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是青春不可褫夺的特权,第九课听课笔记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10-24

《闪亮的日子》,[美]比尔·布莱森著,陈新宇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年5月第一版,26.00元

美国蒙台梭利教学法系列课程(九)——艺术敏感期训练:涂鸦世界、名画名曲的影响

  每次坐硬座火车,我整个视野包括两边余光的范围之内总有一些摸爬滚打的影子。陈旧的、时有裂纹的棕皮座位是一所所单调的乐园,他们像水缸里的乌龟一样,从上车之后就一刻不停地作势要攀缘到高高壁垒的 另一边。父母得不时伸出手去,把挂到半空的一只脚用点力气拽下来,他们的宝贝永动机刚刚归位,立刻又倒在座位上踢蹬起来,试图够到对面《华商报》下露出的两只膝盖。我喜欢廉价的硬座,但总得留心手里的书,不要被不知从哪儿飞来的一只小胳膊打到地板上。

讲师  美国蒙台梭利教育华人第一人  吴晓辉

  火车车厢给我这个本分的未婚人士提供了长时间观察孩子的机会。社会是按成人的尺寸来设计的,比一人高一头的门,长出一小截的床,能探出上半身的窗,都遵循能带来最大安全感的比例。然而大人的本能里也许存着个一夜变小的梦,也许等待坐上沙发两脚触不到地的一天,好有个爬上爬下的机会。裹在襁褓里的人做什么都是探险,因为世界不在他/她的掌控之下,格林童话里老写到大拇指、巨人国之类的故事,智勇双全的正常人一再对巨人实施成功的戏耍与偷袭,满足孩子挑战成人世界的快意。另一个例子是米歇尔·图尔尼埃的小说,他在《阿芒迪娜与两个花园》中写到那个追随着小猫咪爬上院墙的小女孩,她只是朦胧地想看隔壁的另一个花园的样子,这表达了一种更带女性味道的、冒险冲动。在动画片里我们常常看见树屋,那里面空空如也,没有空调、烤箱、高尔夫球具和商务管家,它的建造者们甚至不懂什么叫回归自然,只是想离开地面,也离开成人的视线,去做一些集体性的、秘密的事情。

2018.1.10    彭刘懿凡整理

  我那么羡慕有树屋的孩子,哪怕比尔·布莱森和他的26个男同学当年把它用作性游戏的场所。看那些教育学家谆谆教诲说儿童的模仿本能很强,家长要注意言行,懂得身教,我就想孩子若有自由,何至于给家长添上这么多负累。布莱森12岁就知道翻家里的《花花公子》看,也没妨碍他后来当上世界级专栏作家,我想他沦为露阴狂或猥亵幼女者的几率,不会比那些每天抬头低头只能看见爸爸的裤腰和妈妈的胸罩的孩子更高。

蒙台梭利教育,是非常棒的教育,但是其中的薄弱环节是艺术教育,孩子的幸福童年离不开艺术,艺术教育应该占有非常大的比重,艺术教育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成人应该给孩子预备丰富的艺术环境和艺术体验。所以晓辉老师就带着一线的老师们花了两年的时间设计了蒙台梭利精彩艺术创想课程,然后又花了三年的时间研究了人类的艺术精华,也就是世界名曲名画,设计了儿童艺术课程。

  要说不眼红布莱森那是假的,这个爱翻故纸堆的大胡子,从来不忌惮因显摆他作为孩子所享有过的自由而遭人嫉妒,就连在感伤怀旧于那些已然不存的景观——大片农场、小商铺、汽水屋、乡间电影俱乐部,这些东西让我想起集体合作社时期的中国,貌似那里一度也洋溢着“五六十年代的美国人才拥有的乐观主义”——的时候,仍然可以通过文字看见他嘴角余波未消的笑纹。这种自由的泉源,在《闪亮的日子》每一章开头精心选登的报纸旧闻中露出端倪,那就是对猎奇心理的普遍纵容,政府和社会不但尊重公民的知情权,甚至把后者当成求知欲旺盛的孩子。1957年9月20日《得梅因纪事报》载:“波科多宝格湖搜索落水者的行动于本周二被取消。原因是自愿协助搜索者中现年23岁、来自东汉普顿的罗伯特·豪斯曼就是被搜索者本人。”没有加一句破坏气氛的道德判断,当然,也没有社会学家出来分析肇事者的家庭背景。

儿童视觉艺术

  可怕的是大人都成了负义之徒,无从体会孩子去涉险的愉悦,反而粗暴地把他们从椅背上捉下来放稳。太多的人一笔勾销了自己的童年(最多例行公事地留几本影集),不能主动理解孩子式的对制造自得其乐的惊奇的需要:在我用力掰开平生拿到的第一片夹心饼干,美滋滋地舔掉雪花膏一样的一圈奶油,再蘸着牛奶咀嚼剩下的干货的时候,我以为我是史上第一个发明这种能带来开箱取宝式的快感的吃法的人;我把路上捡到的半个铃铛盖带到学校里,天天摩挲着给人看,声称是银器;我津津有味地读内地最早的一批盗版《机器猫》,替那个没有充分用好预约笔记本、逆时钟或隐身衣的野比小同志捶胸顿足——他居然笨到没有想到去给自己预约一个心上人做老婆(事先穿上隐身斗篷去考察各个候选);初中时代,我旷课跑去二十里地的地摊上买山东菏泽出的世界名画扑克牌,我坚信发现世界名画里的性感的裸体女人并对此产生浓厚兴趣的人,全班男生数我为先行者。

孩子还不会握笔之前,他可以用眼睛来看,讲到视觉艺术的时候先了解一下儿童视觉的本能和发展。孩子是用感官来认识他周围的世界的,其中用得最多的就是视觉。孩子一出生就有许多的视觉本能,也就是与生俱来的视觉能力。

  比尔·布莱森在过了1/3篇幅的地方开始了第六章:“性及其他娱乐”,所有规规矩矩从头往后念的读者大概都像我一样,读到这里便暂时取消了刷牙、洗澡或/和如厕的计划,要不就把刚刚拿起的电视遥控器又放了下来。在此之前,我已经知道他像我一样一条一条地把油纸从警棍一样坚硬的冰棍上撕下来,并屡教不改地让舌头同它死死粘在一起;在此之后,性启蒙成为所有回忆的主线,自从偷看到父母床戏的那一天开始,我们亲爱的布莱森同志就再也没有放弃过对女人肉体的幻想,但他不用对着一副套色不准的劣质扑克牌发呆(那里面收了54幅像素奇低的画,色彩普遍向洋红方向平衡,大部分画面有叠影,更让我绝望的是维纳斯的出场率为零),而是直接找画报,造树屋,并不遗余力地引诱女孩子到那里去。

比如新生儿一出生就能够看,并且他的瞳孔对光的强弱有直接的反应,能够分辨白天和黑夜,婴儿和成人一样会眨眼睛,如果灯光太强了,她会用闭眼睛来保护自己,并且儿童天生就有分别不同图形的图案的能力。0-6岁的孩子视觉发展中,有一个特别的时期,叫视觉敏感期,也就是他的视觉关键期。

  在崇仰“法无禁止即自由”的地方,自由原则上普适于每个人,而在电影等级、烟酒销售和娱乐场所准入等特定环节进行适当把控;那些眼里只有禁令与控制的官僚机构,不知花季人群最需要保护的是公民地位,而不是一间把裸照色狼淫词艳句隔在外面的铁屋子。青春期的冒险,终究是任何人不能剥夺的特权。比尔·布莱森曾被州立博览会的脱衣舞场挡了驾,这个州的立法一再提高性表演场所的准入年龄门槛。在满十四周岁的那一年,布莱森带齐了所有证件,先在博览会大厅里事无巨细地参观了一大圈,为的是美美地享受那一刻。这个露天市场展出来自这个农业大州各个角落的产品——棉被、玉米、果酱、生猪、黄油做的奶牛,等等,于是他说——是的,他竟然说:“可能这是史上第一次有人把棉被和奶牛当成前戏的吧。”

早在一百多年前蒙台梭利博士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点,现代心理学的实验也逐渐印证了这一说法。有这样一个实验,把1周到11周的猴子放在黑暗的环境里,越晚见光的猴子,需要越多的时间来适应有光亮的环境,见光晚的猴子开始的时候会撞到东西,会从桌子上跌倒,不能够确定物体的位置,要经过几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够学会看。还有一个实验发现刚孵出的小鸡,放在黑暗的环境里几周,小鸡就会失去叨食的能力。

  一个喜欢先啃掉月饼、生煎包或其他什么包子的外皮,再用牙齿伴着舌头细心磨碎中间那团实心馅的孩子,呃,没有机会享受这样的前戏了。他只能在吃下一顿早餐的时候,为认识了一位精神上的同道而像里尔克那样“激动如大海”。一个夜里喜欢腰部以下半裸着走来走去的父亲,一个给儿子错穿上女孩衣服的母亲,一个手艺蹩脚的厨师叔叔,一个冷不丁开放身体的校花级女同学——我戚戚然回想这些情节,似乎顿悟到,童年正是成人时代的一场前戏:摸索,探入,爬上去又掉下来,为了美美地享受即将到来的那一刻:那一对胸前的流苏在目光上方六英寸高的地方专业地旋转起来,上帝保佑我不要早泄。

同样的,在孩子渴望视觉刺激的关键年龄,也就是视觉发展的敏感期,要给孩子预备相应的视觉刺激,否则他的视觉发展就不正常,并且没有视觉构成。孩子喜欢看对比颜色,特别是黑白的对比,并且因而更喜欢看有规则变化的图案。

视觉黑白

孩子最喜欢看的是妈妈的脸,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脸型,棋盘形,印刷体形等。孩子感兴趣的图片,看的时间就长,不感兴趣的图形和颜色,看的时间就短。当我们给孩子预备这些活动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在孩子吃好喝好,换好尿片以后,心情好的时候做这样的视觉活动。 我们在孩子的对面,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当他看到这些图片,定了以后,我们向左右移动,孩子可以追踪这些图形。等孩子大一点了,可以跟他像看图说话一样,告诉他这是棋盘形,三角形等等,三岁以上的孩子,可以做一些视觉黑白的活动。

视觉彩图

孩子除了喜欢脸型以外,还喜欢球体,圆形,除此还可以介绍箭靶形,三角形等。有颜色的,尤其是三岁以内,建议从红黄蓝三种颜色开始,然后再介绍由这三种颜色所配的其他的颜色。

视觉名画

人类艺术的精华,名画和名曲,应该在孩子幼儿时期介绍给他们。 人类历史长河里有许多宝贵的文化遗产,其中艺术名画是人们所喜欢,所珍赏的。许多名贵的酒店,豪华的场所,以及高级的别墅,都用名画来做装饰点缀。

世上最宝贵的是生命,童年又是孩子一生中最重要的发展阶段。父母在给孩子预备最好的教育的时候,不要忘记人类艺术的精华,从小就把这些精美的名画介绍给孩子们,给他们欣赏,我们不需要给孩子解释太多的内涵,而是让他们通过视觉来把这些图画的颜色,形状和结构的元素在不知不觉中存在他的大脑里,潜移默化的留在他们的记忆中。有许多著名的画家的作品里,你可以看到孩子般的天真,活泼,可爱的图画。这些画看似简单,孩子气,却是那么和谐。

有的画像孩子自己,有的画富有孩子气,有的画让孩子觉得看似简单,觉得他们自己也可以画,给孩子欣赏了这样的画以后可以鼓励孩子自己画,有的画像首诗。左脑控制语言系统,右脑对于视觉非语言方面的形成过程起到关键作用,所以当父母和孩子一起欣赏名画,并且进行语言互动的时候,是在促进孩子左右脑的发展。 有的画像一个动人的故事,如《吠月之犬》,地上的小狗对着黑夜里的小月亮不停的叫着,是要跟月亮做朋友还是嫉妒月亮爬得高,旁边的梯子是给月亮还是给小狗预备的,家长和小朋友可以发挥想象力编几个可爱的小故事。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孩子可以讨论一下梯子,小狗,月亮,地面以及漆黑的夜晚之间的颜色关系等等。有的名画让孩子们的想象力大开,给他们带来无限的遐想。

0到6岁的孩子有吸收性心智,他们的心智就像海绵吸水一样,可以毫不费力的吸收大量的信息,但孩子们自己很难区别信息的好坏,所以老师和家长们要选择一些精品来滋养孩子们的吸收性心智。

用名画来学习颜色

在教孩子颜色的时候,从红黄蓝三色开始,再到金色,冷色,暖色等概念

用名画来学习数学

用名画来教孩子学习数字,用手描一描,数一数,有几个小朋友在跳舞,几个小朋友在沙滩上玩等等

用名画来了解人的情感

一幅画,胜过千言万语。摇动摇篮的手,摇动世界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冒险是青春不可褫夺的特权,第九课听课笔记

关键词:

上一篇:世界帝王故事100篇,评莎士比亚的历史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