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价值与娱乐价值的矛盾及其消解,观众是如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11-07

“美国人写的历史很好看”是不少读者的同感。这大概和美国历史较短有关:因为短,所以鲜活,无需“浓缩”、“脱水”,也就不会干巴、枯燥。加之美国的新闻业素来发达,既便于人们从新闻中勘查历史,又易于以新闻笔法介入历史描述,使得历史水灵生动,淹没了距离感。
  大概也正是因为与历史的这种亲近,让美国学者多了种独特的意识———小到一种饮料、一件生活用品,都会兴趣盎然地打量一番,挖掘其“前世今生”,写成一本本别出心裁的“史”、“记”。尤为难得的是,这类泛历史读物,在生动好看之外,其严肃性往往也不输学术书籍。
  手头这本《美国受众成长记》便属这类既有趣好看、又有学术素养的书籍。
  15年前,美国新泽西里德尔大学的社会学教授、一个叫理查德·布茨的美国人对“观众史”发生了浓厚的兴趣———短短两百多年时间,科技发展迅猛,普通大众面对的娱乐形式不断更新,并以不可抵挡之势袭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是如何反抗的,又是如何适应的呢?
  布茨开始翻阅各种资料。美国国会图书馆手稿部、美国历史档案中心国家博物馆、纽约城市博物馆、西部历史保存协会、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费城自由图书馆……他跑遍了一个个收藏机构,一点点搜寻“被时间的大风吹落到历史辽阔土地上的只字片语”。8年后,这部资料充分、分析到位的勘查史问世了。
  在这本40万字的著作中,布茨选择了美国历史上出现的6种不同的娱乐样式作为考察重点:19世纪的情节剧、乌脸戏、汇艺秀和20世纪的电影、广播、电视———“每一种都在它所处时代的商业娱乐中占据着主导的、或几乎是主导的地位”。
  布茨的创新之处在于,他从历史的角度,发现了两个贯穿观众史的重要议题:“公共-私人”和“主动-被动”。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使娱乐形式可以进入千家万户,从公共领域一步步嵌入私人领域。19世纪时,人们抱着休闲娱乐的目的,从四面八方汇聚于戏院,他们往往把戏院看作是自己所拥有的场所,对演出行使主宰权,在叫好的同时,也常常指手画脚,乃至吵闹滋事。而电影的产生,打破了表演者和观赏者必须同时同地出现的铁律,也就削弱了台上台下的即时互动。及至“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广播的普及,观众被“留在了家中”,家庭化娱乐的时代开启了。此后不久诞生的电视,给人们带来更为丰富的视听感受,娱乐频率大大提升。短短十几年间,电视从一户一台发展到一户多台,乃至一人一台。足不出户、抱着自己的电视看、家庭成员间互不打扰,已经成了常见的家庭图景。由此,观众成了被动的接受者,并从“众乐乐”一步步走向“独乐乐”。
  从布茨列举的细节和数据中,我们看到,历史是如此的相似。原来如今人们论争的那些核心议题曾经被翻来覆去地捣腾过,有时名目相同,有时花样翻新。
  比如,对电视品位的不满,早在1920年代就出现在广播身上。音乐批评家们抱怨电台中的交响音乐的播出量急剧下滑,取而代之的是廉价、花哨的爵士乐。而评论家们也为商业资助节目的有害影响沮丧不已,斥责它们降低了公众的鉴赏力。如果再往前推,我们又会发现,汇艺秀、乌脸戏也曾 经遭受过同样的责难。
  布茨将对受众的讨论置于历史语境中,引导人们发现,正是因受众的主动性下降、个人空间被割裂得越来越小而产生的忧虑,导致了这些议题成为人们争论的“永恒主题”。
  而在另外一面,历史经验也告诉我们,可以找到适应不同娱乐方式、消解心中忧虑的方法。今天,广播成为了人们做家务、行路时的背景声音,电视也在逐渐变成家里的“电子幕墙”。越来越多的人们意识到走出家门,参与公众娱乐的必要和乐趣。在各种媒介方式面前,人们有了更大的独立性和更强的自主性,进一步确立了信心。“从效果、到抵制,以及超越”———本书最后一章的标题很好地概括了这个过程。
  如今,电视的下一代科技———计算机和互联网,正在制造着与广播和电视曾有的相似的恐惧:尽管有巨大的教育和娱乐潜能,但也会增加被动性,限制人们的社会交往,替代了更有价值的其他活动,甚至导致沉溺、上瘾。不过,可以预见的是,这种指责和讨论将继续很久,但以希望克服恐惧、渐渐实现超越则会是最终结局。
  (《美国受众成长记》,[美]理查德·布茨著,王瀚东译,华夏出版社出版)

总的来看,学者们对新闻娱乐化持担忧的态度,关注的焦点在于经过娱乐化包装后的新闻有可能转移受众对新闻的关注重点——只是从新闻中获得娱乐,而忽视了更重要的新闻本身的信息价值。近年来国内某些电视台的民生新闻以及方言新闻,似乎呈现出这样的娱乐化特点,观众们以围观的心态观看新闻中的各种奇闻怪事。

二、争议焦点:信息价值与娱乐价值的矛盾

娱乐;信息价值;受众;思考;娱乐价值

因此,从技术因素对电视媒介市场变迁的驱动作用来看,新闻娱乐化具有某种必然性,是媒体在市场竞争逼迫下的理性应对之策,然而对于这种技术策动的必然性,国内学者较少提及,更多倾向于对新闻娱乐化的道德批判。

自20世纪90年代始,新闻娱乐化已经成为一股潮流。美国的媒体对“辛普森杀妻审讯案”“戴安娜王妃之死”以及“克林顿绯闻案”等事件的刻意炒作和消费,被认为是美国“传媒娱乐化的三大标志性之作”。

云顶娱乐官网下载 ,如果深究传媒市场规制制度的变迁,可以发现,其背后还有更为根本的动因——传播技术的变革。1950-1970年代末,电视信号主要依靠无线广播传输,由于无线广播频率的稀缺,政府部门不得不以许可证的形式限制市场准入,所以才出现三大电视网控制电视市场的局面。到1970年代末,随着卫星通讯技术的发展,电视信号有了新的传输载体,同时,有线电视兴起,电视传播渠道不再稀缺,于是政府开始放松管制,市场主体才日益多元。2从90年代中期到现在,占据传媒技术主流的是基于数字技术的互联网应用,不仅电视产业内部竞争主体更为多元,在电视行业外,互联网新兴媒体的崛起,成为了电视媒体及其服务的替代者,对电视行业带来更大的冲击。为了留住受众,电视媒介的娱乐化趋势愈演愈烈,这一趋势也波及到了电视新闻。

大众传媒的职能主要包括四个方面:监测环境;为帮助社会各部分适应环境而建立各种关系;文化遗产的传承;提供娱乐。3通常,媒体的新闻报道主要践行前三个职能,随着媒介规制变迁以及受众需求的变化,娱乐元素被引入进来,于是出现了新闻娱乐化现象,新闻具备了双重价值——信息价值和娱乐价值。在具体的新闻实践中,娱乐价值似乎越来越“喧宾夺主”,对新闻的信息价值造成了巨大冲击,两者似乎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电视节目的价值需要通过传播来实现。收视率越高,节目的经济价值越高,如果能够在获取高收视率的同时传递正向价值,则节目的社会价值也相应越高。实际上,没有收视率,社会影响力也无从谈起。因此,追求收视率对于电视媒体来说无可厚非。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信息价值与娱乐价值的矛盾及其消解,观众是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