丁未,上谓宰臣曰:「朕观前代人臣将谏于朝,与家长内人决,示以必死。同列目睹其死,亦不顾身,又为之谏。此尽忠于国者,人所难能也。」戊午,制纠举起诉之官知有犯罪而不举者,减犯人罪一等科之,关亲者许回避。上谓宰臣曰:「人多奉释老,意欲徼福。朕蚤年亦颇惑之,旋悟其非。且上天立君,使之治民,若盘乐怠忽,欲以鸿运祈福,难矣!果能爱养下民,上圈套天心,福必报之。」八月壬辰朔,诏赈西南路招讨司所部民。甲戌,以升祔闵宗,诏中外。甲辰,岁星昼见。八月甲寅,幸太宁宫。11月辛亥朔,诏更定制条。四月辛卯,有司奏拟赵王子石古乃人从,上不从,谓宰相曰:「兒罪尚幼,若奉承太过,使侈心滋大,卒难节抑,此不可长。诸兒每入侍,当其语笑娱乐之际,朕必渊默,莅之以严,庶其知朕教戒之意,使常畏慎而寡过也。」丁酉,密州民许通等谋反,伏诛。乙未,太白昼见。丁卯,至自太宁宫。

十七月庚寅,以平章政事完颜守道为右上大夫,枢密副使徒单克宁为平章政事。

  1月丙辰朔,万新禧,宋、高丽、夏遣使来贺。壬寅,诏左徒省:「赃污之官,已被廉问,若还是职,必复害民。其遣使诸道,即日罢之。」辛酉,诏遣宿直将军乌古论思列,册封王皓为高丽圣上。乙未,雨土。癸丑,从前西南路招讨使移剌道为令尹。回纥遣使来贡。庚子,Hong Kong曹贵等谋反,伏诛。

二十年华岁甲申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乙丑,定试令史格。丙申,命岁以钱5000贯造随朝百官节酒及冰、烛、药、炭,视品秩给之。己丑,如春水。甲寅,幸浔阳区行宫。丁丑,以玉田县行宫之地偏林为御林,大淀泺为新奥尔良淀。

  八月庚子,至自金莲川。戊申,以太守右郎中完颜守道为左左徒,平章政事石琚为右太尉。

八月甲子朔,万新年佳节,宋、高丽、夏遣使来贺。壬戌,上谓大臣曰:“海陵纯尚吏事,当时宰执止以案牍为功。卿等当思经济之术,不可狃于故常也。”又诏:“猛安谋克之民,未来未能杀生祈祭。若遇节辰及祭天日,许得饮会。自7月二十五日至一月终,并禁止饮燕,亦未能赴会他所,恐妨农功。虽闲月亦无法痛饮,犯者抵罪。可遍谕之。”又命:“应卫士有不闲女直语者,并勒习学,仍自后不得闽南语。”戊寅,太白、岁星昼见。丁卯,上更名雍,诏中外。庚辰,太白、岁星昼见,经天。

  二十年三微月丁丑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甲申,定试令史格。乙丑,命岁以钱伍仟贯造随朝百官节酒及冰、烛、药、炭,视品秩给之。丙午,如春水。乙酉,幸进贤县行宫。辛巳,以玉田县行宫之地偏林为御林,大淀泺为俄克拉荷马城淀。

一月庚戌,皇子豳王妃徒单氏以奸,伏诛。庚子,平章政事单克宁罢,以女故。

  三月辛丑朔,万新春,宋、高丽、夏遣使来贺。甲寅,命戍边女直人遇祭奠、婚嫁、节辰许自造酒。丁亥,上谓宰执曰:「上大夫之职最为亲民,当得贤材用之。迩来非法者众,殊不闻有灵性。比在春水,见石城、玉田两教头,皆年老,苟禄而已。畿甸尚尔,远县能够。」平章政事石琚对曰:」良乡令焦旭、庆都令李伯达皆能吏,可任。」上曰:「审如卿言,可接纳之。」丁丑,禁民间无得创兴寺观。献州人殷小二等谋反,伏诛。

十八年终月丁卯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庚申,定杀异居周亲奴婢、同居卑幼,辄杀奴婢及妻无罪而辄殴杀者罪。丁卯,修起居注移剌杰上书言:“每屏人商议,虽史官亦不与闻,无由纪录。”上以问平章政事石琚、左丞唐括安礼,对曰:“古者,皇帝置史官于左右,言动必书,所以儆戒人君,庶几有所畏也。”甲戌,免中都、广东、河东、广西、西藏、云南等路二零一二年被灾租税。辛巳,如春水。

  1六月壬辰,以判大兴尹赵王永中为御史。诏赐诸猛安谋克廉能三等官赏。甲辰,长史大夫璋罢。戊申,以左副都点检襄等为贺宋生日使。丁酉,秋猎。

2月庚戌,还都。

  4月庚戌,诏书宰臣曰:「闻愚民祈福,多建佛殿,虽已条禁,尚多犯者,宜申约束,无令徒费财用。」戊寅,有事于北岳庙,以皇太子摄行事。丁巳,以劝农副使完颜蒲涅为横赐高丽使。上御垂拱殿,顾谓皇太子及亲王曰:「人之行,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孝弟,孝弟无不蒙天日之佑。汝等宜尽孝于父母,友于兄弟。自古兄弟之际,多因老伴离间,以致相违。且妻者乃外属耳,可比兄弟之亲乎?若妻言是听,而兄弟相违 ,甚非理也。汝等当以朕言常铭于心。」壬寅,以枢密副使徒单克宁兼大兴尹。

十十月甲子朔,日有食之。丙子,士大夫中丞刘仲诲等为贺宋正旦使。甲子,召尚食局使,谕之曰;“太官之食,皆民脂膏。日者品味太多,不可遍举,徒为虚费。自今止进可口者数品而已。”壬寅,以仪鸾局使曹士元为高丽寿辰使。

  十一月丙寅,改葬昭德皇后,大赦。以太傅中丞移剌綎等为贺宋正旦使。甲申,以西上阁门使卢拱为高丽生日使。壬戌,上如河间冬猎。辛巳,至自河间。

春日辛未,还宫。庚寅,免2018年被水田和旱地民田租税。

  十6月甲午,以底特律留守徒单克宁为平章政事。辛巳,上谓宰臣曰:「朕常恐重敛以困吾民,自今诸路差科之烦细者,亦具以闻。」有司奏,夏国进御帐使因边臣乞请步向,乃许之。以里正左丞石琚为平章政事。甲寅,以池州尹完颜蒲剌睹等为贺宋正旦使。

淑节,高丽皇帝王皓遣使谢封册。丙戌,临奠故右御史纥石烈志宁丧,志宁妻永安县主进铠甲、弓矢、鹰鹘、重彩。戊申,召皇太子及赵王永中上殿,上顾谓宰臣曰:“京尝图逆,今不除之,恐为后患。”又曰:“天下大器归于有德。海陵失道,朕乃得之。但务修德,余何足虑。”皇太子及永中皆曰:“诚如圣训。”遂释之。戊午,以丽江卫戍使文赀产赐其兄之子咬住,且谕其母:“文之罪,汝等皆当连坐。念宋王有大功于国,故置不问,仍以家产赐汝子。”

  2月庚申,还都。乙巳,以兵部都尉完颜让等为贺宋出生之日使,宿直将军崇肃为夏国出生之日使。壬午,上退朝,谓侍臣曰:「朕自在潜邸及践阼以致到以后,于亲朋基友旧知未尝欺心有徇。近御史台奏,太傅永中尝致书湖北统军使完颜仲,托以卖为。朕知而不问。朕之欺心,此一事耳,夙夜思之,其如有疾。」辛未,宋遣使报聘。

十八年三之日已丑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

  5月戊寅朔,详问使梁肃等还自宋。乙亥,如金莲川。

十两年正阳。

  十月庚辰,山亭区令移剌山往坐赃,伏诛。

7月乙亥,太白昼见。

  四月庚戌,上召诸王府长史谕之曰:「朕选汝等,正欲劝导诸王,使之为善。如诸王所为有所未善,当力陈之,尚或不从,则具某日行某件事以奏。若阿意不言,朕惟汝罪。」庚戌,上大夫省奏,廉察到同知城阳军事山和尚等清强官,上曰:「此辈明里暗里去察访皆著政声,可第其政绩,各进官旌赏。其速议升除。」乙丑,上如顺州春水。庚戌,还都。甲申,诏:「自今官长不法,其动手不可能校勘又不言上者,并坐之。」户部抚军高德基滥支朝官俸钱四100000贯,杖八十。

春天丁亥朔,更定铨注县令丞簿格。诏西北路招讨司每进马驼鹰鹘等,辄率敛部内,自今并罢之。甲寅,上谓宰臣曰:“察问细微,非人君之体,朕亦知之。然以卿等殊不用心,故时或察问。如山后之地,皆为诸侯、公主、权势之家所占,转和于民,皆由卿等之不察。卿等当尽心勤事,毋令朕之烦劳也。”诏徙遥落河、移马河两猛安于大名、东平等路安插。戊午,上谓宰臣曰:“凡人在下位,欲冀升进,勉为公廉贤肖何以知之。及其通显,观其施为,方见本心。如招讨哲典,初任定州同知,继为都司,未尝少有私徇,所至都有清名,及为招讨,不固守。人心险于峰峦,诚难知也。”癸卯,上谓宰臣曰:“近览《资治通鉴》,编次累代废兴,甚有教训,司马光用心那样,古之良史无以加也。校书郎毛麾,朕屡问以事,擅长应对,真该博老儒,可除太常职事,以备研究。”甲午,以殿前都点检襄为都督大夫。

  十月丁未,以大兴尹璋使宋有罪,杖百五十,除名,仍以所受礼物入官。癸巳,以刑部军机大臣梁肃等为宋详问使。丁酉,以尚书、都督令李石为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致仕。庚戌,诏免二零一八年被水田和旱地百姓租税。

一月辛酉,秋猎。

  七月丙午,太尉省奏,岁以羊两万赐西南路戍兵,上问怎么运致,宰臣不可能对。上曰:「朕虽退朝,留凡行政事务,不遑安宁。卿等勿谓细事非皇上所宜问,以卿等于国家之事未尝用心,故问之耳。」是月,中雨,河决。

仲春乙卯,西北路招讨使哲典以赃罪,伏诛。丁巳,制知情服内成亲者,虽自首仍依律坐之。

  十十三月乙巳朔,参知政事省奏,拟同知永宁军御史事阿可为太史,上曰:「阿可年幼,于事未练,授佐贰官可也。」平章政事唐括安礼奏曰:「臣等以阿可宗室,故拟是职。」上曰:「郡守系千里休戚,安可不择人而私其亲耶?若以亲亲之恩,赐与虽厚,无毒于政。使之治郡而非其才,一境何赖焉。」壬午,以静难军都督乌延查剌等为贺宋正旦使。辛酉,太师省奏,崇信都尉石安节购买小车材于部民,二十七日不偿其直,当削官一阶,解职。上因言:「凡在官者,但当取其贪污与清白之尤者数人黜陟之,则人自知惩劝矣。夫朝廷之政,太宽则人不知惧,太猛则小玷亦将难免于罪,惟当用中典耳。」甲申,上责宰臣曰:「近问赵承元何故再任,卿等言,曹王尝遣人言其技巧干敏,故再任之。官爵拟注,虽由卿辈,予夺之权,当出于朕。曹王之言尚从之,假皇太子有所谕,则其从可见矣。此事因卿言始知,其不知者知复几何?且卿等公受请属,可乎?」盖承元前为曹王府管工学,与王邸婢奸,杖百五十除名,而复用也。戊申,以吏部御史乌古论元忠为都督大夫,以东上阁门使左光庆为高丽生日使。

春日丁巳,冬猎。乙亥,还都。十3月丁未,上幸北宫。初,唐古部族太守移剌毛得之子杀其妻而逃,上命捕之。至是,皇姑齐国公主请赦之。上谓宰臣曰:“公主妇人,不识典法,罪还不错恕。毛得请托至此,岂可贷宥?”不许。戊辰,以右宣征使靖等为贺宋正旦使。己酉,太白昼见。辛卯,以宿直将军阿典蒲鲁虎为高丽生日使。

  5月甲午,西北路招讨使哲典以赃罪,伏诛。丁酉,制知情服内成亲者,虽自首仍依律坐之。

七月,江西两路蝗。

  十一月丙辰朔,诏诸科人出身四十年方注上卿,年岁太远,以往仕及三十二年,别无负犯赃染追夺,便与上大夫。丁丑,诏诸流移人老伤者,官与养济。圣旨宰臣曰:「凡已经奏断事有未当,卿等勿谓已行,不为奏闻改进。朕以万几之繁,岂无一失?卿等但言之,朕当退换,必无吝也!」丙申,定榷场香茶罪赏法。

秋日甲戌朔,以宿直将军胡什赉为夏国破壳日使。辛丑,还都。大名府僧李智究等谋反,伏诛。

  十两年夏正戊辰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丁亥,如春水。

季冬辛巳朔,诏诸科人出身四十年方注巡抚,年岁太远,现在仕及三十二年,别无负犯赃染追夺,便与上卿。乙亥,诏诸流移人老病人,官与养济。诏书宰臣曰:“凡已经奏断事有未当,卿等勿谓已行,不为奏闻改正。朕以万几之繁,岂无一失?卿等但言之,朕当改变,必无吝也!”甲戌,定榷场香茶罪赏法。

  12月丙子,以左宣徽使蒲察鼎寿等为贺宋生日使,太子左卫率府率裴满胡剌为夏国生日使。癸酉,秋猎。辛卯,还都。

八月戊寅朔,万新年佳节,宋、高丽、夏遣使来贺。己亥,诏凡犯罪被问之官,虽遇赦,不得复职。乙酉,以新定猛安谋克,诏免中都、西京、山东、甘肃、河东、广东路二〇一八年租金。庚子,以平章政事徒单克宁为上大夫右抚军,都督大夫乌古论元忠为平章政事。

  五月甲子,谓宰臣曰:「朕年老矣!恐因一时喜怒,处置有所不当,卿等即当执奏,毋为面从,成朕之失。」戊子,以英王爽之子思列为忠顺军节度副使。爽入谢,上曰:「朕以卿疾故,特任卿子,所冀卿因喜而愈也。欲即加峻授,恐思列年幼,未闲政事。汝当训之,使有善可观,更当升擢。」

十一月丁亥,如金莲川。

  5月丁卯,至自金莲川。戊午,谕左上大夫纥石烈良弼曰:「东边自来不备积储,其令所在和籴,认为缓急之备。」己亥,以殿前都点检蒲察通等为贺宋出生之日使,宿直将军完颜觌古速为夏国出生之日使。谕左少保良弼曰:「海陵非理杀戮臣下,甚可哀悯。其孛论出等遗体,仰逐处访求,官为收葬。」戊午,以克利夫兰皇城火,留守、转运两司皆抵罪。

市斤年夏正戊戌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高丽并表谢不纳赵位宠。辛未,有司奏,高丽所进玉带乃石似玉者,上曰:“小国无能辨识者,误认为玉耳!且人不易物,惟德其物,若复却之,岂礼体耶?”乙丑,诏于衍庆宫圣武殿西建世祖神御殿,东建太宗、睿宗神御殿。诏西南路招讨司契丹民户,其尝叛乱者已行从事,其不与倒戈及放良奴隶可徙乌古里石垒部,令及春耕作。御史省奏,吾都碗部体土胡鲁雅里密斯请入献,许之。辛卯,诏诸大臣家应请功臣号者,既不能够其子孙自陈,吏部考功郎其详考其功绩,当赐号者,即以闻。壬辰,上谓宰臣曰:“宗室不惑之年高者,往往未有官称。其先都有功于国,朕欲稍加以官,使有名位可称,如何?”对曰:“亲亲报功,先王之令则。”丁亥,诏朝官男娶女嫁给假一日,不须申告。丁巳,诏宰臣:“海陵时,大臣无辜被戮家属籍没者,并释为良。辽豫王、宋酒泉郡王被害子孙,各葬于广宁、青海旧茔。”其后复昭:“伊春郡王亲戚于都北安葬外,咸平所寄骨殖,官为葬于本处。辽豫王亲人未入本茔者,亦迁祔之”。

  闰月壬寅,诏太子詹事曰:「北宫官属尤当选择正人,如行检不修及不尽责者,具以名闻。」丁酉,太白昼见。包头县贼聚众攻西华县,杀提辖李庭才,亡入于宋。

五月丙戌,太傅省奏,岁以羊一万赐西南路戍兵,上问怎么样运致,宰臣不能够对。上曰:“朕虽退朝,留凡行政事务,不遑安宁。卿等勿谓细事非天子所宜问,以卿等于国家之事未尝用心,故问之耳。”是月,中雨,河决。

  八月丁巳朔,诏图画功臣贰10个人衍庆宫圣武殿之左右庑。

春日辛酉朔,次管庄。丁未,次华港。戊午,还宫。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纪第七,古典文学之金史

关键词:

上一篇:荀子译注,君道第十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