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Shakespeare的正剧,莎士比亚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10-24

反映爱情和社会生活的系列喜剧

贵族克利斯朵夫-斯赖补锅匠序幕中的人物酒店主妇、小童、伶人、猎奴、从仆等巴普提斯塔帕度亚的富翁文森修披萨的老绅士路森修文森修的儿子,爱恋比恩卡者彼特鲁乔维洛那的绅士,凯瑟丽娜的求婚者葛莱米奥霍坦西奥比恩卡的求婚者特拉尼奥比昂台罗路森修的仆人葛鲁米奥寇提斯彼特鲁乔的仆人老学究假扮文森修者凯瑟丽娜悍妇比恩卡巴普提斯塔的女儿寡妇裁缝、帽匠及巴普提斯塔、彼特鲁乔两家的仆人地点帕度亚;有时在彼特鲁乔的乡间住宅

莎士比亚的系列喜剧以“爱情征服一切”、婚姻各遂所愿、友谊无比金贵为基本主题,同时也反映了一些社会问题,抨击了社会的一些不合理现象。莎士比亚的系列喜剧是《错误的喜剧》、《驯悍记》、《爱的徒劳》、《无事生非》、《皆大欢喜》、《第十二夜》、《仲夏夜之梦》、《温莎的风流娘儿们》、《终成眷属》、《维洛那二绅士》、《一报还一报》和《威尼斯商人》。

一、《错误的喜剧》——反映人性的亲情和爱情

以弗所和叙拉古两邦的公爵都制订了非常严格的法律,禁止两邦人们之间的一切来往,如果两邦的人们在对方的市场上出现,这个人就要被处死,他的钱财货物就全被没收。而叙拉古人伊勤却因为寻找他的妻子和儿子进入了以弗所境内,被以弗所公爵判处死刑,如果交一千个马克就可以赎命,但伊勤在此地举目无亲,根本不可能筹到这笔赎金。在临刑之前,以弗所公爵要伊勤讲述他离乡背井到以弗所来的原因,伊勤就讲述了他在海上遇到风暴,船被掀翻沉没,以致妻离子散的悲惨的故事。但在以弗所境内,却因为伊勤的两个孪生子的长相完全相同,两个孪生的童仆的长相也完全相同,因此上演了很多喜剧性的情节,最终以大团圆结局。

伊勤是叙拉古的商人,由于他在埃必丹农的代理人突然死了,他只得离开妻子前去埃必丹农主持一切。他的妻子已有孕在身,耐不住寂寞,在他离家六个月后赶到了他身边,在一家客栈里生下一对孪生孩子,相貌长得一模一样;而在他们诞生的那个时辰,在同一家客栈里,一个穷人家的妇女也生下两个面貌相同的双生子,他就买下这一对孩子把他们抚养大,作为童仆侍候他的两个儿子。但在船上出事的时候,他的妻子带着她的小儿子和小童仆,被风暴刮得不知去向;他却带着他的大儿子和大童仆被大船上的人救了上来回到自己的家乡。等到大儿子长到十八岁的时候,他执意要寻找他的母亲和弟弟,就带着童仆出外寻找,也不知去向。两年以后,伊勤也为寻找妻子和儿子而到处奔波;五年以来他走遍了希腊,直达亚洲的边界,虽然明知无望,也不愿漏过一处有人烟的地方;然后来到以弗所地面,他的生命就将告一段落。

他的两个儿子都取名安提福勒斯,而两个童仆都取名德洛米奥。小安提福勒斯和他的母亲爱米利娅以及童仆小德洛米奥被埃必丹农的农人救了上来后却被几个凶恶的科林多的渔人抢去了两个孩子,不知去向,爱米利娅只得出家做了尼姑。

小安提福勒斯后来在以弗所安了家,在公爵手下干了二十年,娶了妻子;小德洛米奥当他的仆人。正当伊勤被处死刑时,大安提福勒斯和他的仆人大德洛米奥也来到了以弗所,其间却因为长相相像名字相同而被错认以致闹了很多笑话,最后才真相大白,一家人团圆,伊勤也得到了公爵的赦免。

这出喜剧,主要是讲夫妻、父子、母子遭遇厄运以后却得团圆的结局,而喜剧性的情节主要是两个儿子和两个童仆由于长相相像而闹了许多笑话,使得读者或观众忍俊不禁;但其中也反映了伊勤和爱米利娅之间的真挚的爱情:虽然分别了二十多年,但他们一直忠心不变。伊勤为寻找妻子和儿子误入以弗所境内,触犯了以弗所的法律,到了生命的尽头,但他并不后悔。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要是我这迢迢万里的奔波能够向我保证他们尚在人间,我也就死而无怨了。”可见他对爱情和亲情的执著。爱米利娅呢?她虽然当尼姑二十多年了,但她看到被捆缚的人,立即认出是她的丈夫,她的爱情立即萌动,她根本没有去想寺院的清规戒律,也不管什么法律的权威,她要去松开捆缚他的绳子,并且立即与他相认。“不管是谁捆缚了他,我要替他松去绳子,赎回他的自由,也给我自己找到了一个丈夫。伊勤老头子,你的妻子是不是叫做爱米利娅,她曾经一胎给你生了两个孩子?倘使你就是那个伊勤,那么你快回答你的爱米利娅吧!”说明她虽然进了寺院,却一直在想着她的丈夫和儿子,这种爱情和亲情一直隐藏在她的心里,因此一看到伊勤,爱米利娅就控制不了自己。于是她不仅拯救了伊勤,也拯救了她自己的感情。

小安提福勒斯的妻子阿德里安娜对于她的丈夫不能及时归家而心怀不满:“难道逝水年华消褪了我的颜色?有限的青春是他亲手把我摧折。难道他嫌我语言无味心思愚蠢?是他冷酷的无情把我青春磨损。难道浓装艳抹勾去了他的灵魂?谁教他不给我裁剪入时的衣裙?我这憔悴朱颜虽然逗不起怜惜,剩脂残粉都留着他薄情的痕迹。只要他投掷我一瞥和煦的春光,这朵枯萎的花儿也会重吐芬芳。”她在这里明确地道出了在封建时代,妇女被当作男人的玩物,在她年青貌美的时候,男人就尽情地玩弄她,而一旦年老色衰的时候,男人就会另择新欢。这一种不平等使得她心里很是反感。因此她对她的妹妹露西安娜说:“人非木石,谁能忍受这样的欺侮?我知道他一定爱上了浪柳淫花,贪恋着温柔滋味才会忘记回家。”是不是阿德里安娜错怪了她的丈夫?不是,请看那妓女不是在追问她错认了的大安提福勒斯要讨回她的戒指吗?“大爷,请你快把我的戒指还我,或者把你的项练给我。你们贵人是不应该这样欺诈我们的。”虽然她对大安提福勒斯讲这些话是认错了人,但从这里可以得知小安提福勒斯确实是与妓女有关系的。

在这出喜剧里,尽管由于相貌相同而闹了许多笑话,但也促成了一些人的爱情,如大安提福勒斯爱上了小安提福勒斯的妻妹露西安娜,大德洛米奥爱上了阿德里安娜的女仆露丝,由此,这出戏剧也可以看作是莎士比亚早期的一出关于爱情的喜剧。

对于这出戏我有一个小的问题质疑:据伊勤的口述,孩子生下不久他们就在回去的船上遭到暴风雨的袭击而妻离子散;儿子长到十八岁的时候出外寻找母亲和弟弟,当他看到小安提福勒斯时错认是大安提福勒斯,可他的儿子却不认他,他就说:“可是在七年以前,孩子,你应该记得我们在叙拉古分别。”如此算来是二十五年;可是公爵却说“安提福勒斯在我手下已经二十年了”,如果是二十五年,安提福勒斯怎么能够五岁就在公爵手下做事呢?爱米利娅却说:“我的孩儿们,这三十三年我仿佛是在经历难产的痛苦,直到现在才诞生你们这沉重的一胞双胎。”那么三十三年是可信的;可伊勤却偏偏说是儿子长到十八岁出外寻人,七年前与儿子分别,就实在只有二十五年。究竟谁是谁非?看来只好存疑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小安提福勒斯和小德洛米奥被埃必丹农的农人救了上来后却被几个凶恶的科林多的渔人抢去了,他们又是怎样脱离那几个凶恶的渔人的?既然两个人都那么小,他们怎么会自己分出谁是主人谁是仆人来?因此这样的情节也是使人疑惑的。

二、《驯悍记》——反映青年男女的自由恋爱和人的性格是可以改变的

帕度亚的富翁巴普提斯塔有两个女儿,长女凯瑟丽娜,是一个有名的悍妇;小女比恩卡是一个文静的姑娘。有很多贵族青年都来向比恩卡求婚,但她的父亲却一定要先将凯瑟丽娜嫁出去,然后才考虑比恩卡的婚事;当葛莱米奥和霍坦西奥向比恩卡求婚的时候却被凯瑟丽娜一顿泼辣的言词骂得体无完肤;像这样的悍妇自己不能嫁出去,也耽误了比恩卡的婚事。披萨的老绅士文森修的儿子路森修为了能亲身接近比恩卡就与他的仆人特拉尼奥商议,让特拉尼奥假扮路森修去巴普提斯塔家向比恩卡求婚,而他自己则假扮成穷书生去教比恩卡读书。无独有偶,霍坦西奥也假扮成音乐教师去教比恩卡弹琴。他们两人各怀嫉妒,但比恩卡倾向于路森修,使得葛莱米奥和霍坦西奥都很不满意,认为比恩卡不爱绅士爱穷酸,决定退出这场竞争,客观上却为路森修与比恩卡去教堂秘密举行婚礼创造了条件。

在一般人对凯瑟丽娜不屑一顾的时候,彼特鲁乔却偏要追求她,很甜蜜地称她为凯德,说她性格很温柔,“像春天的花朵一样可爱”,“在树林里漫步的狄安娜女神,能够比得上在这间屋子里姗姗徐步的凯德吗?啊,让你做狄安娜女神,让她做凯德吧,你应该分给她几分贞洁,她应当分给你几分风流!”由于他一味地歌颂凯瑟丽娜,而她父亲又巴不得彼特鲁乔娶了她去,于是这门婚事很快就定下来了。但到规定迎亲的一天,彼特鲁乔却并不守时而来,牧师等着为新夫妇证婚,新郎却不知去向,客人们都等得不耐烦了,彼特鲁乔才穿着破烂衣服打扮成疯疯癫癫的样子来了,而且一来就说有急事要赶紧回去,不管新娘愿不愿意,他要把凯瑟丽娜带走,他叫他的仆人:“葛鲁米奥,拿出你的武器来,我们现在给一群强盗围住了,快去把你的主妇救出来,才是个好小子。别怕,好娘们儿,他们不会碰你的,凯德,就算他们是百万大军,我也会保护你的。”他把凯瑟丽娜抢出来后,立即上路。对此特拉尼奥说:“这样疯狂的婚姻今天真是第一次看到。”在路上,新娘的马跌了一交,把她压在底下,路上是一片泥泞,她浑身搞脏了,彼特鲁乔就对他的仆人又打又骂,凯瑟丽娜就求他不要打人了,这是她生平第一次求人,但他还是要打、要骂。到了家里,凯瑟丽娜本来已经很饿了,彼特鲁乔却不让她吃东西,说这些东西烧焦了,不好吃,不让她吃是为了爱护她的身体,是关心她,总之他用饥饿和寒冷来折磨她,却打着关心她的旗号,使她哭笑不得;晚上又大喊大叫使她不得睡眠,第二天回门时又不让她穿新衣服,带新披巾;本来是下午两点钟了,他偏要说是七点钟,凯瑟丽娜告诉他是两点,他就说:“不是七点钟,我不上马。”她也只得依了他;天上本来是太阳,他偏要说是月亮,而且横蛮地说:“我要说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你要是说我说错了,我就不到你父亲家里去。”他就是用这种横蛮的手段,竟把凯瑟丽娜驯得服服帖帖。虽然路森修娶了比恩卡,霍坦西奥娶了一个寡妇,都实现了自己的美满的婚姻,但当彼特鲁乔和他们打赌看谁的老婆最听话时,竟然是彼特鲁乔取胜,真是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

路森修要他的仆人特拉尼奥假扮他,特拉尼奥以路森修的身份向比恩卡的父亲求婚时,因为吹了牛皮,又临时找了一个老学究假扮路森修的父亲文森修,而恰在路森修去教堂举行婚礼时,文森修到来,与特拉尼奥和老学究发生冲突,喜剧情节真使人捧腹大笑。最后路森修从教堂出来说明假扮的原因:“我因为爱比恩卡,所以和特拉尼奥交换地位,让他在城里顶替着我的名字;现在我已经美满地达到我的心愿。”

这出戏,作家为了制造更多的笑话,还安排了一个序幕,一个贵族愚弄一个穷汉,让他享受片刻的荣华富贵,使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醒着还是做梦。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评Shakespeare的正剧,莎士比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