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帝王故事100篇,评莎士比亚的历史剧

作者: 古典  发布:2019-10-24

莎士比亚一生写了十部历史剧,反映了英国十二世纪到十五世纪三百年的历史,这些历史剧是《约翰王》(1199-1216)、《理查二世》(1377-1399)、《亨利四世上、下》(1399-1413)、《亨利五世》(1413-1422)、《亨利六世上、中、下》(1422-1471)、《理查三世》(1483-1485)、《亨利八世》(1509-1558)等十部。

公元12 世纪50 年代,英国国王亨利二世开创了安茹王朝。亨利二世不仅是英格兰的君王,而且还统治着法兰西的三分之一土地。亨利二世有3 个儿子:狮心王理查、布列塔尼公爵吉弗雷和约翰。

《约翰王》(1199-1216)

  亨利二世死后,狮心王理查继承了王位。理查当了10 年国王,但只在英国待了6 个月,他一生都在打仗,是个可恶的坏国王。理查在一次侵略战争中负伤死去了。理查没有后代,他的弟弟吉弗雷早已死去,但他有一个儿子亚瑟,理查另一个弟弟约翰,因是父王的妃子生的,没有资格继承王位。按规定,只有亚瑟是王位当然的继承人。

《约翰王》描写了十二世纪末到十三世纪初英法两国的冲突,这个冲突与王位争夺有很大的关系。约翰王是被称为狮心王的理查一世之弟,但理查王在战争中被奥地利公爵杀死以后,约翰在其母艾莉诺支持下篡夺了王位,法国国王腓力普以支持理查王的儿子亚瑟夺回失去的王位继承权为由派使者夏提昂向约翰王提出了追还英国一切权力的要求。但约翰王并不答应,于是英法之间的战争就此爆发了。在战争爆发之前,罗伯特·福康勃立琪的庶子与嫡子因争夺财产继承权的讼案被地方官吏上报到朝廷里来。约翰王看到庶子腓力普的长相很像他的已故的兄长狮心王理查一世,于是问他:“你还是愿意像你兄弟一样,做一个福康勃立琪家里的人,享有你父亲的田地呢,还是愿意被人认作狮心王的儿子,除了一身之外,什么也没有呢?”庶子腓力普接受了约翰王的意见,他愿意放弃罗伯特家里财产的继承权,做一个狮心王的儿子。约翰王对他说:“从今以后顶着那赋给你的形状的人的名字吧。腓力普,跪下来,当你站起来的时候,你将比现在更高贵;起来,理查爵士,你也是普兰塔琪纳特一家的人了。”于是腓力普随同约翰王一起出征。在法国安及尔斯城前,英法两国的军队在城前摆成阵势。但安及尔斯城里的市民紧闭城门,不让两国的军队开进去。庶子腓力普首先看出安及尔斯城的市民是在玩弄两国的国王,于是他建议两国暂时化敌为友,联合起来向这座城市开炮。安及尔斯城的市民就向两国国王提出了一个和解的建议:让那位英王的近亲西班牙的女儿白兰绮郡主,与法国太子路易结亲,安及尔斯城的城门就向两国开放。约翰王在他母亲艾莉诺的说服下,为了巩固他的尚未稳定的王位,让亚瑟达不到他的目的,就同意了安及尔斯城市民的建议,将安佐、妥伦、缅因、波亚叠以及大海这一边的全部领土,除了安及尔斯城之外,全部作为白兰绮郡主的嫁奁。法王腓力普原来打着为亚瑟争夺王位的幌子,但现在见有利可图,就不管亚瑟及他的母亲康斯丹丝怎样反对,毁弃了原来的诺言,与约翰王达成了协议。对于这一点,庶子腓力普也说:“疯狂的世界!疯狂的国王!疯狂的和解!”正当两国和解准备撤兵的时候,罗马教皇的圣使,米兰的主教潘杜尔夫来到,责问约翰王为什么用威力压迫那被选为坎特伯雷大主教的史蒂芬·兰顿,阻止他就任圣职?但约翰王回答他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向一个不受任何束缚的神圣的君王提出质难,没有一个意大利的教士可以在英国的领土上抽取捐税。由于约翰的强硬的态度得罪了这个米兰的主教,因此潘杜尔夫就以教皇的名义命令法王腓力普向英国作战。当法王还在犹豫的时候,路易太子就对法王说:“父亲,作战吧!”不管白兰绮怎样反对,这一场血腥的战争终于爆发了。一开战,庶子腓力普就杀死了奥地利公爵利摩琪斯,并活捉了亚瑟。约翰王把亚瑟交给赫伯特看守,并暗示他处死亚瑟。法国战斗失利,法王腓力普感叹:“我们失利到这步田地,还有什么转机?”路易太子也说:“凡是他所克服的土地,他都设下坚强的防御;行动那么迅速,布置又那么周密,在这样激烈的鏖战之中,能够有这样镇静的调度,真是极少前例的。”法国战败了,而潘杜尔夫却说失败的是约翰王,他极力煽动法王继续组织军力向英国进攻,他分析约翰王会害死亚瑟,英国的民心就会背离约翰;因此他要路易打到英国去,向约翰提出亚瑟一样的要求。赫伯特本想执行约翰王的命令杀死亚瑟,但在亚瑟的苦苦哀求之下,良心发现,放过了亚瑟,但亚瑟却想跳墙逃脱出去,不想却摔死了。英国的大臣萨立斯伯雷、彭勃洛克和俾高特,认为是约翰王指使赫伯特杀死了亚瑟,于是他们背叛了约翰王,投奔路易太子去了。法国军队在路易太子的带领下来势汹汹,约翰王回国去了,他把指挥大权授予了庶子腓力普。在诺桑普敦,约翰王同意皈依教会,于是潘杜尔夫重新给他戴上了王冠,并表示劝路易罢兵,两国休战。但路易并不听他的话,而是组织了大批的军队向英国进军。英军统帅腓力普不仅自己勇敢作战,而且指挥得当,使得法军惨败。连法军最有名的茂伦将军也受了重伤,临死之际,告诫英国的叛徒们,叫他们赶快逃跑,因为路易亲自发过誓,要在胜利的一天割下他们的头颅。于是萨立斯伯雷、彭勃洛克和俾高特等找到约翰的儿子亨利亲王,同他一起回了国,向濒死的约翰王悔罪。潘杜尔夫要路易停战的目的没有达到,他在约翰王面前许下的愿不能实现,觉得失了面子,就指使他的教士毒死了约翰王。也许是天意吧,法国的援军在古德温沙滩上一起触礁沉没了;而庶子腓力普的军队在经过林肯沼地的时候,被潮水卷去了一半,于是两国休战;约翰王却在史温斯丹的花园里去世。

  但是,雄心勃勃的约翰乘机登上了国王宝座,并得到了英格兰和法兰西部分英占州府的支持。另一方面,一些州府却都拥立亚瑟当国王。法国国王腓力普也挺身而出,支持亚瑟。这并不是出于什么正义感,而是他认为,亚瑟这个温和的少年,比起那个阴险残忍的约翰,是一个放心的邻居。在亚瑟的母亲康斯丹丝的请求下,法王腓力普装出一副主持正义的样子,派遣使臣来要求约翰放弃王位。

主要人物分析:

  约翰拒绝放弃王位。法王的使臣用战争相威胁,谁知约翰不买账,说要用战争对付战争,流血对付流血。约翰说到做到,法王的使臣刚渡过英吉利海峡回到法国,约翰已率领军队跟在他后面来了。

约翰王。约翰王趁理查一世战死之机在他母亲的支持下篡夺了王位,法王腓力普借此向他提出了“追还这一座美好的岛屿和其他的全部领土,爱尔兰,波亚叠,安佐,妥伦和缅因”,把它们交给合法的继承者亚瑟的手里。约翰王却觉得自己有坚强的据守和合法的权利,虽经他的母亲指出,他的篡位并不是合法的;但他对待法国的侵略者并不示弱:他回答法王使者的话是“我们要用战争对付战争,流血对付流血,压迫对付压迫”;约翰王也善于观察人,了解人,知道利用人的长处,如对于庶子腓力普,他一见他就觉得他的长相很像狮心王,是一个勇敢的人,于是叫他顶着狮心王的名字,并立即封他为理查爵士,让他穿着理查一世从狮子身上剥下来的皮衣,那样子使得白兰绮一见就觉得是多么的威风。约翰王还有一点可贵的精神是反对教会,他回答潘杜尔夫的质问时是这样说的:“哪一个地上的名字可以向一个不受任何束缚的神圣的君王提出质难?主教,你不能提出一个比教皇更卑劣的猥琐荒谬的名字来要求我答复他的讯问。你就这样回报他;从英格兰嘴里,再告诉他这样一句话:没有一个意大利的教士可以在我们的领土之内抽取捐税;在上帝的监临之下,我是最高的元首,凭借主宰一切的上帝所给与我的权力,我可以独自统治我的国土,无须凡人的协助。”在当时教皇统治天下的时候,约翰王这样回答是需要巨大的勇气的。当安及尔斯城里的市民提出和解的建议时,约翰王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竟然同意割舍安佐、妥伦、缅因、波亚叠以及大海这一边除了安及尔斯城之外的全部领土,作为白兰绮的嫁奁,双方达成了和解。当潘杜尔夫煽动法王重新向英国作战时,约翰王并不示弱,他叫庶子腓力普将军队集合起来。并对法王说:“法兰西,我的胸头燃烧着熊熊的怒火,除了血,法兰西的最贵重的血以外,什么也不能平息它的烈焰。”当战争取得一定的胜利,腓力普杀死了奥地利公爵并活捉了亚瑟以后,约翰王与他的母亲回国,而把军队的指挥大权交给了腓力普。约翰王对腓力普从一开头就看出了他勇敢善战,而在战争的过程中他更看出了他的指挥的才能,说明约翰王知人善用。约翰王虽然有反对天主教,反对外国侵略者的一面,但他篡夺了王位,企图谋害合法继承人,引起了外患,以致他身边的大臣如萨立斯伯雷等叛他而去,此时他也后悔:“建立在血泊中的基础是不会巩固的,靠着他人的死亡换到的生命也决不会确立不败。”因此他是一种复杂的性格,是一种二重性格的组合。

  约翰王率领的英军兵临城下。随军出征的还有皇太后艾利诺。替约翰王打先锋的一员大将名叫福康勃立琪,骁勇异常,他是狮心王理查的私生子,算起来应是约翰王的同父异母兄弟。福康勃立滇骑马在城门下挑战,城头上,坐着法王胖力普和亚瑟母子。英皇太后艾利诺也亲自出马,劝亚瑟投降。亚瑟的母亲故意取笑说:“去吧,亚瑟,你祖母会赏给你一颗梅子吃呢!你叔叔约翰会给你戴上王冠..”

庶子腓力普。他名义上是罗伯特·福康勃立琪的长子,实际上是狮心王理查一世的私生子,是一个勇敢作战,也善于作战的英雄,他性格粗俗幽默。当他接受约翰王的意见,愿意做狮心王的儿子的时候,他对他的弟弟说:“我的同母的兄弟,把你的手给我;我的父亲给我荣誉,你的父亲给你田地。不论黑夜或白昼,有福的是那个时辰,当罗伯特爵士不在家里,我母亲的腹中有了我!”当他的母亲赶来说他的弟弟败坏她的名誉时,他要他的母亲告诉他究竟谁是他的父亲,他的母亲告诉他狮心王理查是他的父亲,他就说:“曾经使无畏的雄狮失去战斗的勇气,让理查剖取它的高贵的心,赢得一个女人的心当然是易如反掌的。……当理查留下我这种子的时候,要是您拒绝了他,那才是一件罪恶……”显然他是以作为理查王的儿子而骄傲的。当约翰王和法王腓力普王双方宣战的时候,庶子腓力普作约翰王的传令官。奥地利公爵看不起他,说他是个什么鬼东西,腓力普就回答他:“我是个不怕你,还能剥下你的皮来的鬼东西。你正是俗话所说的那头兔子,它的胆量只好拉拉死狮子的胡须。要是我把你捉住了,我一定要敲你的皮。”腓力普并不是夸大话,战争一开始,他就杀死了奥地利公爵,为狮心王报了仇。当安及尔斯城的市民紧闭城门,不让英法两国军队进入的时候,是腓力普首先看出了他们的用意:“天哪,这些安及尔斯的贱奴们在玩弄你们哩,两位王上;他们安安稳稳地站在城楼上,就像在戏园子里瞧热闹一般,指手划脚地看你们表演杀人流血的戏剧。”于是他向两位国王提出了他的建议:“请两位陛下听从我的计策,像耶路撒冷城里的暴动分子一样,暂时化敌为友,用你们联合的力量,向这座城市施行你们最严厉的惩罚。让东西两方同时架起英法两国满装着弹药的攻城巨炮,直到它们那使人心惊胆裂的吼声震碎了这傲慢的城市的坚硬的肋骨,把这些贱奴们所倚赖的垣墙摧为平地,使他们像在露天的空气中一般没有保障。”果然他的建议使得两国的君主都觉得有理,于是双方都用巨炮对准了这座城市,此时城里的市民慌了手脚:“伟大的君王们;俯从我们的请求,暂驻片刻”,于是他们提出了两国结亲的建议。但是对于这个建议,庶子腓力普是有异议的,他对这个问题是看得比较深透的,他认为这是一种疯狂的和解,两国国王都是为了各人的私利,约翰是为了阻止亚瑟夺取他的全部权利,甘愿把他的一部分权利割舍放弃;法兰西,它是受到良心的驱策而披上盔甲的,他原以上帝的军人自命而踏上战场,现在却贪图它的利益而放弃了援助弱小的决心,从一场坚决的正义的战争而转向一场卑鄙恶劣的和平。他说:“为了王权这一根啃剩的肉骨,蛮横的战争已经耸起它的愤怒的羽毛,当着和平的温柔的眼前大肆咆哮;外侮和内患同时并发,广大的混乱正在等候着霸占的威权的迅速崩溃,正像一只饿鸦眈眈注视着濒死的病兽一样。”尽管腓力普认为约翰王是为了个人的私利,但他对法国的侵略战争更是愤恨,因此他指挥他的军队打了一场非常漂亮的战争,使得英国的叛徒们惊呼:“那个鬼私生子福康勃立琪不顾死活,到处冲杀,是他一个人支撑了今天的局面。”腓力普虽然是理查王的儿子,但他并没有野心,而是对约翰王很忠心,对约翰的儿子亨利亲王也很忠心,当这出戏的结局约翰王在史温斯丹的花园里去世的时候,腓力普说:“您就这样去了吗?我还要留在世上,为您复仇雪恨,然后我的灵魂将要在天堂上侍候您,正像在地球上我是您的仆人一样。”腓力普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作家让他讲了一段充满激情又充满自信的话:“我们的英格兰从来不曾,也永远不会屈服在一个征服者的足前,除非它先用自己的手把自己伤害。现在它的这些儿子们已经回到母国的怀抱里,尽管全世界都是我们的敌人,向我们三面进攻,我们也可以击退他们。只要英格兰对它自己尽忠,天大的灾祸都不能震撼我们的心胸。”可以说腓力普这个人物是作家所创造的理想的英雄形象。

  城门开了,法王腓力普手下一位名叫利滇摩斯的大将,骑马出来迎战。

法王腓力普。这是一个经不起别人的怂恿和利诱的比较软弱的人,起先他应亚瑟的母亲康斯丹丝的请求向英国的约翰王提出要他归还英国一切权利给亚瑟的要求,否则就要发动战争来解决问题。但约翰王不怕他的威胁,于是双方宣了战,当双方的军队开到安及尔斯城边时,该城的市民紧闭城门,不让两国军队进入。两国国王接受了庶子腓力普的提议,暂时化敌为友,共同炮轰这座城市,市民就向两国国王提出了让白兰绮和路易结亲的建议,法王腓力普见有利可图,就不顾亚瑟和康斯丹丝的反对,也不管他原来的诺言,就同意了这门亲事,与约翰建立了和解。他对白兰绮说:“贤媳;这一个幸福的日子将要在法兰西永远成为欢乐的节日。”当双方准备停战罢兵时,米兰的主教潘杜尔夫却因为约翰王反对教会而煽动法国撕毁和约,再次向英国宣战,腓力普起先不愿意,他向主教表示:“难道这一双新近涤除血腥气,在友爱中连接的同样强壮的手,必须松开它们的紧握,放弃他们悔祸的诚意吗?难道我们必须以誓言为儿戏,欺罔上天,使自己成为反复其手,寒盟背信的小人,让公平的合欢的枕席为大军的铁蹄所蹂躏,使忠诚的和蔼的面容含羞掩泣?”但经不起主教的煽动和他的太子路易的请求,竟然再次发动了战争,但一开头战争就失利了,他自己就离开战场,将指挥的大权交给了他的太子路易,最终造成了战争的惨败。

  两军擂起战鼓。利滇摩斯腰里勒着块狮子皮。福康勃立琪认出此人就是用箭射杀狮心王的家伙,而且又用狮子皮辱没父王死后的名声,今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于是拔剑策马向利琪摩斯刺去。二人大战了几十个回合,福康勃立琪虚晃一剑,利琪摩斯向前一栽,被福康勃立滇刺中胳膊,跌下马来。英军步兵冲上前来,乘势割下了利琪摩斯的首级。

法国太子路易。这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盛气的少年,他听到安尔及斯城市民的建议要他与白兰绮结亲,他对白兰绮一见钟情,当他的父王腓力普要他瞧瞧这位郡主时,他说:“父王,在她的眼睛里我发现了一个奇迹,我看见她的一汪秋水之中,荡漾着我自己的影子,它不过是您儿子的影子,可是却化为一轮太阳,使您的儿子反倒成为它的影子。我平生从不爱过我自己,现在在她眼睛的美妙的画板上,看见我自己粉饰的肖像,却不禁顾影自怜了。”应该说他对白兰绮是爱得比较深的,但是当米兰的主教潘杜尔夫煽动法王腓力普再次向英国宣战时,法王本来还在犹豫,路易却请求他的父王作战,他的妻子白兰绮对他说:“在你结婚的日子,向你爱人的亲人作战吗?什么!我们的喜宴上将要充满被杀的战士吗?叫嚣的喇叭,粗暴的战鼓,这些地狱中的喧声,将要成为我们的婚乐吗?”但是他并不听他的妻子的话,他决心要打这一次仗,他说:“妻子,跟我去;你的命运是寄托在我的身上的。”路易虽然年青,但在指挥作战方面比起他的父王来确实要强得多,他第一次打了败仗,他承认英国军队“有这样镇静的调度,真是极少前例的”,当潘杜尔夫煽动他可以用白兰绮的名义向英国提出像亚瑟一样的要求时,他就野心勃勃重新组织军队向英军进攻。最后由于法国的援军在古德温沙滩上一起触礁沉没了;而庶子腓力普的军队在经过林肯沼地的时候,被潮水卷去了一半,才使得两国休战。路易对于英国的叛徒只是利用并不信任。英国的大臣彭勃洛克伯爵、萨立斯伯雷伯爵和俾高特伯爵背叛约翰王投奔路易后,他表面上对他们很客气,实际上只是利用他们去打击英国人,他曾经在圣爱德蒙兹伯雷的圣坛之前发誓,在得到胜利的一天要割下他们的头颅。他对潘杜尔夫出尔反尔,先是怂恿他向英王提出亚瑟一样的要求,后来因为约翰王跟潘杜尔夫和解,却又要求他停战,他就不听他的话,他说:“请阁下原谅,我不愿回去。我是堂堂大国的储君,不是可以给人利用,听人指挥的;世上无论哪个政府都不能驱使我做它的忠仆和工具。您最初鼓唇弄舌,煽旺了这一个被讨伐的王国跟我自己之间的已冷的战灰,替它添薪加炭,燃起这一场燎原的烈火;现在火势已盛,再想凭着嘴里这一口微弱的气息把它吹灭,是怎么也办不到的了。”由此看来,他比起他的父王腓力普来性格是要刚强得多了。

  法军大败,弃城而逃。小亚瑟也被人捉住了。约翰王把小亚瑟交给了侍从长赫伯特,由他看守起来。

主教潘杜尔夫。这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在约翰王与法王腓力普双方同意将白兰绮郡主与法国太子路易结亲而宣布停战的时候,潘杜尔夫作为教皇的圣使到来,他责问约翰王:“为什么你对教会,我们的圣母,这样存心藐视;为什么你要用武力压迫那被选为坎特伯雷大主教的史蒂芬·兰顿,阻止他就任圣职?”当约翰王以严厉的态度答复他时,他就煽动法王撕毁和约,并威胁法王:“除了和英国敌对以外,一切命令都是不存在的。”由于他的煽动,也由于路易太子的请求,法王不得不放弃了他的既得的利益,向英国再一次宣战。当双方战斗激烈,约翰将指挥的大权授予庶子腓力普之后回国,在诺桑普敦宫廷里,因约翰王表示愿意皈依教会,此时潘杜尔夫就重新给他戴上王冠,并且向约翰王表示:“这场风波原是因为你轻侮教皇而掀动起来的,现在你既已诚心悔改,我这三寸不烂之舌仍旧可以使这场风波化为无事,让你在这风云险恶的国土重见祥和的气象。”可是他把自己估计得过高了,路易太子并不听他的话,不肯停战,他在约翰王那里夸下的海话不能实现,他怕失去威信就指使他的教士用毒药将约翰王毒死了,这充分表现了他的险恶的用心。从潘杜尔夫的形象也可以看出莎士比亚对于教会和教士们的态度,伟大的人文主义的作家对于教会是持反对态度的,因此他塑造了潘杜尔人这一可耻的形象,对教会予以讽刺。

  亚瑟被他的叔叔约翰王俘虏后,他的母亲康斯丹丝伤心极了,终日哭哭啼啼,时刻担心着儿子的安危。她知道,只要亚瑟活着,约翰就不可能有安稳日子过。不出康斯丹丝所料,约翰王刚把手下大将福康勃立琪派往英格兰,就把负责看守亚瑟的赫伯特叫去了。约翰王对赫伯特说:“转过你的眼去,你瞧瞧亚瑟那孩子。我告诉你,他是挡在我路上的一条蛇。无论我的脚踏到什么地方,他总是横卧在我的前面。你是他的监守人,你懂得我的意思吗?”

康斯丹丝。她是亚瑟的母亲,她为了让亚瑟夺回被约翰篡夺的王权,就向法王腓力普和奥地利公爵,请求他们支持,向约翰提出了要求他归还他的一切的权利,当奥地利公爵和法王要用战争来解决问题的时候,她还向法王提出:“等候你的使臣回来,看他带给你什么答复吧,不要轻率地让热血沾污了你们的宝剑。”可见她还是存在着幻想的。当她听到两国的共同的使者萨立斯伯雷告诉她法王和约翰王因为路易和白兰绮的婚姻而达成和解时候,起先她还不相信,萨立斯伯雷告诉她就说:“它是全然确实的,正像你说的那般人全然虚伪的一样”。康斯丹丝就说:“那坏事的本身是那样罪大恶极,谁要是说起了它,也会变成一个坏人。”她对法王腓力普说:“你用虚有其表的尊严欺骗我,它在一经试验以后,就证明毫无价值。你已经背弃了盟誓,背弃了盟誓;你武装而来,为的是要溅洒我的仇人的血,可是现在你却用你自己的血增强我仇人的力量;战争的猛烈的铁掌和狰狞的怒容,已经在粉饰的和平和友好之下松懈消沉,我们所受的迫害,却促成了你们的联合。”潘杜尔夫说她的咒诅是法律所许可的。康斯丹丝就说:“法律不能使我的孩子得到王国,因为占据着他的王国的人,同时一手把持着法律。所以法律的本身既然是完全错误,法律怎么能够禁止我的舌头咒诅呢?”但是康斯丹丝不管她是如何的哀求法王重新拿起武器,重新开始战争,法王并不答应,虽然在潘杜尔夫的煽动下法国与英国重新开始了战争,但双方各有胜负,最后只得罢战,而亚瑟却被英军抓获,最后因越狱而死在监狱的墙下,康斯丹丝的希望自然完全破灭了。

  赫伯特说:“我一定尽力监守他,不让他得罪陛下。”约翰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咕哝着,像是自言自语他说了一个“死”字。赫伯特听到了,却故装糊涂地问:“陛下说什么?”约翰眼睛没有看他,又说了一句:“一个坟墓。”赫伯特连忙躬腰说:“是,陛下,他不会留着活命。”

萨立斯伯雷伯爵、彭勃洛克伯爵、俾高特勋爵。这是英国的三个大臣,原先得到约翰王的高度信任,但他们因为亚瑟的死怪罪于约翰王,而逃离了英国投奔路易太子,做了英国的叛徒,在英国的总指挥庶子腓力普的追击下,狼狈而逃,最后只得听从法国茂伦将军的劝告回到英国去。他们自知理亏。只得去找到约翰的儿子亨利亲王一起回国,到约翰王身边忏悔,得到约翰的谅解。这是一些反复无常的小人,是没有一点骨气的人。

  就这样,赫伯特带着由他监管的亚瑟到了英国。约翰王又下了一道圣旨:用火红的烙铁把亚瑟的眼睛烫瞎!当行刑的可怕时刻来到时,赫伯特叫刽子手们去把烙铁烧热,站在帷幕后面。当他派人去唤那孩子时,心里想到这件残酷的勾当,他自己也难过得掉泪了。因为小亚瑟天性善良而又单纯,这一段时间相处,他已把赫伯特当做自己的亲人了。赫伯特那粗野的天性已受到这孩子一片纯情的感化,因为这孩子既不会伤害任何人,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伤害他。

这出戏剧的主题是反对教会,反对外国入侵,保卫祖国的领土安全,同时也批判了篡位的约翰,对于亚瑟和他的母亲的遭遇表示同情。

  天真的亚瑟见赫伯特不开心,就问道:“你为什么不高兴?我想除我之外,谁也不应该不快乐的;我要是出了监狱,去做一个牧羊人,我一定会一天到晚无忧无虑的。我在这里本来可以很开心,可是我疑心我的叔父会加害于我。我是他哥哥吉弗雷的儿子,这难道是我的过失吗?赫伯特,但愿我是您的儿子,那您就会爱我了。”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亚瑟这番话,使赫怕特更不好受。他怕再听下去就下不了毒手,就立刻出示了约翰王亲手写的圣旨,一面背过身去,不止人看到那不由自主夺眶而出的泪水。

  亚瑟一看圣旨,顿时头昏眼花,喊了起来:“把我的双眼烫瞎!您真会这样做吗?您能这样忍心吗?赫伯特,当您头痛的时候,我就用我的手帕替您扎住额角,我半夜里陪您坐着,安慰您..可您真的要烫瞎这双从来不曾、也永远不会向您怒视的眼睛吗?”

  赫伯特说:“谁敢违抗圣旨?我已经跟国王发过誓要这样干的。”他一跺脚发出暗号,叫来了那两个刽子手。他们拿着绳子和烧红的烙铁,一下子紧紧地抱住了亚瑟。可怜的孩子尖叫着求救:“赫伯特,救救我!救救我!”

  赫伯特像没听见,命令刽子手把烙铁给他,把亚瑟绑在柱子上。亚瑟哭着哀求说:“我不会挣扎的,我会像石头一般站住不动。看在上帝的份上,叫他们不要绑我!赫伯特,听我说——把这两个人赶出去,我会像一头羊羔似的安静坐下。只要您把这两个人赶走,无论您给我怎样的酷刑,我部可以宽恕您!”

  赫伯特命令两个刽子手退了下去。那两个人巴不得不干这种呵怖的事情。赫伯特举着烙铁说:“孩子,来吧,这不能怪我。这是您那狠心的叔叔下的圣旨呀!”亚瑟扑通跪下,苦苦哀求说:“赫伯特,要是您愿意的话,割下我的舌头,让我保全我的眼睛吧。啊,留下我的眼睛..”当他哀求着时,赫伯特手里握着的烙铁渐渐冷了。他不能犯这种滔天罪行。但是,约翰王要是发现他违旨的话,那他也就没命了。赫伯特犹豫半天,决定冒冒风险,散布谣传,说亚瑟已经死了。而实际上他把亚瑟带走,藏了起来。

  再说约翰在法国打了胜仗后,就班师回朝。为了王位万无一失,他又举行了第二次加冕。加冕典礼上,人们都在悄悄谈论亚瑟的命运。一个叫彭勃洛克的伯爵,大胆地向约翰王请求把亚瑟释放了。约翰心想,反正这是一句空话,就点头答应了。正在这当儿,赫伯特进来了,约翰王把他拉到一边,二人低声交谈了几句。约翰回来宣告说:“朕虽然有意允从你们的要求,可是已不是朕力所能及的了。赫伯特告诉我,亚瑟昨晚死了。”

  贵族和大臣们听了,一片沉默。萨立斯伯爵忍不住大声说:“这是好恶的阴谋!这件事总会遭到报应的。”彭勃洛克也跟着附和。贵族大臣们都忿忿离去了。这时,约翰开始对他的残酷的命令感到后悔了。

  不久,约翰王更加后悔了。消息传来,说法国皇太于率领的军队已经在英国登陆了;他的母亲艾利诺皇太后已经驾崩;可怜的亚瑟的母亲康斯丹丝也已发疯而死。他如何才能抵挡法军呢?他的贵族大臣都有了反叛之心。他那父王私生子弟弟福康勃立滇,向教士和百姓强征了残酷的捐税,弄得全国怨声载道..当国王约翰正坐在那里喃喃自语,伤心哀悼母后艾利诺去世的时候,赫伯特突然闯进官来,告诉他,百姓们嘴里都在讲“亚瑟”,“亚瑟”;有好多贵族去找寻亚瑟的坟墓了。

  约翰凶狠狠地打断赫伯特的话说:“亚瑟死了吗?不正是你把他谋杀掉的吗!”

  赫伯特回嘴说:“陛下,那是按您的旨意办的啊。”约翰说: “国王们最不幸的事,就是身边追随着像你这样的一群逢迎拍马的奴才。”赫伯特抗议说:“那是您亲手写的诏书,亲手盖的御印..”约翰哪听得进去,仍不停地责骂着。他这时却一心只希望亚瑟能活过来。他说:“朕的圣旨你干吗要执行呢?你干吗不极力劝阻朕呢..”说到最后,赫伯特只好招认了实情:亚瑟还活着。

  约翰一听,跳了起来:“亚瑟还没有死?赶快!把这消息去告诉贵族和大臣们!不,快去把他们唤进宫来!”

  但是,出乎赫伯特的意料之外,就在这时亚瑟已不再活着了。这位不幸的王子,设法越狱逃跑,他从城墙上不顾前后地朝下一跳,跌在下面的石头上摔死了。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帝王故事100篇,评莎士比亚的历史剧

关键词: